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五十三章 自投罗网

第两百五十三章 自投罗网

推荐阅读: 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她超软超可爱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疼你入骨神秘军少,撩上瘾!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万古天帝聂天虫族之他不是渣虫被我渣过的病娇都重生了冒牌大英雄

    我只能叹口气:“赵美美依靠着控制陈馨怡,越来越难缠了,如果不是李半仙您给我护法,恐怕我很可能在梦中被她掐死。看来,我必须得立马去紫色魅惑ktv了,有何天霸的庇护,才能临时避难。更何况,半仙您也得罪了赵美美,被卷入了这场漩涡中。”

  “无妨,那个凶灵应该不至于无缘无故地来找我麻烦,只要她不傻的话。这种凶灵最棘手的,并不是她究竟有多强,而是她很难彻底根除,宛如不死之躯,总能死灰复燃卷土重来。所以,她可以失败很多回,但只需得逞一次,你就可能被害死!”李半仙摇摇脑袋,也觉得很麻烦。

  是啊,这种档次的凶灵,如果没法找到她的遗骸,消灭她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就算是我父亲当年,也没法子做到此点,而是寄希望于那个同归于尽的歪招。

  在我俩都陷入静默时,金虎喜滋滋地推门闯入,眉飞色舞地跟我炫耀:“圣水已ok!我先前联络的那个朋友,已经从鬼市的贩子那里,搞到些来自大洋彼岸圣母玛利亚教堂的西方圣水,说是立马空运过来,他会加急快递,24小时内就能抵达。”

  李半仙往四下里一扫,确认赵美美没在后,也是微微一笑:“黑狗血也已经搞定,我的人已灌满两个汽油桶,搁在冰库中冻藏。如果你需要的话,立马就能运过来。”

  “别别别。”事到临头,我却犹豫不决起来。

  “咋了?”他俩登时都是满脸茫然,搞不懂为啥我突然掉链子。

  我只能把我关于那法子的后遗症说给他们听。

  “你怕用黑狗血和圣水浇在陈馨怡身上的话,会把她毁容?”李半仙呆了呆,陷入沉思中,“关于这点,我倒是从来没想过,也的确值得三思。据说,被圣水浇到的吸血鬼,都会像泼了浓硫酸一样,留下永久疤痕,很难治愈。”

  金虎却是急眼了,跺跺脚,嗓门难免加大:“那也不能因此就抛弃这法子啊!我的好兄弟,现在你可是命悬一线啊。瞧瞧李半仙脖颈上的十根手指印,陈馨怡如今被凶灵附身,简直是定时炸弹,就像这一回,如果不是李半仙够义气,替你护法,恐怕你在梦里就被掐死了!哎哟我的哥,你不能有任何的妇人之仁啊!”

  “再说了,陈馨怡的命,现在也捏在赵美美手里,她想毁容还是被凶灵弄死?有句古话叫好死不如赖活着。我觉得陈馨怡也多半选后者,大不了下辈子都佩戴个面罩。哦,对了,现在医疗科技很厉害,可以植皮啊!以前不是有女明星被严重烧伤,但后来靠砸钱植皮,同样恢复得很好吗?待咱们执掌风水局,钱根本不是事儿,一定全力以赴帮陈馨怡恢复容颜好吧!”金虎暴躁地念叨。

  还别说,他这一番话倒是说在了点上。

  对啊!

  搁在二十年前,我爹降服赵美美,创立风水局时,医学还挺差劲的,可如今日新月异,科学大爆炸,就算陈馨怡毁容也能修复了,无非就是她会忍受很多痛楚。

  但是,能一劳永逸地终结赵美美的话,忍痛算啥?

  “小子,很有见解嘛!”李半仙一拍金虎的后脑勺,越想越觉得这一招可行,主动表示他也有一些私人积蓄,可以贡献出来。

  “我同意。”陈馨怡平静的嗓音传来。

  我们都忍不住望去,就见她眼神清澈地躺着看向我们,涩然苦笑,对着她的手铐、绳索和被子努努嘴:“刚刚,我梦见我凶性大发,成为极度嗜血的女魔头,想去掐死阿文大哥,但却被李易经叔叔妨碍,所以我就伸出胳膊去掐他,却被他给捆绑起来……那一幕如此真实,想起来就令我不寒而栗。而就在刚才我醒来时,看到手上的镣铐,我才意识到那并不是梦。”

  “抱歉,方才得罪了。”李半仙苦笑,“但我也没法子,只能动粗,望你谅解。”

  “李易经叔叔说的哪里话?该我感谢你阻止我,才没让我铸成大错。我刚才的怪力,真是恐怖,记得我一指头就戳爆了搁在桌上的瓷花瓶。”在李半仙给她解除镣铐和绳索后,陈馨怡来到桌上摆着的一个瓷花瓶前,将它转过来。

  果然。

  花瓶厚重的瓷釉瓶身上,居然被戳出一个光滑的小洞,四周没有任何裂纹,实在是非常诡异。

  因为那可是很脆很易碎的瓷器啊!

  想用机器加工它,开个洞的话,也得一点点地磨,除此外,别无他法,因为用暴力手段的话,四周就会碎掉。

  李半仙却并不觉得稀奇,只是拧紧双眉,郑重其事地告诫我们:“那是猛鬼中很寻常的神通,可以化虚为实,它们的身体是虚体,所以可以穿墙,它们杀戮时,也常常会把双手穿过我们的胸膛,然后在我们的胸腔中化虚为实,捏爆心脏!所以,很多被猛鬼搞死之人的死法都是心脏麻痹,这种死法经常被归类于意外。但实际上,如果解剖尸体,将心脏割出来检验的话,往往能看到淤青的指痕,甚至检测出指纹!瓷花瓶中的那一部分,也是被用这种法子弄没的。”

  身为捉鬼大师,灵异事件处理专家,李半仙在这种事情上当然极有发言权。

  “我靠,这么邪门?”金虎咕嘟地吞了口口水,满脸忌惮。

  “凶灵的恐怖,毋庸赘言。”李半仙轻叹。

  “那我们启程吧,一块儿回紫色魅惑ktv。”不二话,我立马抓起陈馨怡的胳膊,带她出门。

  在事态恶化前,依旧得先去那里暂住,待我问问何天豹再说。

  我想,陈中华判官提供的法子,一定有改良版,何天豹八成知晓。

  而且,关于何天霸种鬼的事情,我也该透露给何天豹,让他对自己的好哥哥心存忌惮。

  这招挑拨离间,虽然并不新鲜,但对于两个疑神疑鬼的枭雄来说,肯定是有效的。

  李半仙和金虎陪着我俩,一块儿抵达紫色魅惑ktv后,他俩才肯放心,各自回去做自己的事了

  而我跟陈馨怡都换上内保和小蜜蜂的制服,走回这地方。

  但诡异的是,当我们距离紫色魅惑ktv只有十来步时,陈馨怡却是一把拽住我的衣襟,惊恐地说:“我迈不动步子了,脚底跟生根一样,是她!赵美美在妨碍我往屋里走!”

  我冷笑不已,她果然对紫色魅惑ktv心存恐惧,毕竟那里面藏匿着太多未知的恐怖玩意儿,简直就是一个鬼巢魔窝!

  所以我直接一把将陈馨怡抱起来,快步跑到ktv里面。我倒是没感觉有啥重量,只花了三秒钟跑完十步,然后转头问陈馨怡感觉如何。

  “绣花鞋……消失了。”她说。

  我一瞧,果然,她赤裸的香足暴露在空气中,空空如也。

  “赵美美逃了。”我咧开嘴,让她稍安勿躁,反正在休息室有的是她的小姐妹们,到时候借双鞋就行了。

  我俩的归来,立马引起了指指点点。

  但陈馨怡平常待人温和,非常友善,所以并没人说三道四的,都是隐晦地提醒和告诫她,为她感到担心的。

  没多久,何天一跟何子涵表弟兄俩,居然特意跑到我们的休息室来,眼神古怪地盯着我们。

  何子涵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大概是不知道说啥好。

  何天一倒是挠挠头:“你们为何又肯回来了?”

  我笑眯眯地说:“昨儿个,我跟主管请假,说今儿白天有事,所以没来,如今私事搞定,当然得回来值班。馨怡也是啊,大家都得挣钱糊口,都是打工仔,不回来能去哪儿呢?”

  “你们……就不怕我再对你们下手?”何天一很纳闷,略微露出一抹狰狞,我察觉到他的眼球也骤然变得漆黑如墨,极其瘆人。

  我硬着头皮,勉强笑笑,一本正经地说:“天一哥,您都已经亲口许诺说我干了那瓶茅台后,就决不再刁难我们兄妹俩。您说话一言九鼎,我自然信服。正因如此,我们俩才回来了,您不会是反悔了吧?”

  “当然没。”何天一矢口否认,点点脑袋,“你俩都不错,我为上回向你们赔礼道歉,今天去总管那里,额外领俩月的薪水吧,就当是我对你们的奖金。嗯,继续做事吧,我以后不会再找你们麻烦的。”

  说完,何天一摸摸鼻子,转身离开。

  何子涵似笑非笑地瞥我一眼,唇角翘起一抹意味深长的诡笑,然后同样紧随其后。

  我擦擦脑门上的冷汗,知道成功把他们糊弄过去了。而且,他们也想安抚我们,以便让陈馨怡长久留在此地,等待风波平息,再对她徐徐图之。

  也就是说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那我继续去忙活了。”陈馨怡如释重负,轻轻地蜻蜓点水般,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下,然后霞飞双颊地跑了。

  我也是嘘了口气,如果不是赵美美的威胁迫在眉睫,我哪会再羊入虎口地回来呢?

  幸亏,我们赌对了。

  主动认怂之后,何天一也没刁难我们,可能他觉得我们这是自投罗网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