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五十五章 绝嗣散

第两百五十五章 绝嗣散

推荐阅读: 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她超软超可爱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疼你入骨神秘军少,撩上瘾!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万古天帝聂天虫族之他不是渣虫被我渣过的病娇都重生了冒牌大英雄

    我藏匿在厕所中,心里忐忑,唯恐他俩会跑到最里面的这间。

  也幸亏我因为要给何天豹打电话的缘故,心里发虚,很打怵被别人给听到,惹出事端来,所以我特意呆在最里面,蹲在马桶上,低声细语的,而且没敢弄半点光亮出来,所以何子涵何天一表兄弟俩才没注意到我的存在。

  他俩跟扯家常一样,谈论着我跟馨怡的死活,那种无所谓的口吻,让我心里阵阵发凉。

  何子涵问完,却是阴狠地低低道:“依我看,今晚就得立刻行动!逮捕金文,控制陈馨怡!她可是万中无一的六阴女呢,是你亟需的宝贝材料。没她的话,恐怕你很难控制住你身体里的那玩意儿。这些日子,我看你越来越痛苦,你的腰上居然还……出现了尸斑!”

  我不禁心中一凛。

  尸斑?

  那可是阴煞蓄积太多,憋在体内,没法释放才展露出来的征兆啊。

  也就是说,何天一的种鬼也未100%成功,依旧是有瑕疵有纰漏有后遗症的!这可是件毋庸置疑的好事,因为何天一跟何天豹不太一样,何天豹之所以不怵阴煞,因为他早已半人半僵尸,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呆在活尸地狱中,就算把那里当成家乡一样永久定居都没毛病。

  可何天一呢?

  他是种鬼,鬼是附庸在人身上存活的。万一他死翘翘了,鬼就将脱离肉身,变成孤魂野鬼。而且到时候,何天一与他豢养的猛鬼是两个鬼魂,却仅剩一具尸体,谁附在其中?谁去阴曹地府?这事儿可是值得推敲一二的。

  总而言之,何天一必须得活得好好的,才能控制体内的猛鬼。

  何况,话又说回来,除非是何天豹那样心理变态的恋尸癖,谁又肯轻易放弃人的身份呢?活着,才能享受奢靡日子,才能挥金如雨纵情欢愉嘛,一旦死了,胯下那话儿都变成硬邦邦的一块冻肉了,功能基本丧失七七八八。

  当然,那就永远没有阳痿的说法了,呵呵。

  对于何子涵的教唆,何天一没说话,只是放水。

  “罢了,那俩蠢材,之所以肯回来,无非是贪图高薪水而已。”半晌,尿完后,何天一甩甩那东西,提上裤子,话中带着浓浓的藐视,“他们居然信了我的鬼话,觉得我言而有信。哈哈,在我眼里他们就是我养的牲畜或者家禽,但是嘛……表哥,你觉得跑山鸡好吃,还是饲养鸡好吃?”

  “啊?你说这干嘛?”

  何子涵愕然。

  “随口说说嘛,你回答我。”何天一懒洋洋地追问。

  “那还用说,当然是跑山鸡喽。跑山鸡的市价,起码是养鸡场那种一茬茬的30天速成的饲养鸡的三倍啊!好坏还用说吗?放养的跑山鸡,在大山上叼虫子,吃果子,肉质当然比全身都是脂肪,靠激素催熟的饲养鸡好得多。”何子涵说了一大段。

  何天一微微笑笑:“就是嘛,在我眼里,陈馨怡就是一只跑山鸡,而且她非常依赖我们紫色魅惑ktv,被我们提供的薪酬利欲熏心,彻底忘了养鸡人最终会等她长肥了祭出屠刀的事情。啧啧,既然如此,何必非得把她囚禁起来呢?完全没必要。”

  “哦,我懂了!所以你特意奖励陈馨怡和金文俩月的工资,那就是诱饵!”何子涵恍然醒悟。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表哥也!”何天一文绉绉地侃了句,志得意满地狂笑,“我们只需等到事情平息,所有人都渐渐遗忘这事儿,再派几个绑匪让陈馨怡人间蒸发就是,到时候,悄无声息的,谁也不会知道内情,对咱们的威望没半点干扰,我爹也不会怪我做事草率。而且,陈馨怡虽然是六阴女,但年龄尚稚嫩,没啥滋味,我玩起来也不够尽兴,且让她再成熟几天吧。”

  “哈哈,我的天一表弟,我倒险些忘了,你的年龄才只有十四周岁呢,正是憧憬那种成熟性感的大姐姐的时候。行,今晚哥给你安排俩丝网袜美腿的,保证你玩得爽快!”

  他俩说着,我听见打火机燧石摩擦的动静,也看到厕所忽然有点微弱的火光,知道何子涵在点烟。

  果然,立马就有烟味儿往我鼻子里钻。

  尽管我也是个烟民,但实际上,老烟民也嫌弃二手烟,我赶紧捏住鼻子,免得被尿臊味和烟臭味熏得打喷嚏。万一被发觉,我听了他们这么多话,一准被活生生揍死。

  “倒是那个阿文有点意思,虽然贪财又市侩,还鼠目寸光,但那晚他倒也豁得出去,居然肯为陈馨怡喝那些东西,而且还敢对我大吼大叫的。事后我琢磨了一下,觉得他当时每一个小动作都很有深意。”何天一忽然嘟囔,砸吧着嘴,显然也在吸烟。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没想到我引起他俩注意了。

  何子涵不屑地撇撇嘴,吞云吐雾起来:“就那小崽子?太嫩!那晚上,他无非是逞点匹夫之勇罢了,就跟街上的小痞子没两样。他也没啥底牌,所以只能豁出去,赌你爱惜面子。表弟你觉得他很勇敢?我呸!实际上就是他没啥退路,所以只能那样干而已,这就叫时势造英雄嘛。你想想,如果真有本事的人,哪会把自己陷入绝地?”

  我轻轻叹了口气,何子涵说的对,当时我真的没辙了。

  紫色魅惑ktv,就是龙潭虎穴啊,这里面卧虎藏龙的,我哪敢轻举妄动?稍有不慎,不止陈馨怡遭殃,我的身份也会随之曝光,到时候被何天霸知道了我就是那个李天华的左膀右臂——金文,那我就死定了。

  “表哥说的也在理,是我高估他了。”何天一爽利地点点脑袋。

  “表弟也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精力,反正他都快死了。”何子涵噗嗤一笑,幸灾乐祸地诡笑。

  我的心中霎时掀起惊涛骇浪,立刻联想到当初最大的一个谜团:何天一跟那群痞子,往茅台酒瓶子里额外加料时,他往里倒的黑色粉末到底是啥?

  何天一淡淡嗤笑:“那倒也是,可惜了,拼尽全力英雄救美,但恐怕来不及上床,她就只能为阿文送葬。我的那种药,效果非常霸烈,可是取藏地的巴格丹蜈蚣,西双版纳的箭毒木,再用波斯蟾酥一块儿,辅以七味中草药熏制的。其中还掺杂了很多的麝香!”

  我霎时面如土色,妈的,糟了!

  何天一说的那几种材料中,我别的一概不知,但西双版纳箭毒木我却听说过。

  把箭毒木的树皮扒开,流淌出来的树汁,就是比鹤顶红、砒霜、蛇毒等更恐怖的毒药——见血封喉!据说在古代,西双版纳原始森林中的傣族猎人往箭矢上抹一点树汁,箭矢只需擦破野兽的皮,见血,那一丁点的剂量就会直接令野兽僵死!

  用这种剧毒制作的东西,能是啥好玩意吗?何况,麝香也是一味古怪的中药,她对妇人的卵巢有很大的损害,能致使不孕,用在普通人身上也绝对没安好心。

  “厉害!”何子涵笑涔涔的冷嘲热讽,“有了绝嗣散,就算阿文英雄救美成功,陈馨怡献身肉偿,但只需她脱衣的功夫,阿文就会一泄如注,哈哈!对男人来说,那可是莫大的屈辱啊,他绝对没法再玷污陈馨怡的,她的处子之身会为表弟你留着。”

  “跟我作对的下场,就是跟李天华一样。”何天一冷哼,嗓音冰冷,“而且,绝嗣散是当年的西域偏方,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是一些国医圣手级的老中医,也一概不知情,这方子只攥在我爹手中,是我们何家嫡传的。而且,传长不传幼,也就是说,我的好叔叔何天豹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这些年,我们之所以能把李天华一点点逼疯,让他无奈地去信赖李吉那种半吊子的诡绣,自投罗网,把他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可以说绝嗣散居功至伟。”

  我又惊又怒!

  如果我能从马桶水中照一照自己的脸,我敢保证,铁定是绿的!

  狗日的何子涵,他给我加的料居然是这种玩意儿?也就是说,老子天天在李天华面前装阳痿,现在他娘的居然真阳痿了!

  我这些日子不说清心寡欲吧,因为赵美美时时刻刻在我面前晃荡,一瞧见那个活了上百年的老鬼的披肩散发、满身尸斑的反胃模样,只要是正常男人,没有特殊癖好的,谁不立马软趴趴的?

  在我脑门上冷汗像瀑布般狂涌的时候,何子涵何天一抽完烟,勾肩搭背地撤了。

  我蜷在马桶盖上,狠狠地试了试自己那玩意,果然,真的不中用了,就跟条死蛇一样,只剩下撒尿一样功能。

  卧槽!

  难道我也只能去找我的好师兄李吉,求他帮我弄条泰迪的魂魄做副诡绣?

  我真的慌了,搁在任何男人身上,发现自己终生性福没了,这辈子变成个死太监,谁能笑得出来?任谁都得怂!

  就是不知道绝嗣散有啥解药没,万一是无药可救的,我难道就真的做个天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