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三十三章 交易

第两百三十三章 交易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我怔了怔,猛然意识到何天豹居然毫不顾忌地承认他半人半僵的身份。

  可见他是何等的有恃无恐!

  要知道,那句话从他嘴巴中说出来之后,就意味着何天豹默认自个是非人怪物,这种身份,在风水局中肯定会受到强烈排斥,但他居然一丁点都不在乎,那意味着他有绝对的信心压制住负面影响,或者说,他一点都不在乎损失。

  他的凭仗就只是在活尸地狱的那些僵尸吗?

  我强烈地感觉恐怕不止。

  “那一双绣花鞋,也并非无解的,就算没你,我也总归能够找到一些对付它的法子。”我咬咬牙,决心不能直接就对他认怂。就算我得求他帮忙,却也不能把姿态放得太低,因为我心中清楚,像何天豹那种泯灭人性的杂碎,我哪怕跪下来捧着他的脚丫子,乞求他可怜,他也只会把我一脚蹬翻。

  “哦?说来听听。”何天豹的嗓音充满浓浓的戏谑。

  我心下发狠,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一双绣花鞋里的凶灵赵美美,也不是你驯服的!而是另有其人!既然以前就有法子,想必也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我去找找那人的老友,说不定就能问出一些东西来。”

  何天豹本来怪笑的嗓音戛然止住,从他的喉咙中,陡然传来一些野狗发起攻击前的那种低沉的龇牙咧嘴的呜呜声,令我毛骨悚然。

  真是万万没想到,我的顺嘴一提,居然惹得他如此暴怒,这让我顿感诡异,心中惊疑交加。

  何天豹,为何对我父亲如此震怒?

  “呵呵……”许久,手机中传来一串令我毛骨悚然的诡笑,“那老杂毛的跟班,都早就散得七七八八了,仅剩的几个老顽固,也都被我给剥了人皮,腌制成了僵尸。”

  我心中大骇,同时怒火中烧,但更令我介意的是他说“我”,而不是“我们”。

  也就是说,莫非以往那些惨案,何天豹是幕后真凶?而且,是他自个儿干的?

  “也罢,我想应该还残余着一些老不死的,或许,他们手里真攥着你想要的法子。”在我心里一团乱糟糟,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说啥时,何天豹居然出乎我意料地服软了。

  他居然直接明明白白地说:“没想到金文你的脑子居然这样厉害,能很快想通其中诀窍,找到唯一的一条活路。我何天豹自认眼高于顶,极少有能入我眼的人,但我却接二连三地在你身上看走眼。先是你成功瞒天过海,让我以为你已被活埋,而你却三番五次地潜入我的炼尸实验室,窃走我的《炼尸手记》;这一次你又能在短短时间内,就想到自救的法子,真是厉害啊。”

  我静静听着他的吹捧,心里却没有半点自得,因为我知道,从今往后何天豹就不会再把我当个屁一样对待,他将会全力以赴地对我下狠手!

  “我真该在绑架你那次时,好好拉拢你一下,说服你背叛李天华那蠢货,让你为我效力。”何天豹长叹一口气,“你是聪明人,想必也瞧得出来,李天华他已经变得庸碌无能,彻底沦为了一个废物,跟五年前他意气风发时,可谓截然不同啊。我想,或许他的脑浆都射给那些女人了。”

  “而且,光是愚蠢也就罢了,如果待下属厚道公正,也不失为一个好老板。可惜,他不止如此啊!他更是忘恩负义,刻薄寡恩,彻底变成一个白眼狼!你既然不蠢,想必也早就看得一清二楚,是吧?”

  我呆了呆,对他的话无法反驳。

  “所以,我真的很纳闷,像你一样出色的年轻人,干嘛投奔那种狼心狗肺的人呢?做好了,他能赏赐给你的很有限,甚至可能把你兔死狗烹。做差了,他第一个跟你算账。”何天豹冷冰冰地问。

  我不禁一怔,也霎时意识到此事的确极难解释,是一大漏洞。

  也难怪李天华一直对我有所提防,很难彻底信赖我,估计他也很有自知之明,在看到自个的党羽被两个姨父一一剪除,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后,我却很诡异地跟他套近乎,向他靠拢,而且我也一直都没提啥贪婪的要求,搁在任何人身上,恐怕都会有所怀疑的。

  毕竟,现在是拜金时代,人人都在争权逐利,我居然没啥要求,就无缘无故地对李天华特别好,这绝对是一个知名破绽啊!

  一寻思到这儿,我暗暗恼火,这些日子都被活尸地狱的事情绊住,完全没工夫去思考来龙去脉,以至于出现这样巨大的纰漏,真是愚蠢。

  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所以我强自镇静心乱如麻的情绪,反倒放肆大笑起来:“痛快!何爷说话可真够直白的,那我们干脆就明人不说暗话,开门见山吧。”

  越是心慌的时候,就越得装得特别自信,以此麻痹对手,这一招我还是当初看金庸老爷子的《鹿鼎记》,从韦小宝那里学来的,嘿嘿,还别说,这种伎俩往往真的能唬住人,尤其是我在跟何天豹打电话,而非面对面,所以他瞧不出我刚才那一瞬间的慌乱。

  我佯装成被人识破野心的样子,何天豹果然信了。

  他微微一笑:“果然嘛,你跟在李天华身旁,自然是有所企图的。但他能给你的,我也可以做到,而且我的底蕴比他雄厚十倍!你若是可以办到,我当然可以教授你对付赵美美的法子。”

  “你不能直接解除吗?”我心下焦虑地问,压低嗓音,“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实不相瞒,李天华那杂碎已经把我视为弃子了,根本不顾忌我可的死活。事已至此,我又何必对他效忠?只要阁下能让我活着,我二话不说,立马背叛他做二五仔都行。”

  何天豹遗憾地喟叹:“抱歉,那一双绣花鞋是大凶之物,赵美美也是嗜杀成性的恐怖凶灵,一旦激活,就永无终止,除非被诅咒之人被杀。我根本没有权限终止,而且,我掌握的那一条法子,虽然说的确是有,但效果如何,我根本就并不清楚。我清清楚楚记得,当初那人也跟我说,就算用这个法子,被赵美美盯上的人能否活下来也得看天数,存活者恐怕……十不存一。”

  我的心脏渐渐僵冷,感到四肢麻痹,头晕目眩。

  那条被我视为救命稻草的法子,居然也就只是如此而已。

  与此同时,我的眼角余光陡然在墙角瞥见有一缕漆黑的长发正在蠕动着,从地板缝隙中渐渐钻到房间中来。

  那一幕把我吓了一大跳,知道肯定是赵美美在捣鬼,她是在告诉我:哪怕我躲在这个地方,她也依旧有能力入侵!

  门外的肖婆婆依旧在,我能听到她沏茶的噪音,然而她却对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这种情况令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明明近在咫尺,凭肖婆婆的本事居然感觉不到,可见赵美美的恐怖本事。

  “喂?咋了?我可是在很有诚意地等待你的答复呢。”何天豹不耐烦地问。

  我涩然苦笑,嗓音沙哑得像是生锈的破锣:“她来了。”

  何天豹哼道:“无妨,她既然还能被你瞧见,说明现在她也没法十拿九稳地将你干掉,所以依旧在一点点消耗你的精气神。等你疲惫不堪,数日不眠不休,被她折磨得几乎崩溃时,她才会真正露脸,将你杀死。你可以信赖我的话,因为我对她知之甚详。”

  “多谢提醒。”我自然心中清楚,会咬人的狗不叫,当赵美美不再用那些诡异的手段恫吓我时,才是她露出獠牙之刻。

  “所以,你的决定呢?还有,我想知道你为何那样死心塌地地给李天华干事。”何天豹依旧在谈老问题。

  我将心一横,在这种节骨眼儿,生死攸关,我当然得敷衍一下何天豹,撬开他的嘴,问出那个有效的法子,哪怕胜算不到十分之一,我也得努力试试!以前我挺乐观的,觉得无非就是一个鬼魂,算个啥?诡绣中用的原材料罢了,李吉那种废物都能搞定。但事到临头,我到底是怂了,被她给吓唬到了。

  但是,何天豹不是那个常年沉溺肉欲,已经变蠢的李天华,我没法轻易忽悠他,必须得拿点干货出来才行。

  这年头,大家都是上过学念过书,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人,想骗人的话,起码得说九句真话,然后才能在其中掺杂一句假话,做到天衣无缝。

  所以,我不假思索,毫不犹豫地说出一个非常成熟的想法:“我是想,将来风水局的内斗结束后,凭着我辅佐李天华的功劳,可以说服他改革风水局的内部结构。尽管现在,你们何家一派,已经把它变成一个敛财的公司,但却是家族独裁式的统治,非何家嫡系很难获得实权。我希望将来能变成股份制,让风水局不再是一言堂。我希望我将来能是风水局董事会的一员,对它的任何决策都拥有建议权和投票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