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三十一章 绝处逢生

第两百三十一章 绝处逢生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我如今坐困愁城,只剩下束手待毙一条死路可走。

  但我的心中却烧着一团火,一团熊熊燃烧的怒火!

  如果我没法执掌风水局,那李天华的命对我来说算个屁?我一定得想方设法拉他陪葬!

  而且,我知晓李天华不少秘密,每一个泄露,都可能要他的命。

  比如说瞒天过海,假借何天龙的名义去寻找一个合适魂魄制作第三幅诡绣的事情。

  比如说,我拒不给予李吉噬心蛊解药,令诡绣就此失传,让李天华无药可医只能等死!

  呵呵,我完蛋的话,李天龙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而且,就凭李吉那点三脚猫的诡绣本事,他太注重技艺,脑子不够灵光,根本没法子真正地治愈李天华。

  躺在床上,耳畔只有挂钟滴滴答答在走的动静,我感觉到房间中的温度在一点点降低,而这间经过豪华装修的屋子里,墙壁上的中央空调却显示是23摄氏度。

  本不该那样冷,我却打了个哆嗦。

  是赵美美在附近徘徊,阴魂带着阴煞,入侵我的五脏六腑,所以才会打心底感到寒冷彻骨。

  我眯缝双眼,神情冰冷地注视着四周,攥紧那一枚戒指。

  或许,是桃木装修的房间的确有辟邪功效,或者说这一枚带有藏地纯阳佛力的玛瑙戒指的确有效,接下来的俩小时,我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骚扰。

  我暂时嘘了口气,神经却依旧紧绷,长此下去,我肯定会精神衰弱,被凶灵赵美美给拖垮的。

  或许,她之所以没露面,就是在等我疲惫不堪的时候。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因为贼无需有任何心理负担,随时随地都可能来偷东西,而防贼的人却得每时每刻打量四周的人,警惕所有不怀好意的目光,那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巨大的负担,足以把人活生生拖垮。

  我不愿意被赵美美那样玩弄,但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

  面对那一双绣花鞋的恐怖压力时,谁也无法替我承受,只有靠自个。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她啥时候就会逞凶,暴起杀人,所以只能如此被动。

  嗡嗡嗡……

  我的手机振动起来,终于等到一个久违的号码。

  是李半仙!

  我心中腾起一丝狂喜,他,如今就是我仅剩的一根救命稻草!

  我在床上蹦跶起来,慌忙摁下接通键。

  然后,手机那段就传来他虚弱的声音:“我收到你发出来的短信了,没想到,我真是乌鸦嘴,以往跟你提了一下子,现在你居然被赵美美那个恐怖的凶灵给盯上了,真是时也命也,唉……”

  “先别说我,听你的语气,似乎非常疲惫,而且受伤不轻?”我不禁皱眉问,“而且,前段日子我打你的手机,一直都在提示你不在服务区。现在咋样了?幽灵巴士的那一桩灵异事件解决了吗?”

  “抱歉。”我听到李半仙的嗓音涩然,带着浓浓的失落。

  “咋了?”我心中咯噔一下子,知道肯定没啥好消息。

  李半仙喟然长叹,声音低沉地告诉我答案:“不止没有解决,而且,我先前派出去打探那一辆幽灵巴士的人,全都死了!我本来也打算去一窥究竟,好好看看其中的猫腻,但是,我只是登上幽灵巴士一阵子,很快就被甩下去了。”

  “甩下去?”我一怔,有些纳闷。

  在我看来,这种事情无非就是俩结局,一是他成功解决掉灵异事件中所有不干不净的东西,将他们杀个精光;二是李半仙被那些玩意儿弄死,再也没法回来,从此人间蒸发杳无音讯。

  甩下去是什么鬼?

  李半仙大概也知道我有点懵,所以特意解释:“说来话长,我琢磨着,是幽灵巴士幕后的那个凶灵对我心存忌惮,所以我好不容易在那条国道上徘徊很久,碰到幽灵巴士,而且成功登上去后,没多久,它就骤然停车,然后乘务员恶狠狠地把我给推搡了下去,然后一溜烟跑了。那一段长达10千米的国道,手机信号全都受到强烈干扰,我这段日子都在那里守株待兔,但遗憾的是,我似乎有点打草惊蛇了,幽灵巴士再没有出现。”

  “一直干等的话,也不是个事儿啊。”我说。

  “是啊,幽灵巴士的事情,暂时搁置吧。”李半仙淡淡地说,“咱们是盟友,我不能眼睁睁瞧着你被凶灵做掉!所以,我会风驰电掣地赶回去,助你一臂之力。毕竟,没你的话,单凭我一己之力,也没法跟羽翼丰满的何天豹和老谋深算的何天霸抗衡。咱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同盟。”

  我顿时感到热泪盈眶,终于有了一丝希望。

  绣花鞋此类的事情,我是没法子跟金虎联络的,他的本事对这种麻烦毫无用途,反倒会牵累他也卷入麻烦,甚至受到赵美美的攻击。也就是李半仙有那本事跟它抗衡一二。

  “我赶回去的话,需要两日功夫。”李半仙又说出一条糟糕的消息。

  我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告诉他,恐怕到时候他赶回来时,就是替我收尸发讣告了。

  我骂骂咧咧地告诉他,万一我死了,一定别放过李天华那个鼠目寸光刻薄寡恩的蠢材!

  “其实……”

  李半仙忽然冷不丁地打断我的话,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你知道有一条解决方案,不是吗?”

  “啊?”我忽然呆住,万万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现在你的脑子里是一团浆糊,那是因为你又惊恐又愤怒,但我相信,凭你的聪明才智,只需冷静下脑袋,仔细想想,你就会明白我所说的是啥了。”说罢,他就挂断电话,临走前叮嘱我先趁这两日尝试下那一条法子。

  我听着手机的盲音,陷入呆滞中。

  李半仙究竟在说个啥啊?我真心搞不懂。

  但他那样信誓旦旦,言之凿凿,一定是有的放矢的,不可能凭空说瞎话才对!

  我猛地甩给自己一巴掌,把自己打清醒些,依靠自言自语来控制情绪:“周挽啊周挽,越是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你就越得沉住气才行。既然李半仙说行,那就肯定是存在一个法子的,他之所以不说,也是在考验你是否有资格做他的盟友。如果你通不过的话,他也未必肯救你,所以求人不如求己!”

  我一点点回想,去琢磨来龙去脉。

  那一双绣花鞋是何天豹栽赃给我的……等等!

  “何天豹!何天豹!何天豹!”我来来回回地念叨他的名字,才刚想到开头,心中就恍然意识到一些事情,李半仙说的果然没错,都怪我先前因为暴怒和恐惧失了分寸,才没想到。

  是啊,那一双绣花鞋是何天豹的私人藏品。

  所以,何天豹当然懂得它的限制,以及它会被遗留在我死之后的现场这一弊端!

  正因如此,根本没道理啊!何天豹为啥会把这样一件大杀器免费赠给李天华?他就不怕李天华用凶灵赵美美对付他?

  是的,何天豹一定不怕,他根本就不在乎绣花鞋落入李天华手中。

  他有恃无恐,才肯用这玩意来对付我!

  一念至此,我的心脏砰砰狂跳起来,几乎无法控制。

  何天豹毫不忌惮绣花鞋,他的依仗究竟是什么?我只需能够找出来,就能性命无忧!

  我推开门,走入客厅,就瞧见被叫做“鬼婆子”的肖茹云盘膝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抬眼瞧我。

  我怔了怔,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不禁问她:“前辈是在帮我?”

  这时候,我也瞧见在我的房间木门上赫然画着一串符咒,我的房门口也张贴着八张符纸,以怪异却顺眼的方式排列,似乎是某种阵图。

  能干此事的人寥寥无几,眼下,也就只有她。

  “李天华大人的吩咐,身为风水局中一级驱魔人的我,自当遵守,毕竟我的义务就是受他驱策,那是风水局的创始者订立的规矩。”她说,然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补充道,“想当年,我是亲眼看着创始者发布这一条规矩的!”

  我微微色变,她的意思几乎呼之欲出!

  肖茹云,居然是认识我父亲的!否则的话,她干嘛一再强调创始者仨字?

  而且,她跟我素未谋面的话,在李天华巴不得我死,沈南山也跟我结怨的情况下,她起码该保持中立,没必要来救我这种弃子。要知道:救了我,半点好处也无,反倒会得罪几个人,袖手旁观对她来说也是毫无损失。

  “您……”我凑过去,想说话。

  肖茹云却是神色淡淡,捶捶后辈,沧桑苍老的嗓音带着一丝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道:“我跟阁下不太熟,请勿靠近。但我会履行李天华先生的要求,每日替你守护15个小时。”

  我怔了怔,想了半晌才懂了她的意思。

  她口中说跟我不熟,保持距离,但却愿意每日保护我15个小时!要知道,沈南山直接溜了,根本就懒得在我身旁待哪怕1分钟,把李天华的话当了耳旁风。

  肖茹云白发苍苍,瞧上去很疲乏,她就算再厚道,也只需每日保护12小时即可,何必额外多拿出3个小时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