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副孙子样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副孙子样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那个一直专心致志的拿着纹身枪在给那个开放女纹身的店主,朝我喝了一声:你去哪?

  “我进去看看,可以吗?”我问道,这门开着,不就是给顾客进去参观的吗?不参观,这业务怎么展开?

  那人朝我招招手:“等我一会。”

  我只得出来,猴三拽着我,叫我消停一点,别得罪人。

  那人继续给那个女人做纹身,看得出来,他是个很专注的人,眼神很犀利,拿着纹身枪的手抖都不抖一下,看来,是个行间老手。

  猴三也不看美女了,带着我安分的坐在一边,大概又等了一刻钟左右,那玫瑰花终于纹好了,送走了美女,那人转身看向我们。

  “猴三,你又来了?”那人一边收工具一句漫不经心的说道。

  猴三立刻递过去一根烟:“这不,我又有兄弟摊上事了嘛,想请吉爷帮帮忙。”

  这人原来叫吉爷。

  “说说,摊上什么事了?”吉爷继续问。

  猴三看了我一眼,让我自己说,我赶紧开口:“我,我那方面出了点问题,想问问吉爷,有没有办法给修修。”

  “这么年轻,心理障碍?”吉爷坐下来,在我的对面,看着我问道。

  我从进来到现在,对这个吉爷的行为举止,只有一个评价,那就是深不可测,他表面上跟你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但是似乎一切都尽收他眼底。

  “算是心理障碍吧,以前浪荡过一段时间,经历的多了,现在看到那事,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继续编我给猴三说过的谎。

  吉爷点点头:“你是猴三介绍来的,我定然不会拂了他的面子,我们这一行呢,说神奇也神奇,说邪性也邪性,我的确可以让你重展雄风,代价也大,而且还有副作用,在做之前,你可要想清楚了。”

  这吉爷这么慎重,让我想到了之前猴三的兄弟赵四,我是靠着这条线想找我李叔的,可不能真的落得个赵四的下场。

  “吉爷那你得好好跟我科普一下,到底会有什么后果,我得掂量着来。”我一副疑神疑鬼的样子,吉爷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开了口。

  “我们这个行业呢,分很多种,比如我这个店面吧,主营就是纹身,很普通的手艺,大街上到处都有,但是优越点在什么地方呢,就在后面那间,我能做有特殊要求的,一个月做上一单,也就够我生活了,这个月,我已经完成指标了,所以,可做可不做。”吉爷口气很大,猴三跟个孙子一样跟后面伺候着。

  吉爷说,他这门手艺,这个天下,也就两个人会,但是他师父天生傲骨,不愿意用这门手艺挣钱,所以,吉爷也就成了这条道上面唯一的门面,不用他招揽,生意自动上门,而且求他的人,都是孙子,没人敢惹他。

  那口气大的,我感觉牛逼都不够他吹的。

  吉爷说,他的这门手艺呢,很邪门,不是什么人都能受得住的,不同的纹理,需要的原材料不同,起到的效果不同,副作用大小也因人而异。

  猴三的那个释迦摩尼福寿环,是吉爷的师父做的,其实是好东西,只是猴三有些压不住,所以渐渐变了质,要不然,那释迦摩尼福寿环是可以留一辈子的。

  而赵四纹的那聚宝盆,本来就是亦正亦邪的东西,是吉爷纹的,当时吉爷便跟赵四说了,一个月便收手,到时候来这边洗掉,万事大吉。

  但是没想到,赵四的孽债太深了,没顶住,也不愿意洗掉,所以小命就快搭上了。

  “吉爷,这不就是纹身吗?为什么这么神奇?”我还是不明白。

  吉爷眼睛一挑,猴三鬼精鬼精的,立刻给点烟,顺带着还送上了一叠毛爷爷,那钱,得我出。

  “我这一手啊,是风水局里面的独门秘诀,独一份的,大名叫做诡绣,诡绣,听名字便明白了嘛,就是鬼绣啊,纹上去的纹身,其实就是鬼魂的化身,你要什么样的,就给你找什么鬼契合上,你能压得住那鬼魂,鬼魂便为你所用,你压不住,你的阳寿就替鬼魂续命咯。”

  吉爷说的风轻云淡,似乎根本不把这事放在眼里面似的,可是他却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是多骇人。

  “那之前赵四用的是什么鬼魂啊,这鬼魂从哪里来呢?”我直接就问了出来。

  吉爷却一下子冷了脸:“今天,你是猴三带来的,我给的是天哥的面子,才跟你说了这么多,你小子还得寸进尺不成?”

  这是触了逆鳞了,人啊,一旦底气足了,说话都不把人放在眼里了,这吉爷,看这性子,也不是个好惹的,但是在我的认知中,一个纯粹的手艺人,应该是内敛的,专注的,而不是这么浮躁的。

  “吉爷,是我唐突了,这是行业机密,小弟只是一时嘴快,还请吉爷海涵。”我连忙赔礼道歉,表现得很怂。

  猴三也跟着后面说好话,好一会儿,这吉爷才拿眼横了我一下,不说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一个人,那人一进来,吉爷瞬间站了起来,笑脸相迎,那样子,就像是看到了亲爹一样。

  猴三也是一脸的惊讶,拉着我赶紧起来,嘴上面已经吆喝起来了:“天哥,没想到小弟这么走运,在这遇到您了。”

  李天华来了,那吉爷忙前忙后的,跟之前我们进来的时候,那装逼的样子天差地别。

  李天华摆摆手,看起来很随和的样子,朝着沙发上一坐,身边的人赶紧给他端茶倒水。

  “天哥,您今天怎么想起来来我这坐坐了?”那吉爷这个时候,再也不装逼摆谱了,甚至还伸手给李天华捏起了太阳穴,看来李天华也不少来这里。

  那李天华看了我一眼,他跟着吉爷和猴三都熟,对我应该没什么印象,虽然有这个认知,但是在他看向我的那一刻,我的心还是不自主的跟着慌了一下。

  “今儿个都是自己人,我也烦,就是来发发牢骚了,你师父那个老东西,真是不识好歹,给他脸不要脸,气死我了。”李天华闭着眼睛说道。

  那吉爷瞬间赔上了笑脸:“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倔的很,我跟他学了多少年的手艺啊,还不是把我当外人,天哥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这种人就是欠收拾。”

  我没想到这吉爷是这么个欺师灭祖的人,看来他这手艺,也没有学到家,对我李叔的怨气重着呢。

  我李叔是个聪明人,这辈子估计早已经看透了这个吉爷的品行,所以也就悬崖勒马,没有将自己的看家本领全都抖出来。

  要是这吉爷学了个十成十,我估摸着,现在这整个上云市都装不下他了,更别说我李叔的命还在不在了。

  “你说你,当年我爸那么用心的把你塞给那老东西,为得是什么你不知道吗?你倒好,还没学个皮毛,就露了底,让他有了戒心,该学的什么都没学到,还让他不肯收徒了,我真的想,哎,要是可以,一脚踹死你都不解恨。”李天华说着,给了吉爷一脚,那吉爷贱嗖嗖的跟着赔着笑脸,一副孙子样。

  “天哥啊,那老东西多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学了十年啊,他就教了个皮毛,我寻思着,您也等不了太长时间不是,所以就想着走个捷径,可是谁想到,那老东西弄了个假的诡绣绣谱糊弄我,我也憋屈啊。”吉爷抱怨着,我在一边听得心里面乐开了花,对这个李叔,真的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跟我叨叨这些有个屁用,我要的是结果,可是你给了我什么结果了,你倒是说啊,我这暴脾气!”

  那李天华越说越生气,忽然站起来,挥起一脚,朝着吉爷便踢了过去,那吉爷也不敢让,生生的挨了一脚,疼的直咬牙啊。

  等到李天华发完了火,他却忽然捂着自己的左肾,坐下了,满头冒虚汗,我心下纳闷,这李天华之前那么横,没看出有什么病啊。

  如今业障消减,难道是为了报应他,给他按上了肾病?

  真是报应不爽啊!

  李天华坐下之后,他身后的那保镖立刻递过来一片什么药丸,让李天华吃了,李天华才好了一点。

  那吉爷又跟孙子似的爬了起来,抱着李天华的大腿,哀求道:“天哥,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那老东西,已经五十岁上下的人了,常年被监禁,我看也活不了多少年,要是他真的死了,咱们一切的努力可就全白瞎了。”

  “这个用你提醒我吗?我不知道吗?可是一切不都败在你手上了?我爸的一手好牌,生生的被你打成了烂狗屎,你说吧,你该怎么补偿?这唯一的希望要是断了,你也别想活!”

  李天华怒吼道,这李天华,之前见面,看起来似乎人畜无害的,现在看来,狠厉不减当年啊。

  那吉爷眼珠子滴溜溜直转,忽然,将视线定格在了我的身上,我顿时感觉大事不妙,果然,接下来,这狗娘养的话,让我又气又想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