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本三十六章 危险大嘛

第两本三十六章 危险大嘛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风险很大吗?你说说看。”我试探性地问。

  李半仙涩然苦笑:“何止啊,你甚至极有可能把命赔上!这一招,简直就是杀人不见血,忽悠你主动把半只脚伸进棺材里。你知道阴差是啥?在阴曹地府的官衔中,他们跟黑白无常属于同一行政体系,干的都是勾魂索命的活儿。对一个活人来说,我们是兔子,他们是鹰隼;我们是耗子,他们是老猫;我们是蟑螂,他们是杀虫剂!那是我们的天敌啊!”

  “而且……”李半仙喟叹,“我下面说的话,你别觉得好笑,得品出其中的惊险!我告诉你,阴差是阴曹地府的公务员,他们也有任务的,每月必须得拉满多少个鬼魂。就像是推销员每天得卖出多少商品,的哥每天得赚够多少份钱那样。说句晦气话,一旦你很倒霉地碰上一个每月任务没完成的人,他顺手就会把枷锁扣在你脖子上,把你拉回黄泉冥府了!”

  我不禁噗嗤一笑:“阴差也这么功利啊?”

  “握说了,你别笑!”李半仙恼怒地冲我吼道,“我问你,你小时候有没有拿放大镜去烧过蚂蚁?”

  “有啊。我还曾经拿铲子,把蚁巢挖出来过。”我听不懂他究竟啥意思,但还是点点脑袋承认了。

  “你烧死蚂蚁时,顾忌过它们的死活吗?有曾经想过,它们也是跟我们一样有喜怒哀乐,有亲人朋友吗?你想过正在被你烧焦的那只蚂蚁,它可能有上有老下有小,你弄死一个,他们全家都会因此饿死,而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屠夫刽子手吗?”李半仙冷冰冰地问。

  我听得毛骨悚然,忽然觉得很是惭愧,尴尬地挠挠头:“抱歉,我小时候没想过那么多。直到现在,也是被你提醒了才意识到……”

  “是啊,你想不到的,就像是阴差夺去咱们的性命时,他们就像我们小时候踩死蚂蚁一样满不在乎。而且,我们站在他们面前,就像一只蚂蚁般无助,会被随手碾死!”李半仙涩声道,“现在你知道其中的凶险了吧?”

  “不……既然何天豹指名道姓说到一个叫陈中华的阴差,煞有介事,那就可能是真的。”我摇摇头,尽管走阴听上去风险极大,但事到临头,关系到生死,我说不得必须要走一趟了。

  “而且!别忘了,以前就是我父亲成功降服了赵美美,他当初成功了,我也可以做到的。”我的这句话,成功地堵上了他的嘴,让李半仙也沉默了下去。

  “你太执拗了。”李半仙只能苦笑,“你都这样说了,把话说死了,我难道还能反驳你吗?如果我说你父亲能办到的,你未必能做到,这一定会戳中你的痛处,激起你的逆反心理对吧?很多人都这样,不能容忍输给父辈。”

  “算了,我也没啥法子,或许去找阴差就是仅有的。”李半仙很无奈,只能在唉声叹气一阵子后,告诉我,“我认识一个出色的走阴人,他基本上每年都会往返阴阳两界,捎带一些阳间人的消息和东西拿给阴间的亲人。他做事,还是蛮靠谱的,我去找找他,看看他能否帮得上忙吧。”

  “多谢!”

  我不禁大喜,如果有专业人士出马,那真是太棒了。我甚至无需亲自出马,让人代劳,帮着问问就成。

  “总而言之,一切等我回去,你自己先扛住了!赵美美虽然厉害,但你毕竟是那个人的儿子,而且有自个的本事和依仗,她轻易动不了你的。”李半仙为我加油鼓劲,然后挂断电话。

  我咬咬牙,攥紧双拳,猛然在床旁一个鲤鱼打挺,大步走向墙角那些蜗爬般缓缓蔓延的女人头发,狠狠踩踏上去。

  我已经带上一些易筋经修炼出来的力量。

  片刻后,我瞧见自己踩的地方空空如也。

  肖婆婆也是一把推搡开门,闯入房间,就瞧见我怒火熊熊地在墙角蹦跶,不禁愕然怔住:“你在干嘛?我突然听见房间中脚步声很响,乱糟糟的,以为你在跟谁扭打呢。”

  我尴尬地摸摸鼻子,摆摆手:“抱歉,我瞧见……”

  “你瞧见她了,对吧?”肖婆婆勃然色变,阴森森地一哼,“就在刚刚,她也偷偷摸摸地拍了我肩膀一下。”

  她让我瞧她的右肩,果然,那里有个我非常熟悉的血手印。

  我不安地扭了扭身子,脊梁上起了一排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浑身阴冷。

  “别怕。”肖婆婆老脸上的皱纹渐渐绽开,咧嘴冷笑,“她搞这种过家家的小伎俩,以为能吓住老婆子吗?我号称鬼婆子,这些年对付过的凶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倒要跟她玩玩试试!至于血手印,无非是一点小小的通灵术法罢了,只能算雕虫小技,虽然很能唬人,但半点杀伤力都没有。很多人碰上凶灵,往往都是自己被自己活生生吓死,就像我曾经亲眼见到一个傻蛋,被鬼吓唬到,然后就在自己的泳池中被淹死了!实际上,他如果肯稍微镇静一丁点,直起腰来,别乱扑腾,脚就能轻易触碰到水泥。泳池中的水,最多只有一米深浅罢了。这就是经典的自己吓死自己的案例。所以你放宽心就行。”

  我只能很勉强地点点脑袋,表示我清楚了。

  “但是,这地方果然也已经不安全了,她既然能让你也中了幻象,说明桃木屋的辟邪功效很有限。”肖婆婆说着,脸色变得异常恼怒起来,来到先前头发出现的墙角,狠狠踹了一脚,顿时在我的面前就出现一个小洞。

  “这就……烂了?”我吞了口口水,呆若木鸡。

  本以为会是我堡垒的桃木屋,现在却跟纸糊的一样。

  “我就说嘛,照理来说,就算赵美美是一个绝世凶灵,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就入侵按照风水局设计图纸制造的桃木避难所才对。没想到这一栋屋子居然是偷工减料的!他们居然敢用次品桃木,真是可恨!”肖婆婆异常恼羞成怒地跺脚,而我也瞧见了,墙角的那些桃木,居然簌簌掉落出一大堆的木头渣子。

  其中,有一只白白胖胖的蛀虫。

  也就是说,那些桃木用的是被虫啃烂的次品!难怪在赵美美面前不堪一击,轻易就被突破了。

  我的脸色有些苍白,心中也是格外的恼怒,也不知道此事跟李天华是否有关系。

  千算万算,谁能算到事情出在人的身上。但现在去彻查这种豆腐渣工程,也已经是来不及了,我只能跟肖婆婆郁闷地把那一段被虫子彻底蛀坏的桃木全部拆掉,然后拆东墙补西墙,挪过来一截木板,把漏洞遮挡住,然后肖婆婆再用符纸将其黏贴好。

  彻底搞定之后,我们总算嘘了口气,暂时安全无虞了。

  “别松懈,赵美美一定会再度入侵的,而且,次品的桃木料子,绝对不可能只有一处,以次充好的地方肯定多得多,千万别太低估人的贪得无厌。”肖婆婆冷笑,“在黑市上,经过特殊处理,而且篆刻封魔符文,或者雕刻完整金刚经,专门用来制作对鬼怪的避难所的桃木料子,如果用钱买的话,大概是38万一立方米。如果是次品的话,呵呵,那就价格低廉得多了。”

  我恨恨地瞟向李天华住的方向,很不爽地抱怨:“都怪李天华那蠢材这些年昏庸无能,像个傻子一样,底下人才敢这样猖狂地欺上瞒下。只是可惜了,以往居然没曝光,偏偏让我给赶上了。”

  肖婆婆轻叹:“以往,谁敢对风水局的高层用这种凶灵诅咒呢?你就在这里暂且呆着吧。”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摇摇头,原先我的确倾向于宅在桃木屋中,这栋特意对鬼怪设计的避难所本是我的救命稻草,但现在,我十分清楚它的效果极其有限。

  “我得出去一趟,办点正事。”我告诉肖婆婆,让她留在别墅中等我就是。

  “你出去的话,就不怕受到她的袭击吗?”肖婆婆无比担心地问。

  “我又不是脆弱得跟纸糊的一样,怕个卵子!”我咬紧牙关,告辞肖婆婆,也没通告李天华,利用他准许我自由出入的特权,直接开车风驰电掣地去了郊区,找到金虎。

  金虎很纳闷,不清楚为啥我突然就来了。

  “紫色魅惑ktv,你帮我安排下,我得去一趟走个过场。”我说。

  “啊?你去那个地方干嘛?”金虎的脸上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冲我挤眉弄眼,摆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猥琐神情,“你小子品味顶呱呱啊!那地方的美人,的确是咱们上云市首屈一指的,还有不少从外国进口来的‘外语老师’呢,她们既戴着那种知性的眼镜,也帮男人戴套套。”

  说着,金虎咕嘟吞了口口水,显然是食髓知味。

  他的德性我一清二楚,我们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那小子就是因为好色险些把命丢在桃花村的。

  “少扯淡,给我安排一个身份,让我潜伏进去。”我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