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原来是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原来是你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我很想问问宋婆婆,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我走出房间,没看到宋婆婆人。

  “嗯?宋婆婆去哪里了?”

  我皱了皱眉,没看到宋婆婆人,我就在客厅里等待着,但等到了中午,也没见她回来。

  我一阵疑惑,也不知宋婆婆到底去了哪里,但我总不能一直等下去,我该离开了。

  我拿了一块火炭,在地上留下“告辞”两个字,然后我就离开了。

  我往前走着,想直接离开华山,但我走没多远,我就看到前面有一堆的尸体,尸体还在淌血,显然是刚死没多久。

  仔细一看,这些尸体,都是一心月手下的人马,他们昨天还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现在全部死了,而且死的非常惨,个个手脚都被砍断,脑袋也被割下来,足见杀人者的凶悍。

  我心头打了一个寒颤,是谁动手杀人的?难道是宋婆婆吗?

  这不可能,宋婆婆没有任何真气内功,就算她会点医药,会点秘阵的小手段,但毕竟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婆,她不可能对付这么多个粗壮的大汉的,凶手肯定另有其人,但我也不知道是谁。

  既然一心月手下的人马全部死光了,我也免去了后顾之忧,我就想离开华山,但人在深谷中,周围险峰笔立,我也不知道出口在哪里,兜兜转转之下,我直接迷路了,最后又回到了宋婆婆的茅屋里。

  我看到茅屋里升起炊烟,应该是宋婆婆回来了。

  我心头一喜,就推开门进去了,果然看到宋婆婆在厨房里做饭。

  我就笑说:“宋婆婆,你回来了。”

  宋婆婆吓了一跳,看着我说:“你是谁?”

  我说:“宋婆婆,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周挽啊。”

  宋婆婆说:“什么周挽,我不认识你,你快点出去,不然我报警了,告你私闯民宅!”

  宋婆婆的语气很严厉,而且目光里是凶恶的神色,好像老巫婆那样,和昨天那副慈祥的模样,完全不同。

  我疑惑说:“宋婆婆,你怎么了,我是周挽啊,你昨天还救了我的。”

  宋婆婆说:“你胡说些什么,我不认识你,你快点给我滚!”

  宋婆婆拿扫把出来赶我,我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宋婆婆居然翻脸不认人了。

  “宋婆婆,怎么了?”

  这时候,一个水水灵灵的少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身漂亮的长裙,相貌清丽脱俗,长得很是美丽,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宋婆婆看到了少女,就说:“裴小姐,你来正好,这个人非要闯进我家里,跟我套近乎,肯定是不好安心,裴小姐,请你快点赶走他。”

  姓裴的少女看着我,说:“喂,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我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就低头说:“打扰了,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认错人了。”

  我转身想走,既然宋婆婆不认我,那我也没办法了,赶紧走吧,免得自找没趣。

  “嘿,我华山派的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未免太不把我裴虹放在眼内。”

  叫裴虹的少女,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运起内功一挣,摆脱了她的束缚,然后转身走出了茅屋,说:“我先走吧,再见,不好意思,真是打扰了。”

  “哎哟,你还会内功?原来是同道中人!”

  裴虹吃了一惊,然后解下腰间缠着的一条红丝带,嗖的一声,朝我飞袭而来。

  原来她这红丝带,居然是法宝,叫做琥珀朱绫,现在她把琥珀朱绫放出来,就把我捆住了。

  我用力一挣,但身体被琥珀朱绫绑住,丝毫也动弹不得。

  “哈哈,你不用挣扎了,乖乖跟我回去吧。”

  裴虹就绑着我,把我带走了。

  她把我带回了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屋里,把我关在了地窖底下,再用锁链把我锁了起来,说:“你这人鬼鬼祟祟的,你给我等着,等我叫我师叔过来,就慢慢处置你。”

  裴虹就把我关在地窖底下,还不给我饭吃,也不给我水喝,我就饿了一晚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起来,我发现自己身上的锁链,居然被人打开了,而地窖也透下一丝光亮,地窖的铁门也被人打开了。

  我心头一喜,想:“难道是那丫头良心发现,肯放我了?”

  我就推开了地窖的铁门,爬了出去。

  我一出去,就听到了男人和女人的声音,屋里有人在乱搞。

  我偷偷跑过去,躲在墙角下偷看,就见屋里面有个中年老道士,正在跟一个少女翻云覆雨。

  那少女正是裴虹,她在道士的身体下喘着气,说:“哎哟,师叔,你轻一点,想把我弄死啊?”

  原来这个道士,就是裴虹的师叔。

  师叔说:“嘿嘿,我的小裴虹,你不是喜欢粗暴一点的吗?”

  裴虹脸颊一红,说:“你这也太粗暴了,轻一点。”

  师叔说:“好,轻一点,我轻一点。”

  两人放轻了动作,继续闹了起来,我在屋外都看得清清楚楚。

  裴虹说:“师叔,我昨天抓到了一个小贼,看他贼眉鼠眼的模样,肯定不是好人,你今天可要审问审问他。”

  师叔说:“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嘿嘿,好大的胆子,敢在我们华山派捣乱。”

  我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一阵疑惑,从裴虹的话来看,她肯定没打算放过我,但我身上的锁链,怎么会被人打开的,还有地窖的门,又是谁打开的,是谁在暗中救我?

  我也不知这么多,只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如果我继续留在这里,被裴虹和她的师叔发现,那就麻烦了。

  我立刻转身离开,但我的脚步声,却引起了裴虹师叔的注意。

  “谁在外面!”

  师叔大叫一声,随手披上道袍,然后闪电般飞掠而出,他速度之快,犹如鬼魅,简直超乎了我的想象,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我抓住了,直接封住我的经脉,把我丢在了地上。

  我浑身使不出力气,这时候,裴虹也披上衣服匆匆赶出来了,看到我瘫在地上,裴虹就惊呼起来,说:“师叔,就是这个小贼,他怎么逃出来了?”

  师叔说:“哦?就是你?呵呵,好大的胆子啊!”

  裴虹脸颊一红,我既然出来了,那她和跟她师叔的丑事,肯定就被我撞见了。

  她羞愧无比,说:“师叔,我们的事情,他都看见了!”

  师叔说:“没事,我不会让他说出去。”目光露出杀意。

  我心头一寒,完蛋了,这下要被杀人灭口了。

  师叔搂着裴虹的腰,说:“乖老婆,我们先进屋里去,等我们快活完了,就解决掉这小子。”

  裴虹说:“不,先杀了他再说!”

  师叔说:“若是现在动手,见了血光之灾,就不吉利了,我们还是先快活完了,再处理他不迟。”

  裴虹想想也是,就点了点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臭小子,等下你就死定了!”

  她和她的师叔,就互相拥抱着,一起进屋里去了,不一会儿,里面就传出了男女的声音。

  而我经脉被封住,浑身使不出力气,人也瘫在地上,没办法动弹,只能任人宰割。

  但就在这时,一颗石子不知从哪里飞来,啪的一下,把我被封住的经脉解开了,我瞬间恢复了自由,也恢复了力气。

  我激动得差点就喊出来,但又怕惊动裴虹,我就忍住不出声,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裴虹和她师叔还在闹着,以为我肯定跑不掉,所以放松了警惕,完全没留意到我已经逃出去了。

  我逃得远远的,来到了一处树林里,我知道肯定有一位高人在照顾我,我就大声说:“何方高人在此,请出来相见,我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我连喊了好几次,但周围寂然无声,并没有任何人出来见我。

  我心头一动,大概也猜到是谁了,就拿出陈依梦留给我的飞剑,弹了三下剑身,清冽的剑鸣声,在树林里传开,然后一道倩影,就从旁边的大树后走了过来,果然是陈依梦。

  “我就知道是你!”

  我又是生气,又是愤怒,又是感动,又是难过,果然是陈依梦一直隐藏在我的附近,我有危险的时候,她就出手救我。

  陈依梦眼圈泛红,说:“周挽,你肯原谅我了?”

  我说:“没有,你给我滚,我不要你帮忙,我死了就死了,不用你假好心,在这里惺惺作态!”

  我知道宋婆婆怎么回事了,肯定是陈依梦控制住宋婆婆,让宋婆婆来救我,而宋婆婆完全不知情,我就奇怪,一个山野老太婆,怎么会这么精深的医术,包扎我的骨折伤口的手法也非常老练,还有摆的障眼法也很厉害,原来这一切都是陈依梦干的。

  至于一心月手下的人马,肯定也是她杀的,以她的修为,要杀十几个普通大汉,那就跟吃饭喝水那么简单。

  我被困在地窖里,也是她救我的,但我始终没办法原谅她,我就算死,也不想欠她的恩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