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零六章 魔

第两百零六章 魔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热搜预定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权欲场画怖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霸天武魂

    “铜甲尸都炼不出?”我心中窃喜,根据我得到的那些炼尸诀窍,如果我有足够材料的话,想必搞出铜甲尸并不特别困难。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眼高手低,毕竟,我就是个理论派,也没真正炼尸过。

  所以我收敛了一下莫名其妙的自信,告诫自己别太膨胀。

  接下来,我在草丛里一趴就是整整四个小时,因为何天豹沉默下来,就开始继续用他的一大堆器械做实验,不知道究竟在配置啥。

  谢天谢地,幸亏这地方是大凶之地,阴煞弥漫,不止草木都枯萎了,所有的虫子也都绝迹了,否则我恐怕会被叮咬得浑身红肿。

  我趴得浑身麻木,而且阴煞入侵我的身体,弄得我四肢僵冷,特别的难受。

  难怪都说活人不能在这里呆三日,否则一定会因为阴煞腐蚀心脏,病入膏肓而死,哪怕呆满24小时,也会罹患寒疾,从此痛不欲生。

  我咬咬牙,却不肯撤走,因为我心中清楚何天豹在白天时肯定会回上云市的豪宅中,去享受他的糜烂人生,那时候我就有机会钻到小黑屋中,去把所有的资料都拍摄下来带走,这趟我可是带手机来的。

  果然,在我一直熬到黎明时,起雾了,何天豹也终于起身,恶狠狠地直接抓起一件东西摔在地上,怒骂:“混蛋的赶尸派!一群生娃没屁眼的狗杂碎!第137次实验失败,根本就是一丁点用都没有!老子信了你们的鬼话!”

  他踱步半晌后,我听见窸窸窣窣的换衣服的噪音,然后何天豹就怒气冲冲地大步离开小黑屋,临走前,直接把门一摔,半句话也没再说。

  老僵尸立刻紧跟在他后面。

  这时候我注意到一件非常蹊跷的怪事,那就是那个脸皮硬化,跟老树皮一样硬邦邦,简直刀枪不入的老僵尸,居然轻易就能辍在何天豹的身后,尾行他离去。

  它的步伐十分诡异,既不是一些港片僵尸的蹦蹦跳跳,也不是美国丧尸电影里的那种歪歪扭扭,而像是武侠功夫片里的一样。

  对!有一个形容词恰到好处——草上飞!

  他能够在那些枯萎的褐色草上飞掠过去,速度惊人,这种发现让我目瞪口呆,同时对何天豹萌生出一丝敬畏,再也不敢小觑他的炼尸技术。

  难怪说,那晚上李半仙用一条黑狗作诱饵时,有无数高大强壮的僵尸,趴在地上四执着地奔腾,就像野兽一样行动矫捷来去如风,非常的厉害,一瞧就觉得比眼前瘦瘦弱弱的老僵尸靠谱得多,但何天豹却不肯用他们做保镖,那时候我还纳闷来着,原来老僵尸才是集炼尸之大成的结晶!

  “这究竟是怎么炼出来的?”我又羡慕又嫉妒又忐忑,叹了口气,心里寻思:每一回来窥视何天豹的秘密,都能发现一些他的底蕴,风水局这些年究竟积攒了多少力量?想必大部分都攥在何家兄弟俩手中吧。

  越是去尝试接触何天豹,越觉得我所窥视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何天豹真正的势力依旧隐匿在水平面之下。

  那就令我越来越惶恐,深感不安。

  这种情绪一起来,严重打击了我的斗志,因为我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

  说实话,我真的有点怂了,怕看到何天豹的全部实力后,我会吓得再也不敢跟他对抗,只能灰溜溜滚蛋。

  所以,我捏了捏拳头,决定振奋精神,强闯一次小黑屋!

  幸亏老僵尸走了,而且四周雾霾弥漫,那些僵尸们本来眼神就很一般,而且它们都不愿意扭脖子,再加上因为炼尸的缘故,大部分僵尸的重量都很大,一个个就跟钢铁人一样,除了老僵尸,其余的动作起来都震得地板咣咣响,所以我也很容易发现它们的踪影。

  我想,潜入小黑屋应该不算难。

  趁着老僵尸没回来,我麻溜地从地上蹿起来,不顾身子又冷又酸的滋味,直接来到小黑屋旁。

  靠! 爽!

  原来门上是挂着一个有些锈蚀的大铜锁的,但何天豹怒气冲冲离开时,却遗忘了将门锁好,所以我才能轻易地潜入。否则,我恐怕还得准备一根撬棍。

  也是,何天豹还以为这鬼地方无人问津,非常的安全呢。再加上四周都有僵尸会巡逻和放哨,僵尸洞就近在咫尺,所以他难免会松懈大意,想不到居然有人敢胆大包天地潜入这里。

  推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内屋,我先四下张望,看了看那些漏光的缝隙,不敢在屋内点油灯,也不敢用手电筒照明,只能努力适应黑暗,然后去摸索一些东西。

  小黑屋中黑洞洞的,又有一股子尸油的怪味儿。

  再加上炼尸的何天豹整夜跟尸体接触,难免会蹭一身烂肉的味道,所以整座小黑屋中弥漫的都是些隔夜嗖饭的那种呛人臭味。难怪炼尸的人多都有些心理病态,换成是我,长期在这种环境下,恐怕脑子也会被熏烂了。

  我摸索到窗口附近,右手一碰,顿时险些惊呼起来,只能拼命地拿左手捂住自己的嘴,死死嚼住舌根子!

  妈的,何天豹那变态,竟然在窗台上垒砌着整整十个骷髅头,分成三层,分别是一个,三个,六个,它们的眼眶瞧上去极其瘆人,在夜幕的淡漠微光下,我勉强能够瞧见它们惨白的骨头。

  骤然受到惊吓,我的心脏噗通噗通地跳,但我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倒也很快就平复情绪,只能暗暗在肚皮里骂骂咧咧一会。

  只是……那些骷髅头略小,让我有些纳闷,因为正常成年人的颅骨应该会大一些的,而且干嘛摆在窗台?正常人会这样变态吗?难道是塑料做的摆件?就像是我们会喜欢在家里放些一帆风顺的宝船、八方来财的元宝或者说是鸿途壮志的骏马一样。

  但是,我怎样瞅,都觉得不对劲儿。

  那些骷髅头,瞧着就是正儿八经的人类颅骨,只是为啥那样袖珍和迷你呢?

  忽然!一个诡异但却完全合乎逻辑的恐怖念头蹦到我的脑袋中,把我吓了一大跳。有一个正确的解释,就是那些头骨很可能都是……襁褓中婴孩的!

  所以才会那样小小的,才会很薄,甚至骨头都有些透明。

  真是疯子!

  人性中都有一部分怜悯,尤其是对我们的同胞,能够杀死自己同胞的人,都已经足够称得上冷血,而对孩子下手,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恶魔!

  更何况,那是整整十个啊!

  杀了之后,居然还掏光脑髓,把颅骨晒干,保留下来作为摆件。

  不! 不对!

  甚至根本就不是摆件!

  因为我的右手又触碰到在那十颗骷髅头之旁的东西——茶壶,或者说酒壶。

  茶壶和酒壶旁,必然应该有什么东西呢?

  一个答案呼之欲出:当然是茶杯和酒杯!

  也就是说,何天豹那个喋血的魔鬼,竟然把婴孩的颅骨制成杯子,提供给他自斟自饮用。我这辈子,从未听说过如此恐怖惊悚的怪事。桃花村的事情都没有这样的疯狂。

  何天豹简直就是一个纯纯粹粹彻彻底底的……魔!

  “疯子!疯子!疯子!疯子……”我来来回回念叨许久,才收回双手,觉得热血冲脑,一股子激愤在我的胸腔中回荡。

  我实际上不是啥圣母心泛滥的人,平常也称不上见义勇为,在我啥都不懂的时候,我在公交车上看到小偷扒窃别人时,我也会犹豫很久,去权衡小偷的体型。如果他很佝偻,面有菜色,瞧上去很一般的话,那我就见义勇为扮演个英雄;如果他人高马大膀大腰圆,能打我好几个,那我就把嘴夹紧装孙子。

  我本质上很怂的,但这一回,我真的是被激怒了!

  一个把我们人类当成肉猪肆意屠宰,用我们孩子们的遗骸取乐,这种魔鬼,他居然还能在风水局逍遥,摆出一副慈善家的面目?

  我心神摇曳下,忍不住就往后倒退两步,一不小心,似乎倒霉踩到某个机关,顿时从上方直接跌落下去。

  我心中咯噔一下子,生怕闹腾出来的动静会招惹到一些周围的僵尸,因为尸洞就在外面,真的很容易露馅。

  噗咚!

  我的后脑勺先着陆,摔在一片软绵绵的土壤上,倒也不是特别深,而且也没啥致命机关,只是跌了下来罢了,而且眼前的地方并不是陷阱,而是一个类似地窖的地方。

  我仰首往上瞧,才发现原来上面是个长方形的地窖口,就只罩着一层地毯,而且是有楼梯可以往下走的,只是黑灯瞎火,我啥也没瞧见,就傻傻地直接掉了下来。

  算老子倒霉,我嘟囔了两句后,就干脆掏出打火机来照明。

  这地方的光,不会传到小黑屋中,所以是比较安全的。

  而且,我的鼻尖嗅到一些更加浓烈的味道,应该是尸油!

  为何在这个地窖中会有大量的尸油呢?我非常纳闷。因为尸油也不是啥有用的东西啊,在阴阳道上,能用到尸油的地方根本就不多,为啥何天豹要储存一大批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