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二十七章 忽悠

第两百二十七章 忽悠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霸道闪婚:爱少追妻记江山风雨情雍正与年妃超级狂医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热搜预定

    “哼,孬种!废柴!垃圾!”一涉及到他自个的事情,李天华就异常激动,咆哮不止。可见他真正关怀的唯有他自己罢了,生性极度自私,令我跟李吉都极其不爽,忍不住对视两眼。

  也难怪李吉以前拼命地想逃离,哪怕被李天华视为心腹,被奖励一大堆东西,他也不愿意呆下来。

  现在我终于懂了,跟李天华那蠢材接触,真的是完美展示了啥叫伴君如伴虎。那个家伙喜怒无常,不知道啥时候就会翻脸,而且极其的刻薄寡恩,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

  “天哥,您也无需着急……”李吉尝试劝慰。

  啪!

  李天华懒得听他啰嗦,直接就赏给他一记掴脸,但现在他肾虚力竭,根本没啥劲道,所以李吉也并不在乎,而且李吉想必早就习惯了李天华的性子,所以只是厚着脸皮笑笑,淡淡地说:“不好意思天哥。实际上,最近还真的让我想到一招瞒天过海的法子,能够光明正大地在何天霸跟何天豹俩人眼皮子底下,帮您寻找适合的鬼魂。”

  “哦?说来听听。”李天华顿时又变脸了,和颜悦色起来,居然还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嘴脸,令我恶心。

  李吉支支吾吾地压低嗓音,犹豫了半晌,并没说话。

  我却已经猜测出了个七七八八。

  李天华眯眼,不耐烦地冷哼,去他的保险箱中拿出好几摞现金,全都是百元钞票,直接砸在李吉的脸上,冷笑道:“现在你可以开口了吧?”

  “多谢天哥赏赐,我刚刚就是在斟酌言辞罢了,并不是蓄意隐瞒。”李吉厚着脸皮说,然后心安理得地把那些奖励都揣入怀中。

  我登时大开眼界,终于懂了该怎样跟李天华这种极度自私的杂碎打交道。

  李吉就是依仗着自己对他有用,所以直接现场交易,一个条件换一个奖励,公平公道童叟无欺。李吉根本就没想卖给李天华人情,也没指望以后能够从他身上赚回来。

  他就只注重现在能拿到手的利益,虽然金钱是俗物,但对我们这些阴阳道上的人来说,依旧是不可或缺的。

  “何天龙近期找了我,他也有那方面的毛病。就是男人到中年之后,泌尿生殖系统难免出现的那种,呵呵。”李吉挤眉弄眼地嘿嘿一笑,显得格外猥琐,然后兴致勃勃地说出他的提议,“我也会给何天龙准备一副诡绣,就按照我们给天哥您的来!到时候,我们当然可以打出为何天龙寻觅诡绣材料的招牌,去光明正大地寻找魂魄!”

  “妙招啊!我以前真没想过,李吉你的脑子还能这样灵光,哈哈!”李天华大喜,极其满意地大笑不止,“不错,何天龙那杂碎虽然是个废物,但好歹是我那俩姨父一母同胞的弟兄,他们聚义堂一脉,听名字就知道,特别在意内部的道义俩字!他们对外人心狠手辣,但对自己人,讲究两肋插刀义字当头。既然是为了何天龙寻找魂魄,想必何天霸和何天豹都愿意出一份力。然后……”

  “然后我们就从中截胡!”李吉阴森森地说,“到时候做诡绣的是我,别人都看不懂我的手艺,所以到时候,我移花接木,给何天龙随随便便弄个魂魄就行。把何家人找来的极品魂魄,留给天哥您用!”

  “不错,关键时候,你小子还是挺忠心耿耿的,也相当有本事,我非常满意。”李天华点点脑袋,压低嗓音,“办好这件事,将来大功告成时,我保证你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对他的空头支票,李吉显然很不感冒,只是敷衍地笑笑。

  “只是,为了瞒过何天霸跟何天豹,我们就不能再用老兵魂魄了。”李吉瞥了我一眼,又告诉李天华,“天哥,有件事我不能瞒您。在您的宅邸中,一准有内奸啊!我们商量好的方案,居然很快就被何天豹给知晓了,他亲自登门警告我来着。甚至还……用了一件阴阳通灵之物,派凶灵来弄死我。”

  “哟呵,我的姨父真有意思。”李吉微微变色,眯缝双眼,紧盯着我跟李吉,半晌才说,“又是阴阳通灵之物。这玩意就跟大白菜一样,满街都是?”他居然怀疑起我跟李吉勾搭,认为我先前说的那一双绣花鞋的事情是撒谎。

  李吉低低道:“那一件白骨指环,我以前就呈给您了,有它做凭证的,我的话比金子都真!”

  以往,李吉的确将本该归属李半仙所有的白骨指环,拿去交给李天华了,那时候我们图的,就是希望吉爷能获得李天华的信赖,让他下定决心跟何天豹决裂。

  我也立刻斩钉截铁地说:“天哥,等您麾下的专家来了,他瞧我一眼就知道我所言非虚。我何必用这种很容易被拆穿的幼稚谎言唬您?”

  “也是……”李天华老脸一红,似乎也觉得今日我给他带来这么多消息,他却一再怀疑我,这有些不妥。

  他只能黔驴技穷地施展出屡试不爽的金钱大法来安抚我,直接奖励给我厚厚的两摞现金,我估摸着,起码七八万起步。

  凭空获得一大笔钱,我自然是咧开嘴,显得无比开心。

  李天华也就嘘了口气,脸上又露出神气无比的表情,装腔作势起来。

  我在心里却特别鄙视李天华,他把我当土鳖呢?我给他带来的消息,起码值得上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因为那对他来说是性命攸关的。身为风水局的主人,李天华有的是钱,居然还这么吝啬,也不嫌丢人。当然,或许这也从另一方面能看出李天华的确被架空了权力,捞钱对他来说也变得很艰难了,所以就只能拮据一些。

  “言归正传。”我清清喉咙,瞥向李吉,“吉爷,你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再用老兵魂魄来做诡绣了?”

  “不行!”李天华坚决反对,断然道,“你们以前跟我说,老兵魂魄才是最佳治疗方案,对吧?我已经被李吉的诡绣折腾两回了,每次都有纰漏,都有些大大小小的毛病,把我弄得够呛!现在你们临时变卦,一定还会出岔子的!”

  李吉苦着脸,压低嗓音为自己辩解:“我那也是没办法,我的诡绣本事,也就那样……何况,第二套方案实际上也挺不错的,之所以又出了些隐患,纯粹是因为被何天霸在魂魄上做了手脚,天哥您懂的。”

  “都是借口!”李天华恼羞成怒地咆哮,“你们把我的身体当成小白鼠是吧?拿来试那些乱七八糟的狗屁诡绣!老子不干了!我这次就要最好的,必须得彻底治愈我。”

  我现在基本有点懂跟李天华相处的窍门了,一味唯唯诺诺的话,只会让他蹬鼻子上脸,越发瞧不起你。

  通俗点讲,李天华就一贱骨头,你跟他对着蛮干的话,他反倒可能会觉得你有胆有识,肯委以重任。

  总之,比较奇葩。

  所以我清清喉咙,站出来冲李天华一鞠躬:“天哥,有句话,兄弟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说出来可能有些难听,但的确跟您生死攸关,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啊。”

  “你说来听听,我不怪你。”一听到跟他的命有关,李天华立刻瞪圆了眼珠子。

  我说:“您的诡绣方案,虽然接二连三地出毛病,但是,实际上都是些小纰漏。实不相瞒,我跟李叔学诡绣时,他也说了,诡绣很难做到100%的尽善尽美。就像是药三分毒一样,治愈的同时,总归会有些小小的后遗症。毕竟,诡绣挺邪门的,靠的是阴诡之力来治愈,牺牲一个魂魄,去拯救另一个。您想想,被牺牲的那个,它哪能愿意啊?它心里肯定觉得特别操蛋,所以千方百计地要捣乱!”

  “那个被牺牲掉的魂魄一定会心生怨恨,到时候,它的负面情绪,必然会干扰到诡绣的主人。这种时候,您必须得靠自己的意志来对付它。您尤其需要一些克制!就譬如说,在您搞女人这些破事儿上,如果您能清心寡欲一些,我们在诡绣中用的一前一后的两个魂魄,都不会那样轻易失控的。所以,有些话吉爷没敢说,但我觉得都到这份上了,咱们仨是绑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天哥您完蛋的话,我俩也没好果子吃,所以我必须说道说道!”我一本正经地劝诫。

  李天华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所以……连续两次诡绣出毛病,怪我?”他阴阳怪气地问。

  我撂给李吉一个眼色,他也立马会意。

  我俩都清楚,现在李天华只能依赖我们,而且,诡绣一门只剩下我们,所以我们拥有最终解释权,别人一概听不懂,因此,说白了,我们完全可以随意撒谎,李天华哪怕再将信将疑,也不得不奉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准则,因为那关系到他的小命。

  李吉喟叹:“天哥,我也叮嘱过您,在诡绣搞定之后,您就得在身体痊愈后,早点把它剔除,对吧?但您似乎完全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