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三十八章 融入

第两百三十八章 融入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我再三对着轿车的后视镜确认,自己的模样的确是已经跟以往截然不同,全然瞧不出有任何的相像。

  这才满意地点点脑袋,闭目养神,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直等到抵达紫色魅惑ktv,被金虎给推搡了两下,我才神清气爽地醒来,睁开了双眼。

  “你睡得挺踏实的,这是好事。”金虎欣慰地笑笑,“看来在车上时,赵美美那个凶灵没来骚扰你。”

  “或许她良心发现了吧,或者说,你身上充满阳刚之气,把她给吓唬跑了。”我心情愉悦地调侃两句,但实际上,我的眼角余光瞥到在后车座上,露出一截惨白的小腿,下面穿着那双鲜艳的绣花鞋,象征爱情的鸳鸯图纹非常清晰,但却泛着一股青黑之气,阴森可怖,令人一瞧就起鸡皮疙瘩。

  但我直接将眼睛挪开,并不准备将此事告诉金虎,反正他与此事无关,我也叮嘱过他了,让他别去招惹赵美美,尤其是不要激怒她。

  所有事,我一肩扛了就行,别拖累朋友们。

  金虎西装革履,穿得人模狗样的,倒是有些气派。

  他领着我绕过紫色魅惑ktv的正门,直接穿过后街,从后门走到厨房,找到一个正在掌勺的油光满面的师傅。那人大概五六十岁,秃头,腆着个啤酒肚,中年发福得很厉害,鼻尖都冒着油,两条胳膊上全都是体毛。

  “钱叔。”金虎满脸恭敬地上前,腿脚麻溜地帮他打下手,边做,还边给我使眼色。

  我也立马会意,帮他择菜,然后把作料都拿过来,把跑腿的活儿包了。

  “小虎啊。”那个叫钱叔的中年男人慈眉善目地一笑,赶紧制止我俩,“你们大老远地跑来找我,别弄脏衣服。瞧你那身西服,肯定挺贵的吧?臭小子,没想到这些年你倒混得像模像样了,你爹妈肯定特别欣慰。”

  金虎笑笑,叹了口气:“他们又瞧不见了,有啥好欣慰的。倒是我特别怀念钱叔你做的四喜丸子啊。”

  “今儿个晚上,咱们回我的房子,我给你做!”钱叔拍拍胸膛,对金虎真心实意地说,“包你吃成我现在这种肥头大耳的模样。”

  金虎哈哈一笑:“那可不行,我还指望着用这张帅脸去泡妞呢。钱叔,我今日来找你,主要还是为了表弟的事儿。我在电话里求你帮忙的,您看他怎样?”

  “哦,小伙子倒是腿脚挺麻溜的,瞧上去是个勤快人。”钱叔满意地点点脑袋,但他也是不惑之年的人了,眼光锐利,在瞧了我两眼后,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说,“这小子瞧着病怏怏的,是生过一场大病吗?”

  金虎压低嗓音,把我跟他合计出来的背景说了:“他啊,刚从戒毒所出来呢,以前他犯蠢,跟一帮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厮混,结果染上那瘾了,幸亏现在浪子回头迷途知返,已经彻底戒了。就是身子骨还虚得很,现在要从头开始,别人都觉得我表弟有前科,将来早晚会复吸,怕他又变成瘾君子,所以不敢招他,我只能来找老爷子您了。我的意思是,想让您帮忙看着他。”

  钱叔呆了呆,似乎隐隐有些为难,但金虎的面子真的挺大,所以,一来二去的他就同意了。

  “但你得跟我保证,这小子不会再沾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钱叔板着脸说,“否则的话,趁早让他滚蛋。我们老板虽然待我不错,给我三分薄面,这种事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不能给他捣蛋。”

  “你放心就是。阿文这个月都跟我呆在一块,我天天盯着他,知道他已经彻底痊愈了,才会跑来拜托钱叔你。”金虎笑眯眯地说,“如果他不靠谱,我干嘛来找您,那不是成心给您添堵,对吧?”

  钱叔同意了,然后他被人喊出去检验一批屠宰厂新采购的鲜猪肉。

  金虎则一把拽住我胳膊,把我拖到厕所去,一本正经地叮嘱我:“周挽,钱叔是我爸的老朋友,所以你千万小心,别暴露身份,免得坑到他老人家。我不想跟钱叔伤了感情。”

  “放心。”我点点脑袋,“如无必要,我一定谨言慎行,乖乖地装孙子。”

  “行吧,一切都以保命为主。真要出现危险,你撒丫子就跑便是,钱叔也不会真的怪罪我。”金虎终归是担心我的周全,又叮嘱一句,才去跟钱叔告辞。

  钱叔的确非常地给金虎面子,立马就带着我跑了趟紫色魅惑ktv的后勤部,找到一个主管说了两句话,那人就懒洋洋地翻了两眼我伪造的履历,点点头同意了下来。

  于是,在钱叔的人情担保下,我轻而易举地就成了紫色魅惑ktv的一个内保,而且发给我两套保安服,一套现穿,一套换洗。

  我发现的确是没人在乎内保,谁也没把我当回事儿,完完全全把我当闲人在养。大概的确像是金虎说的那样:所谓的内保,就是何天霸聘请来的幌子罢了。

  我却是惊喜交加地发现一件我有所猜测,而且满怀期待的事情成为现实!

  那就是自打来到紫色魅惑ktv后,赵美美再也没有露面!是的,她就像销声匿迹一样,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可不是她一贯的尿性啊。

  那意味着我的猜测是对的:紫色魅惑ktv既然是何天霸的老巢,当然就会有一大批的能人异士,非常擅长灵异诡谲之事,所以,哪怕强悍如凶灵赵美美,她也是必须得暂避锋芒才行。一旦她露面,很可能就会面临群起围攻的绞杀!

  这下子,我总算能高枕无忧一阵子,往后也可以上班来躲避风险。

  尤其是我这活儿如此轻松,根本没人在乎,所以我哪怕去找个包厢,躺在里面睡大觉,想必也根本就没人在乎吧?

  一寻思到这儿,我都有点哭笑不得,万万没想到,何天霸的老巢暂时成了我的临时避难所,可真是……一言难尽呐。

  我按照主管的意思,把电棍别在腰间,装出病怏怏的样子,来到二楼的保安室。

  一推开门,卧槽,好大的烟味儿,呛得我鼻炎都快犯了。

  我只能掐着鼻子,硬着头皮往里钻,没想到里面的人居然是摆了一桌麻将和一桌桥牌,其他的人抓着啤酒和香烟在围观。偌大的一个保安室,弄得乌烟瘴气的,简直让我目瞪口呆。

  难怪说根本就没人上心,原来内保们平常就是这样“上班”的。

  “哎哟,有生面孔,是新兄弟吗?”其中一个瞧上去资格很老的人,顿时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一副流氓嘴脸把我拽到麻将桌旁,笑嘻嘻地说,“我们这儿可有意思得很,你在别的地方聚众赌博的话,警察一准把你逮回去。但我们紫色魅惑ktv,何天霸老大罩得住,在这个地方你搞啥都行!小子,往后有你享福的日子。”

  说着,他迷迷糊糊地就要把我往麻将桌上拽。

  顺嘴说:“我叫老郝,往后你碰上啥麻烦,就尽管报我的名字,我在这片儿罩得住!”

  “得了吧,老郝。咱们都是一群癞皮狗,在这里混工资混日子的罢了,你把名字报出去的话,别人立马能笑喷,所以就别装模作样了。”

  “就是啊,小兄弟你叫啥?从今往后,咱们就一块儿在这里安安心心地捞钱赚点养老基金得了,也甭想着发大财。好在咱们ktv包吃,还给缴纳五险一金。”

  他们一边拿话去呛老郝,一边热情地招待我坐下,也有人立刻就腾出个位置来给我。

  他们的意思,我懂,宰新人嘛。

  想融入到一个新环境,当然就得缴纳点投名状,而跟这批人打成一片,想跟他们混熟的话,无非就是输些钱给他们。

  所以,当我委婉地拒绝着说我不太懂麻将的时候,一群人的眼睛更亮了,非得又拉又拽地挽留我。

  我也就顺水推舟地留下来,输给他们500块钱,然后哭丧着脸把口袋掏出来,表示没钱了,他们才嘻嘻哈哈地让我离开,而经过这件事,他们对我的态度顿时好很多了,也不介意我那副病怏怏的模样。

  输钱,这也勉强算是人情交际的一种吧。就譬如说,你去跟几个领导打牌,输给他们大几千,将来你如果有事情,当然是理直气壮地去找那个赢自己钱的领导帮忙,对方碍于面子,也会帮你一些,一来二去的,不就熟了吗?

  所以,我靠着输钱快速融入小圈子后,也就知道了一批人的绰号。

  但他们肯定是帮不上我任何的忙,我也就揣着警棍,到处去巡逻。

  没想到一出门,我险些跟个漂亮妞撞个满怀。

  我一下子被她绊倒在地,她也是傻眼一样,直接摔在我怀里,身体软绵绵的,抱着都觉得很舒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尚未说话,对方就慌慌张张的,跟只惊慌失措的小猫一样,连连向我道歉。

  “哪里哪里,我才是怪不好意思的。”我摸摸脑袋,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