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业障消减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业障消减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那人趴在猴三的手臂上看了好一会儿,直摇头:“可拉倒吧,我赵四跟着天哥后面也做了三四年了,眼界也不低,你可别糊弄我。”

  “糊弄你做什么,你可不知道,为了做这个,我可花了小两万呢。”那猴三神秘兮兮的说道,一说起钱,还心疼的牙痒痒。

  赵四难以置信:“就,就这玩意?还两万?你上当了吧?”

  “你小子懂个屁啊,这可是风水局里面的大师给纹的,一般人有钱都做不到,要不是天哥感念我这么些年鞍前马后的,才不会给我这个面子,让我保住了这条命。”猴三说着,推了一下那赵四,似乎对赵四怀疑的态度很窝火。

  那赵四一听猴三提到天哥李天华,便讪讪的笑笑,不再多说什么。

  而我,却对猴三手腕上面纹着的东西产生了莫大的好奇心。

  因为,之前我怀疑风水局已经被李天华完全掌控,里面我父亲曾经的旧部都已经被排除异己了,可是,这个猴三的描述,让我看到了一丝端倪。

  我记得,林姨她们跟我说过,我父亲的旧部之中,有这么几个人。

  一个便是张叔张峰,他是一个鬼魂,是我父亲的鬼奴,现在我都不确定他是不是跟我父亲在一起,之前的梦境,我不能确定真假;第二个,便是我胖子叔何三,他会行阴兵,手里面握着阴兵符,现在得到的消息是,胖子叔已经仙去,阴兵符应该在李天华的手里面;还剩下一个,便是李大虎李叔了,李叔,我父亲最器重的一个青年才俊,他会刺青的手艺,当年风水局里面,有一门叫做诡绣的传承,便是我这李叔继承了。

  而刚才通过猴三那只言片语,我猜测,他手腕上纹着的那东西,应该就跟我李叔的刺青手艺有关。

  我拍了拍金虎,金虎有点饿了,正在狼吞虎咽,没注意到刚才猴三和赵四的对话。

  “金虎,那是你们一起做事的兄弟吧?我看着那个精瘦的那一个,似乎混的不错啊。”我用下巴点了点猴三说道。

  金虎瞄了一眼:“哦,猴三赵四,都是我的前辈,猴三是天哥面前的红人,但是赵四混的不行,这人胆小,碎嘴,入不了天哥的眼。”

  “你跟猴三熟吗?”我问金虎。

  金虎一愣:“怎么,你想跟猴三混?”

  “我要混也是跟你混啊,我又不认识人家,攀不上。”我笑着说道。

  金虎撇撇嘴:“你要混,还真不如跟我混,因为这猴三,邪气,跟他后面,你死,有时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啊,这么恐怖?”看那样子,没几两肉的,不像啊。

  金虎这个时候已经吃完了,问我还吃不,不吃就回去了,我立刻站起来跟金虎走。

  金虎是骑摩托车来的,回去的时候,我坐在后面,风拉的呼哧呼哧的。

  等到到了楼底下,金虎架摩托车的时候,我点了一根烟,默默地抽着。

  金虎架好摩托车,惊讶的看着我:“你竟然学会主动抽烟了。”

  “烦躁。”我低着头,踢了踢脚前的一颗石子,忽然鼓起勇气问金虎,“金虎,这半年多,你在李天华的手里面做事,对风水局有多少了解?”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你对风水局不是不感兴趣吗?”金虎也点了一根烟,跟我并排站着,我俩都没急着上去。

  “金虎,我把你当亲哥哥,当初我从桃花村出来,就是想来上云市找风水局,风水局里面有我的亲人,如今我遭遇大难,清醒过来了,你又在风水局里面做事,我想,可不可以帮我联络一下。”我没有完全给金虎透底,不是我不信任他,而是因为知道的越多,对金虎来说越危险。

  金虎弹了弹烟灰,看向我:“我所接触到的风水局,属于城郊这一片,我没有去是市区那边待过,所以知道的,也都是在场子里面听来的,不确实,但是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不知道的,一定帮你问。”

  这就是兄弟。

  “我那个亲戚,也姓李,会纹身,据说他的纹身,活灵活现的。”我知道的,也真的很有限。

  却没想到,金虎听我这么一说,手里面的烟头都掉了,一脚踩掉烟头,拉着我便上了楼。

  进门之后,他转脸便告诫我:“你这话以后在外面可别乱说,你那亲戚,也别找了,我怕会引来杀身之祸。”

  “有这么严重吗?他不就是个刺青师,犯什么事情了?”我心猛地塌了下去,一种前途未卜的感觉。

  金虎摆摆手:“我也是道听途说,李天华你也看到了吧,混的那么牛,但是,他有毛病。”

  “什么毛病?今夜我看他说话声音很洪亮,走路刚劲有力的,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啊?”我一头雾水。

  金虎摇头:“隐疾,不能人事,据说当年他父亲带着一众人,将整个风水局搅得天翻地覆的时候,风水局上下是血流成河,几乎中高层的异己全都死光了,就只剩下了一个人,那人,很可能就是你的亲戚。”

  “为什么?”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因为,据说你亲戚那刺青的手艺,可以让李天华再展雄风,传宗接代,所以,李天华一直养着他,软禁着,就是为了让他帮自己治病。”

  原来是这样。

  也就是说,我李叔还活着,而且被李天华给软禁起来了。

  “金虎,我决定跟你后面混,我得去找我亲戚,最起码得见上一面。”我下定了决心。

  李天华的出现,让我忽然意识到,其实,一切都不是梦。

  之前我在场子里面的时候,想了很多,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之前我做的那些混账事情都是真的,那是我的业障,所以我也受到了报复。

  张叔说的也是实情,人间太乱了,所以,经历了一场大洗牌,所有人的业障,都减轻了很多,比如我,比如李天华。

  只是,他们不知道,而我,在那一段时间,因为张叔的原因,旁观了这次洗牌,所以有印象。

  虽然不确定,但是我却更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周挽,我明白你的心思,但是如果你想过安生的日子,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你做个小生意之类的,我跟你不一样,我天生就喜欢冒险,喜欢刺激的生活,所以,你不必要踏入这个圈子,想要打听消息,我也可以帮你。”金虎担忧的看着我,估计是怕我一时冲动,惹怒了李天华招来祸端吧。

  我也不急,之前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不管什么事情,横冲直撞是没有用的,我得慢慢来,步步为营。

  上天给了我一次重新做人,重新反抗的机会,我不能再辜负,辜负了,这辈子便再也起不来了。

  金虎看我不再提跟他接近李天华的事情了,便也放下心来,没一会便睡着了。

  而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在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床上,开始调动自己全身的神经,试探着自己的内力。

  之前,我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的武功底子,还有我的经脉流动。

  如果,我的底子很弱,但是经脉全都完好无损的话,就说明我是昏迷了半年多,刚醒来,如果我可以轻易的调动内力,并且感觉到经脉之前有受损过的痕迹的话,那就说明,我并不是在做梦。

  毕竟,之前我的经脉被全断过,即使后来金蚕帮我修复了,但是损害过,毕竟是损害过,想要完好如初,是不可能的。

  我慢慢的调动丹田里的真气,却发现,有真气,可是这真气却并不是我的,阴寒,但不至于损伤我的身体。

  我皱起眉头,这真气,像是什么人度给我的,留在我的丹田之内,就是为了以备我不时之需。

  这真气,会不会是张叔留给我的?

  我将真气慢慢的运转,化为内力,然后调动《易筋经》,将真气往四肢百骸送过去,赫然发现,我的手脚经脉有细微的破损。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一切不是梦。

  不是梦,对于我来说,很难接受以前的那些混账时光,但是却也有好处,因为我记得那段时间,我曾接触到的各种修炼方法,只要我努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就能很快的重新强大起来。

  这样,至少在重新面对李天华的时候,我也能有点底气。

  所以,从那天起,我就成了一只米虫,金虎每天晚上出去看场子,我没日没夜的待在家里面修炼。

  我跟金虎说,我在自学,想考个上岗证,以后做个公务员什么的。

  金虎很支持我,也不多说我什么,生活起居全是他一个人在挑。

  就这样,我修炼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我的内力大大增强,《易筋经》突破第五阶,炼尸术重新掌握,我甚至尝试着给苗疆那边写了封信。

  是写给素素的,彼时,我都不确定,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素素这个人,但是我还是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是一位对养蛊特别痴迷的人,听说她们那边蛊虫特别好,想购买一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