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二十三章 凶灵缠身

第两百二十三章 凶灵缠身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罢了。”我喃喃自语,静下心神来,阖上双眸,告诫自己,“那种凶灵,主要靠吓唬让我精疲力竭,然后再趁虚而入,直接将我杀死。所以,我只需保证精气神旺盛,阳气充沛,就无需惧怕了。”

  一寻思到这儿,我斗志昂扬,咬咬牙,睁开眼睛。

  这一睁眼,出事了。

  我的眼角余光立刻瞧见就在屋子的右面墙角,蹲着一个长发披肩,裹着葬礼上祭奠亡者的那种素服的女人,她的头发遮住了整张脸,我看不到她的五官,但我隔着头发却能清楚地意识到——她在盯着我!

  我立刻拿正眼去瞧她,但这一回,我却只看到墙角空空如也。

  没有任何东西,就像她从未出现一样。

  我他娘的活见鬼了!

  “文哥?文哥!”我感觉肩膀被重重地推搡了一下子,扭头,瞧见是李吉。

  他担忧地看着我:“你忽然满脸煞白,眼神一直往墙角猛瞅,是……她在那里吗?”

  屋内霎时一片死寂。

  李吉和余泽都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攥紧右拳,本来蓬勃的信心,就像是烈日下消融的脆弱冰块,转眼就被蒸干。

  “没事。”我嗓音嘶哑,强自镇定,冲他们淡淡笑笑,“我是想到一件别的事情。你们说,现在既然何天豹已经知道我没死,那我也没必要躲藏在纹身店了,对吧?也是时候去联络一下李天华,告诉他一些何天豹的秘密,催促他早日备战。”

  “您准备站到明处去了?”李吉一呆,忧心忡忡地告诫我,“现在您跟李天华并肩的话,恐怕不是一个好契机啊,文哥。如今在风水局中,每个人都知道李天华已经日暮穷途,在何天霸和何天豹的联手绞杀面前,他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啊!依我看,您一如既往地藏在幕后,就很安全,起码李天华真出事的话,我们也能溜之大吉。”

  “我把活尸地狱的事情泄密,这就已经把何天豹得罪狠了。”我叹了口气,“何况,我又在他的囚室中,把余泽带走,顺手拐骗了他的一本炼尸手记。你觉得,就算我躲在暗处,又能真的安全吗?”

  李吉翻翻白眼:“我如果是何天豹的话,肯定恨你入骨,看来,还是得托庇李天华才能稍微安全一点。只是……这段日子,你怎样解释你的失踪呢?”

  “放心。”我微微一笑,“我自有解释,我先睡一觉,等到下午的时候,就去见李天华,告诉他一些至关紧要的情报!相信我的到来,会让李天华掌握主动权的。”

  “但愿吧……我们的胜算真的非常渺茫。”李吉嘟囔。

  “那我呢?”余泽摊手,询问我的意思,“文哥,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唯您马首是瞻,你说让我咋办就咋办。”

  我略一犹豫,摇了摇脑袋:“你的话,就让李吉给你安排住处,先修养一阵子吧。你在阴煞之地的那间潮湿阴暗的地牢中呆了那么久,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咱们逃跑时,我也瞧见你一瘸一拐的,就跟那种风烛残年的老头一样。暂时你也派不上用场,嗯……这样吧。”

  我稍微斟酌一下后,提议道:“我将炼尸手记复印两份,一份我自己留着研究,一份给你阅读。你帮我找出一些何天豹所炼僵尸的漏洞!到时候,我们早晚跟何天豹会有一场死斗,到时候,你也想手刃他,为自己的一年囚禁之辱报仇雪恨吧?”

  “当然,我巴不得亲手拧断他的脖子。”余泽怒火熊熊地一拳砸在墙壁上。

  所有事安排妥当后,我去洗个澡,又美滋滋地晒了会太阳,全身都暖和过来了。

  昨夜入侵我身体的阴煞,也被全部驱散,我想只需要再多晒晒太阳,靠着阳光中的纯阳之力,很快就能彻底恢复状态。而且,在阳光明媚时,那一双绣花鞋中的凶灵女子也未曾露面。

  我躺在床上,被晒得很慵懒,困意袭来。

  没多久,我迷迷糊糊地醒来,感觉憋尿很难受,就去上厕所。

  一泡尿之后,我神清气爽,开始刷牙。

  正在此时,我忽然感觉右肩被某个冷冰冰的东西给抓紧了,极寒彻骨,令我通体冰凉。

  那是……一只手。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上厕所时是有锁门习惯的,很多人都跟我一样,都不想被别人推门闯入,瞅见自己在蹲坑或者撒尿的糗样儿。

  那究竟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瞧向我面前的梳妆镜,从镜子中,我瞧见有一大堆的头发耷拉在我的肩膀上,发梢被风吹拂,擦过我的脸颊,只令我感觉浑身僵冷,而那一只手也是呈现出幽蓝的铁青色,跟一般尸体截然不同,要阴鸷、惊悚、恐怖得多。

  我咬牙,猛地冲后脑勺的地方一挥拳!

  然而,再次空空如也。

  “妈蛋,你就只会装神弄鬼吓唬老子,是吧?”我冷笑不已,推门出去,瞧见李吉和余泽正在桌旁下象棋,打发无聊的时间。

  我走过去,想瞧一瞧,未曾想他俩忽然就猛地站起来,双眼都是一片惨白,没有瞳仁,没有焦距,活脱脱就像两只鬼!

  我靠他俩太近,他们猛地伸手掐住我的喉咙,一左一右,大力地想要扼死我!

  我勃然色变,心中忐忑又暴怒,该死的凶灵!她居然可以控制住李吉和余泽!

  只是有点不对劲儿。

  李吉瞧上去满脸横肉,说话也很暴戾,但他属于那种标准的小痞子,实际上心性很懦弱,别人如果比他强势些,他就会立马认怂,甚至去跪舔,所以他被凶灵轻易控制我一点不奇怪。

  可余泽不一样啊!他可是赶尸派弟子,虽说在门派中被边缘化,没啥地位,但湘南赶尸派那可是名门呐,在阴阳道上赫赫有名,他们的门徒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碰到一个就谎称有缘,然后跟拉传销的一样骗人入伙。

  余泽在赶尸派的一众精英中资质平庸,但搁在大众中,却是极有天赋,所以他有些真本事。否则的话,何天豹早就把他给搞死了,何必养了一年?而且,余泽能够在地牢中跟何天豹那种枭雄周旋一整年之久,他的心情,他的坚韧,都不是一般鬼魅能够轻易左右的。

  那一双绣花鞋中的凶灵,凭啥就轻易操纵余泽?

  我感觉浑浑噩噩的脑袋,忽然有些清醒,然后我大声嚷嚷起来,希望唤醒他俩。

  但李吉和余泽却像是彻底被控制,沦为行尸走肉的帮凶一样,只是一味地来掐我的脖子。

  幸亏老子是练家子,有真本事傍身。

  我一摸怀中,却没有发现金虎赠给我的匕首,诧异之余,我脑袋中的一个怀疑渐渐得到确认,然后我又去激活青虫蛊,希望得到它的补给。

  然而,依旧是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狗娘养的!我果然是在做噩梦!”我咬咬牙,冷笑着瞪向余泽和李吉,“他俩根本就不是真人,对吧?就是你给我制造的幻象!臭婊子,有种你出来让我瞧瞧,别耍那些下三滥的破招!”

  话音刚落,李吉和余泽都转脸瞧向我,唇角翘起一抹诡笑。

  然后,他俩不约而同地抬起右臂,把脸上的一层人皮硬生生撕掉。

  我看着那一幕,只觉得毛骨悚然,尤其是当人皮被撕掉后,露出的两张脸,全部都是一个青色女尸的面容时。

  我大叫着,猛地直起身来,终于从噩梦中惊醒,大汗淋漓地捂住脸,看向已经夕阳西下的窗外,心脏也渐渐沉了下去。

  果然,我真的在梦中。而那个凶灵在烈日当空时,不敢露面搞我,但一等到暮色降临,天地间阳气如潮般褪去时,她就立刻张牙舞爪地出现,想方设法地来折磨我。

  她是凶灵,能24小时不吃不喝地折腾,我却是肉体凡胎,必须得休息,神经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紧绷,恐怕我是真的遭不住啊。

  推开门,我走下床,来到客厅,我的心脏却一点点地沉入冰窟中。

  因为……我瞧见李吉和余泽在下象棋!

  我依旧未曾醒来吗?

  还是说,眼前的那一幕就是现实,而李吉和余泽真的被凶灵给操纵了?

  我有些精神恍惚,口干舌燥,心中无比涩然。

  我真的醒着吗?

  我活在梦中?还是现实中?我该怎样去判断我是不是在做梦?

  记得古代有个黄粱一梦的故事,说是有个书生在乡下旅店中打尖入住,旅店的厨娘在炖一锅小米粥,他躺在榻上睡着了,在梦中他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梦到自己高中状元,成为内阁首辅,权倾朝野,门生故吏众多,桃李满天下,但最终被新的权臣所扳倒,落魄到沿街乞讨,受尽所有人的白眼。等他寿终正寝时,却是从小旅馆的榻上醒来,意识到所有都是梦。而那一锅小米粥都尚未煮熟呢。

  在梦中的时间,和现实中的时间,有着天壤之别。

  可能现实中的一刻钟,在梦中却是足足有几天几夜。如果我长期陷入梦中,那凶灵就能有无数契机可以对付我!

  我该怎样办?

  看着下棋中的李吉和余泽,我手脚冰凉,不知所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