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冷酷

第两百二十六章 冷酷

推荐阅读: 小饭馆权欲场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神秘军少,撩上瘾![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

    “看来,我提拔你去郊区替我招揽风水先生,这一步棋居然歪打正着,算是走对了。”李天华满意地道。

  我赶紧溜须拍马,说那都是天哥提拔,没有他,就没我金文的今天。

  李天华脸上笑得褶子都绽开了,我才发现,他年纪轻轻的,远远没到衰老的时候,但眼角和眉头都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一系列皱纹。

  他衰老得简直令我毛骨悚然。

  可能是日日夜夜地挥霍本钱,泡在女人身上,彻底榨干了他的精气神吧。而且,李天华的眼窝凹陷,双目无神,一看就知是纵欲过度,肾亏得像个病痨鬼。

  我垂下脑袋,把我现在碰到的难事说给他听。

  在我建立一系列的功勋后,我寻思着,他肯定能够对我的死活上点心才是。

  所以我说:“何天豹那混蛋,因为我盗走他很多秘密的缘故,对我恨之入骨,拿出了咱们风水局一个压箱底的阴阳通灵之物——也就是那双绣花鞋,来对付我。早晨起来时,我发现现在我已经凶灵缠身了,请天哥您救命啊!”

  “绣花鞋?”李天华微微色变,顿时露出为难的神情。

  “他居然舍得下血本,用那玩意来咒你,看来你偷出来的秘密,对他来说的确非常关键啊。”李天华点点脑袋,咬咬牙,“我赏罚分明,你这一回算是给我立了大功,我当然得奖励一番。但那双绣花鞋,几乎是无解的必杀诅咒,凭你的那点微末道行,恐怕很难熬得住啊。”

  他的眼中流露出清晰的怜悯之色,很快又转化为冰冷。

  他拍拍我的肩膀,授意我道:“你去别墅中的203房间休息吧,那里地板上镶嵌有我们风水局的辟邪阵,而且,房间全部都是以桃木修筑。众所周知,桃木辟邪,很多道士的法器用的都是桃木剑。你去那的话,赵美美的实力会大打折扣。而后,我会让人那一些驱魔辟邪的符纸给你,用来护身吧。”

  我点点脑袋,摆出感激的模样,心中却大为失望,渐渐冰冷。

  我清晰地瞧出来,在李天华的眼中分明就有一抹冷酷之极的放弃我的意思。很显然,他知道那双绣花鞋的厉害,而且,恐怕在他心中很笃定地认为我必死无疑,因此立刻态度冷淡起来。

  毕竟,一个死人是毫无投资必要的,甚至说点假惺惺的话敷衍一下子他都懒得干。

  果然。

  李天华摆摆手,没再跟我谈别的事情,只让我回屋休息。

  我却不能不在乎自己的命,而且,李天华好歹目前依旧是风水局中权力最大的人,那一双绣花鞋早就是风水局的藏品,尽管被何天豹搞去了,但在此前,都一直保存在风水局的总部,李天华肯定知悉一些秘密。

  所以,我一把拽住他,拉下脸,放低姿态求他:“天哥,您给我说说呗,赵美美是谁?那双绣花鞋,就真的那样无解吗?风水局的前辈们,肯定也找过一些解决方案的吧?我能不能参考参考?”

  李天华格外的不耐烦,但碍于情面,也不好意思直接甩开我,只能冷哼着道:“我只能说,你恐怕是只有自求多福了。赵美美,就是那双绣花鞋的原主人,也是曾经杀死整整48个人的恐怖凶灵!她的戾气,简直无穷无尽,特别的嗜杀,但凡被她盯上的人,从未有幸免的,无一不是被她用各种骇人听闻的方式杀死。”

  “那是一个民国年间的古老凶灵,普通的驱鬼法子对她完全无效。首先,年岁久远,所以根本无法找到赵美美的骸骨,无法破坏她的遗体;其次,她在漫长时间中,吞噬很多死者的魂魄,日益强悍,所以能够与她匹敌的捉鬼大师极其罕见,恐怕已是凤毛麟角;第三赵美美一旦盯上目标,就算是控制那双绣花鞋施咒的人,也无法喊停她。”

  李天华也是郁闷地大摇其头:“碰上这种事,我也没辙。只能期待这些年,那双绣花鞋中的赵美美怨恨稍微平息了些,不再像以往那样嗜杀成癖。但恐怕希望很渺茫……她对男人有着异乎寻常的愤怒,几乎无法平息,我很抱歉。”

  我听他的口吻,对我的安危已然绝望。

  我顿感毛骨悚然。

  本来,何天豹用来对付李吉的那只白骨指环中的鬼婴,轻易就被李半仙解决,所以我寻思着,这一双绣花鞋哪怕再厉害,也终归有法子对付吧?可现在,我却被李天华直接浇了一盆冰水,感觉战战兢兢起来。

  见李天华放弃我的意思已经很显著了,我知道,这时候如果不想点主意出来,我恐怕真的可能沦为弃子!

  首先就得获得来自李天华的鼎力支持,让他调用风水局的力量来帮我对付凶灵赵美美,否则单凭我一己之力,简直是板上钉钉地成为第49个死者。

  “你……听天由命吧,唉。”李天华长叹,挣脱我的胳膊,就欲离开。

  我坚决地拽住他的肩膀,将他硬生生扳回来。

  李天华已经虚弱到极致,在我面前,基本上没啥反抗之力。

  他被我这样一搞,顿时彻底恼了,破口大骂:“你搞毛啊?我跟你说,沾染上那一双绣花鞋的倒霉蛋,不止他们自己得死,跟他们相关的无辜者,也会死个七七八八!你知道为啥?因为任何妨碍赵美美的人,她都会毫不留情地将其杀死!我可不想给你陪葬!”

  听听他的话,何等绝情?简直就令人心寒!

  他的刻薄寡恩,令我无比厌憎,他作威作福惯了,几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也就难怪被孤立,沦为孤家寡人,但我却不得不虚与委蛇地敷衍他。

  “天哥,你以为,你能幸免吗?”我淡淡冷笑,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

  一涉及他的命,李天华顿时态度软化下来,和颜悦色地问:“阿文,你怎么说?”

  “别忘了,那双绣花鞋掌握在何天豹的手中。”我冷冷提醒他,“现在何天豹对我下手,未尝不是一种试探啊!他在考验我们的本事,如果说,我死了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根本就没法对付赵美美!届时,他难道不会把赵美美的杀害目标换成你?”

  李天华顿时被戳中命门,一脑门的冷汗。

  我冷眼旁观,懒得再恭敬对待他。

  “咱俩,已经是绑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天哥,您如果依旧藏着掖着,不肯帮我的话,那将来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呵呵,现在所幸是何天豹对我动手,你如果有手段的话,可以用我做测试。可我死之后,你就只能拿自己的命去赌了!到时候,万一你的招数无效,啧啧……”我意味深长地一哼。

  万一无效,下场就唯有死!

  李天华悚然,现在他变得相当短视,所以我必须提醒他最糟糕的结局。

  但李天华似乎仍然无法做出抉择,依旧在犹豫。

  我阴沉下脸,再给他加上一记猛药:“我听说,何天豹的儿子,已经年满十四周岁了。虽说,尚有四年才成年,但据说他很有些才干。康熙大帝继承皇位时,也只是个小孩子,靠着四个辅政大臣,不也依旧顺风顺水吗?我觉得,何天豹应该挺想做鳌拜的!”

  “我的好侄子十四周岁啦……”李天华猛一哆嗦。

  清晰的数字,犹如他的生命倒计时。

  谁都知道,在连续两回诡绣失败后,何天霸与何天豹的企图暴露无遗,就是想让李天华先扛一阵子,待他们的后裔成长起来,就卸磨杀驴,将风水局的权力抓到自己手上。

  那些孩子在一天天地长大,李天华却一天天地虚弱,他岂能不惊惧?

  “我去召回在外办事的两个厉害的驱魔人。”李天华一咬牙,最终艰难做出抉择,跺跺脚,火冒三丈地咆哮,“你给老子扛住了!千万别出岔子,我会尽全力把那一双绣花鞋毁掉的。”

  “多谢。”我嘘了口气,对李天华来说,果然是他自个的命至关紧要,别人的命他才懒得当回事儿。

  感觉到我的态度遽然冷淡之后,李天华也意识到先前的凉薄,登时讪讪起来,但他生性傲慢,也并不肯道歉,只是哼哼唧唧两句,磨磨蹭蹭地走了。

  但没多久,他又回来了,因为李吉也到了。

  我们仨聚在一块儿,自然得谈谈诡绣的事情。

  “你们帮我找的那个老兵魂魄的事儿,有眉目了吗?”李天华一上来就焦虑地问,满脸狐疑地念叨起目前这一幅诡绣的情况,“我现在尽管感觉精力旺盛,但他却在干扰我的脾性,让我总想发怒,去蹂躏别人。现在我已经沾染上虐待癖了,这也就罢了,但恐怕长久以往,我的心性也会大受影响。”

  李吉摸摸鼻子,瞅我一眼。

  我摊摊手:“近期我们被何天霸和何天豹封锁得这么紧,根本就没法行动。稍微露出点蛛丝马迹,就会功亏一篑的。何家人最不愿意看到天哥你有后裔,关于此事,我们只能暂缓行动,徐徐图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