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三十九章 羞辱

第两百三十九章 羞辱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热搜预定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权欲场画怖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霸天武魂

    待我从地上爬起来时,我才注意到,眼前真真是一个特别妩媚的美人胚子。

  她似乎是十八九岁的年龄,眉眼都精致如画,身体也是前凸后翘,充满青春活力。

  她佩戴着一个廉价的黑框眼镜,略微掩饰住她那张宜嗔宜喜的漂亮脸蛋,但却平添三分知性的书卷气,很有点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滋味,在紫色魅惑ktv这种妖艳贱货众多,搔首弄姿、浓妆艳抹的女郎遍地都是的地方,更显得特别难得。

  这是个雏儿啊,我心想,而且在这种乱糟糟的地方,居然还能独善其身,真的算是很难得的。

  只看她满身打扮,半点首饰都没有,一条笔直的铅笔裤洗得泛白,衬衫尽管烫得很是板正,但也是很久前的款式了。

  “不好意思了。”见我总盯着她猛瞧,她略带尴尬和羞涩地冲我一鞠躬,胸口的丰满顿时就是一晃,沉甸甸,颤巍巍的。

  我得承认,这些日子总在李天华那里假扮成阳痿患者,长期禁欲,真的把我憋得很厉害,精神都有点魔怔了,所以才色眯眯地盯着人家看。

  一回神,我尴尬地手忙脚乱帮她把散落的水果捡起来,塞回果盘,嘴中念叨:“也怪我突然从保安室里钻出来,冲撞到你了,不好意思啊。你是这里的服务员?”

  “嗯,我是个小蜜蜂。”她点点脑袋,脸上笑得阳光灿烂,“谢谢你帮忙。”

  说罢,她就步履匆匆地回去了,想必是果盘弄脏了,只能去重新更换,或者是必须得回厨房洗一洗。

  碰上这样一个笑得特别璀璨,就像那种初冬阳光,一下子暖人肺腑的女孩,真的很让人惊喜。但我也不是见色起意的人,更不会有啥一见钟情的想法,尤其是在如今我朝不保夕,生与死都操纵在别人手上的时候。

  所以我不仅没搭讪,甚至都没问人家的名字,更没死皮赖脸地都要啥微信电话之流的东西,很快就甩一甩脑袋,走到了紫色魅惑ktv的三层。

  根据金虎告诉我的相关情报,何天霸的办公室在四楼,但是ktv的规矩挂在墙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说禁止所有员工去四楼,谁敢违犯,就立马开除,并给予5000块钱的罚金。

  而且,那些文字都是特别醒目的大标题,除了瞎眼的,根本就没人瞧不见。

  我最多就只能去三楼逛一逛,所以,我指望着去那里试一试,或许能碰见何天霸也说不准呢。

  所以我用腋窝夹着警棍,叼着一根烟,快活似神仙地吞云吐雾着,溜达到三楼去,摆出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任凭是谁也肯定瞧不出我的破绽。就算碰上何天霸,他记得我的脸,也绝对不可能把现在的我跟当初那个在李天华那里唯唯诺诺装孙子的金文当成一回事。

  可惜,我似乎并没有那样好的运气,三楼是高档贵宾包间,ktv里爆满,有无数的富豪在这里一掷千金,同时紫色魅惑ktv的公主也多得很,一个个都画着浓妆,瞧上去很有风情很上档次。

  她们对我这个陌生人基本上没啥特殊态度,在一扫我身上的保安服之后,立刻就把我当空气了。

  我溜达半晌,没碰上任何蹊跷情况,只能颓然地叹了口气,选择回去。

  这结果也很寻常,毕竟,我又不是啥动漫里的柯南那种“死神小学生”,走到哪儿,哪儿就会死人,然后出现一连串诡异离奇的谋杀案。我就一普通人,紫色魅惑ktv太太平平地存在了很多年,它自然不可能轻易出啥岔子。

  我也只能寻思着,将来如果没法搞定的话,就把李天华让阴兵假扮僵尸的事情告知何天豹,以此来保命。毕竟,只有留得青山在,方能不愁没柴烧嘛。就算是我苦心孤诣设计的一条计谋,万不得已时,也得为保住自己的命让路。

  只是,待我回到二楼的楼梯时,却见到先前那个女孩,居然是哭哭啼啼地从包间跑出来,委屈得梨花带雨。

  我在紫色魅惑ktv,真的是闲得慌,没啥事办,游手好闲的,而且我也是个坐不住的人,眼见她这幅模样,心里忍不住就腾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拦住她的路问:“咋了?还有人敢在何爷的紫色魅惑撒野吗?”

  那女孩氤氲着泪光的美眸,在ktv的霓虹灯下闪烁着璀璨光芒,真的是极美,就像是那种纯天然的黑水晶。

  她本来也一直是憋着,瞧见我这样说,似乎终于没忍住心中委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眼睛忍不住瞥向自己的翘臀。

  我顺着她的眼光去瞧,顿时就是一怔,在那里,有好几个非常清晰的油腻手印。似乎是蘸着奶油弄上去的,所以特别清晰。

  “本来,何子涵大少点了芳姐、媚姐和糖糖姐她们去作陪,他喊了好几个朋友为他庆生。我就只是个小蜜蜂,去端茶倒水送果盘和香烟的,没想到我刚刚去的时候,何子涵突然就兽性大发一样,摸了我的屁……屁好几下。”女孩委屈万分地咬牙,脸上隐隐有泪光。

  我叹了口气,原来是这种事,可我却也没法替她出头,因为这种事实在是棘手,一旦闹大了,ktv显然会袒护富豪客户,根本不会介意一个小小的侍者。

  在这里耳濡目染一阵子后,我也懂了啥叫“小蜜蜂”。

  小蜜蜂就是侍者的另一个说法,只端茶倒水的,基本上都是附近大学城的女孩在此打工。如果她们乐意的话,会有老鸨跟她们联络,那样她们就不再是小蜜蜂了,而会堕落成“公主”。

  当然,公主也各自有些规矩,也分三六九等,我就不一一赘述了,反正我不关心那些破事儿。

  我的心颤了颤,眼前的女孩长期在此耳濡目染,如果她一直受到欲望熏陶,恐怕早晚也会堕落其中,变成那些用皮肉取悦男人的公主,所以我忍不住就劝她:“瞧你的气质,就不像属于这种地方的人,为啥不干脆离开呢?这里的流氓多得很,又没啥法律保护。你也知道,咱们的老板何天霸在上云市只手遮天,特别的有权有势,真闹出啥事的话,只要不出人命,基本上他一通电话就能全部搞定。”

  “你一直留下来的话,凭你的极品姿色和天生丽质,就算你戴着那个又大又丑陋又笨重的黑框眼镜,又刻意穿着宽大的衣裳来遮掩身材,恐怕也很难瞒得住那些色中老手。”我长叹着劝诫她,“走吧,别在这里耽搁青春了。你的那点小伎俩,别说在那些老色狼眼中根本就无效,就算是我,也能轻易看破你的伪装。”

  她顿时惊呼着跳起来,像只受惊的小猫,捂住粉嫩红唇,一双如梦似幻的美眸又是震惊又是娇羞地看着我,似乎被我对她的褒奖给弄得很不好意思。

  “可……我……在这里做小蜜蜂,每个月能拿8000块钱呢。”她咬紧香唇,脸上泫然欲滴,“我爸染上赌瘾,家里欠着一大屁股债,我得靠自己养活妈妈,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我眯缝双眼,稍微斟酌一下子,淡淡地告诫她:“我虽然不太懂小蜜蜂的行情,但我非常清楚,就只是端茶倒水的小事的话,无非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服务生,凭啥拿8000的工资?我想,紫色魅惑ktv的人之所以用这种价格招聘你,恐怕根本就不是瞧上你手脚勤快的这个优点,而是另有所图。”

  “另有所图?”她怔了怔,依旧有些懵懂。

  我叹了口气,眼前的女孩心思灵动,瞧上去不蠢,但的确是不谙世事,所以对人心的险恶根本就不清楚。

  从某种意义上,人是比鬼更可怕的东西。

  鬼往往心思单纯得多,只会用些鬼魅伎俩来吓唬你,搞死你,以此来索命。但人却是可以坏到流脓,用各种丑陋不堪的手段,一点点逼迫好人就范!

  我说:“很显然,应该是有老鸨瞧上你的姿色,想要先把你骗回来,让你从小蜜蜂做起。然后,他们就会用各种法子,逼迫你乖乖听话,把你变成他们的赚钱机器。”

  说到这里,我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是新来的,才到这里刚满三个小时,我揣着警棍,从一楼巡逻到三楼,期间见过咱们这里不少的公主。她们都很漂亮,穿着各种名贵首饰,涂抹着名牌香水。但是,我不瞒你说,这三个小时我瞧见的所有女孩,都没有你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特殊气质。就像是……嗯,高中时代那种稚嫩清丽的校花般的感觉,让人想起初恋的滋味。”

  她听我我这样说,顿时霞飞双颊,支支吾吾地抿紧红唇:“你你你……说得太夸张啦,我没有你说得那样好。”

  我摇摇脑袋:“我不是在拐弯抹角地夸你,更没想泡你,我的意思是:就连我都瞧得出来,你以为那些靠眼力劲儿赚钱的老鸨,能不懂吗?不,我跟你说,对方肯定一早就瞧出来你是一颗摇钱树,所以他们要用温水炖青蛙和软刀子割肉的法子,一点点地将你驯服!听老哥我一句劝,走吧,别在这里继续挥霍青春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