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四十七章 阴间边缘

第两百四十七章 阴间边缘

推荐阅读: 天命福女大事纪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神秘军少,撩上瘾!她超软超可爱疼你入骨指棺为妻沈清澜贺景承万古天帝聂天最佳女婿林羽江颜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我好奇地打量着走阴人赵鑫,他就是能够带我突破生与死的界限,闯入冥国的人。

  “死后的世界,在东方传说中叫阴间,在西方概念中叫地狱。而我,可以捎带你一程,搭一趟去阴间边缘的便车。”赵鑫微微一笑,在礼貌跟我握手之后,立刻满脸欢欣地跟李半仙重重拥抱,寒暄道,“听说你个老小子去跟幽灵巴士接触了?我奉劝你趁早收手吧,那根本就不是你该去触碰的东西。那玩意背后的阴谋,超乎你的想象!你再敢去动它的话,恐怕……唉。”

  赵鑫摇摇脑袋,摩挲下他的络腮胡子,眼中有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你上回跟我说过了,但我没信。”李半仙苦笑,后悔莫及,“我该谨慎些的,这些年都风平浪静,我也未曾遇到真正厉害的狠角色,导致我麻痹大意了,太相信自己的那点三脚猫本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走阴人常年行走在生与死的边缘,既接触到阳间的豪杰,又跟阴间的鬼雄打交道,所以我深知一点,那就是人活在天地间必须得对一些东西心存敬畏,不能不知死活地去触碰。”赵鑫淡淡地说,随后瞥了眼我,叼上一根香烟,轻笑道,“当然,一个小小的凶灵不包括在内。”

  “你知道赵美美的事儿?”我顿时一喜,听赵鑫的意思,似乎对我所着急的事情知道一些内幕。

  赵鑫撇嘴:“昔年,就是有个风度翩翩的青年人,请我老爹出手,闯入阴间边缘,后来他安然无恙归来时,就将赵美美的威胁破解了,而且把那一双绣花鞋据为己有,珍藏在他后来创办的风水局中!少年得志,一朝成名天下知,享誉全国的阴阳道,那是何等的风光?我老爹至今都拿他作为励志故事讲给我听,我的耳朵都长出老茧了,呵呵。”

  “那敢情好啊,原来你父亲有经验,那你肯定也能万无一失!”我不由得大喜,赵鑫家里居然世世代代都是走阴人,那应该就相当靠谱了。

  “走阴,只是小事一桩,但麻烦的是后续的东西。”赵鑫摇头,一脸肃然地警告我,“我只能将你带到阴间边缘罢了,并不负责带你去见阴差。所以,到时候,你恐怕就得自己去阴间寻找,那可不容易啊。稍有不慎,你就可能被阴差给捉住!”

  李半仙顿时大为焦急,也很恼火:“我们先前说好了,你得提供全套服务的,为啥现在临阵变卦,居然反悔了?是谁干涉你了吗?”

  “不成了。”赵鑫无奈地解释,“最近阴间戒严,据说十八层地狱的魑魅魍魉们又蠢蠢欲动,六道轮回的饿鬼道也是不够安分,很可能有鬼王出世,阴差们道路忙碌得很,根本无暇顾及我,你来找我得真不是时候啊。”

  我听得莫名其妙,只能请教赵鑫,单凭我一己之力,怎样在偌大的阴间指名道姓地找到一个阴差,而且偷偷摸摸地隐瞒身份,不被人知晓。

  “我替你撰写一封冥信,临行前,烧给那阴差就是。把你去阴间的缘由、目的,都一五一十地用朱砂写在黄纸上,到时候跟纸钱一块儿烧掉,确保他能收到。如果他对你写的内容感兴趣,就会主动来找你的。”赵鑫捋捋络腮胡子,一本正经地告诉我。

  我寻思了一会儿,暗想:既然何天豹说,那阴差曾经帮我爹的忙,那我去的话,他应该也会卖三分薄面,起码应该肯来见我一面才是。

  “行吧,那就劳烦您了。”我点点脑袋,听赵鑫说得面面俱到,而且轻描淡写的,我也有了一些信心。

  他既然是老牌走阴人,应该不会出啥大的岔子。

  “成,那我立马就在你这里开始布置相关的东西吧。”赵鑫去门口,拎进一个大的铝合金旅行箱来,打开密码锁后,里面密密麻麻地装满符纸和玻璃瓶。

  玻璃瓶中全都是猩红色的鲜血,不知道是从啥动物身上取来的,或者干脆就是……人血?

  赵鑫没跟我们解释半个字,我们也没好意思问,毕竟,走阴是人家祖传的生意,其中的机密是赵鑫糊口的手艺,我们不好多问。

  半晌,赵鑫在地板上用手蘸着鲜血,画出一个血八卦。

  “我们从生门入,从死门出,逆转阴阳,倒卷乾坤!”赵鑫满意地一把扯住我的胳膊,把我拽到阵中,然后咬破他的食指,在我的脑袋上划出一个诡异的符文,凝重地说,“以血为媒,冥国之门,开!”

  我只觉得眼前一阵缭乱,然后我就觉得自己突然变得极其虚弱无力,颓然地跌倒在地上。

  但紧接着,我看到自己竟然漂浮起来,从我的肉身中脱离了,悬浮在阵法中央。

  “普通的凡人,只有魂魄能够进入阴间,如果你法力深厚的话,倒是可以强行打开冥国之门,强闯阴曹地府,但凭我们的修为,这辈子甭想了。”我看到赵鑫也从肉体躯壳中脱离,带着我往阵法的生门走去。

  面前风云变幻,我遥遥看到一扇光门,将其推开,便是一段漆黑漫长的路,只是我鼻尖闻到了剧烈的尸臭。

  那是死亡的味道!

  待我被赵鑫拉扯着,跌跌撞撞地走完那一段路后,前面又出现一扇暗门,漆黑如墨。

  赵鑫轻门熟路地带我走入那扇暗门,我的面前顿时出现一个截然相反的世界,天与地只有最纯粹的黑与白、阴与阳,就像是那种黑白电视中的世界,或者说是黑白漫画。

  在穹窿上没有太阳和月亮,只有一条闪耀的裂缝,释放着黯淡的白光,照亮漆黑的大地。

  我矗立在苍茫的荒原上,望向远方,见到无数游荡的鬼魂,在这片坟场一样的荒野上晃来晃去,漫无目的,似乎也没啥意志,只是眼神漫无焦距地瞎晃荡。

  “那就是孤魂野鬼。”赵鑫淡淡地说,一点惊奇也没有,对阴间的所有都丧失新鲜感,“它们都不愿去喝孟婆汤,心愿未了,想去阳间做些事情,但可惜法力薄弱,根本没法跨过那扇冥国之门,所以最终只能在阴间边缘徘徊。时间久了,他们的记忆支离破碎,浑浑噩噩,彻底遗忘了生前的所有事情,甚至最后的一缕执念都烟消云散,就只能在此像行尸走肉一样游荡。”

  “他们……最终会怎样呢?”我问。

  “魂飞魄散呗。”赵鑫轻叹,肃然提醒我,“千万别去招惹它们!那些孤魂野鬼已经没有任何的良知,甚至半点智慧也没了,他们只剩下千锤百炼的本能!”

  “本能?”我不禁一怔。

  “是的,鬼魂的本能就是吞噬!”赵鑫露出无比忌惮的神色,“孤魂野鬼会互相撕咬、啃噬,把它们同胞吞咽到肚子里去。然后,最终存活的就是一尊恐怖的大鬼!它跟那些小鬼们截然不同,法力极为强悍,手段特别恐怖,而且又非常凶残。走阴人最大的风险,就来自那些家伙。”

  “尤其是……”赵鑫脸上腾起一抹惊恐,似乎心有余悸,他花了好久才控制住情绪,嗓音哆嗦着告诉我,“就在两年前,我很倒霉。在帮一个一掷千金的超级富豪走阴时,我们撞见了一个柔柔弱弱的艳鬼。她瞧上去凄婉诱人,勾魂摄魄,简直是美得惊心动魄,而且她拦路,告诉我俩,说她并非孤魂野鬼,而是惦记着在阳间的父母,心愿未了,所以才徘徊着不肯去轮回转世。她希望我们能捎带她回去,作为谢礼,她愿意满足我们任何条件。”

  “我有些犹豫,但那个富豪却见色起意,他加倍支付酬金,我没忍住金钱诱惑,最终一口同意。后来的事情……简直宛如一场噩梦!富豪在走阴结束归来的第三日,就变成了一具干尸,被艳鬼吸光所有精元和血肉,只剩下皮囊和骨骼。若非李半仙出手帮忙,而且我是走阴人家族出身,父辈还有些人脉,找来几个法力高强的叔叔帮忙,恐怕我也会被牵累!”赵鑫苦笑,“事后我才知道,那只艳鬼,也是孤魂野鬼们互相吞噬后诞生的一个大鬼。它拥有灵智,狡诈如人,极其的难缠。所以,我郑重告诫你,千万别跟阴间的任何东西有所交集,否则神仙难救。”

  我点点脑袋,心想按照约定,李半仙应该已经把我写给阴差陈中华的信,以及他帮我从殡仪用品商店买来的100沓“冥界天地银行”的十亿元冥币全都烧了。

  我不知道烧的那种纸钱,能不能贿赂阴差,但我也聊表一点心意吧,但愿陈中华能领情。

  “你必须得穿越阴间边缘,往正前方走个三五里地,去找到一条通往阴曹地府的奈何桥。只有在那里你才能见到阴差,因为阴差们是被绝对禁止前往阴间边缘的。”赵鑫又告诉我一桩秘辛。

  “为啥啊?”我本能地脱口而出,自从来到阴间边缘,我就像个懵懂的孩子,啥也不知道,满嘴十万个为什么,真有点丢脸。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