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鬼孩子

第一百九十五章 鬼孩子

推荐阅读: 小饭馆权欲场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神秘军少,撩上瘾![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

    照理说,李吉倘若背叛我,那何天豹唯一收买他的方式,就是许诺能够清除噬心蛊,令他不再受我威胁。

  如果李吉一早就知道我死了,他绝不可能老神在在地呆在店里描眉,肯定心急如焚,生怕我死后蛊虫反噬。

  我顿感蹊跷。

  泄密者,究竟能是谁呢?真是奇了怪了。

  总不见得何天豹掐指一算,就凭空查到所有秘密吧?那我们干脆伸头待宰得了,也别试图撼动何家对风水局的统治了。

  “但是,金文他,的的确确失踪了。”金虎眯眼,压低嗓门,阴鸷地逼供李吉,“我听说,你偷偷摸摸地跟何天豹接触了,再联想到金文的失踪,你嫌疑最大无疑!”

  说罢,金虎就踏前一步,一把掐住李吉的喉咙,直接制住他,免得李吉用些阴诡的法门对付他。

  那是我们在车上谈好的审问方案,直接将一连串事实,赤裸裸地摆在李吉面前,如果他真是叛徒,一准会露馅儿。

  “冤枉啊!”李吉却嚷嚷起来,满脸的无辜,但紧接着他又脸色骤变,如丧考妣地说,“完了!完了!他在我体内留的蛊虫,再也没法除掉了,我这辈子算是都完了……”

  金虎安慰他:“稍安勿躁,如果你不是叛徒的话,那你得帮忙找回金文!或许他还没死呢。你想想,何天豹有没有跟你接触过?或者说,他的一些亲信,有没有找过你?”

  我被绑架的事,一定跟何天豹有关,而且李天华指示我收服风水先生的事也没泄密,那意味着我跟李天华都没问题,所以只有李吉才有问题。

  “何二爷,的确找过我了。”涉及到生死存亡,何天豹也顾不得隐瞒,慌慌张张地解释起来,“就在昨天,我去拜见李吉,然后刚刚出门之后,何二爷他过来找我,扯了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我警惕性很高,只字未提关于金文的事,我可以拿小命担保!”

  他信誓旦旦地赌咒,听上去没啥疑点。

  “哼。”我张嘴冷笑,压低声线,嗓音低沉嘶哑,免得李吉认出我的身份,“何天豹为人狡诈阴险,他一旦缠上谁,还能准许你一个字都不说,就随便放你离开?”

  李吉蹙眉,起了疑心:“这位爷是谁?听着有点耳熟啊。”

  “他是金文的兄弟,也是我的堂弟,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声音难免相似。”金虎轻描淡写地随口解释,然后咄咄逼人地质问,“他的话,也正是我的疑惑!李吉,我的吉爷,你可是有背叛前科的,本来就谈不上忠诚,如果你给不出一个合理解释的话,我恐怕就只能认准是你出卖了金文!冤有头,债有主,你休想狡辩,等我给你上点酷刑,你就会老老实实交代了!”

  “我真是无辜的啊!”李吉恼了,跺跺脚,嘟囔道,“你说!我把金文害死,对我有啥好处?何家人对巫蛊之类的旁门左道一窍不通,我私底下也找了些阴阳道上的朋友问了问,关于我体内的蛊虫,完全没人知道任何信息。他们都说,我体内的这是一种闻所未闻的罕见品种,不敢冒昧清除,因为一旦动手的话,下蛊者只要在十公里方圆内,就很可能感知,而且蛊虫也可能会感受到威胁,立马反噬我的心脏!”

  “都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蠢吗?至于为了何天豹给一点蝇头小利,就跟金文同归于尽?”李吉的一连串自辩,可谓合情合理。

  我陷入沉默。

  金虎也讪讪地停手。

  一时间,我们仨相对无言,全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哦,对了,提起何天豹,昨天我跟他接触后,的确有一丁点的不舒服。”李吉忽然压低嗓音,变得疑神疑鬼起来,眼睛总往墙角乱飘,脸部肌肉抽搐起来,“我……总觉得身后有鬼。”

  “有鬼?废话,人人都知道这件事背后有鬼,就是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搞鬼。”金虎懊恼地抱怨。

  “不是!”

  李吉将脑袋摇成拨浪鼓,脸色煞白,嗓门都颤了起来:“不是你说的那个有鬼,我的意思是有鬼……真的鬼!”

  我咕嘟吞了口口水。

  金虎吓了一大跳,挠挠头,往四下里张望:“有啥啊?我说,李吉你不会危言耸听,企图转移话题吧?金文都蹊跷失踪了,你还在跟我扯什么鬼?依我看,你就是做贼心虚,心里有鬼吧?”

  “不!”李吉彻底恼了,矢口否认,满脸懊恼地瞪金虎,“我看,你根本就是啥也不懂,也根本不顾忌我的死活。算了,你自个去找金文吧,我没被蛊虫折磨死之前,恐怕先会被这只鬼给弄死。”

  我听他说话越来越怪,而且煞有其事,再加上眼圈黝黑,一看就知绝对没睡安稳。

  而且我们说话期间,他就已经打了十来个哈欠。

  我心里觉得蹊跷,索性就问:“啥鬼?你完完整整地把跟何天豹接触的全过程,跟我们复述一遍。越详细越好,说不准何天豹就对你做了手脚,那家伙可是深藏不露,邪门得很。”

  说这话时,我自己就想到活尸地狱那些黑树上一排排猩红色的血手印。

  红与黑的浓墨重彩,简直就是一副触目惊心的恐怖油画,令所有人胆寒。

  每一个血手印都意味着有一个生者在那里逝去,这些年,活尸地狱一直在运行,究竟有多少无辜者惨死?

  见我郑重其事地在关怀他的死活,李吉的脸色稍微暖了些,然后就娓娓道来。

  原来,昨日李吉被李天华斥退后,受了一肚子窝囊气,越想越不是滋味儿。

  尤其是因为我将送子娘娘底纹告诉李天华的缘故,令李吉对我也极其不爽,心怀怨怼。因为李吉对李天华充满恨意,想将他活生生折磨死,报复李天华把他变成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对一个正常的大老爷们来说,被霸王硬上弓地爆了,那简直是无尽的羞辱,每每午夜梦回,都令李吉恨得咬牙切齿,夜半都会像鬼一样把牙磨得咯吱响。

  恰好,李吉嘟嘟囔囔时,迎面就碰上何天豹龙骧虎步地走来,他赶紧噤声装死。

  但何天豹,却是直接将他喊住,询问关于诡绣的事,暗示李吉别把李天华彻底治好,否则有他好看。李吉就唯唯诺诺地同意了,然后何天豹就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之后,李吉就浑浑噩噩地回来了,趴下睡了两个点。

  接着,醒来时李吉就被鬼压床了。

  他用眼角余光瞧见,墙角蹲着个模模糊糊的小孩子,皮肤惨白,就跟尸体一个色。

  之后,李吉勉强起床,接着就总感觉后脑勺凉飕飕的,就像是有一股目光始终在凝视他一样。

  “而且,我还若隐若现地听到有个小孩子的怪异嗓音,就像是……”李吉脸色煞白地重复着说,“拉勾勾……拉勾勾……拉勾勾……”

  金虎一哆嗦,直接冲李吉的后脑勺猛拍一下:“有个屁!我看你这家刺青店干净得很,根本就没啥脏东西,少自己吓唬自己!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就是做了对不起金文的事,所以才遭了冤孽的报应吧?”

  “我特么根本就没有背叛金文的理由!我都跟你说多少回了,爱信就信,不信拉倒!”李吉懒得再跟我们讲话,显然被气着了,气冲冲地走入内屋,直接把门摔上。

  “周挽,你真信他的连篇鬼话吗?”金虎压根不信,一心认定李吉是撒谎。

  我摇摇头,有些茫然,但是李吉能够在李天华手底下活很多年,成为他的臂膀,这人也是奸猾得很,他就算已经背叛,要编个理由唬骗我们,也不可能说一个这样蹩脚的,对吧?

  我索性追上去,步履匆匆。

  说来野怪,我一推门,忽然就像是脑门上被泼冰水一样,心脏骤停,头皮发麻,脊背冰凉!

  因为我的眼角余光意外扫过的地方,我似乎有些眼花缭乱地瞧见,有个小男孩蹲在地上,正抱着膝盖,冷冷地盯着我。

  我赶紧一偏头,拿正眼去瞧,然而这一回却是啥也没看到,似乎只是虚惊一场。

  “还找我干嘛?”见我闯入房间,蹲在墙角的李吉阴森森地盯着我。

  “你干嘛坐在那?”我更疑惑,满房间的桌子椅子凳子,他都不坐,居然就拿个抱枕塞在屁股下面,然后贴紧墙根。

  李吉的回答让我心里发憷。

  他说:“我坐在椅子上的话,它会钻在椅子下面,探出脑袋,从我的裤裆下面往上盯着我。我坐在别的位置,它会蹲在墙角,抱着膝盖继续盯着我。所以我必须得坐在这里,身后全都是墙,那样它如果敢露面,我就能直接冲上去掐死那个鬼孩子!”

  李吉说得咬牙切齿,满脸痛恨,两只因为缺乏睡眠而布满血丝的眼球紧紧瞪着,依我看,以他现在的状态,八成没多久就会被折磨得崩溃!

  我也陡然意识到一件事:在何天豹眼中,我已被活埋,如果李吉再被逼疯,那就意味着李天华将丧失诡绣的助力,再也没法恢复生育能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