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四十三章 六阴女

第两百四十三章 六阴女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也罢,瞧在你一片赤诚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何天一懒洋洋地说,脸上腾起诡异微笑,饶有兴趣地盯着我跟陈馨怡,眼中寒光闪烁,不知道在想啥坏主意。

  何子涵却立刻焦虑地劝阻道:“天一,不好吧?陈馨怡可是癸丑年,丙辰月,戊寅日出生的!她是正宗的阴年阴月阴日,正儿八经的三阴女。我们对她的生辰八字测算尚未完成,如果她还是阴时阴刻阴地出生的话,那可就是极为罕见的六阴女啊!这种体质,可以说极为罕见,对天一你有极大的好处,岂能随随便便放走?”

  我的心顿时如坠冰窖。

  操蛋的何家人!原来从一开始,他们就在打陈馨怡的主意,而且她竟然是个三阴女。

  是的,女人本就属阴,她再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阴地出生的话,身为六阴女的她,可以成为很多诡术的材料,或者是凶灵的皮囊,如果是被何天豹知晓,他一定如获至宝,会绞尽脑汁地把陈馨怡捉回去,用她来炼一具阴尸!

  那可比铜甲尸强悍十倍啊!

  如果是传说中的九阴女,真正的纯阴之体,那简直是无上瑰宝,一旦被人知晓,恐怕会抢破头。

  只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真的有那种存在现世,甚至,我也不知道九阴的剩余那三阴,究竟是啥东西。

  我只是心中咯噔一下子,意识到既然陈馨怡身为宝贵的六阴女,那恐怕何天一绝对不会轻易放她走,凭我的那点三脚猫本事,想把她救走,恐怕真的是千难万难。

  我只能寄希望于何天一真的尚有点良心,毕竟,他才只有那点年纪,就算是本性是坏蛋,起码也应该还剩点仅有的良知吧?

  在我满怀希冀的眼神中,何天一唇角微翘,而他的话让我大大地嘘了口气,心中狂喜。

  他指着桌上的一瓶茅台,笑眯眯地说:“你把它全干了,我就让你带她走。”

  原来就只是喝瓶酒?

  不止我纳闷,满屋子的何天一的狗腿子们同样觉得蹊跷。

  我赶紧冲过去,想一把将那瓶茅台酒抓住,赶紧灌下去,免得夜长梦多。

  但何天一却是轻易地伸出手,把我挡了下来。

  何子涵也笑眯眯地拦截住我,冷笑着问:“小子,你真以为那么容易啊?你当你是我们请来的贵宾啊?还免费请你喝茅台?想的美!”

  我尴尬赔笑,心里忐忑不宁,不知道他们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何天一直接徒手将盖子拧下来,根本没用开瓶器,那股怪物般的巨力,简直令我胆战心惊。我越发确认,眼前的家伙绝对不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何天一他肯定被何天霸变成个怪物了。

  正常的十几岁孩子,细胳膊细腿的,能有那力道直接把紧密包装的酒盖拧开?

  就算是我,开个啤酒都费劲,还要用牙咬呢,他却轻描淡写的。

  然后,何天一居然就在我面前,把茅台酒倒掉半瓶。

  不是让我喝吗?为啥又要倒掉?莫非他想让我在地上舔干净?我艰难地吞了口口水,无比恼怒,如果他真那样羞辱我的话,那我拼着暴露身份,也得杀出条血路去!

  “呵呵,我给你加点料。”但何天一并没有按照我的想法来做,但他的行为,却更加令我难以接受!因为他居然把那瓶子塞给何子涵,然后,那个何子涵就直接往里面吐了口痰。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令我通体冰凉,何子涵又把酒瓶在现场的所有狗腿子中转了一圈。

  人人都往里加了点料,有的也是有样学样地吐痰,有的是往里倒了一瓶眼药水,还有往里喷杀虫剂的,甚至有人想解开裤腰带,往里撒尿,但幸亏不太雅观,那家伙没好意思掏家伙出来。

  最终,我看到那瓶本来清澈的茅台酒原浆,变成了花花绿绿的颜色,只瞧着就令人反胃。

  陈馨怡咬紧红唇,绝望地淌着两行清泪,哀求我:“阿文大哥,别喝!会死人的……有人往里加了杀虫剂,我上过有机化学,知道那里面是聚菊醚和一些芳香烃,都是剧毒!真的可能会出人命的!”

  我冲她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尽管我不知道那些东西的成分,但我清楚,既然杀虫剂能杀虫,那剂量足够的话,也能杀人。不过,我的体质异于常人,强壮得多,而且任何剧毒生效都有时间,我只需立马跑出去把那些东西都呕出来,肯定会没事的,最多闹闹肚子。

  既然何天一想让我吃苦头,那我就不可能平平安安地把陈馨怡带走。

  一群人把我围在中间,像是群魔乱舞一样狞笑,把我当成砧板上待宰的鱼肉。

  所以,我郑重其事地看着何天一,问他:“天一哥,您是大人物,说话一言九鼎,只要我喝了,您就绝不再刁难我俩,对不?您说话算话吧?”

  “当然!”何天一拍拍胸口,稚嫩却邪恶的嗓音正儿八经地说,“我何天一说话,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一口吐沫一个钉,你喝了我就绝无二话。但是嘛……稍等!”

  见我已经硬着头皮真的把酒瓶凑到嘴旁,何天一却是恼了。

  “哎哟?你小子还真不怕死啊?你还真喝啊?没看出来,你真的是个情种。也罢,那我就成全你,再给你加点猛药!”说完,何天一略微犹豫,又从贴身内衣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玻璃瓶。

  然后,他往茅台酒瓶中,倒出一点点,狞笑着交给我:“现在可以喝了,你尽管试试。”

  我目眦欲裂!

  那玩意哪能再喝?茅台酒瓶中居然诡异地咕嘟咕嘟沸腾起来,那一幕简直恐怖,就算是傻子,也该知道喝下去恐怕真的是死路一条。

  何天一加的啥,我一无所知,对于即将酿成的后果,我更是迷茫。

  所以,我如果喝下去,那无异于赌命!

  就为了这么一丁点小事,我就把命栽了吗?一时间,我陷入犹豫中。

  对我的表情,何天一非常满意地点点脑袋,不耐烦地催促我:“快点决定!你不肯喝的话,陈馨怡就是我的了,没胆子的草包,尽早滚蛋吧,也别想做泡妞的美梦了。”

  何子涵也在一旁煽风点火,幸灾乐祸地嘲笑:“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张满满衰样的丑脸,好好琢磨琢磨吧,就算你现在英雄救美,又能有啥用?她最多就是感激你一下子,然后,将来凭她的姿色,肯定还会被那些风度翩翩、说话风趣,又特别有钱的富二代泡走,你就是一个小破内保,拿那点工资,将来交交五险一金和房贷就没了,就连一辆车都买不起,你凭啥妄想能娶她?”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厢情愿。”

  “现在你豁出命去救她,将来她背着你跟富二代玩暧昧,天天给你戴绿帽。”

  一旁的痞子们也跟着起哄。

  陈馨怡再也没说话,她没有央求我,只是将脸别开,我知道,她是希望不殃及我,让我安然无恙地离开。

  唉,罢了。

  我长长喟叹,觉得没必要再隐瞒身份了,我不能就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把命押上去,而且,我在紫色魅惑ktv的卧底生涯就算结束了,对我也没啥损失,本来这事儿就是一时兴起的把戏。

  所以,我垂着脑袋,跪在地板上,头发遮住的眼睛凶光闪烁。

  我的眼角余光告诉我,那俩西装革履的道士都在一旁看戏,距离我们挺远的,在我口袋中有一柄匕首,加一根警棍,凭我的本事完全可以擒贼擒王!何天一的身份是谜团,我不敢随随便便招惹他,但是,何子涵就是一个普通的二世祖,我逮住他轻而易举!

  届时,我挟持何子涵,让何天一让路,把我跟陈馨怡送出去,这事儿绝对不难。

  所以,我匍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跪着膝行到何天一跟何子涵面前,把姿态放到最低,忍屈吞辱,一把抱住他俩的大腿求饶。

  这一招,成功令我靠近了何子涵,他的喉咙近在咫尺,我如果肯的话,立马就能拧断他的喉管!

  然而!

  正在此时,门却被一下子推搡开,接着出现了一个我万万没想到的人——何天霸!

  “吵吵嚷嚷,哭哭啼啼的,弄得我心烦。”何天霸恼火地环顾四周,瞥见我跟陈馨怡,眼神中满是不悦,“天一,子涵,你们究竟在搞啥?我们紫色魅惑ktv里,好多人都在私底下议论,弄得一团乱糟糟。”

  我听着何天霸对他俩的责备,心中陡然生出一丝希望。听何天霸的意思,很显然对他俩的肆意妄为很不爽,或许,他能救我们!毕竟,紫色魅惑ktv是何天霸旗下的产业,既然是一家夜店,自然得顾忌下口碑,不能传出太肮脏的事情才是。

  何天一却是嘻嘻哈哈的笑笑,懒洋洋地说:“爸,那个妞儿很可能是六阴女,我想玩她。”

  何天霸一怔,居然立马变脸了,从恼怒变成理所当然的同意:“哦,那就小事一桩,你整吧。我就在隔壁,跟一个客户聊天,别把动静搞太大就行。呵呵,有点意思,没想到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