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二十四章 生人勿近

第两百二十四章 生人勿近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李吉,是鬼吗?

  余泽,是鬼吗?

  我的脑袋中盘桓着俩念头,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而李吉和余泽就坐在那儿,你来我往,厮杀得不亦乐乎。

  我呆呆瞧了半晌,才猛然意识到:不对!李吉家中有象棋吗?他那满脸横肉的模样,像是懂得下象棋的人吗?而且,这种修身养性的小游戏,根本就不可能是李吉那种沉迷权财,天天跟诡绣打交道的人所热衷的。

  余泽是赶尸派的门徒,他新得了那本炼尸手记,肯定欣喜若狂,得抓紧时间去读,哪还会有闲心跟李吉下象棋?

  而且,李吉平常骂骂咧咧的,我至今都记得刚开始跟他接触时,李吉的那副小人嘴脸,他哪能安安静静地盘膝坐在那下很久的象棋?

  所以,一定是凶灵给我制造的第二重梦境。

  “呵呵,有点意思啊,难怪你被认为是风水局的第一阴阳通灵之物,被何天豹寄予厚望。”我咬紧牙关,冷笑连连,“你一双你附身的绣花鞋,我早晚会想出法子将它销毁的,你尽管继续骚扰我,我倒要瞧瞧,谁能耗得死谁!”

  说罢,我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幽冷地注视着下棋中的俩人,干脆开始继续在梦中打盹,养精蓄锐地休息。

  没多久,李吉和余泽猛扑向我,都像那些僵尸一样。

  我毫不客套,一拳挥出,把他俩揍翻,然后去厨房找出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绑住,然后继续躺在床上休息。

  我,居然又睡着了。

  这一次醒来后,我看到窗外仍然有阳光斜射,大概是下午三四点的功夫吧。

  我直接从床上蹦跳起来,咬咬牙,轻轻推搡开房门。

  只有李吉在厨房中忙活,一瞧见我,他微微一笑,说道:“为了庆祝文哥您安然无恙地归来,还把余泽兄弟给救了下来,我们先吃顿大餐!我叫了几个外卖,再自己做俩凑一整桌。”

  我叹了口气,心想这一回总不可能是在做梦了,李吉的神情跟我认识的他一模一样,那凶灵也不可能制造出如此完美,毫无破绽的梦境吧。

  “你……”李吉又想说话,嗓音却戛然止住,像是被噎死一般,眼神又直勾勾地瞧向我的肩膀,“那里……”

  我一怔,扭头瞧了瞧,亦是顿感心惊,因为在我的肩膀上赫然烙印着一只血手印!

  恰好,正是我记得在梦中上厕所时,被凶灵拍中的那个位置。

  余泽也从房间中出来,瞧见那只血手印,脸色也不好看。

  “呵呵,她不敢跟我正面交手,总搞那些有的没的。”我摆摆手,故作轻松地说,“放心,我既安然无恙,就说明凶灵的本事很有限。咱们吃饱之后,就去见李天华吧。只是有一点,何天豹的人在别墅门口布防,一旦我露面,他们就可能悍然出手,再次绑架我。”

  “那文哥你假扮成我吧。”李吉提议,“我们一块儿出门,你溜出去,我从正门光明正大地走出去。然后,我在路上兜俩圈子,你则直接去李天华的别墅,到时候别人一准以为你是我,你就能直接入内。我待会再赶到,也就没人能够怀疑到我了。”

  这招不错,我立刻同意了。

  “你真的没事吗?”

  余泽压低嗓音问,眼神不断地往我肩膀上的血手印附近瞟。

  我现在是我们这个小团体的主心骨,如果我垮了,那李吉就可能丧失信心,甚至直接叛变,我不得不承认,他就是那样的孬种。李半仙也是野心勃勃,如果我没本事的话,他恐怕也会立刻抛弃我,选择去找其他人合作。余泽对我来说,也是半个陌生人,尽管他口口声声很感激我,但当初在地窖中初次相逢时,他也是笑里藏刀,一边说很感激我,一边就妄图催眠控制我。

  他们仨,都很难彻底信赖。

  只有金虎跟我是好兄弟,可以托付一些事情。

  所以我必须得扛住才行!绝对不能被那一双绣花鞋打垮,得让他们都瞧见我的本事和我的意志,才能让他们坚定地跟随我!这个世界上,忠心耿耿的人本就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是像李吉、余泽、李半仙他们仨那样,如果你有本事驾驭,就可以利用好,如果你没本事,他们就会反噬,甚至把我取而代之。

  “我还扛得住,无妨。”我没有一点露怯,冲着余泽淡淡笑笑,趁着李吉忙活做饭的时候,我把带有血手印的睡衣换掉,然后问余泽那本何天豹的炼尸手记研究得咋样了。

  “何天豹,如果搁在我们湘南赶尸派,恐怕会被视为奇才啊,说不准都有继承掌教至尊宝座的资质。”余泽喟然长叹,格外的郁闷,“我越看,越觉得他的手记玄奥莫测,他的炼尸手段也是剑走偏锋,杂糅百家,独创出一种风格。我无话可说,就只能说一个服字!”

  “破绽呢?”我也对何天豹的本事自卑过,但那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必输无疑,何况,我们成功地令何天豹吃瘪,把他辛辛苦苦研究的手记全都据为己有了!

  我们已经赢了一回合,也可以继续赢下去。

  “也有!”余泽郑重其事地说,笑容可掬地在手记上拿红笔圈出一些地方,一本正经地告诉我,“关于炼尸,何天豹固然很厉害,也极有天赋,但他终归是全部靠自己摸索,无人指教。所以他犯了一些常识性的错误,而且,他有一些理论,就是在错误基础上推演的,所以一错再错。”

  我嘘了口气:“那就好,你都标注出来,让我瞧瞧吧。”

  余泽面露难色。

  我愣了愣,也想起了余泽脑袋中的尸虫,索性不再逼他:“也行吧,如果涉及到你们赶尸派的秘密,你就别一一告诉我了。就只是把你看出来的那些关于何天豹炼出的僵尸的弱点告知我就行。”

  “谢谢体谅。”余泽轻轻颔首,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我们好好吃了一顿饭,然后李吉交给余泽一枚钥匙,就是在城郊的一间废弃的毛坯房,那里非常的隐秘,本该拆迁掉,但是后来政府出台政策时,原先的建筑公司倒闭了,所以毛坯房成了无主之物,李吉本来把那里当成他的藏身点,已经储备了一大堆的粮食、罐头和清水,住个一俩月问题不大。

  然后,我们就按照既定策略,直接出门了。

  一路比较顺畅,我戴着口罩,又佝偻身体,外表跟李吉瞧上去没两样。

  抵达李天华别墅后,门口的保镖却是厉色地瞪着我:“你究竟是谁?打扮得跟李吉一样,鬼鬼祟祟的!”

  “是我。”我一把将兜帽掀开。

  保镖傻眼:“文……文哥?你是人是鬼啊?”

  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我是鬼的话,今晚就去你家勾魂索命,赶紧带我去见天哥,我有急事禀告!”

  “是是是,天哥早就吩咐了,说您可以随意出入他的别墅。”保镖擦擦冷汗,似乎还是有些担心我的状态,不太敢跟我靠近,而且一接触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现在的确被那双绣花鞋的凶灵附身,浑身都带有浓浓的阴煞气息,的确是生人勿近。

  我来到大厅,就瞧见李天华卧室的门敞开着,好奇地走近一瞧,顿时瞧见他正在跟一个金发碧眼的波斯猫颠鸾倒凤。

  在卧室中,还有两个混血美人,这家伙过的日子,真是皇帝一样后宫三千。

  我不禁有些失望,又有些庆幸,情绪非常复杂。

  李天华一如既往的沉溺女色,意味着我可以继续执行把他变成我的傀儡,架空他的权力的计划,一点点取而代之。但是,那也意味着,在跟何天霸和何天豹的对抗中,他势必会落在下风。万一是何家兄弟上位,我所有努力都将打水漂啊。

  “卧槽!”

  我刚想退后,等待李天华结束。

  却见他直勾勾盯着我,一下子萎了,胯下那玩意跟条死蛇一样耷拉下来,满脸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一副魂飞魄散的模样:“金文,你是被人杀死,所以变成厉鬼回来索命了吗?”

  说完,他揉揉眼,确认下自己没有眼瞎。

  我咳嗽声,恭恭敬敬地低下脑袋:“天哥,我没死,好不容易活着回来了,您先整着,我稍等下就是。”

  “我等个屁,都被你给吓得不中用了!”李天华没好气地骂了句,立马跳下床来,直接从抽屉中拿出两叠钱,甩给那三个洋妞,“滚滚滚,我跟我兄弟有话说。”

  我警惕地扫视她们丰满的肉体,心中掠过一个念头:这批人中,是否就有何家人的卧底呢?

  “哎哟,你小子失踪几天,倒是变得好色了很多,莫非你的心理毛病痊愈了?”李天华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我。

  我知道,李天华之所以肯信赖我,有一个因素至关紧要,那就是我跟他一样都是“阳痿患者”。所以他总带有一份感同身受的同情,所以我在他面前,就只能继续扮演这个身份,一直憋下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