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那个凶手

第一百九十九章 那个凶手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宁法花园

    “就凭你?”李半仙嗤之以鼻,“能控制住戒面,而且不受它反噬的人,才能够掌控它。你以为获得一件阴阳通灵之物,就可以随随便便操纵那些猛鬼凶灵吗?别妄想了!它们又不是一条你自幼养大的忠心耿耿的小狗,而是凶神恶煞的怪物!”

  “嘁,你也不行,也有脸说我?”李吉反唇相讥。这人可真是忘恩负义,刚刚需要李半仙驱鬼时,夹着尾巴像个孙子,现在安然无恙后,就拽的二五八样,真是太现实太冷血了点。

  李半仙高深莫测地一笑:“我的手段多了去了,想整治一只小鬼婴易如反掌,只是我懒得给你这种货色看罢了。”

  “那我就做主,把它赠给李半仙吧。”我摇摇头,不愿意再纠结,授意李吉别再贪心了,“你被人戴上一个指环,而且这么久,居然毫无察觉,未免太麻痹大意了点。而且,你被鬼婴耍得团团转,真的还要把它留在身旁吗?你就不怕它反噬?”

  李半仙一怔,忍不住问我:“你居然懂反噬?”

  我愣了愣,有些愕然地反问:“这种东西,反噬得很厉害吗?”

  “当然!”李半仙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仨,“阴阳通灵之物中住着的全都是凶神恶煞的怪物!厉鬼,凶灵,甚至是一些西方的恶魔!它们可都不是温顺的绵羊,哪会任凭被你操纵?而且,它们都有着非常嗜血的本能,喜欢吞噬人的三魂七魄,一旦主人露怯,陷入弱势,那他们就会反噬,将主人变成口粮!”

  他的话说得在理儿。

  我听得毛骨悚然,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脖子,远离白骨戒指。

  李吉也是犹豫半晌,听到这一番话后,才怂了。他也回忆起了被这小家伙蹂躏得近乎崩溃的惨痛生活,而且,这种事情都是越想越后怕的。我的话也提醒了李吉目前的窘境,我们很可能都没啥未来可言,根本就活不下去,那样的话,要这种值钱的东西也就没卵用了。

  所以他赶紧把那白骨戒指甩给李半仙,就像丢掉一个烫手山芋一样。

  李半仙笑眯眯地将它佩戴在手上,忽然问我们:“你们说,为啥这个戒面,是一截小指骨呢?”

  我们都满脸茫然。

  “鬼孩子又为何总是重复地说拉勾勾?”他又问。

  我们对此都很费解,而且也没有线索可供查询。

  李半仙很诡异地一笑,说会亲自展示下鬼孩子临死前的那一刻,让我们瞧瞧来龙去脉。

  虽然说,对它的生平,我也不甚感兴趣,但现在既然解决了李吉的麻烦,也剔除了何天豹的威胁,我们心情都很舒畅,索性就当看个表演娱乐娱乐。

  但我们全都万万没想到,就因为一个临时起意的小小闲心,居然揪出一件尘封已久的秘密,而且为我们添了一大臂助!

  “说实话,我这人也不贪图钱财,对别人的东西根本不感兴趣,但是,古怪的是一瞧见它,我就觉得有些莫名亲切,很想将它变成自己的。”李半仙有些惶惑地嘟囔,“甚至,当它附身在李吉身上时,我居然对李吉都觉得没有以往那么嫌恶了。”

  李吉恼火地瞪他一眼。

  接下来,李半仙从他的手提箱中拿出一大堆瓶瓶罐罐,开始调配一种非常复杂的东西,瞧上去就跟那些欧洲的邪恶女巫一样。

  “这些……都是些啥药剂啊?”金虎对那些罐子中花花绿绿的粉末特别好奇。

  李半仙瞧了他一眼,淡淡解释:“全都是骨灰。之所以有各种各样的颜色,是因为从坟里刨出来时,尸体腐烂程度不一样,会掺杂些有颜色的霉菌,然后捣碎后,那些霉菌的颜色就掺和到里面了。”

  “呕!”金虎立马恶心地退后三步。

  李半仙轻笑,没多久,终于调配完毕,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白骨指环摆在地板上,咬破手指,蘸着骨灰粉,混着自己的血,在地上绘制出一个八卦图案。

  然后,那小小的八卦图就像小电视一样,出现一副画面:

  一个裹在道士黄袍中的小小孩子,满脸天真无邪地看向一个浑身低着血,正向他走来的魁梧凶手。

  它的身旁,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大堆的尸体,全都在汩汩淌着鲜血,但小孩子哪里懂得生离死别的悲惨?他心智未开,浑浑噩噩,当那个满脸血污的凶手将匕首伸向他娇嫩的皮肤时,那个凶手有个古怪的习惯——他是大拇指、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捏住了匕首,小指高高翘起。

  那也不是啥古怪癖好,实际上,我们身旁也有很多人都有类似的习惯,因为人的尾指很脆弱,指骨最尖细,特别容易掰断,所以人会有本能性的保护。

  可是,落在那孩子眼中,他居然以为是个游戏,所以同样翘起小指,天真地用牙牙学语般的稚嫩嗓音,含混不清地说:“拉勾勾……拉勾勾……”

  匕首寒光掠过。

  一截断指凌空飞起,断在地上。

  我们都能听到那男人疯狂的狞笑,然后就是一刀刀将可怜的孩子凌迟至死!

  那个混蛋展露出极其精湛的刀工,居然将每一片肉都像是酒店切肉机那样精准地切割成2厘米大小,5毫米厚薄的样子,何止是丧心病狂?简直就是吃人恶魔!

  最终,鬼孩子从被剔光皮肉的骨骼中飘出来,它的三魂七魄,汇聚到那一截小指中。

  于是,那一截小指骨,成了复仇恶灵寄居的阴阳通灵之物!

  小指却被凶徒察觉,捡了起来,塞入口袋,哼着一首诡异的民歌,离开了行凶地点,一脚将剩余的尸骨都踢到了河道中。

  我们清晰看到那个定格的凶徒的脸,所有人都骇然失色,因为那赫然正是年轻时的何天豹!

  “卧槽!果然是那个瘪三,何天豹平常就阴森森的,现在一看,他肯定脑子有病才会这样虐杀一个娃娃。”李吉暴跳如雷,接着满脸的恐惧。因为我们将白骨指环夺来的举动,肯定会激怒何天豹,到时候我们就得面对那样一个心理扭曲变态的怪物。

  “你们说,他把孩子蹂躏杀死也就罢了,干嘛非得切成肉片,而且用塑料袋装好带走?”金虎也是面色煞白地问,“他不会是跟沉默的羔羊里汉尼拔一样……吃人上瘾吧?”

  “或许吧。”我叹了口气,摇摇头,“这种疯子,到处都有的是,就别去揣摩它们的动机了,我们又不是那些变态,哪能按照他们的思路去思考?我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是美国心理医生给几个变态杀人狂出题测试,其中有一道题,就是说:当你晚上推开窗,从家里往下看,瞧见一个杀人犯在街角将一个女人分尸,而且,恰好他也抬头跟你四目对视,这时候杀人犯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对着你凌空指了指。心理医生问那些变态,杀人犯的这个动作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们的答案惊人的一致。”

  我问他们:“不如你们猜猜,杀人犯究竟啥意思啊?”

  金虎一拍大腿:“那还用说?那意思再简单不过了,当然是警告这个目击者,告诉他:你如果敢对警察乱说的话,老子就宰了你!”

  李吉也点点头:“虎哥说的没错,还能有别的意思吗?杀人犯都对着目击者晃手指了,那就是戳着鼻子警告的意思嘛。”

  我冷哼一声,告诉他们:“那一群变态杀人狂填写的答案却是,杀人犯是在用食指数你住在哪一层楼!”

  一说到这儿,金虎和李吉都是倒抽一口凉气。

  这时候,我注意到李半仙的神色居然自始至终都没啥变化,一直都陷入沉默中。

  这小子莫非被鬼上身了?

  我心中一惊,赶紧拍拍他的肩膀,生怕李半仙中邪。

  “干嘛?”李半仙被打岔了思路,顿时猛一哆嗦,摆出警惕的姿势,右手的袖筒中悄无声息地滑落出一柄桃木剑,然后他非常警惕地瞪着我,满脸紧张兮兮的样子。

  金虎立刻挡在我身前,抽出两柄匕首,双眼紧眯,问李半仙想干嘛。

  “我……”李半仙尴尬地搁下桃木剑,懊恼地说,“抱歉,刚刚我越想越觉得蹊跷,越想越觉得恐怖,所以一下子有点神经兮兮,请勿见怪。干咱们这行的,整天都是提心吊胆,被各种脏东西惊吓,也就难免会有点神经质。”

  他又将桃木剑收回去,我瞧那玩意闪耀着鎏金色泽,一大堆的符文就跟霓虹灯似地,瞧上去特别的豪华,一看就知绝非凡品。

  然后,李半仙四下张望,对李吉摆摆手:“你,出去站着,给我们望风,千万别让任何人靠近。”

  我们都清楚,李半仙是想打发开李吉,有些秘密不想分享给他。

  李吉也很识趣,毕竟他俩以往关系很糟糕,没必要死皮赖脸地呆着。

  “现在,我知道天一观在20年前的那场灭门惨案的真凶是谁了!”李半仙咬牙切齿的低低咆哮,满脸狰狞,所有儒雅荡然无存,“就是何天霸何天豹两个杂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