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拉勾勾

第一百九十六章 拉勾勾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也就是说,最有嫌疑将李吉搞疯的,就是何天豹!

  而且,恰好他曾经跟李吉接触,很可能趁机动啥手脚了。

  “我说,你怂个屁!”我索性满脸鄙夷地用激将法对付李吉,“大名鼎鼎的吉爷,诡绣传人,一辈子都在摆弄鬼魂,现在居然被个鬼孩子就吓尿了?”

  “嘘!”李吉涩然苦笑,“正因为常年浸淫在阴阳行当里,才知道厉害啊。那些普普通通的鬼魂,我怕个屁?但我很清楚,因为常年摆弄鬼魂,我已经损了阴德。所以,现在碰上凶神厉鬼,我会比常人惨十倍!而且,鬼的厉害程度,跟它们生前的年龄大小根本就没啥区别,只跟它们临死时的怨恨、冤孽和死后的一系列境遇有关。我早些年寻访一些地方,寻找适合诡绣的鬼魂时,就曾经亲眼瞧见一个鬼婴把整座村庄屠得干干净净,然后它就吃力地爬到树上,把一颗颗人头悬挂在村口的老槐树上。那一幕,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金虎也跟着闯进来,纳闷地看着我:“我说,你不会真信了李吉胡编的瞎话吧?真要有啥鬼孩子,我直接就赏它一顿军体拳,把它揍成猪头!”

  药,可以乱吃。

  话,却不能乱说!

  金虎随口吹了个牛逼,却整出事了。

  我抬眼就瞧见了本来只能靠眼角余光观察到的那个鬼孩子,居然就骑乘在李吉的脖子上,挑衅一样冲金虎勾了勾手指,鬼孩子的眼球是一片没有瞳孔的惊悚惨白。

  金虎直接吓傻了,整个人都木然杵在那儿,就跟个僵尸一样。

  我也是有些傻眼,没想到居然一句挑衅的话,轻易就把它给诈出来了,居然是这么简单。

  想想也是,那鬼孩子才那一丁点大,它死的时候,八成都不识几个汉字,也就没啥脑力和心智,所以自然做事很随性,就像一只幼兽,被挑衅了就会发怒。

  我跟金虎都呆若木鸡地直勾勾盯着骑在李吉脖颈上的那个鬼孩子时,

  李吉却像是一无所知,懊恼地捶了捶脖子,叹了口气:“好冷啊,脖子也是沉甸甸的,肯定是没睡好,搞得我现在身体虚得很。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啊。”

  金虎艰难地吐出一句话:“它……就骑在你脖子上,吉爷!”

  李吉这才神智恍惚地瞧着我俩,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伸手去抓脖子,但他的手轻易就穿过鬼孩子的身体,完全没法触摸到它。

  但李吉好歹是诡绣一脉的开山大弟子,手中有点真本事,所以他的手指微颤,似乎又微光闪耀,脸也就变了颜色:“果然!难怪我总觉得你是身后灵,原来你从昨晚开始就骑在我脖子上!”

  他跌跌撞撞地跑向工作台,抓起一个铁夹子。

  我瞧见那夹子上赫然有他手雕的骷髅头,密密麻麻的,呈现出一个佛门的“卐”字,那应该就是平常做诡绣时,用来拿捏魂魄的器件。

  李吉挥舞夹子,狠狠地砸向那鬼孩子。

  但他却扑了个空,因为那东西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简直邪门到家了。

  “没了没了。”我赶紧阻止李吉,因为他居然还在恶狠狠地猛戳自己的后颈,要知道那一块可是脊椎,万一弄坏了,最起码落个半身不遂的残废下场。

  好不容易才把有点疯魔的李吉给控制住,他却像泄了气的窝囊废一样,瘫软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完了,全完了,我真的被鬼上身了,它要一点点地把我给折磨死,孽债啊……”

  我眯缝双眼,若有所思地说:“这么说,问题应该就出在这只鬼身上,是它把你的所有情报告诉了何天豹。”

  金虎一呆,有些怀疑地问:“是吗?”

  “你仔细回忆回忆,那些你跟何天豹接触时的细节中,有啥忽略的吗?”我赶紧一把抓住李吉的肩膀,使劲摇晃,希望他振作精神。

  但他却一蹶不振,萎靡得就像一滩烂泥,甚至还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老白干,咕嘟灌了两口,跟个闷油瓶似的,显然不想再啰嗦了。

  “你他娘就是个棒槌啊!”金虎直接踢了他一脚,又是一巴掌把酒瓶子扇到地上,摔得粉碎,然后金虎一把给他揪起来,泡沫星子往他脸上喷,“你傻啊?很明显了,就是何天豹在谋害你,你不报仇,还在这里自暴自弃!你以为自己是损了阴德活该遭罪?狗屁!”

  我也点点脑袋,阴森森地提醒他:“没错,李吉你小子的确坏事做尽,属于死后该下十八层地狱,被小鬼捆到火柱上烧个十年,然后去六道轮回堕入畜生道,下辈子投胎成猪的那种狗杂种。但你别忘了!何天豹不也跟你是一路货色?他凭啥替阎王老子惩罚你?他配吗?你的报应还没到呢,现在统统都是他在害你!”

  我摸透了李吉这个人,色厉内荏,以往在我面前摆谱自称吉爷的时候,他趾高气扬,但实际上他就只是李天华的一条狗,还不算大狼狗,最多是条哈巴狗,他怕死怕得要命,所以哪怕被李天华给那啥了,都能够忍屈吞辱。

  像这种人,你只要能够给他一线生机,让他知道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他就能不择手段做任何事,甚至最卑微地摇尾乞怜。

  果然。

  李吉一蹦三尺高,颓废荡然无存,流露出那种浓浓的暴戾,就像条疯狗一样咆哮:“狗日的何天豹!他算个吊?居然也想弄死老子!你们说得对,我又不是一头肉猪,凭啥任凭何家那些杂毛宰割?”

  “所以,好好想想何天豹跟你接触时的细节,我会帮你。”我斩钉截铁地说。

  但李吉怔怔入神半晌,冥思苦想,最终却哭丧着脸说:“没用!我只能想到一片空白,完全记不起我是怎么就浑浑噩噩地跟何天豹道别的。我最多就只能想起来他主动叫住我,吓唬我,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金虎跟我面面相觑,他忍不住说:“这是拍花子吧?我小时候听说过一些民间传闻,说有些拐卖小孩的人贩子,都修了鬼术,只要拍拍手,就能够操纵一个意志不够坚定的人。甚至不止小孩子,成年人也很容易被拍花子中招。”

  “篡改记忆吗?”我眼神闪烁,愈发坚定地判断百分百就是孙天宝在捣鬼!

  “没错!”我伸手,戳着李吉的脑门,“你的记忆模糊不清,说不定就是被那鬼孩子窃取了,然后交给了何天豹。你还能想起我们在早餐时,你跟我和李天华说啥了吗?”

  李吉愣了愣,脸上又是一片茫然:“我……跟你们吃早餐了啊。我记得是一屉包子,大闸蟹的蟹黄剁碎了,加上碎肉末,再加上大葱、木耳、松茸……”

  “屁!你就一吃货啊?”我没好气地踹他一脚,火冒三丈,让他说其他的。

  “其他的?啥?”李吉忽然保住脑袋,直嚷嚷起来,“疼疼疼疼疼!不对,我的记忆就好像被删了一样,啥都没有!”

  我眯缝双眼,叼上一根烟,狠狠抽了两口,平静下心神。

  就以李吉那个孬种目前的状态,他绝对不可能撒谎,因为他心乱如麻,摇摇晃晃,才刚刚经历了情绪崩溃,哪有余力去编造谎话?除非他有那种能去奥斯卡拿影帝的演技。

  “看来没错了,就是何天豹窃取了李吉的记忆,所以才得知了我的行踪。”事已至此,我直接将伪装卸掉,拿真面目给李吉看。

  李吉顿时呆了呆,露出狂喜:“哎哟我的哥!你没事啊?敢情你先前的话都是在唬我啊?这下子好了,你没事,噬心蛊也就不会发作,我也就不用死了,啊哈哈哈……”

  他眉开眼笑,跟刚才自暴自弃的模样截然相反。

  我冷冷一笑,提醒他:“现在,你身上的那个鬼孩子,也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你的记忆里,也知道了我还活着。如果说,我们不能把那个鬼孩子弄死,再让它肆无忌惮地窃取你的记忆给何天豹的话,他就会知道我是假死,到时候咱们都得完蛋!”

  “假死?”李吉听得迷迷糊糊。

  我就捡着来龙去脉,简略地跟他大致说了一些,总之真正关键的事情,我也不会对李吉说,因为在我心里,他已经不靠谱了,完全没法子信赖。像这种软骨头,就算没有鬼孩子,何天豹严刑拷打一番,他也肯定会招供。

  “哦!也就是说,何天豹现在以为文哥您被活埋了,那敢情好啊,你就能在暗地里偷偷摸摸对付他了。”李吉恨得咬牙切齿,现在他也已经想通了,何天豹就是想用鬼孩子整死他,让诡绣的俩传人都完蛋,到时候李天华也就只能闭目等死。

  这件事,都是因为他轻易就被鬼孩子上身,才导致出来的。

  “我们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除掉它!”我眯眼说,盯着李吉的身体。

  这时候,鬼孩子居然一点都不怵,丝毫不怕我,反倒是空荡荡的纹身店中凭空出现一个小孩子天真无邪的嗓音:“拉勾勾……拉勾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