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二十二章 半人半僵

第两百二十二章 半人半僵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一见你就笑

    我在缝隙中瞧着那双绣花鞋,只觉得毛骨悚然,仿佛身体本能在提醒我它的恐怖。

  余泽很是茫然,对它的恐怖一无所知,只觉得格外诡异。

  我却是骤然想起那一截小指骨中附身的鬼婴被李半仙解决后,他告诉我,在风水局中同样储存着那样一双绣花鞋,是大凶的阴阳通灵之物,极其厉害,曾经被何家人用来弄死很多倒霉蛋。

  我记得当时他戏言说,幸亏何家没动用那玩意对付我。

  万万没想到,李半仙那个乌鸦嘴一语成谶,现在何天豹真的把那双绣花鞋拿了出来,用以对付我!

  “您……就拿着一双绣花鞋,去对付金文?”余泽挠挠头,“而且他既然跑了,恐怕现在都逃出上云市了吧?说不定都偷渡出国去暂避风头了。您的这双绣花鞋,难道还有洲际导弹的本事?能定位追杀?”

  “何止!”何天豹阴森森地一笑,冷哼道,“被凶灵盯上的话,甭管你逃到地球的任何角落,她都会精准地找到你,日日夜夜出现在你的身旁,伸出惨白的胳膊掐住你的喉咙。自从我们风水局得到这一件阴阳通灵之物后,我已经用它隔空咒杀13个倒霉蛋,全部成功。最长的幸存者记录是7日!你来猜猜,金文能活多久?”

  “他既然有本事在何爷您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想必有些本事,打破7日记录应该不难。”余泽勉强赔着笑脸说。

  “哼!”何天豹冷笑,显然对余泽的这局揭他伤疤的话很不爽。

  他忽然拿出钥匙,走入那个放着奢华大床的房间,拍拍手,顿时那些精致漂亮的艳尸们全都搔首弄姿起来,嗓子中发出嗬嗬的娇喘,一个个衣衫半裸地走向何天豹。

  我在床底几乎看傻眼。

  原来余泽说的一点都没错,何天豹果然有强烈的恋尸癖,居然当着他和我的面前,要跟一群艳尸搞那种事。

  眼前的一幕,简直是闪瞎我的狗眼。

  余泽也翻翻白眼,回床上躺着,眼不见心不烦。

  我从缝隙中偷窥,瞧着何天豹左手搂抱着一个穿着黑丝套裙的艳尸,右臂搂住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艳尸,双眼赤红,玩得不亦乐乎。

  我本来没兴趣听墙根,何况,身为一个正常人,对何天豹跟一群艳尸胡搞也毫无兴致,但是,当何天豹脱光衣服,露出胸膛时,我才注意到他的大腿和脊背上,全都是铁青色的血管!

  而且,赫然有尸斑的存在!

  尸斑,那正是尸体的标志性特征啊,而且那些青色的血管被惨白的皮肤衬托得非常显著,我能清晰瞧见在他的血管中奔腾的是黑色的血液。

  半人半僵,果然如此。何天豹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了。

  接下来,何天豹足足跟那一群艳尸胡搞了30分钟之久,才心满意足地提上裤子,又拍拍手,艳尸们又麻木僵硬地回归了她们的囚室。

  何天豹瞥了余泽一眼,半点廉耻都没有,反倒兴致勃勃地问:“你也想要的话,我可以赏赐你两个美人。她们可都是我千挑万选出来,再亲手掐死,炮制成僵尸,以此来永葆青春美艳。”

  余泽苦笑,摸摸鼻子:“我的话,就算了吧,我本就阳气亏虚,被阴煞之地的寒毒搞得痛不欲生,再跟这些僵尸美人亲密接触,恐怕会被榨干半条命。”

  何天豹哈哈大笑,扬长离去。

  我听见他的步伐终于远了,才小心翼翼地从房间中钻出来,捏住鼻子,因为地窖中通风不太好,充满搞完男女之事后的那种腥膻味儿,让我恶心。

  “下册《炼尸手记》已经到手了!”余泽炫耀地冲我一挥,然后硬塞给我,直接推开囚室的门,唏嘘地说,“没想到,我余泽真的能有重见天日的时候,唉,整整一年没锻炼,我的腿脚都不利索了。谢谢你,没你的话,我铁定被何天豹给活活饿死。”

  我叹了口气:“你何必嘴犟?干嘛不投靠何天豹呢?他不是摆出一副求贤若渴的模样吗?你……真的就对赶尸派那样忠诚?”

  “我忠诚个屁!”余泽小声咒骂,嘟囔起来,“我对何天豹说的那些话,句句发自肺腑,乃是九句真话中掺杂一句假话,我对赶尸派的怨恨也是真的,所以才能瞒住他。赶尸派根本就没在意我的死活,我又何必对他们效忠?只是,每个弟子入门时,都会服用一只尸虫卵,它孵化后有50年到60年的寿命。”

  “长老向弟子传授炼尸术时,都会先激活尸虫,尸虫也会记忆住长老的话。如果说,将来哪个弟子胆敢把那些话说出去或写出去的话,寄生在脑袋中的尸虫,就会直接嚼食我们的脑浆!我会因脑死亡而暴毙。”余泽涩然苦笑,“这才是我最为难的地方。否则的话,我真的想把我所学的东西全都竹筒倒豆子一样,一股脑的都告诉何天豹,助他炼尸,哪怕只为了报复赶尸派那批冷血的杂碎!”

  “当然,我也清楚只需我说了,对何天豹丧失价值,他也一定会剪除我。”余泽撇撇嘴,“我面临的危局,就是进退两难,毫无办法。”

  我们闲聊着,来到小黑屋的门口,然后等待一批僵尸巡逻路过后,我立刻授意他蹑手蹑脚地辍在我身后。

  我轻门熟路,摸着黑树,一路溜到出口,然后就撒丫子狂奔。

  我俩都是跑到力竭,然后相视大笑起来,余泽更是笑得很是歇斯底里。

  在天蒙蒙亮时,我们一块儿回到了李吉的纹身店。

  李吉一瞧见他,愣了愣,就问:“这位就是余泽兄弟吧?文哥你不是说,还得再等个三五日,再把他救出来吗?为何你这样早就行动了?”

  “何天豹开棺,没有发现我的尸体。”我苦笑一声,简略解释了下今夜的惊心动魄。

  “什么?何天豹要用那一双绣花鞋来对付你?”李吉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吞了口口水,无比艰难地幽幽瞥向我睡觉的房间,眼神空洞。

  我瞧见李吉的脑门上霎时就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忍不住顺着他的目光去瞧。

  一看到那东西之后,我也就像是酷暑天生吞了一吨冰块那样,心脏如坠冰窖!

  只见在我的床底,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双绣花鞋,跟何天豹拿出来的那双一模一样!

  “我……从来没去过你的房间。”李吉哭丧着脸,嗓音颤抖,“文哥,我们又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盯上了,对吧?”

  余泽也是满脸惊惧,苦笑道:“果然是厉害的东西,不知道何天豹是用啥法子,才让它轻而易举地锁定你的。我记得,在地窖时,何天豹才刚刚取出来,而我们动作也特别麻溜,跑得跟飞毛腿一样。为何它会先比我们抵达这儿?而且,为何是你的房间?莫非何天豹已经知道你的下落了?”

  李吉也露出慌慌张张的神色,立马就像去收拾行李,准备逃难。

  “慌什么!”我一声怒斥,越是在这个节骨眼儿,就越得沉住气才行。

  “稍安勿躁,你们好好想想,如果何天豹知道我的落脚点,这家纹身店又不像李天华的豪宅那样有阴兵驻守。他何必拿出这一双绣花鞋来对付我?直接派人登门,把我们都逮住就是了。绣花鞋之所以能精准找到我,想必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灵异手段。”我说。

  李吉跟余泽犹豫半晌,也都点点脑袋,认同了我说的道理。

  “那这是……”李吉去把那一双绣花鞋拎起来,直接包裹到垃圾袋中,咬咬牙,“我找辆垃圾车,把它送去垃圾焚烧厂处理掉吧。既然知道这是一件阴阳通灵之物,我们直接对它的本体下手,应该也不是很难处理。”

  我不置可否,但也让李吉不妨一试。

  以前,李半仙把这一双绣花鞋吹得极其恐怖,其中未必就没有以讹传讹的成分。

  我不信邪,世上阴阳相克,五行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就连在斗兽棋中,大象都怕老鼠呢。那就只是一双绣花鞋,里面也就是一个凶灵罢了,我这辈子龙潭虎穴也没少闯,能够从桃花村那邪门地方活着回来,我又哪会怵一个鬼娘们?

  我瞪着绣花鞋,冷笑连连:“你敢来惹我,小心老子操翻你!”

  “牛叉!”余泽翘起拇指。

  “文哥,您……怕是只能自求多福了,您知道的,我一点也没辙,上回被那鬼孩子整得特别惨,一想到这些玩意儿我就打心底发怵。对了,最好尽早联络李半仙吧,他是抓鬼大师嘛,让他早点回来帮你出个主意。”李吉提醒我。

  我点点头:“放心,我立马就打电话给他。”

  但我没想到的是,一拨李半仙的号码,移动公司的女音提示却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我心中凛然,这种情况一般而言,就是李半仙已经卷入一个灵异事件,手机被干扰得失效了。

  他肯定陷入麻烦了,所以我只能编辑一条短信发给他,但愿他瞅空能瞧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