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三十四章 质问

第两百三十四章 质问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一见你就笑明镜台[gl]异能犯罪调查局名媛攻略

    我那些话,全都是从李半仙那儿抄袭来的,绝对没有半个字的杜撰,字字句句都是李半仙深思熟虑后的结论。

  我也曾经彻夜不眠,思索这件事,觉得挺在理的,也有了一些自己的见解和想法。

  此时此刻,我当然不会隐瞒,全都一五一十地说出去。

  反正此事也不是啥机密,说给人听根本无所谓,也没有任何灾难性结局。

  “你想让风水局的权力从一个主宰者,转移到董事会的手中?”何天豹听得云里雾里,好久才搭话,他似乎被我镇住了,呆若木鸡,而我也听不出他有啥特别的情绪。

  这一点很让我匪夷所思,因为以何天豹的想法,他肯定想把风水局牢牢攥在手中的,所以听了我的话之后,照理说,他起码应该发火才对。

  “那你为何投靠我那个废物侄子李天华呢?”何天豹喃喃自语,但很快他就给自己找出一个貌似合理的解释,“哦,对了,他不可能有子嗣的,所以将来李天华也只能退位让贤。到时候,你这样搞的话,李天华也会支持你,毕竟他是个薄情寡义的人,如果说将他的权力让给别人,他肯定很不满意,会从中捣鬼,但如果是改革,他还能落个好口碑,呵呵,你想得倒是深远。”

  我擦擦脑门上的冷汗,知道成功蒙混过关了。

  误打误撞的,让何天豹自己瞎寻思出一个听上去很合理的解释。

  “那就来谈一谈交易吧。你肯付出什么代价来交换那个法子?”何天豹兴致勃勃地问,嗓音中夹杂着一丝戏谑,以及高高在上,主宰别人生死的冷酷。

  的确,现在我的命算是被他握在掌心了。

  但我先前的那一番话也奏效了,如果他要价太高的话,我可以去找我父亲遗留的老人来问,虽然……我不确定是否有知晓此事的人还活在世上。

  不!

  我的脑袋中乍然灵光一闪:我所认识的旧人,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了,现在残存的也就是李半仙和肖婆婆,可他俩都并不知情。但是,听何天豹的话中意思,在我拿这事威胁之后,他居然有些怂了。

  也就是说,何天豹是知道还有一个父亲执掌风水局时代的旧人,依旧知道那个法子的!他无意中泄露出来的意思,显然就是这个无疑。

  他,或,她,究竟是谁?

  莫非就像李叔那样被囚禁在地牢中,生死未卜,等待我的拯救?

  但这事解决不了我的燃眉之急,而且,我也不能把自己的命押宝在一个完全不知道下落的陌生人身上,归根到底,我还是得跟何天豹交易才行。

  “你想要啥?为了保命,我能给的自然都可以拿出来交易。”我只能咬牙问。

  “我想宰了李天华,你做得到?”何天豹嗤笑着反问。

  我感到他在敷衍我,在一点点挑拨我的神经,想把我拖到崩溃边缘,试探出我的底线。所以我恼怒不已地反驳:“你如果真有诚意的话,就别说那种荒唐的理由!我想救自己的命,但帮你干那事,却也是大概率让我自己丧命。风水局中谁不知道李天华的阴兵特别厉害?他能执掌风水局,靠的不就是那玩意吗?我去杀他?恐怕他一挥手,我就身首异处了。”

  “哦,你可以下毒和暗杀嘛,李天华沉溺女色,在他跟那些妞尽情享受鱼水之欢时,就是他最麻痹大意的时候,一个价格低廉的剃须刀片,就能了解他的命。”何天豹蠢蠢欲动地煽动,口吻就像是诱惑人堕落的魔鬼。

  我只能冷笑:“何爷说得轻巧,真那样容易的话,您随随便便派出一个僵尸,叼着刀片,跟圣诞老人一样潜入李天龙的烟囱,把他割喉得了。那不是易如反掌?”

  “我不是他的亲信嘛,你曾帮他不少忙,又辛辛苦苦跑去提醒他关于我炼尸的事情,他肯定愿意信赖你才对。”何天豹依旧带着揶揄嗓音说。

  “信赖?你们可是亲戚,比我跟天哥的关系亲密十倍。他都一直在提防两个姨父,何况其他人?何况,何爷您心里门儿清,就李天华那多疑又刻薄寡恩的暴戾性子,他能真心信赖谁?”我干脆开门见山地冷哼道,“咱们都不是傻逼,你也别跟我打马虎眼,我就直说了:先前你跟我漫天要价,图的无非是落地还钱时能让我多一些让步。现在我们省略前一个步骤,你就明说你的真正条件吧。”

  何天豹:“……”

  半晌的沉默,他终于骂骂咧咧地轻笑起来。

  “好小子,你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而且还懂得我的思路,有点意思。那我也不瞒你说,近期,我的好兄弟何天霸不知道咋了,就跟吃了枪药一样,待我的态度遽然降温,像是要跟我开战一样!我很纳闷,但百思不得其解。”何天豹开始将原委娓娓道来。

  我的心脏则砰砰直跳起来,霎时就想起了这件事的原因:李天华派他的阴兵披上一层尸体的皮囊,佯装僵尸,去下狠手暗杀了几个何天霸的心腹。

  看来,这一招挑拨离间的确奏效了。

  而且,李天华干得很漂亮,没留下啥破绽,成功地将祸水东引,栽赃嫁祸到了何天豹的头上。

  何天豹吃了我们的哑巴亏,但他却是对来龙去脉一无所知,也就根本没法子跟何天霸和解。

  再说了,何天霸也是个草莽中的枭雄,很有几分本事,他吃了大亏,心腹被阴兵给弄死了,照理说肯定是无比恼怒,但他是何天豹的哥哥,这些年行事又远比何天豹高调,所以在众人眼中他比弟弟强悍得多,所以拥有这些形象的他,哪能随随便便去找何天豹兴师问罪?那不等于承认自己不如何天豹吗?一旦闹大的话,他的形象也会蒙羞,在众人眼中变成一个被弟弟耍得团团转的窝囊废。

  所以,何天霸只能忍了。

  而且,这一招挑拨离间,最奇妙的精髓在于何天豹炼尸一事被曝光的时间。

  一开始,李天华派阴兵假扮僵尸去杀戮何天霸的心腹时,想必何天霸一脸的懵逼,根本不知道僵尸们是从哪来的。

  但隔数日后,何天豹苦心孤诣经营十几年的活尸地狱曝光,何天霸哪能不多想?他只需有一丁点的猜忌之心,有一丝半点的智商,就难免想歪。

  他会觉得:何天豹肯定是羽翼丰满了,所以蠢蠢欲动,想先铲除自己这个绊脚石,夺取他的势力,然后再把李天华干掉,夺取风水局!只可惜,何天豹的炼尸却不小心泄密了。

  这是一个有趣的时间差战术,靠的就是我侥幸从活尸地狱活着回来的这个契机。

  何天霸不说,何天豹又哪能算出其中的猫腻?所以两兄弟就会从貌合神离的表面和平,直接变僵,从此开始互相敌视!

  我心中欣慰得很,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在李天华那里吃瘪,被视为弃子,又受到了那一双绣花鞋的威胁,但却非常侥幸地将何家兄弟推向了对立面。

  “我真是操蛋!”何天豹骂骂咧咧地嘟囔,“无缘无故的,何天霸跟个更年期老娘们一样,鸡蛋里挑骨头地找茬,三番两次地针对我,差点把我给惹毛了。”

  我听完他的抱怨,耸耸肩膀:“哦,但恕我冒昧何爷,您絮絮叨叨地跟我说这些,把我搞得云里雾里的,究竟是想让我干嘛啊?您不会只是想纯粹地找个听众来倾诉吧?”

  何天豹的话骤然变得冷酷无比:“我琢磨了下,尽管何天霸是我的哥哥,但他打小志大才疏,喜怒总是摆在脸上,我很清楚,他一定是吃了瘪,才会那样不爽。而且,他认准了是在我身上吃瘪了,所以矛头直指我。”

  我的心脏砰砰直跳,何天豹这厮,真是难缠得很呐。他一拍脑壳,就能想通来龙去脉,而且听他的意思,显然是将此事想到了李天华的身上。

  我只能勉强地说:“哦,那您干嘛不去直接问问他啊?何天霸好歹是您哥哥,有啥话不能敞开了说?打开天窗说亮话嘛。”

  “不,我没法直接问他的,因为我十分清楚我那个哥哥的暴烈性子,他没啥真本事,但骨子里特别傲,如果我真被人栽赃了,却傻乎乎地的直接找他问的话,他只会觉得我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是故意上门挑衅和炫耀,一定会变本加厉地恨我!”何天豹叹了口气,又冷笑起来,“何况,金文你也不傻,何必敷衍我呢?你好歹是李天华的心腹,能不清楚我跟哥哥早就貌合神离了吗?自从……我儿子展露出惊人天赋,他的孩子却浑浑噩噩开始。”

  “我‘曾经’是李天华的心腹。”我纠正他的说法。

  “好,那我问问你,关于此事,你知道些什么?”何天豹的口吻瞬间变得极其冷厉。

  我不能说!何天霸跟何天豹的势力叠加起来,一加一大于二,恐怕有五个李天华都不够他们对付的。所以现在何天霸对何天豹心生嫌隙的契机,可谓千载难逢!我岂能直接把真相告诉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