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剪梅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剪梅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一见你就笑明镜台[gl]异能犯罪调查局名媛攻略

    “你不信就算了,我还会贬人为畜的秘法呢,你要不要试试?”

  陈依梦嘻嘻一笑,说。

  “贬人为畜?”

  陈豪强一脸愕然,以前那股意气风发的模样,现在完全看不到了,陈依梦的实力,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陈依梦伸手一指,点在陈豪强身上,说:“把你变成老鼠!”

  她话音落下,一股精光罩在陈豪强身上,陈豪强痛苦扭曲起来,身体不断缩小,最后真的变成了一只老鼠,那驱鬼镜也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陈豪强变成老鼠后,就想逃跑,但好像被一只大手抓住,根本逃不掉,只能在原地打转。

  我吓得魂飞魄散,惊恐了退后开去,想不到陈豪强真的变成了老鼠,我很害怕的看着陈依梦,生怕她也施法把我变成了老鼠。

  陈依梦看着老鼠,说:“小老鼠,小老鼠,快告诉我们,你们把陈皮关在哪里了,快带我们去见他。”

  小老鼠吱吱叫了叫,然后就往门外跑去。

  陈依梦点点头,跟我说:“可以了,我们跟着他吧。”

  我一句话也不敢说,把驱鬼镜捡起来交给陈依梦,然后和她一起出去。

  小老鼠在前面带路,毛荣生家的别墅实在太大了,如果没有小老鼠带路,我们可找不到陈皮被关在哪里。

  小老鼠带我们来到了地下室,地下室里关押着很多人,看来都是毛荣生的仇人,他们被折磨得很惨,有很多人都不成人形了。

  我看到了一个人,有点眼熟,居然是呂风。

  “吕大哥,是你!”

  我惊呼起来,呂风是裴容的手下,我跟他是不打不相识,也算朋友吧,现在看到他被关押着,我赶紧打开了牢门,把他放了出来。

  呂风说:“周挽,你来了。”

  呂风现在很虚弱,他遭到了毒打,身上布满伤痕。

  我说:“吕大哥,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呂风说:“我……”

  他正想说话,突然砰的一声枪响,陈依梦居然直接开枪,一枪把呂风打死了。

  我看到呂风的尸体,倒在了我面前,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冲着陈依梦喊道:“你干什么,你把他杀了干什么,他是我朋友!”

  陈依梦说:“他受伤太重,就算不杀他,他也熬不过今晚,倒不如给他一个痛快。”

  说完吹了吹枪头的烟气,神色很平淡,好像杀人对她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我心头一阵悲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或许陈依梦是对的,但她这么残忍,我无法接受,我感觉我和她之间,已经产生了一股巨大的隔阂,她太狠了,仗着自己是天才,就为所欲为。

  陈依梦说:“别愣着了,把陈皮救出去吧,如果陈皮被那血尸王吃掉了,那到时候,血尸王修为暴涨,我就更对付不了了。”

  陈依梦往前走去,在小老鼠的带领下,来到了关押陈皮的房间。

  我看到陈皮已经被解剖切片了,手手脚脚的分离掉,像猪肉那样摆放在牢房里,他的脑袋也被吊了起来,挂在天花板上,眼睛居然还能转动,不愧是千年老僵尸,剩下一颗脑袋,也还能活着。

  “周挽,你来啦。”

  陈皮看到我来了,脸上就露出惊喜的表情。

  陈依梦说:“外面好像有人来了,我们快带他走。”

  我说:“怎么带,他都被切成几十块了。”

  陈依梦说:“把他脑袋带走就好,我可以另外给他重塑一具身体,头为六阳魁首,只要脑袋保持完好,一切都好说,身体不要也行。”

  我说:“那如果他的身体,被血尸王吃掉了怎么办?”

  陈依梦说:“吃不到脑袋,血尸王就算吃光他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作用。”

  陈依梦也不废话,把牢门打开,装起陈皮的脑袋,藏到自己的储物锦囊里,然后弹了弹手指,祭出几点火焰,把陈皮的身体碎块全部烧掉了,一点皮毛都不留下。

  我看到陈依梦的手段如此干脆,越来越感到恐怖,她的修为,她的手段,她的行事风格,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这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女神。

  我说:“喂,陈依梦,你修炼这么短时间,是怎么学到这么多东西的,功夫还能用天赋来解释,但你的做事手段,你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陈依梦说:“呵呵,我受了几百年的苦楚,你不会懂的。”

  她语气有点落寞,还有点酸楚。

  我愣住,她跟燕朝雪学艺,最多也就几个月,哪里来几百年的时间?

  但她不肯细说,我也就没有多问。

  她拿出了两张隐身符,一张自己贴上,一张给我贴上,我们又进入了隐身状态。

  “我们快走吧,免得夜长梦多。”

  陈依梦拉着我离开,我们走到外面,果然看到了一群侍卫赶过来,现在毛荣生死了,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整个别墅都沸腾起来,乱成了一锅粥,而我看到血尸王带着几个僵尸,也在四处乱走,他们发现了僵尸新娘的尸体,知道僵尸新娘死了,这下血尸王是勃然大怒,僵尸新娘是他的徒弟,现在莫名其妙的死了,他要找出凶手。

  可惜,凶手毛荣生现在也死了,而血尸王还不知道真凶是谁。

  别墅太混乱了,到处都是人,在乱撞乱走,大家都在喊着找凶手,我和陈依梦本来还是手拉着手的,但很快被人群冲散,我和陈依梦走失了。

  我不敢呼叫,被怕人发现,只好独自走出了别墅,往明月馆走去。

  我想着陈依梦肯定也回去明月馆了,只要我回到明月馆,就能见到她了,但我现在已经有点害怕和陈依梦在一起了,因为她手段太酷辣,我不能接受。

  我揭开身上的隐身符,接触了隐身状态,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开去明月馆。”

  我坐在出租车上,我实在太累了,我就在车上闭上眼睛休息,迷迷糊糊间,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有一个天仙般漂亮的女孩子,来到我面前,跟我说:

  “周挽,我是天上的仙女,你可以叫一剪梅。”

  我愣了愣说:“一剪梅?”

  一剪梅说:“嗯,我姓一,名字叫剪梅。”

  我笑说:“你这名字倒是奇特。”

  我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她叫一心月,是万界商行医馆里的女医,她也是姓一,不知她跟一剪梅什么关系。

  一剪梅说:“名字什么的,只是称呼,重要的是,我是天上的仙女,你信不信?”

  我说:“我信,你这么漂亮,你说什么我都信。”

  一剪梅说:“唉,你还是不信,不过没关系,你迟早会相信我的。”

  说完,一剪梅就化作清风离开了。

  而我也醒来,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我人在出租车上,我面前的人只有一个司机,哪里来的仙女。

  “一剪梅?”

  我皱了皱眉,刚刚的梦境是如此真实,我甚至还能回想出一剪梅那飘逸的身影,漂亮的脸蛋。

  她说她是仙女,那她为什么要找我,她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摇了摇头,也不去多想,反正只是一场梦而已。

  我回到了明月馆,发现陈依梦还没回来,足足等到了凌晨十二点多,她还是没回来,我有点担心了,她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但想着她修为如此厉害,我就不担心什么。

  晚上,我一个人睡觉,在梦中,我又看到了一剪梅。

  “一剪梅姑娘!”我喊了起来。

  一剪梅笑说:“我们又相见了,你现在相信了吗,我就是天上的仙女,我可以随时托梦给你,跟你相见。”

  我说:“我信了,仙女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

  一剪梅说:“你的朋友陈依梦,手段有点狠了,已经触犯了天条,按规矩,她是要被处死的。”

  我吓了一跳,但想着陈依梦的手段,的确有点过分了,把石头变成金子,扰乱人间的秩序,又把人贬为畜生,还胡乱杀人,种种手段,都足以遭天谴,但她一直没事。

  我说:“那你要杀她吗?”

  一剪梅说:“她种种举动,都是要遭天谴的,可惜我修为有限,就算降下天罚,可能也杀不死她,反而会被她反杀。”

  我大吃一惊,想不到陈依梦的手段已经这么厉害了,连天上的仙女都要害怕她了。

  我说:“那你找我……”

  一剪梅说:“我想对付陈依梦,想求你帮忙。”

  我说:“我怎么帮?你叫我杀陈依梦?这我做不到!”

  一剪梅说:“也不是要杀她,只是惩罚一下她,你帮帮我,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丰厚的报酬。”

  我说:“什么报酬?”

  一剪梅说:“我可以让你许一个愿望,无论你许什么愿望,我都可以替你实现。”

  我大吃一惊,说:“你说真的?”

  一剪梅说:“当然是真的,我是天界的仙女,我不会骗你,只要你帮我对付陈依梦。”

  我说:“你不会杀了她吧?”

  一剪梅说:“不会,我只是给她一点惩罚,让她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有些事是不能乱来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