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零九章 潜伏

第两百零九章 潜伏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热搜预定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权欲场画怖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霸天武魂

    “他那种心性,也配入我湘南赶尸派的门墙?我呸!”余泽直接就一口痰吐到地上,狠狠拿鞋摩擦,仿佛把那当成是何天豹的那张老脸一样。

  他颓然地幽幽一叹,满是疲惫和涩然:“也怪我倒霉啊,就让我把来龙去脉给你讲完吧。”

  我心想也是,毕竟我来得很突然,给余泽准备的时间很有限,所以在一时半会儿之间,余泽很难编出个囫囵的完整故事。

  如果听完他的全套故事,没法找出破绽的话,那我就能信他个七七八八了。

  “行,你说吧。”我点点脑袋,开始逐字琢磨他说的故事。

  “我找到这块凶煞之地后,我就发现了一系列的征兆,首先是最显著的‘十里不见树,荒草皆枯萎’,这是生机绝美之兆,意味着此地被阴煞侵袭了。然后是夜枭啼血,牝鸡司晨,蝙蝠昼行!这三大凶兆,令我心生警惕,因为那是非常典型的阴盛阳衰,纯阳之力削弱到极致的表现。”余泽喟叹。

  “我循着痕迹,一直追踪到此处,而且,居然异常地顺利!我从来没有如此地顺风顺水,感觉自己所学是这样的得心应手。”他涩然苦笑。

  我嘿嘿一笑:“那当然,你是赶尸派的门徒,何天豹用的就是你们门派的法子,那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弄斧头嘛,跟你非常的搭配。”

  “是啊,我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其中猫腻,我以为是个非常蹩脚的赶尸派弃徒,在此隐世炼尸,企图搞出一支精锐铜甲尸小队。可惜,我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他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神情骤然冰冷,所有苦笑荡然无存,“因为对何天豹炼尸术的蔑视,我大大咧咧地就闯入了他的地盘,然后施展赶尸派秘术,禁锢了几个巡视领地的僵尸。”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轻而易举,令我彻底麻痹大意了……唉,然后,我猜猜我瞧见啥?”余泽虽然在问我,却很快就自问自答,一脸的唏嘘,“我竟然瞧见一个关节灵活,配置了全套的防弹衣,防暴头盔,手持特警防爆盾,防护服的恐怖僵尸!然后,就是整整一群,那简直就是我带来尸兵们的噩梦。”

  他捂住脸,心酸落泪:“那是我走遍大江南北,辛辛苦苦积攒的尸兵啊!朋友,你不是赶尸派的门徒,所以不会清楚尸体对我们来说究竟有多重要。而且,一点点勒紧裤腰带,积攒出那样的身家,简直是殚精竭虑,不知道耗费多少心血啊!但就是那样轻而易举的,我的尸兵就被对方歼灭了。”

  “我的尸兵还在靠黑爪和尖牙呢,对方的僵尸早已全副武装,而且算是武装到牙齿,手中居然还提着电击警棍!我被那电棍一碰,顿时就四肢麻痹两眼翻白,轻易就中招了。待我醒来,就是被捆绑在小黑屋中,接受何天豹的严刑拷打。”余泽懊恼地抓了抓邋遢的头发,从其中揪出俩虱子来,然后他顺手就弹到那张何天豹跟艳尸们寻欢作乐的大床上。

  我也是一叹:“风水局在上云市只手遮天,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人脉圈子简直无敌。所以何天豹搞出全套的特警配置,也并不算难。唉……”

  果然!

  随着我对何天豹的了解越来越深,我就越是感觉到他的难缠,心中更加忌惮和惶恐。

  何天豹的脑子太特么活泛了!别人还停留在原始迷信的阶段,他都已经是研究得很深了,而且发散思维,从别的法子来提升铜甲尸的战斗力。

  都说铜甲尸很强,但是,炼化到那个程度,无非就是尸体的皮肤宛如铜甲一样,仅此而已!

  何天豹没有完整的炼尸法门,他也根本就不在乎,因为铜才多少钱一斤?他愿意的话,可以给所有僵尸派发两套货真价实的铜甲,一套穿着,一套换洗,如果僵尸们懂得爱干净和洗衣服的话。

  他哪里瞧得上铜甲?

  他直接就用上给特警部队的标准配置,这玩意可比铜甲牛叉多了,唯一的弊端就是很耗金钱,而且必须得偷偷走后门才行。

  那些弊端对普通人来说难如登天,但对何天豹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正因为我是赶尸派门徒,他才特意保留我一条性命,隔三差五的,会带些吃食给我。”余泽郁闷地说出他被监禁整整一年的理由,“然后,他就会严刑拷打,从我嘴巴中往外掏些关于炼尸的秘密。”

  “你告诉他了?”

  “我哪会蠢到那种地步?”余泽冷哼,“我之所以能活着,全都依靠我还懂得一些炼尸的诀窍,如果都吐露出去的话,一个被榨干,毫无价值之人,立马就会被拖到坟场,活埋,然后等待七日回魂夜的诈尸。”

  我心有余悸地赞同道:“是啊,这简直就是何天豹处理敌人的标准程序,我也是从棺材板中爬出来的。”

  余泽微微色变:“你险些被活埋?那你还敢继续回来?”

  我笑笑:“这段日子,他以为我被埋在地底下,那不就是我的安全期吗?”

  “也是。”余泽羡慕地点点脑袋,“你可真是福大命大啊。像我,就只是不慎失手一回,就被囚禁了整年,甚至我一度彻底绝望。”

  “刚刚……你在撞墙?”我眼神闪烁。

  “是啊。”余泽咬唇,苍白的脸上无一丝血色,“我饥肠辘辘的,被饿了很久了。因为我拒不吐露炼尸术资料的缘故,他也渐渐对我死心,不再把我放在心上了。所以,他今夜来的时候,就把给我带食物的事情忘在脑后了。你如果感受过持续整整一个周的饥饿,只能靠水充饥,胃中半点食物渣滓都没有,你就能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难熬滋味。长期饥饿时,人体会先消耗多余的脂肪,但是瘦到我这个份上时,赢再没有脂肪可供消耗。所以,我们的身体为了活下去,就会进行自我溶解!”

  我愣愣地看着他,听不懂“自我溶解”的意思。

  “就是消化自己的器官!”余泽唇角露出一抹狰狞,“那是一种饮鸩止渴的回光返照!靠消化自己的身体,来获得一点点能量维持生命。当消化液侵蚀自己的五脏六腑,肌肉渐渐溶解,甚至心脏都在被消化……那种滋味,疼得我只能撞墙来缓解!很快,我连疼痛撞墙的力气都没了。”

  “我……”我摸索全身上下,在他希冀的眼神中,掏出一块巧克力。

  余泽的眼球顿时就绿油油的,就像那种在隆冬深山饿瘪了肚皮的独狼一样,涎水居然都从嘴角溢了出来。

  我赶紧塞给他,就将那家伙疯狂地咀嚼起来,就像是一只耗子一样。

  但他还是保持了理智,没有自己囫囵地猛吞,而是细嚼慢咽,避免因为情绪太激动被噎死。而且,饿了太久的人也不适合一下子吃太对高热量食物。

  “救我出去!”吃饱后,余泽带着一丝炙热的希望之光央求我。

  我皱了皱眉,有些不太情愿,因为如果将余泽释放,也就意味着我的存在会曝光,最起码何天豹会知道活尸地狱的事儿已经泄密了,所以我将再也无法重返此地。

  但是,我还对何天豹的那些僵尸有企图呢!

  余泽见我左右为难,眼中也掠过一丝疯狂,先是跪下苦苦乞求,说道:“我如果能够重见天日的话,我会把何天豹拼命拷问我的那些关于炼尸术的秘密,全都告诉你,作为报酬!”

  我倒是并不介意他的炼尸术,反正我有一份,而且,既然何天豹已经不重视余泽了,说明他也已经另辟蹊径,找到了一些其他的法子来弥补。那些东西,应该在《炼尸手记》中就有,所以炼尸的秘密对我来说,真的没啥意义。

  见我依旧不肯,他顿时翻了脸,也不顾先前我给他食物雪中送炭的恩情,立刻冷笑着提醒我:“别忘了,朋友,你如果把我留下来的话,到时候何天豹回来的话,我告诉他你来过了,再对他描述一下你的相貌,你也会暴露的!”

  我顿时大怒,破口大骂他忘恩负义。

  万万没想到,余泽居然是这种瘪三,我好歹对他有一饭之恩吧?他居然吃完就忘在脑后,心性这样的刻薄!

  余泽泪流满面,重新又跪在地上:“我被囚禁的一年,真的是崩溃了好几次,绝望了太久,而且从来没人来探望。只有僵尸,还有一个半人半僵的怪物何天豹,他在我面前大鱼大肉,然后赏给我一点食物残渣。我像条狗一样,抱着他吃完的骨头棒子猛舔狂啃,只为从上面寻找一点肉末和骨髓,放弃所有自尊来延续生命,这种卑贱的滋味,我受够了!求求你,救救我……”

  我沉默了,也是,余泽他被折磨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一线生机,当然得抓住。

  “我会救你的。”我琢磨半晌,终于寻思出一个两全之策,“但不是今晚!明晚我还会来,偷偷摸摸地给你带上好吃好喝的。你先佯装不知情,行不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