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四十一章 坏种

第两百四十一章 坏种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一见你就笑

    为保护隐私,厕所里自然是没有摄像头的。

  所以我怀揣着俩灌满水的易拉罐,来到楼梯口,确认四下无人后,躲在摄像头拍摄死角,狠狠地把那俩易拉罐砸向看守的流氓们。

  噗。 咚。

  那俩倒霉蛋,被狠狠地砸中脑壳,顿时全都摇摇晃晃,摔倒在地上,但很快就麻溜地站了起来,冲着我砸东西的方向,怒火中烧地望了过来。

  我藏在楼梯口,没露脸,隔空冲他俩笔了个中指,这种国际通用的挑衅手势,彻底激怒了两个被酒精把双眼烧得通红的傻吊,他们立马跌跌撞撞地朝我冲过来。

  果然,这种乌合之众,看门时把啤酒跟白水一样不要钱地往肚子里灌,谁也甭想指望他们能够忠于职守。

  301贵宾包间门口已经没人看守了,我咬咬牙,一拧门把手,就往里钻。

  一进去,果然是危急关头!

  就见陈馨怡衣衫散乱,纽扣都掉了一颗,正在拼命扭动,蜷缩在墙角,手里抓着个果盘来防御,挥舞着禁止那些嘻嘻哈哈狞笑着的男人靠近。

  她的漆黑长发凌乱披散在肩上,白皙脸蛋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

  胳膊上也有两道血痕,想必是在反抗时被伤到了。

  我心中凛然,好一个刚烈的女孩,只是可惜了,如果她肯早听我的劝告,也能避免今日的窘境。

  在瞧见我之后,陈馨怡的双瞳中遽然冒出一丝希望的光泽,但很快又黯淡下去,苦涩地对我隐晦地摇了摇头,然后将脑袋偏过去,佯装不认识我。

  我怔了怔,很快就懂了她的意思,她分明就是不愿意牵累我。

  我的心中涌出一缕浓浓的感动,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她很可能会被糟蹋,但陈馨怡依旧肯为我着想,不愿意拖我下水,她真的是有一颗善良的心,大概是不愿意砸我的饭碗。

  我记得,昨天我规劝她别再兼职小蜜蜂了,乖乖回去上大学就是。

  她却告诉我,自从她父亲染上赌瘾后,怎样规劝都没用,家里的一点点储蓄都败光了,母亲一怒下气病了,卧床很久,也没法再像以往那样去纺织厂打工赚钱,所以她只能靠国家的助学贷款上学,挣奖学金补贴家用。但前些日子,父亲变本加厉,欠下一屁股债,现在人家雇了讨债公司的流氓堵在他家门口,日日夜夜地吵闹不休,搞得左邻右舍都怨声载道的,让他们一家三口在亲戚朋友面前都颜面无光。

  陈馨怡说,如果她不肯出来挣钱的话,她爸的精气神会很快完蛋,她妈恐怕也会因为抑郁病情加剧,她是在挽救一个濒临破碎的家。

  家没了的滋味,我懂。

  我生来就是孤独,生来就孤单。

  那种穷困潦倒、生活窘迫的日子,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

  而我,就是很懂那种难熬滋味的人,所以我一定要救她!

  “你他妈谁啊?”一个吊儿郎当,穿得流里流气的阴鸷男人,极为不爽地瞪着我,对我打搅他们的游戏极其不满。

  我往四周一扫,就看到有大概七八个流氓痞子,全都是那种五大三粗,胳膊比我大腿粗的那种,可我并不怵他们,而真正令我毛骨悚然,心中预警的是在里面坐着的两个道士打扮的人。

  他们尽管穿的是西装革履,但我瞧得出来,他们都带着剑匣!

  那玩意跟小提琴盒子一样,但里面装的绝对是桃木剑,而且绝非凡品,因为我非常强烈地感觉到它们的逼人锋芒。我的第六感在提醒我,那俩人很有本事,警告我离他们远一些。

  我也知道,他们身上有煞气!想必,他们就跟李天华麾下的沈南山、肖茹云一样,都是那种本领高强的狠角色。

  我如果敢暴露本事,他俩肯定群起围殴我,到时候我也是凶多吉少。

  而最古怪的是,那个阴鸷的男人就是何子涵,是何天霸的好侄子,也是经常泡在紫色魅惑ktv花天酒地的人,但他却没坐在主位,而是恭恭敬敬呆在一旁,侍奉一个拿着橙汁的小屁孩。

  那是个小胖子,瞧上去十二三岁左右,大概下面刚刚长毛,但我瞧他的模样,居然是色眯眯的,生着一副桃花眼,哪怕我突然闯入,他都依旧在紧紧盯着陈馨怡被撕烂衣服中暴露出的冰肌雪肤,把橙汁和口水混着咽下去。

  他是谁?我心里纳闷。

  在紫色魅惑ktv,何子涵身为何天霸的亲侄子,居然都得对那小胖子诚惶诚恐,他的身份可真是谜团。

  而且,小小年龄就这样好色,真是匪夷所思。

  “快说!你丫的究竟是谁?来找茬的吗?”何子涵见我不说话,只是一味盯着他们猛瞧,顿时恼了。

  他一发火,旁边的痞子们立马不怀好意地把我团团在中间,一个个把指骨捏得嘎吱响,浑身都是暴力细胞,换做普通人的话,一准被吓得尿裤子。

  我赶紧赔笑,说道:“不好意思啊,诸位。隔壁308房间的俩老总,指名道姓,让陈馨怡去陪着嗨歌,我等了好久没见她回来,只能硬着头皮来301喊她。哥,真的不好意思啊,打扰了,但是那面也是贵宾,得罪不起啊。”

  308房间,是在一排包厢最远的地方,如果何子涵他们跑出去找308的客人闹事的话,那我就能名正言顺地把何子涵救出去。

  到时候,就算何子涵发现我撒了谎,他又能咋样?无非是揍我一顿罢了,我直接撒手辞职,谁能说半句屁话?到时候,老郝也并不丢脸,因为我好歹是个英雄救美,想必何子涵也不敢把事情闹大,毕竟那是一桩糗事。

  “呵呵……你想玩调虎离山啊?”

  我万万没想到,何子涵居然一点都不蠢,张嘴就道破了我的企图。

  “哥,你说啥呢?”我只能赔笑,装傻充愣,想敷衍过去。

  “别装了,你当我们都眼瞎呢?”何子涵撇撇嘴,“你一推门进来的时候,那婊子就跟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眼都黏你身上了。虽然她掩饰得挺好,但老子是谁?我大学可是主修心理学的,有一双火眼金睛,最擅长阅读人的微表情,你懂吗?”

  我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子。

  没想到一个狗屁的二世祖,居然也有那种本事,怪我太藐视他了。谁说二世祖败家子就肯定屁大点本事都没有?是我想偏了,居然还瞧不起人,我特么真是头猪!

  “哎哟,英雄救美的经典戏码啊,有意思!”

  沙发上躺着的小胖子抓过一桶薯片,咯吱嚼着,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跟陈馨怡俩,脸上露出一股邪气凛然的兴奋:“这么说,咱们都是大反派啦?就是那种为非作歹,欺男霸女,把鸳鸯硬生生拆散,然后让男的眼睁睁瞧着咱们把女的玩到怀孕的那种恶棍?”

  我靠!这个王八蛋小胖子,才屁大点年纪,嘴唇上的绒毛都没褪尽呢,下巴上只有稀稀疏疏几根胡子,就是一个小大人,居然能说出这种丧天良的话,简直畜生不如。

  而且瞧他那兴奋模样,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反正我小时候只想做大英雄、大侠客、大豪杰,哪会去做大坏蛋?

  “天一表弟,你说的没错。本来你瞧上陈馨怡,要玩她,正好缺点助兴节目呢,现在有个她的情郎送货上门,那就有意思了啊。”何子涵怪笑着,阴阳怪气地说。

  天一?

  那小胖子竟然是何天一,何天霸的好儿子,一个应该只有十二岁的毛孩子,照理来说,这种年龄的男孩还没有性成熟呢,最多就刚刚进入青春期,开始懵懵懂懂地在荷尔蒙分泌下对女性有一些朦胧的好感。可他何天一倒好,居然就已经玩腻了纯情,喜欢搞点恶霸欺凌柔弱少女的角色扮演游戏!

  妈蛋,现在的熊孩子,都能做到这份上了?

  我的肚子里骂娘的,操何天霸的十八辈祖宗,居然生出这样一个坏种!

  原来何子涵刁难陈馨怡,是因为何天一这小坏种想糟蹋她,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的胸膛中怒火翻滚,忍不住就想用些本事,让眼前的杂碎们吃点苦头,但那俩西装革履的道士懒洋洋地扫视了我两眼,顿时就让我像被一盆冰水浇到脑门上一样,立马蔫了。

  动手的话,我根本不是对手,三下五除二就会被人撂倒。

  我第一回接触到何家人钦定的未来风水局继承人,就看到这样丑恶的嘴脸。像何天一这种打小就坏到流脓的王八羔子,将来肯定是个超级坏蛋!以他神级败家子的本事,把风水局交给他的话,恐怕不出十年,就会让风水局分崩离析。

  我心里恼火,却听见何天一笑嘻嘻地说:“好有意思哦,既然人家是痴男怨女,那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嘛,也别让人家说我们棒打鸳鸯。我,何天一,也是懂得怜香惜玉的。”

  绝处逢生,我顿时嘘了口气,心想小家伙果然还没坏到骨髓里,依旧是有一丁点天良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