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二十一章 一双绣花鞋

第两百二十一章 一双绣花鞋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霸道闪婚:爱少追妻记江山风雨情雍正与年妃超级狂医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热搜预定

    危急时刻,我四下里一瞅,只见囚室中空空如也,哪怕一件像样的家具也没。

  能让我遮蔽体形的,只有一张床!

  所以我二话不说,立马往床底下钻,授意余泽把被子和床单耷拉下来,将我遮住。

  待我听见何天豹推开暗门的声音时,我已经控制住呼吸,蜷曲身体,一动也不动,等待装死。

  余泽也眯缝双眼,小声地隔着床板对我嘟囔:“你想搞到炼尸手记的话,最后仅剩的机会,恐怕就是今日!为了报答你救我性命的恩情,我尽力帮你试一试,看看能否搞到!”

  我刚想说话,却在缝隙中看到楼梯上已经出现一双锃亮的皮鞋,赶紧闭嘴。

  “余泽,你能想通,我倍感欣慰啊。”何天豹的口吻中带着一丝煽动的诱惑,“你我联手,共同探讨,突破炼尸术的局限,将来你荣归赶尸派时,必然令那些眼高于顶的长老们刮目相看!到时候,你就算想谋权篡位,坐到掌门人的位置上,也并非没可能啊。”

  接着,我听到余泽半真半假的佯装恼羞成怒道:“算了吧!我算是对赶尸派的那群杂碎们彻底寒心了。我被何爷您囚禁的一年内,我尝试用秘术干扰阴煞之地的天象,如果有赶尸派的人途经路过的话,一眼就能瞧出猫腻。可惜,这么久了,却从未有任何人至此搜查我的下落。我已失踪满一年,赶尸派内部居然都不肯派出个人来确认下我的生死,这样的门派,让我的心凉了半截啊。”

  何天豹展颜微笑,淡淡道:“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冷酷,只有自己掌握的本事才是王道,只有手里攥着的钱才是好东西!别人都是乌龟王八蛋。你如果能助我炼尸的话,我许诺你,将来你会跟何忠何义那样,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待我夺取风水局的大权,你就是从龙之臣,记首功!届时,你能享受一辈子的奢靡生活。豪宅、名车、美人、醇酒,应有尽有!”

  “以后,就请何爷多多指教了。”余泽恭恭敬敬地一鞠躬。

  我藏在床底下,冷眼旁观地瞧着他俩作秀,鼻尖只有潮湿的霉味。

  何天豹跟余泽很快就相谈甚欢,越说越投契,因为余泽在刻意逢迎之余,终于肯说出一点赶尸派的炼尸诀窍给他。

  尽管不多,但是,在何天豹眼中余泽的嘴巴已经被撬开了,接下来只需持之以恒,很快就能掌握炼尸精髓!

  余泽说出几条炼尸诀窍后,话锋一转,忽然道:“何爷,炼尸一道博大精深,我一条条告诉您的话,恐怕您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子消化吧?而我也不聋,已经听见您在外面跟两个手下的对话了,恐怕您很快就有可能面临一场战争的,对吧?”

  何天豹一愣,点点脑袋:“是啊,阁下的意思是……”

  “往后,叫我阿泽就是了。”余泽拍拍胸脯,毛遂自荐道,“不如,您把关于炼尸的配方、思路和心得复印一份给我,让我给你参谋参谋。我如果看出有啥不妥的地方,就立刻纠正,你也能尽早修改。我以后跟着您混,自然得加把劲儿,拿出点真材实料给您看看,对吧?”

  他果然也挺奸猾的,把我都听得一愣一愣的,何天豹更是满脸狐疑。

  显然,余泽的态度变得太快,让何天豹格外纳闷。

  余泽眼神闪烁,趁机提要求:“我唯一的要求就只有一个,请还我自由!”

  何天豹眯眼,却断然拒绝:“抱歉,阿泽。你也该清楚我的为难,何况,你得学会沉住气才行。现在你对我来说,就只有嘴皮子上的臣服,尚无一丝功劳,我直接将你释放的话,恐怕你有撒谎的嫌疑啊。万一到时候你逃了,我恐怕会赔得血本无归。所以,你得先在小黑屋中暂住一阵子,给我提供几条有用的炼尸法子,到时候我确认你的忠诚,才能还你自由。”

  余泽颓然长叹,精神萎靡地一屁股重重坐回床上,满脸郁闷。

  但紧接着,余泽才终于图穷匕见,说出他真正的目的:“那……事不宜迟,我被何爷您囚禁整整一年,都生褥疮了。而且,这里是阴煞之地,常人待几个小时都会手脚冰凉,我尽管是赶尸派的人,依靠门派秘法,勉强可以在此居住一阵子,但我最近也感觉熬不住了。寒毒正在入侵我的骨髓!如果我不尽早撤离,出去多晒晒太阳的话,恐怕很快就会被冻僵而死。所以,请您立刻把您炼尸的资料给我,让我连夜工作,帮您弥补改进一下方案吧!”

  我不禁心中凛然。

  余泽这小子,也是心思缜密,城府深沉的主儿啊!

  瞧瞧他这一套连环计,简直就是环环相扣,步步为营:他先狮子大开口,向何天豹索要自由。而且,提出自己的难处和对赶尸派的寒心,以此来消弭何天豹的多疑,可谓是句句在理,听上去觉得发自肺腑,让他的态度转变显得很自然,一点都不生硬。当然,余泽的要求绝对不会被同意,以何天豹的多疑尿性,自然绝不可能轻易放余泽离开。

  这时候,余泽再退而求其次,合情合理地说愿意帮何天豹修改他的炼尸方案,那何天豹就很难拒绝了。因为他已经拒绝了一回,现在如果再拒绝一个如此诚恳的提议的话,就会显得何天豹毫无招揽余泽的诚意。碍于人情,何天豹唯有答应!

  余泽的这招就叫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先用狮子大开口吊住何天豹,然后再退而求其次来逼他不得不同意。

  而何天豹记载那些方案、思路的地方,八成就是——《炼尸手记》下册!

  一寻思到这儿,我趴在床底,眼光灼灼,为余泽的精心设计而拍案叫绝!

  果然。

  何天豹稍微犹豫一下子,瞧着余泽满怀希望的狂热眼神,终归没忍心拒绝,毕竟余泽现在是他的阶下囚,提议对自己也有好处,实在没有理由拒绝。

  “好吧。”何天豹将手插入怀中,掏出一本薄薄的册子。

  我与余泽全都瞳孔骤缩,心中狂喜不已。

  “这是我的炼尸心得,你……”临拿出手时,何天豹依旧有一丝犹豫,有些不情愿将那些他苦心孤诣研究出的炼尸术资料,分享给余泽。

  余泽立刻趁热打铁,指指固若金汤的囚牢,正色道:“您尽管放心,我绝对不可能把您的东西弄丢的。反正我被囚在此地,无法走动,也没法跟外界联络,您有啥好担心的呢?”

  何天豹怔了怔:“也是,那就交给你吧,你用铅笔在上面做标注,把我的一些纰漏改正就行。我明晚再把笔记收回,希望你能拿出点有用的东西。”

  “放心!”余泽狂拍他的马屁,“我肯定竭尽全力地辅佐您,我也指望着它来获得荣华富贵呢,哪会不尽心?”

  何天豹丢给他一支铅笔,点点脑袋,转身走向关押艳尸们的囚室,淡淡道:“那我下去瞧瞧她。你最好能找到一个法子,帮我炼出一尊尸王。”

  “我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余泽苦笑,“关于尸王的炼制法子,在赶尸派内部也属于绝密啊,最低也得长老身份才够格知晓。我就是一个被人遗忘的普通弟子,哪能接触到?何爷,您也别强人所难。”

  何天豹瞧了他一眼,没再啰嗦,直接下尸井了。

  我立刻从床底下探出脑袋,跟余泽四目相对,我瞧见我俩的眼神都在闪烁不已,估计都在琢磨同样的念头。

  “他下井了。”我说。

  “他下井了。”余泽跟我异口同声,眼中闪烁出一丝怨毒的诡笑,“你说,现在我们搬块石头,狠狠砸下去,趁着他攀爬顿时,不就能把他砸成肉酱吗!”

  我正有此意。

  然而,小黑屋的门口,却传来僵尸们巡逻的整齐划一的噪音,步履如地震,可见数量之多。

  我跟余泽顿时就不敢动弹了。

  “不行,取消计划吧。”我又将脑袋缩回床底,郁闷地淡淡道,“想靠石头砸死何天豹的话,一时半会儿恐怕不太容易。尸井里面也不算太狭窄,他有腾挪闪避的空间。何况,他现在是半人半僵尸的体质,非常强壮,恐怕也不怵石头砸。到时候,他用法门把僵尸们召唤进来,咱们恐怕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啊!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先敷衍他一下,然后,等接近黎明的时候,再趁着何天豹离去,瞅准僵尸们巡逻的间隙,逃之夭夭。”

  “好吧。”余泽咬牙切齿,“不能亲手砸死他,我憋屈啊!”

  半晌,我跟余泽等待许久,何天豹终于是失魂落魄地上来了。

  他的手中,赫然是提着一双款式古旧的绣花鞋。

  “何爷,您那是……”余泽蹙眉,有些搞不太懂地看着绣花鞋,满脸茫然。

  何天豹的唇角绽放出一抹阴森诡笑:“我先前抓住了一个叫金文的小子,没想到他很狡诈,居然逃了,连累我的活尸地狱也被泄密。这就是我给他准备的一份大礼包,我要让他在极度惊恐中绝望自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