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三十二章 旧人

第两百三十二章 旧人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她根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或者……是有意在李天华面前装得对我很冷淡,以此跟我撇清干系,实际上却在暗地里助我一臂之力。

  肖茹云肯拿出整整15小时来,足见诚意。

  我确认了心中的所思所想,就毕恭毕敬地对她一鞠躬:“谢谢肖婆婆。”

  肖茹云颔首,没再多话,只字未提我父亲的事情。

  既然她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更是不想利用父辈的关系跟她套近乎,以免让她小觑了我,觉得我是那种贪生怕死的孬种。

  当然,我也并不迂腐,既然她表现出一些亲近的意思,我也得趁此契机,多问她一些关于赵美美的秘密,以便活下去才行。

  “肖婆婆,先前沈南山说,被那一双绣花鞋的诅咒缠身,被赵美美盯上的人,并非全部都死了,而是有0.2%的生机。我问他,他却因为那一只玛瑙戒指被天哥赠给我心生芥蒂,不肯说。我能问问您吗?”我降低姿态,恭谨地问。

  说罢,我咬咬牙,又将那戒指从手指上撸下来,直接递给她:“这就是酬劳,如何?”

  我是在试探!

  如果说肖茹云不认识我爹的话,利欲熏心下,她多半就私吞了。那样的话,她也会告诉我一些关于赵美美的秘密,算得上是互利互惠的交易,而且我也能用戒指巴结她。

  总之,绝不吃亏。

  何况,别忘了沈南山一直对它心存觊觎,始终对我中了绣花鞋诅咒的事情幸灾乐祸,对我耿耿于怀,想从我尸体上把它捡回去,所以我把它留在身旁,也是在招祸。

  把它赠给肖茹云的话,祸水东引,能降低我在沈南山眼中的敌意,转移他的注意力,而且,戒指毕竟不是阴阳通灵之物,效果有限,就算能帮我一点点,但终归对赵美美效果不够强劲,留着也没啥大用。

  如果肖茹云拒绝的话,那却是意味着她的确是我的长辈,而且,对我心存善意!

  “你自个留着吧,它戒面上镶嵌的那一颗玛瑙,虽然是藏地活佛的天珠,但它的品质平庸,只是玛瑙罢了,而且才供奉99年。你也知道,那一双绣花鞋的主人——赵美美,可是民国人士,她的存在时间比那戒指久远多了。所以,它的效果也就是聊胜于无罢了。当然,有一丁点效果也可能救你的命,所以你留着吧。”

  肖茹云嗓音嘶哑地摇摇脑地啊,一头白发乱晃,宛如梨花,目光闪过一丝慈祥的暖意,转瞬即逝。

  我愈加确认肖茹云对我的善意,但她不愿意说破,我也就避嫌,绝不主动捅破窗户纸。

  毕竟,跟前任风水局的主人扯上关系,对现任主人来说的话,肯定是一大忌讳。就像很多新领导上位后,都会清洗老领导的人手,腾出位置来,供自己人任职那样。肖茹云多半不愿意让李天华知晓前尘往事。

  “那……0.2%的事情……”我带着一丝哀求问她。

  “行,我就跟你说道说道。”她爽朗同意,对我眨眨眼,示意去我房间内详谈。

  我赶紧不二话,立马请她入内,然后去沏茶,给她泡上一壶浓浓的雨前龙井。

  肖茹云啜饮一口后,终于张嘴了:“根据我们风水局的调查,自那一双绣花鞋出现以来,就只有一个漏网之鱼,也就是那0.2%出现的缘由。”

  我的心中蒸腾起一丝希望,立刻竖起耳朵聆听。

  “那就是第一代风水局的主人,也是创始者。”肖茹云淡淡地说,眼神复杂地唏嘘不已,“你想一想,此事倒也很容易理解。如果不是他破除了绣花鞋的威胁,又岂能将它变成风水局的藏品?”

  原来是我爹!

  我霎时傻眼,同时心中惶惑,茫然而不知去路。

  既然是他老人家,那我也就没法子去问,等于这条线索凭空断了,毫无任何价值,我岂能不沮丧?

  “而且,我必须得提醒你一件事。”肖茹云眼神闪烁,嗓音很低,苍老沙哑的声线几乎听不清楚,“鉴于赵美美是他收拾的,她已经靠一些灵异手段,诅咒了他的后裔血脉。所以,一旦他的子嗣出现在赵美美的爪牙下,那她会更加狂暴,比平常更凶狠冷酷!”

  我不禁打了个寒噤,靠她奶奶的,原来我还是她的敌对目标啊。

  在肖茹云说完那一番话后,我已经彻底确认,她绝对已经从我跟父亲的相似认出了我的身份。这一点真心不太好,看来以后我必须学学化妆,不能总是轻易就被人给认出身份来。最近几次,是被李半仙和肖茹云给瞧出来,还算好,没出大毛病,但上回险些被何天霸也看出猫腻,幸亏他有些遗忘了我父亲的样子。万一,以后也被一些敌人认出,意识到我的威胁,那恐怕我夺回风水局的想法就会曝光,变成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谢谢肖婆婆提醒。”我叹了口气,“看来我十有八九是必死无疑了,唉,可惜我一番壮志未酬啊。”

  “有老婆子在,加上风水局的一些布置,以及你那栋桃木屋子的辟邪功效,她也很难得手。”肖婆婆淡淡地说,“老婆子虽然没啥特别厉害的本事,但以往,也跟赵美美对上过几回,对她的底细我知之甚详。所以,你回来休息时,我可以保证你没有大碍。当然,仅限于那见桃木屋子。如果你踏出半步的话,恐怕依旧会很危险。”

  我闻言大喜,能够在桃木装修的房间中没事,已经是一条大好消息!

  只是,我也不可能一辈子藏匿在此地做个宅男,尤其是现在上云市风起云涌,很多人都在紧盯着何天霸、何天豹和李天华的三雄争霸呢。我更得出去活动活动,趁着兵荒马乱的年代赶紧多做些事。

  罢了,能有一个栖身之所,就已经足够走运了。

  “多谢肖婆婆。”我只能满怀感激地拱手。

  “老婆子老啦,不行了,对很多事情都已是有心无力,也懒得再掺和你们间的打打杀杀,但我昔日赊欠一个跟你长相酷似的人的恩情,总该在半只脚踏入棺材前,把人情债偿还上。”肖茹云笑笑,对我说了这一番话。

  我懂了,也就再次对她鞠躬。

  “对了,那名风水局的创始者,是如何把赵美美制服的,您知道吗?”我问。

  “抱歉,那时候我的法力低微,没资格接触到风水局的核心机密。”肖婆婆摇摇头,“而且,创始者也从未提起这些事,所以我想恐怕没人知道。”

  不!

  何天豹一准知道,我心想。

  他应该就是靠着我父亲找出的那法子,才有恃无恐,可他万万没想到,他对付的人就是那个曾经凌驾在他之上,压得他喘不过气的人的儿子!我父亲能做到的,我将来也肯定能够搞定。

  咬了咬牙,我目送肖婆婆离去,然后将手机掏出来,眯眼寻思了好久,才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是我在《炼尸手记》上抄录的号码,是何天豹的私人手机号,只在他的几个亲戚和密友间流通。

  “喂。”拨号完没多久,我就听到了何天豹那个阴鸷中带着不耐烦的嗓音,“你是谁?为何会有我的手机号?是推销的话,立马挂断;骗子的话,立刻滚蛋。”

  我淡淡笑笑:“活尸地狱一别,很想念何天豹先生呢。”

  “你是……”何天豹的嗓音立刻变得极其紧张,想知道我的名字。毕竟,我一上来就戳穿活尸地狱的名字,令他分寸大乱。而且,在何天豹心中,金文始终是个无名小卒,他估计根本就没耗费多少精神去注意我说话的口音。

  “金文。”我吐露出这个杜撰的名字。

  “居然是你!”何天豹的嗓音立马抬高好几个腔调,怒火中烧地咆哮,“好啊,你居然还没死?赵美美怨鬼缠身,你居然遭得住?还有,一定是你潜入活尸地狱,把余泽救走的对吧?你们还敢卷走我的炼尸手记,可真是胆大包天!”

  我冷冷一笑:“兔子急眼了还咬人呢,何爷,您欺人太甚,连续两回谋害我,几乎把我逼入绝路。我拿您点东西,那不是顺理成章的吗?顺手牵羊罢了。”

  “哼,我没空跟你斗嘴,直说吧,今日找我来干嘛?”何天豹腻烦地冷笑。

  “你有对付赵美美的手段,对不对?”我开门见山地问,“告诉我!我就不再刁难你,何天豹。”

  “就凭你?也配刁难我?哈哈,真是荒唐!”何天豹根本没拿我当一回事儿,估计他就把我当根葱。

  “你在地窖中的那些艳尸,我都拍照了!”我声色俱厉地威胁何天豹,“你不想名誉扫地的话,就拿出来跟我交换!”

  何天豹一怔,脸色阴沉不定,一度让我以为又机会得逞。

  但最终,他轻蔑地道:“我都已经是半人半僵了,还在乎那些小小的面子得失吗?你尽管去搞臭我,又有谁在乎?我半点也不怵,你去试试吧。倒是你,我很想知道你究竟能撑住几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