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章 尘封往事

第两百章 尘封往事

推荐阅读: 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她超软超可爱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疼你入骨神秘军少,撩上瘾!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万古天帝聂天虫族之他不是渣虫被我渣过的病娇都重生了冒牌大英雄

    李吉一怔,神智恍惚起来,变得极其惊恐:“你是说……20年前那场浩劫?天一观莫名其妙惨遭屠戮,所有道童、侍者、甚至无辜的香客都被杀个精光,次日醒来,所有人头不翼而飞,那些尸体却留在原地的那件事?当时,这件恐怖事件吓得上云市小儿止夜啼,令很多人晚上都不敢出门。”

  李半仙状若疯狂,咬牙切齿:“我们全新的天一观,是一些幸存者在之后新建的。本来,天一观在风水先生中极有威望,称得上是李叔手中的一条臂膀,可从那之后,就彻底沦为三流势力,无人问津。现在想来,必然是何家聚义堂一脉,为了酝酿阴谋,在接下来夺取风水局,才那样丧心病狂!”

  “真狠呐。”金虎攥拳,露出一抹惶恐之色,“你们说,何家那群杂碎居心叵测,阴谋也是这样狠毒,而且策划得特别深远,步步为营,一点点砍断风水局原来高层的臂膀,现在的他们肯定更加老谋深算了吧?”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点上一根烟,吧嗒抽着,感觉苦涩入愁肠,感觉肩膀上的压力骤然加大。

  众人亦是默然。

  灭门惨案,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何家人在二十年前居然就已经能够轻描淡写地做出来,而且,隐瞒得这样久!何天豹甚至将那一截小指骨保留至今。

  那可是大屠杀的见证啊,换做我做出那等罪孽的话,哪敢保留这种东西?

  就像一个杀人犯,他如果每天都瞧见当年的凶器依旧搁在自己的抽屉中,就不会每晚都做噩梦吗?

  何天豹却不会,他早就虐杀幼童上瘾了……那个杀人魔!

  “想扳倒何家人,只怕难如登天。”金虎长叹,宽慰我们来试图缓和僵局,“但也无需吓破胆,稍安勿躁便是。就算何天霸何天豹那些杂碎再丧心病狂,他们终归是血肉之躯,只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他们也得完蛋!”

  金虎说这话时,我却猛然回忆起我在小黑屋中,对何天豹的那惊鸿一瞥。

  我瞧见,何天豹的躯壳中似乎隐藏着一只恐怖的恶魔!

  自从在桃花村时,我就能偶尔瞧见一些常人所无法看到的东西,尽管说,往往只是一些征兆,我也很难确凿无疑地说那究竟是啥,但我却隐隐觉得有蹊跷。

  或许,何天豹早就……不是人了。

  “我们该联盟,共同铲除何天豹。”李半仙扬起头时,我们仨瞧见,他的双瞳中布满猩红的血丝,牙齿咬得嘎吱响,显然恨意难平。

  我点点脑袋,知道李半仙是要将我们当初秘密的协议半公开。

  “当然,欢迎半仙加入。”我欣慰地说,“有您鼎力襄助,我们肯定如虎添翼啊。何家人虽然凶残,又势力庞大,但这些年安逸享受,他们也肯定松懈了很多,你们瞧何天霸的照片比以往发福了好几圈呢。而且,现在风水局未来主人的争夺日益白热化了。”

  “哦?说来听听。”李半仙对高层的事情并不太清楚,于是问我。

  我压低嗓音,分享他一桩秘密:“因为常年纵欲,加上李吉的诡绣有漏洞的缘故,李天华已然丧失传宗接代的能力,久治不愈。呵呵,我敢直说:李天华从今往后都不会有儿子!”

  “作孽太多了,阴德有亏,当然就报应在子嗣上,他这就叫断子绝孙!”李吉阴森森地说,满脸畅快。

  我淡淡地瞥他一眼,心想:李吉你不也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你俩就是蛇鼠一窝,他这辈子都在作孽,你这辈子都是帮凶,一个是虎,一个是伥。

  李吉却也瞥向我,不满地质问道:“在李半仙将那只鬼孩子制服后,我被窃取的一些记忆碎片就回来了。现在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在李天华的别墅时,金文你居然把送子娘娘底纹的秘密告诉了李天华。而且,你还劝他找一个刚烈纯阳的老兵魂魄。万一他真能办到的话,恐怕真的可以绵延子嗣。你究竟想干嘛?”

  我叹了口气:“我只想博取他的信赖罢了。就算我提出一个近乎完美的诡绣方案,又能怎样?李天华现在也已经感觉到两个姨父的威胁了,他现在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唯恐惹来杀身之祸。我就是在吊着李天华的胃口,呵呵,你们瞧见农村赶驴时,骑在驴背上的人,用钓鱼竿在驴的前面放一条胡萝卜吗?李天华就是一头蠢驴!”

  “李天华是一个枭雄,如果你把他当蠢驴,恐怕,最后他把你干掉时你才会发现真正蠢的是自己。”李半仙谨慎地提醒我。

  我笑笑,摇摇头:“没事。你们既别低估李天华,却也别太高估他,尤其是被诡绣折腾一回后,把他弄得元气大伤,现在基本上沦为一个废人了。而且,趁着他被那个色鬼魂魄影响沉溺美色时,何天霸把他身旁的一些亲信都除掉了,所以他才很无奈,只能信赖我。一头被扒光牙的老虎,还有啥威胁?就是一只大花猫罢了。”

  “是啊。”李吉火冒三丈,眼中满满都是愠怒,“不瞒你们说,李天华精虫上脑,变成一只人形泰迪的时候,居然还……居然还……”

  他支支吾吾半晌,才切齿痛恨地小声嘟囔:“强上了好几个往日的亲信,荤素不忌,男女不限……”

  “噗嗤。”

  李半仙笑出声来,拿古怪眼神盯着李吉的屁股,吹个口哨:“真是又圆嫩又挺翘,两扁不如一圆,日屁眼赛神仙啊。”

  李吉就像被踩到尾巴的野猫一样,一下子瞪圆双眼,欺辱得就像要喷火一样。

  “好了,说正事。”我赶紧劝阻他们,心里很无奈。不止何家人内部矛盾重重,我们这个小团体也有很多龃龉,隐藏着很多冲突。像李吉那种混蛋,平常趾高气扬的,得罪的人多得没法数。

  “言归正传!李天华没有子嗣,风水局的未来继承者,就只能从何天霸的儿子和何天豹的儿子中选择,然而,这其中又有问题了。”我意味深长地瞥了李半仙一眼。

  李半仙一拍手,双瞳冒着精光:“是啊,何天霸的儿子还小,尚需得培养个三五年,才能勉强成材,接掌风水局不会引起众怒。何天豹的儿子,现在就已经可以尝试着去风水局历练历练了!如果再耽搁个几年的话,按照风水局的传统,何天霸是哥哥,他的儿子算是嫡长子,接掌风水局名正言顺。何天豹的儿子却是庶出的旁支,只能算勉强够格。”

  “传统?何天霸和何天豹会遵循传统吗?”李吉冷笑,满脸不屑,“真按照传统的话,根本轮不到聚义堂一脉。他们本来就是靠阴诡手腕夺了风水局的,哪会笃信狗屁传统?现在都21世纪啦,传统那一套早就是糟粕,被人给打倒了。”

  “何天豹不愿意遵循传统,但何天霸,却一定会是传统的捍卫者。因为只有传统有效,何天霸的儿子才能接掌风水局,他才能做太上皇。”李半仙淡淡地说,“何况,话又说回来。虽然他们是篡位的,但想维持对风水局的掌控,依旧得有一整套规矩才行。传统的那些规矩,就非常缜密,凭他们的智商应该想不出更好的。”

  “我们……如果旧事重提,把‘传统’这件事丢出来的话,肯定会分裂何家,让何天霸和何天豹反目成仇!”我斩钉截铁地说。

  李吉就像小鸡啄米一样,拼命点头,笑得极其快意:“就该这样!让何家那批瘪犊子狗咬狗!”

  正在此时,门忽然被敲响了。

  一个店员急匆匆地在门口通知李吉:“吉爷,何爷来了,指名道姓让你出去接待他。”

  本来正在痛骂何家人的李吉,顿时就像被戳破的皮球一样,立马蔫了。

  他哆哆嗦嗦地问:“哪个何爷?”

  “右臂上有一条金钱豹子的那个。”

  “艹!何天豹来了,咋办啊?”背后咒骂得很欢的李吉,现在却被打回原形了,哆嗦得跟深冬腊月的落水狗一样。

  李半仙面露鄙夷,皱眉说:“就李吉目前的状态,能藏住秘密吗?一准露馅儿。”

  李吉不敢反驳,现在他真的是吓坏了。

  “你去吧,一定给我们藏着掖着,千万别招供!你就死咬着啥事也不知道,关于鬼孩子的事情,只言片语都别提,懂吗?”我见状,知道现在也只能尝试着去信赖李吉一回。

  如果他孬了,我们就都得完蛋。

  如今我们手中没啥好牌,每一步都得拿命去赌,只能拼了!

  “想想李天华对你做了啥,想想何天豹对你做了啥。”我冷冰冰地提醒他,“你就不想让那些玩弄你的杂碎倒霉吗,吉爷?”

  李吉终于因为仇恨的缘故,勉强按捺住情绪,哆嗦着从口袋掏出一支烟,又颤抖着点燃。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他的动作越来越流畅,动作也越来越稳当。

  “我去了!”良久,他咬咬牙,一推门,走出去,然后“咣铛”地狠狠摔上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