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一十五章 水晶棺

第两百一十五章 水晶棺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宁法花园

    待我惊醒时,我才注意到一件诡异的事情:我的手,居然就已经悄无声息地伸出去,隔空想去袭胸。

  “靠,丢人啊。”我赶紧甩给自己一巴掌,依靠疼痛彻底清醒,妈蛋,这个棺材中的妖女绝对有鬼!

  我虽然自认不是啥正人君子,但也绝不是流氓色痞吧?起码是个正经人无疑。

  但我居然对一具尸体起了邪念?

  那绝不可能!

  就只有一个解释:老子被媚惑了。

  能有谁在捣鬼?当然是躺在棺材中的她。

  “放心,我没事,这娘们可真够邪性的啊!”我对着井口外吆喝一句,让余泽放心,他也就没再闹腾出任何动静。

  绕着水晶棺走了三圈,我却没瞧见有啥特别诡异的地方,就是……苔藓越来越多了。

  是啊,苔藓是一种背阴的植物,往往在僻静角落中才能长势良好。也就是说,它喜欢阴属性,受不了阳光直射,越是阴煞旺盛的地方,它就会越旺盛。

  但是,大凶之地是谋杀一切生机的。

  所以苔藓照理说,也不该活着,但它们越是靠近水晶棺的地方,越是欣欣向荣,状态非常好。

  也就是说,躺在棺材中的女尸,带有蒸蒸日上的葱郁生机!

  我就有点纳闷了,一具阴柔到极致的女尸,为啥会显得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呢?越强悍的僵尸,照理来说,不是就该越带有特别浓重的阴煞吗?就像是旱魃过处三年大旱那样。

  她根本就不像是僵尸,反倒是类似……嗯,生命女神!

  一个念头忽然闪现到我的脑袋中,关于阴阳,就像是黑夜尽头必然是黎明,白昼尽头则是黄昏那样,阴极必阳,阳极必阴!

  或许,正是因为她身上的阴煞太浓烈太纯粹,所以才已经呈现出向纯阳转化的征兆,带来浓浓的生机。

  这个念头,令我心中悚然,深感战栗。

  再看向她那精致如瓷的琼鼻,粉光致致的雪靥,仿佛精灵般的睫毛时,我除了一如既往的惊艳之外,也是凭空增添出几分震骇。

  只看她的装扮,着装的特色,就知道必然来自古代。而且,那些井壁石头上雕刻的佛经,用的也是宋朝皇帝赵佶所创的瘦金体,而非现在流行的楷体。这么多年,不止是她的肉体不朽不灭不腐,她的衣物居然都没有烂掉,当真是匪夷所思。

  而在水晶棺的正下方,密密麻麻地贴满了符纸。

  我一瞧就知道绝逼是何天豹的笔迹,因为跟他的炼尸手记上可谓是一模一样。

  果然!

  何天豹企图将她炼化,变成自己的帮凶,那些炼化符纸阵,我在他的手记中阅读过,属于那种温水煮青蛙的法子,对付非常厉害的僵尸,一点点磨去对方的意志,令她沦为自己的傀儡。

  我琢磨半晌,也瞅不出任何猫腻,索性停手,将符纸阵拿手机拍下来,准备带回去瞧一瞧。

  在此期间,那具尸体自始至终都躺在水晶棺中,完全没有任何的动静,貌似十分安全。

  我的脑袋中骤然冒出一个念头:据说她是点不燃烧不着的,但我搞来一大堆的土制炸弹,把她炸个稀巴烂,不知道行不行?只需将女尸摧毁,何天豹的野心也将付诸东流。

  但很快,我的心中居然腾起一丝怜香惜玉之心,忍不住暗想:罢了,尸体是无辜的,只能怪何天豹那杂碎打她的主意,实际上她好好地在此地呆了成百上千年,始终未曾踏出尸井半步,又没啥罪孽,我凭什么摧毁她的尸体呢?

  摇了摇脑袋,我钻出了尸井,但我所未曾注意到的是,就在我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水晶棺中的她居然猝然睁开眼皮,一双明亮清澈宛如妖精般勾魂摄魄的眼球,静静凝视我的背影。

  我忽然感到脊背一阵冰凉,猛地转身,没瞧见任何东西,只能打个寒颤,心想大概是在这片阴煞浓烈的大凶之地待得太久,所以有点寒毒入体,等出去之后得多晒晒太阳,最好是等一系列麻烦都结束后,我去海滩度个假啥的,泡泡妞,过过赛神仙的日子。

  回到地窖,我万万没想到,在我面前居然矗立着一个眼神冷酷的黑衣人!

  二话不说,我立马掏出匕首,警惕地盯着对方,心念电转,脑门上也急得大汗淋漓。

  该死的!为啥又有人闯入何天豹的小黑屋?

  他究竟是谁?来此有何企图?我该如何对付他?万一他是何天豹的爪牙,那不就完蛋了?

  实际上我也用口罩遮住了脸,所以对于彼此来说,我们谁都只能看到对方的一双眼。

  “……金文?”那名黑衣人盯了我半晌,忽然率先张嘴。

  我也一愣神,猛然意识到:对啊!知晓活尸地狱存在的,明明就只有我跟李半仙,再无其他人才是。所以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是你?”我把口罩一把扯下,无奈地摊摊手,“我说,你为何突然跑到这儿来了?”

  “我是潜伏到这里时,发现小黑屋的锁居然挂在门上,很古怪,显然是被撬开了。”他也将黑布取下,果然就是李半仙那家伙。

  我嘘了口气,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无奈苦笑:“你可真的是把我吓傻了,我还寻思着是何天豹的爪牙来了呢。”

  “你才是险些把我吓死了!”李半仙没好气地唠叨,“我平常可都绝对不敢轻易踏入这里,因为何天豹为人小心谨慎,一旦被他瞧出任何的蛛丝马迹,他肯定会布置陷阱,将你给逮住的!你知道你很有可能暴露身份吗?到时候,你被抓住严刑拷打,再招供出我们一系列同伙,那就全完了!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你就是太保守了。”我不满地嘟囔,“我都来两回了,一丁点事都没有,而且,我还查询到很多何天豹的底细,将来我们对付他的胜算肯定大涨!你都知道活尸地狱多久了?哪搞到点真正有用的情报?”

  “我……”李半仙郁闷地阖上嘴巴,半晌,才恼怒地指责我,“轻举妄动,就容易打草惊蛇,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我在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前,当然得按兵不动!何况,我不是已经搞到毁灭活尸地狱的法子了吗?而且已经布署行动了。你仔细想想,如果何天豹再谨慎些,他在这里留个针孔摄像头,把所有风吹草动都拍摄下来,你不就暴露身份了吗?”

  我反驳道:“你得知道,何天豹已经在此地独自居住了十数年,一直平安无事,就算是再生性多疑的人,在这么长时间的安逸后,也绝对不可能再心存警惕的。我们都是凡人,都会麻痹大意,都会犯错,何天豹他能做到十数年如一日的警惕?呵呵,鬼才信!昨日,我亲眼瞧见何天豹一把摔上门,锁都懒得锁,径直就走了。就从那一点,我就判断出他已经彻底松懈,所以潜入绝对没问题。”

  李半仙无言以对,沉默半晌后,点点脑袋:“原来他居然连门锁都懒得弄了……也罢,你这趟来,究竟找到些什么?”

  “你不会相信我究竟发现了些什么东西!”我哈哈一笑,拍拍李半仙的肩膀,“兄弟,等我们一块儿出去之后,再在纹身店汇合,到时候我说给你听听,保证你大开眼戒。现在,咱们该撤了。”

  我又从裤袋中摸出几袋巧克力,那也是给余泽准备的。

  “谢谢。”抛给他之后,余泽顿时欢喜不已,立刻在他睡觉的床底挖坑,将巧克力全都埋入其中藏匿起来,免得下一回何天豹来检查时被发现。

  “请继续替我保密,哦,我俩。”我指指李半仙的胸膛。

  余泽拍拍胸脯:“放心,一切有我呢。我会继续佯装出饿得虚弱无力的模样,麻痹何天豹,反正那杂碎现在也基本忽略我了,他应该看不出破绽。我已经想出一条妙计,能帮你问出他的最新炼尸手记在哪儿。”

  “哦?”我顿时大感兴趣,立刻盯着他。

  李半仙对余泽的身份一无所知,他刚来,尚且不觉得余泽值得信赖,只是冷淡且狐疑地盯着他。

  余泽侃侃而谈:“很简单,我只需装作很累很饿,实在无法支撑,所以向他认怂了。然后,我会提出一桩交易,那就是向何天豹泄密一丁点赶尸派的机密,以此来换取食物!你们说,到时候我说的东西,何天豹肯定会记载下来,对吧?而且,我觉得,他应该会用他那本《炼尸手记》来记录!”

  我眼神一亮,拍案叫绝:“这主意绝了!没错,一连两夜了,我都看到何天豹实验失败,怒气冲冲地离开,这时候你肯给他一丁点真材实料的话,他肯定当宝贝。到时候,我们就能确定他究竟是把炼尸手记搁在怀里随身携带,还是说丢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我想,你都已经被俘虏一年多了,他对你应该是不会提防的,并不介意你知道那本笔记的下落。所以到时候,你多半能够找出它来!”

  《炼尸手记》的下册,终于算是有点门路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