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五十一章 微微色变

第两百五十一章 微微色变

推荐阅读: 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她超软超可爱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疼你入骨神秘军少,撩上瘾!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万古天帝聂天虫族之他不是渣虫被我渣过的病娇都重生了冒牌大英雄

    我终于懂了,彻底明白了陈中华的暗示,那法子就是牺牲一个阴寒体质的女人,用她的肉身为囚牢,把赵美美困在其中,然后让她俩一块儿完蛋!

  换句话说,就是让陈馨怡把赵美美拖入深渊,同归于尽!

  虽说,上一回我父亲没彻底毁掉赵美美,想必她附身的那个阴女也活着,但是他们用高压水枪喷射黑狗血,将她灼烧得全身冒烟,那意味着至少也是个毁容的下场。

  对女人而言,那种结局跟死又有啥区别?

  只是,想到这儿,我又不大相信自己的猜测,因为在我心里,父亲绝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就算为了保命,他也不会随随便便牺牲一个无辜者的人生。

  尤其是,如果真的有一个女孩被彻底毁掉的话,他一定会让赵美美殉葬,而非让她依旧好好活下去,因为冤有头债有主。

  所以,他肯定改进了那法子才是,而当时的阴差陈中华并不知情……

  但是,何天豹却没跟我说,或许是他不清楚,也可能是他有意隐瞒。

  “这一双绣花鞋,怎么脱不下来?”陈馨怡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扬起脑袋,迷茫的眼神瞧见陈馨怡正使劲往下拉扯那双绣花鞋,但它却像是生根一样,死死黏在她的脚上,就仿佛那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完全没法挣脱。

  “罢了。”我虚弱地叹了口气,涩然苦笑,对陈馨怡摇摇脑袋,“赵美美肯放你走之前,那双绣花鞋恐怕是没法子挣脱的。你……已经被鬼上身了。”

  陈馨怡的神情霎时凝固在脸上,面色惨白地瞧向我,嗓音颤抖地问:“阿文大哥,你的脑门上为何那么多汗珠啊?我到底咋了?还有,我明明记得我穿上那一双绣花鞋的时候,是在隔壁市的租房中,跟这里隔着整整七十里地呢,为何我突然就出现在这家纹身店外?而且,我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我必须得推开门。就像有个嗓音在我心中指点我,操纵我的行为一样,我真的很怕,感觉我已经不再是我。”

  “怪我。”

  我痛苦地抱住脑袋,觉得头疼欲裂,心脏如刀绞一样生疼!

  那一双绣花鞋的恐怖,到现在为止,我才真正意识到,以往是我没啥亲密的人,所以赵美美始终在骚扰我,可自从我对陈馨怡伸出援手后,她想必就认准我很在乎她,所以对她下手了!

  我,殃及一个无辜者。

  这种滋味很难熬,让我既烦躁,又暴怒,同时无能为力,只能擦擦脑门上密密麻麻虚弱的冷汗,静下心来,一五一十地告诉陈馨怡关于那双绣花鞋的恐怖传闻。

  说完后,我毅然决然地伸出胳膊,摁住她的肩膀,在陈馨怡恐惧的眼神中告诉她:“我本来在犹豫,该对你隐瞒,还是说出真相。但我认识的陈馨怡,是个坚强的女孩,你不会怵怕一个凶灵的威胁。何况,有我鼎力相助,你一定会安然无恙的!这件事,归根到底,怪我将你卷入漩涡,你只是被我殃及池鱼了……唉,想当初,如果在夜店中,我冷眼旁观,假装没听到你被何天一欺辱的事情,你最多只会失去贞操,但现在,你却要丧命!我真是好心办坏事。”

  “不怪你。”陈馨怡决绝地咬紧嘴巴,伸出一双藕臂环住我的脖颈,滚烫的红唇吻上我的脸,大概是意识到死亡的威胁,令她前所未有的胆大起来,雪靥上涌动着滚烫的情愫,“你说的,我都听不太懂,但我知道一件事:是因为你很在乎我,她才会找我麻烦,对吧?所以我不怕,反倒……很高兴。”

  我呆呆地看着她,无言以对,心中愈加悔恨不已,同时攥紧双拳,告诉自己我必须得保住她,绝不能让赵美美得逞!

  “哟。”李吉吹个口哨,挤出一个猥琐偷笑,“我说,你们现在面临生死威胁,很可能明早就会被害死,所以不如抓紧良辰美景吧,春宵一刻值千金,今晚就洞房咋样?”

  “少胡说八道!”我恼怒地瞪他一眼,讪讪地授意陈馨怡进来,“被一直站在门口了,李吉那小子嘴贱瞎讲,但有一点他没说错,那就是我们的确面临生死威胁。尤其是你!跟我相比,你在赵美美面前手无缚鸡之力,所有她很可能先挑软柿子捏,对你下手。”

  濒临死亡,我哪有半点享受暧昧的旖旎念头?

  何况,搁在以往的话,就像在桃花村时,我无牵无挂无依无靠的,对生死没啥好在乎的,可如今我肩扛着太多人的希冀,可不能随随便便死掉。尤其是陈馨怡,她也有爹妈等着养老呢,她可是独生子女啊。

  我在冥思苦想时,却见本来联袂离去的李半仙和金虎,又一块回来了。

  “收集那些东西的事情,我已经吩咐人去做了,今晚就能搞定。”李半仙在吩咐两个心腹替他去搜寻黑狗血之后便回来了,叹了口气,“我本来想去亲自督办,但我出门走了两步,左思右想,觉得在这个节骨眼儿,还是该照看好你,不能轻易离开,免得真的出事。”

  “我也是。”金虎喟叹,“兄弟你曾经救我的命,如今,说句难听的,如今你真的随时都可能被害死!所以哪怕你真的被弄死,我也想呆在你身旁陪着,所以收集西方圣水的事情,我已经打电话联络朋友了,告诉他我走不开,求他给我开车送过来。如果这就是兄弟你人生的最后一段路,我金虎该陪你一块儿走。”

  眼眶一红,我几乎掉泪。

  金虎对我的兄弟情义,真的没得说,李半仙也是对我堪称仁至义尽,我这辈子如果能活下去,甚至飞黄腾达的话,一定会铭记他们今日的情谊。

  略微寒暄后,李半仙皱眉问我:“只是……往后该如何是好?按照金文你的说法,在何天豹的紫色魅惑ktv中,赵美美有所忌惮,不敢踏足半步,所以那里是安全的。但是,你们却跟何天一闹掰了,而且,身为六阴女的她,如果再回去的话,无异于羊入虎口,肯定会被悔青肠子的何家人囚禁起来,再也不会释放。所以,以后该把陈馨怡安置在哪儿?”

  李吉不禁问:“在李天华的别墅里,不是有一栋桃木屋吗?那里可是号称风水局的灵异避难所啊。”

  “甭提了。”一听到这话,我狂翻白眼,没忍住爆了粗口,“狗日的李天华,操蛋的桃木屋,用的都是些劣质料子,被虫蛀得不像样子。赵美美简直都快把那里当自家别院了。甭指望李天华那蠢材了,他居然昏庸到那等地步,近在咫尺的灵异避难所都不肯费心,还能指望他干啥?”

  “那你说咋办?”

  “不如……”我稍微犹豫一下子,坚决地说,“再回何天霸的紫色魅惑ktv!”

  “啊?”金虎顿时微微色变,恼火地质问我,“你究竟啥意思啊?想把她送回去,讨何家人欢心啊?然后求他们庇护你?你啥时候变成这种孬种了?”

  我微微笑笑,没有反驳。

  陈馨怡却若有所思地替我回答:“不,阿文大哥说得没错,实际上,现在回紫色魅惑ktv的话,倒是安全的。我可以撒谎说:既然何天一已经发话说饶了我,那我以后也就无需再担心他的骚扰,因为老板说话一言九鼎。所以,往后就能放心大胆地继续回ktv打工赚钱,不用顾忌别的。”

  “啊?你信何家人的承诺?”金虎满脸茫然,“他们说话跟放屁一样,上回碍于情面,放你离开,简直就是罕见的良心发现!我们上回都明白这点,所以才连夜将你们一家三口送到隔壁市了。你为何……”

  “哈哈,金虎,你再琢磨琢磨。”李半仙却懂了她的意思,笑了笑道。

  金虎一愣,他也不蠢,在犹豫片刻后亦是骤然醒悟:“你们的意思是,本来何家人以为陈馨怡必然逃跑了,但她却反其道而行之,反倒回去了。那样子的话,何天一他们会觉得陈馨怡信了他的鬼话,所以,暂时反倒不好意思动手。”

  “是啊,他们会认为,反正陈馨怡一时半会儿不会走,何必急于一时呢?昨天何天一才许诺,说不会再找陈馨怡的麻烦,今天如果就直接翻脸的话,终归不太光彩。尤其是,陈馨怡的归来,意味着她信赖何家人的承诺,换做任何人,哪好意思立马就毁诺呢?尤其是对风水局宝座有野心的何天霸何天一父子俩,他们终归得顾忌一些颜面,不可能完全没脸没皮的。”

  “既然陈馨怡傻乎乎地回来了,那就干脆等所有人都把这事忘在脑后了,再偷偷摸摸地对她下手。这才是人之常情的想法,我觉得,何天霸十有八九会安抚陈馨怡。”我点点脑袋,叹了口气,“反正我们也不会让陈馨怡长期呆在ktv打工,只是个权宜之计罢了。我也可以继续回紫色魅惑ktv,做我的小内保,挣3000块的月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