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本四十二章 豺狼虎豹

第两本四十二章 豺狼虎豹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我扬起脑袋,陡然!

  恍惚间,我瞧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就在天窗外死死地盯着里面,赫然正是赵美美!她在销声匿迹两日后,终于再次露脸,但只敢徘徊在ktv的外面,根本不敢入内,可见有所忌惮。

  正当我以为她是来吓唬我的时候,我却瞧见她那一对浑浊的眼球死死盯着何天一,似乎很是恐惧的样子,在犹犹豫豫半晌之后,才把右手的爪子伸到窗旁。

  何天一猝然扭头,眼睛直勾勾地瞧向天窗!

  赵美美立刻就跟惊弓之鸟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模样,居然就像耗子瞧见猫一样,彻底把我给看傻了眼。

  她那样的恐怖凶灵,竟然对何天一那个小屁孩感到战栗,为啥?

  我琢磨出一丝不对劲儿,立刻意识到一件事:或许,想打探情报的话,我本来就没必要从何天霸着手,何天一那种心计城府有限的小毛孩,才是我该去突破的对象啊!

  而且,何天霸的秘密,不可能独自一人憋在心里,很有可能分享给最亲密的人,也就是他的好儿子。

  何天一究竟有啥秘密,才能让赵美美吓得屁滚尿流呢?

  我一下子找出了拯救自己的第二条路,何天豹提供给我的那个去找阴差的法子,或许有效,但也有可能是他存心坑我,可在紫色魅惑ktv,何天一轻易就把赵美美吓跑,这事儿却是我亲眼所见,百分百有效的!

  当何天一将脑袋转回来时,我的心脏砰砰直跳起来,浑身起了一排鸡皮疙瘩,因为我瞧见何天一的眼球居然全都是纯黑色!

  就像是那种深邃不见底的深渊,是那种让我瞧一眼就能联想到死亡的漆黑。

  ktv包厢中的欢声笑语也戛然止住,似乎所有人都感觉到来自何天一的恐怖威慑,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耷拉下脑袋,不敢去瞧何天一,就只剩我直勾勾地瞧着他。

  何天一噗嗤微笑:“你们咋了?”

  先前嚣张无比的何子涵,立马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尴尬地强颜欢笑:“天一,刚刚啥情况?你为何突然就……那样了?”

  “没啥,我感觉似乎有个小鬼在偷偷摸摸往里瞧。”何天一撇撇嘴,满不在乎地嘟囔,“我也习惯了。自从我玩死不少小妞,就总会有那种怨灵缠身,但她们都弱爆了,根本没啥本事,我如果乐意的话,很容易就能把她们都撕碎了。”

  何天一这个小混蛋,年少轻狂得很,所以半点都没在我面前隐瞒。

  或许,我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小小内保,所以他压根都没觉得我能听懂吧。

  但我却是毛骨悚然,感觉四肢都颤了颤,妈蛋,难怪赵美美会打怵他,怕得不敢跟他照面,原来他是个这样丧心病狂的变态,手上沾有血腥,而且瞧他的眼球,恐怕何天一这家伙的本事比赵美美恐怖得多。

  只是我搞不懂,何天一的本事究竟是啥。更令我忧虑的是,何天一都这样恐怖,那何天霸呢?照理来说,老子肯定比儿子老辣的,对吧?

  这种神秘未知的恐怖力量,不禁让我心里惊疑万分,也格外迷茫。

  李天华执掌阴兵,他的力量保存完整。

  何天豹懂炼尸,囤积了一批僵尸大军。

  何天霸暴露出的这种诡异奇术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们仨,难怪这些年能在风水局三足鼎立,谁也没法撼动谁,原来他们彼此都有着压箱底的杀手锏啊。

  现在我终于亲自接触到冰山一角,只觉得触目惊心,顿感灰心,特别的沮丧。

  我也懂了,为啥赵美美不敢在紫色魅惑ktv露脸,原来这地方有何天一这种玩意,她怕得要死。但我却根本就开心不起来,因为如果说赵美美是豺狼的话,何天一给我的感觉就是狮虎,而何天霸很可能是鲸鲨!

  我感到汗毛一根根地竖起来了,何天一给我的威胁感,比赵美美强烈得多。

  “妈的!在聚义堂一脉的何家,我本以为李天华是最变态的,可现在我感觉他才是最普通的正常人。因为李天华也就是喜怒无常,沉溺酒色,但何天豹却半人半僵,本质上不算是个人了,何天霸的儿子给我的感觉也是非人怪物。”我忍不住在心里犯嘀咕。

  啪!

  一记掴脸打断了我的走神。

  我不禁怔怔地瞧向眼前的人,才发现是何子涵刚刚凶狠地抽了我一巴掌。

  “咋了?被打懵了?”何子涵见我呆若木鸡,不禁叉腰狞笑,拿一根手指戳了戳我的脑门,尖锐的指甲捅得我很疼,但我乖乖杵在原地,不敢动弹。

  “你认怂得也忒快了吧?刚刚英雄救美的劲儿呢?”何天一打个哈欠,顿感索然无味,摆摆手,“把这个软蛋丢出去吧,别妨碍我玩女人。”

  陈馨怡的脸颊上淌下两行屈辱的清泪,紧紧抓住内衣,抿着红唇,但她的脸上却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欢喜。我知道,她是因为我没受到太大的刁难而高兴。

  那个微笑,就像攻城锤一样,重重撼动了我的心灵!

  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感动和疯狂,在我脑袋中沸腾,我感觉血管中有热血在烧。

  何天一刚刚都说了,被他玩死的女人不在少数,那可绝对不是撒谎,他那种非人怪物,稍微一用劲,很可能就会把人给蹂躏死,普通人在他面前,就像是玻璃球一样脆弱易碎。

  所以,我如果今晚不把陈馨怡救走的话,她被糟蹋然后被遗弃将是最好的结局,恐怕……她甚至可能像其他被何天一盯上的倒霉女孩一样,惨遭杀害!

  我咬紧牙关,梗着脖子,倔强地扬起脑袋,然后对何天一说:“天一哥,我妹子有啥得罪您的地方,我这个做哥哥的替她赔礼道歉!您有啥惩罚的话,尽管划下道道,我一律接着!千刀万剐,老子都一肩扛了!”

  我知道,今晚的事甭想善了,但我根本不敢在何天一面前暴露任何本事,所以我只能忍,也只有忍,把事情熬过去再说。

  陈馨怡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嘴唇剧烈颤抖,泪水在雪腻脸蛋上流淌:“阿文大哥,您何必这样……都怪我,没听你的忠告,才会变成这样。”

  我淡淡笑笑,勉强地挤出一丝僵硬微笑,对着似笑非笑的何天一和何子涵说:“天一哥瞧着就像是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强人所难的,再说了,强扭的瓜不甜,您说对吧?”

  “对对对……”何天一笑容可掬地点点脑袋,和颜悦色地附和我。

  我也跟着傻笑起来。

  但他紧接着就是一口痰吐到我的脑袋上,猖獗狂笑起来:“对个屁,傻吊!”

  说完,何天一抬起脚,猛踹到我的肚子上,巨力传来,我居然一下子被踢翻,在地上滚了滚,撞到墙角,脑袋也磕破了,滴滴答答地往下流血。

  陈馨怡惨叫一声,立马扑向我,想把我搀扶起来,但立刻就有一个壮汉把她拉住,阻止她靠近我。

  我的心顿时沉到谷底。老子这辈子,啥时候被人这样羞辱过?就算是在桃花村,我受尽折磨的时候,那些人起码对我保持了一丝尊重。而何天一这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小王八蛋,居然半点都没把我当人看,这样丧心病狂地欺辱老子!

  我只觉得脸颊滚烫,熊熊燃烧的暴怒,几乎把我吞噬。

  有那样一瞬间,我真想用我所学的所有本事,扑到何天一的身上,把他活生生掐死!

  但很快,我又努力按捺下来,控制住情绪。

  君子报仇,十年也不嫌晚啊,何况现在的我,想去跟何天一算账的话,还是在人家的老巢,那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鸡蛋碰石头,纯属找死。

  所以,我拿袖子擦干脸上的痰液,强挤出一抹卑躬屈膝的谄笑:“天一哥,您对我撒完气了,想必心情好多了,也就不会再怪罪我妹子了吧?那我带她走,好不好?”

  说完,我眼巴巴地瞧着何天一,满脸哀求,

  何天一呆了呆,顿时笑出声来,对何子涵说:“表哥,这小子可真贱啊,被我这样揍,居然还能厚着脸皮叫我哥,真是一丁点男人的血性都没有,就这逼样还英雄救美呢?这可跟我以前看过的电影不太一样啊。”

  何子涵陪笑道:“那种傻叉故事,也就电影里才有,都是虚构的。实际上哪有啥英雄?何况,咱们也不是那种反派小混混,一般的英雄搁在咱们手里,根本就不够看嘛。”

  我颓然无力地孤零零站在包厢中,孤立无援,狂怒在我胸腔中激荡,最终却只化为满满当当的憋屈,但我死死咬住嘴巴,不敢泄露出一星半点。

  本以为,我经历桃花村的事情后,已经脱胎换骨,有了一些本事,早就今非昔比,碰上这种事儿的时候,再也不会软弱无力。

  但事到临头,我发现自己依旧像个孱弱的孩子,眼睁睁地瞧着想保护的人受难,就像我没法救我娘,只能任凭我父亲陷在桃花村,而我却在上云市的风水局中泥足深陷一样。

  或许是我的惨状,终于激起了何天一仅存的恻隐之心,他忽然改口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