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零二章 明争暗斗

第两百零二章 明争暗斗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一见你就笑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

    李吉一哆嗦,瞬间萎了,蔫头蔫脑的。

  李天华在他心中依旧有着很强的积威,毕竟是持续好多年的主子,尽管李吉对他恨之入骨,却也不敢表露出一星半点。

  “天哥,您听我解释,豹爷是那方面有问题,所以找我来帮帮忙的!”李吉一慌张,就随口编了瞎话,直接说出一个揭何天豹伤疤的理由。

  何天豹大怒,刚想张嘴解释,但是,一时半会之间,他哪能想出一个天衣无缝的完美理由?

  难道承认他是来拉拢李吉的?

  或者干脆说,他感觉到鬼孩子出事,白骨指环失踪,所以放不下心特意跑来瞧瞧,确认下究竟发生何事?

  那俩理由显然都不行。

  最终,何天豹只能无精打采地一哼,低低道:“我为啥而来,侄子你就甭问了,那是我的个人私密。”

  他越那样说,越难免让人想歪。

  “哟呵。”李天华一屁股在豪华的真皮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李吉非常识趣地立马凑上去给他揉捏。

  “有点意思了……”李天华本来也因为那方面的事自卑,男人嘛,宁愿挨揍,也绝对不能容忍被人戳脊梁骨说自己不能人事,所以李天华本来强烈的敌意,居然也瞬间熄灭,变成一股惺惺相惜,“看来,咱俩的毛病都一样,都是当年风流孽债太多,又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破事儿,损了阴德啊。”

  李天华唏嘘地掏出一只昂贵的瑞士雪茄,李吉立马谄媚地替他点燃,活脱脱就像个伺候皇帝的太监。

  “但姨夫你很侥幸啊。”李天华长叹。

  “哦?为啥这么说?”何天豹脸色铁青,无缘无故地被扣上一顶下面不行的帽子,偏偏只能默认,完全没法反驳,那种滋味真的很难受。

  “你毕竟已经有子嗣了。”李天华涩声道,“所以你已经后顾无忧了,就算从现在起,你没法治愈下面的毛病,终生再也不能碰女人,也根本没关系了。”

  何天豹的喉结一阵抽搐,对李天华掏心掏肺的“惺惺相惜”很不感冒,但又只能忍着。

  “豹爷,您现在就给您选个魂魄和底纹?”寒暄半晌后,李吉殷勤地问。

  “别别别,我有事先撤了。”何天豹不愿意跟侄子太早闹翻脸,就索性溜之大吉了。

  我藏在里面撇撇嘴,瞧着显示器说:“何天豹那杂碎,根本就是希望李天华先跟何天霸翻脸,斗个两败俱伤,所以才对他处处忍让的吧。”

  “肯定是,我瞧那何天豹每次都欲言又止,大概就是想问这个阴阳通灵之物的下落。可惜,落到我手中,只需用埋在古墓中100年份的羊脂玉雕刻的玉盒来装,就能隔绝掉别人对它的感知。”李半仙得意洋洋地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玉盒,炫耀地晃了晃。

  “收起来,千万别打开,否则被何天豹感应到它依旧在这里,那就前功尽弃了!”我赶紧提醒李半仙。

  啪!

  正在此时,我们仨清晰听到一记清脆响亮的掴脸。

  我们赶紧抻直了脖子,去瞧显示器,就见李吉正捂着腮帮子,委屈万分地躺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喜怒无常的李天华,哆哆嗦嗦地说:“天哥,您……干嘛啊?”

  “你以为我蠢吗?”李天华讥讽地问,步步紧逼,将李吉逼得爬到墙角,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何天豹突然就痿了?找你来做诡绣?这话我会信?”李天华怒吼,一拳砸在墙壁上,脸色铁青,“而且!一大清早的,金文居然失去联系了。手机打爆居然也打不通。”

  “也许他关机了呢。”李吉嘟囔着解释。

  李天华咆哮起来:“不可能!我托付给他大事,他当然得聚精会神去做,而且现在这个时代,哪儿没有插座?我从黎明到现在都打给他,你知道电话提示音是啥?狗日的不在服务区!也根本就不是关机!”

  “兴许……兴许……他跑去一些比较偏僻的荒郊野岭了。”

  “他一定就在上云市!才过了多久,他能跑到哪去?再说了,我到现在为止,也没给他任何恩惠和好处,必须得替我办成事之后,才会有一系列的奖励。他傻吗?无缘无故地就跑了?”李天华的一连串反问,把李吉说得哑口无言。

  “那您是说,他出事了?”李吉终于是言归正传。

  李天华冷冷地盯着他,一言不发,眼神中凶光闪烁。

  “我倒是忽略了这件事。”我藏在密室中,懊恼地揉揉头发,“我失踪后,第一嫌疑对象根本就不是何天霸何天豹两兄弟,而是李吉!因为李天华根本不知道李吉被窃取记忆,然后从那一段记忆中知道了我的诡绣本事比李吉厉害的事情。所以,李天华认为在何家兄弟眼中我就是一个无名小卒,根本没有威胁。但是!对李吉而言,我却是抢了他的地位和权力的人!”

  “放心,何天豹那样狡诈,李吉都能撑住,何况是一个色厉内荏的李天华?”金虎劝慰我,“撑着李吉意志的,是对李天华的一腔痛恨,现在碰上正主儿,李吉肯定更加坚决。”

  “但愿如此。”我觉得在理儿,只能点点脑袋,祈祷别出岔子。

  现在我不能随随便便露面,因为李天华的状态很糟糕,喜怒无常,我直接现身的话,他未必能控制住情绪。万一到时候,他把真相说了,那就完蛋了。而且,我更不能在李吉的纹身店跟李天华相见。

  想想吧,劫后余生的我,险些被活埋,却不找任何人,反倒直接跑到李吉这里。

  那意味着啥?

  我跟李吉根本就不是表面上的那种敌对和竞争的关系!我俩是亲密伙伴!也就意味着我们在联手做戏唬骗李天华!

  届时李天华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俩。我利用他来做傀儡,掌控风水局的事情,也将因此露陷。

  “我真的冤枉啊。”李吉把脑袋摇成拨浪鼓,指天发誓,“我昨晚上离开您的别墅后,就一直呆在纹身店里,思考我师弟金文提出来的那个老兵魂魄加送子娘娘底纹的事情,我越想越觉得厉害,越想越觉得金文那小子头脑聪颖啊!不过……”

  “不过啥?”李天华皱眉,踹了他一脚,“别磨磨唧唧的,不说实话!”

  李天华咳嗽一句,耸耸肩膀:“我觉得那未必就是师弟想出来的,他的资质挺平庸的。或许,那就是李叔临死前给出的解决方案,所以被他借花献佛,我是这么想的。”

  我不禁叹了口气,李吉想的倒是没错。

  只有凭李叔的造诣,才能解决李天华的痼疾,我虽说被他手把手教授了很久,但也还没到一下子就切中要害的程度。但我不是自吹自擂,我有自信在思路上超越李吉,这点还是能十拿九稳的。

  “呵……你还真是嫉贤妒能啊。”李天华又猛踹他两脚,一把将李吉从地上揪起来,扯住他胸口的衣服,满脸阴森可怖,“我说,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对他起了歹意吧?然后把他手机给丢到荒郊野外去了?”

  “天哥,您得信我啊!”李吉哆嗦着苦笑,“想当初,我有一万个机会轻易解决掉我那个废物师弟,您都跟我明说了,让我直接弄死他。但那时候我都没下得了手,就是因为我觉得他跟我能够互补,在李叔那个糟老头子完蛋之后,我们师兄弟一块儿把诡绣的招牌做起来。您说,现在我对他动手干嘛?”

  李天华略一迟疑,手也松开了。

  思忖许久,他拍了拍李吉的肩膀,多疑的眼神闪了闪,最终熄灭了:“你说的也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好,那你觉得,你师弟现在去哪了?”

  “天哥,您说您不信豹爷是来治那玩意的,那他莫名其妙地来找我,难道是……”祸水东引的道理,李吉自然也懂。

  他的眼中闪烁着复仇的快感,显然是想玩一出挑拨离间,让李天华跟何天豹斗起来!

  “他?”李天华皱了皱眉,又狐疑地看向李吉,眯缝双眸,“我姨父对金文那种小崽子痛下杀手干嘛?除非……你将金文的治疗方案给泄密了!”

  我,金虎和李半仙都是满脸冷汗。

  不得不说,李天华那家伙尽管近些年确实沉溺女色,搞得很颓废很萎靡,但他前些年能够凌驾在何天霸何天豹两个老谋深算的黄鼠狼之上,成为风水局的主宰,的确是堪称一代枭雄!

  而且,要知道李天华只是何家的侄子啊,他实际上并没有聚义堂一脉的权力,却能够让两个姨父心甘情愿把他推上去,真的是很有权术很有心眼的。

  “我哪能啊!”李吉一慌,赶紧狂摇脑袋,“您也瞧见了啊,何天豹是主动来找我的。如果说我跟他勾搭上了,肯定私底下秘密联络,对不对?尤其是现在这个金文失踪的节骨眼儿,他更不该明目张胆地来找我,应该避嫌是不是?您想想,如果不是他主动找上我,天哥您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的吧?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