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五十六章 跑腿

第两百五十六章 跑腿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我左思右想,觉得这事儿着落在李天华身上。

  绝嗣散的存在,李天华想必并不知情,所以说,他才会中圈套,去找李吉去瞎折腾。

  现在想来,何天霸的计划环环相扣,异常的缜密:

  他先用绝嗣散对付李天华,而李天华本就沉溺酒色,所以在出现毛病和不举症状后,根本不会多想,只会自怨自艾,觉得是自己纵欲导致,所以只能气急败坏地去找李吉。李吉手艺粗糙,只懂得瞎折腾,这事儿何天霸一清二楚,所以到时候肯定得折腾好一阵子。

  趁着李天华被李吉玩坏之后,何天霸跟何天豹瞅准机会悍然出手,一举铲除李天华的羽翼,砍断他的左膀右臂,令他陷入无人可用的境地!

  偏偏,李天华的身体状态很糟糕,又没啥子嗣,他想反击也是有心无力,再加上阳痿的打击,他就只能隐忍,让何天霸轻易得逞。

  接下来,何天霸再施展一系列雷霆手段,夺权,篡位,架空李天华,打击他的意志令他彻底沉溺酒色,挥霍掉最后的一丝精元,最终,只需何天霸给他一剂毒药送他上路,到时候风水局就能够名正言顺地重新遴选未来主宰。

  届时,何天一凭着躯壳中豢养的猛鬼,靠那一手种鬼之术,轻易就可以在众人中脱颖而出,夺得宝座。

  我靠!

  何天霸的计划真是缜密,李天华自始至终都对他所受的算计毫不知情,他只是埋怨自个沉溺酒色,然后意志消沉,愈发自暴自弃地玩女人。大概李天华也知道李吉的诡绣效果有限,一旦时间久了,肯定完蛋,所以他想趁着彻底萎掉前,多享受享受女人的滋味。

  如果我将绝嗣散的事情告诉他,李天华知道他阳痿的根源,出在何天霸身上,我寻思着,就凭李天华这些日子遭的罪,他肯定会暴怒的!而且,既然绝嗣散特别稀罕,想必解药难找,到时候,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能从何天霸身上着手,所以嗜色如命的李天华为了下半身的幸福,说不得会拼劲老命,这可是他的原动力啊。

  到时候,我跟在他屁股后摇旗呐喊,看着他们鹬蚌相争,拼个你死我活,再蹭个解药,岂不是美滋滋?

  只是,我究竟该不该去找何天豹呢?

  一旦真去活尸地狱的话,我必须得有些依仗,绝对不能任他宰割。

  何天豹为啥非得让我去那鬼地方?他铁定不怀好意,但是,他如果想我死的话,就直接毁诺,不告诉我那个改良法子就是,轻而易举啊。

  他的心思真是难以琢磨,我寻思半晌,还是做出抉择:去!我一定得去!否则的话,不光我会被赵美美活生生耗死,陈馨怡也得遭殃。她现在既被赵美美盯上,又被何天一视为放养的待宰羔羊,前狼后虎,不搏一搏的话,根本就是半点生机也没有。

  老子拼了!

  我整整衬衣,把内保统一配套的橡胶电棍别在腰上,往外走,佯装成啥也不知情的模样。

  “哎哟,我的哥,找了你半晌,好不容易抓住你了。”一个陌生的大嗓门传来,然后就有一只手狠狠捏住我的肩膀。

  上一回抓我肩膀的人是赵美美,所以我本能地一哆嗦,立刻爆退,警惕地瞪着来者,双眉紧锁。

  “干嘛啊?跟个要被一群壮汉轮的雏儿一样。”来者嘻嘻哈哈,陈宇也是意识到,那家伙就是老郝,挂着个内保主任的头衔,算是他们一群内保的头头。

  “有事吗?”虽然接触的时日尚短,但我早就摸清楚了这厮的脾性。如果上面没命令的话,他一准缩在屋里狂搓麻将,下面人求他办事的时候,他都推三阻四的,但上面有啥交代,他都是冲锋陷阵在第一线,腿脚麻溜得跟全国劳模一样,可以说是个人精。

  果然,老郝冲我挤眉弄眼:“你小子走狗屎运啦!何天一大少器重你,特意吩咐我找你,要交代给你一桩大事。”

  啥?我心里咯噔一下子。

  何天一闲着没事干,又找我干嘛?在厕所时,我听得清清楚楚,那家伙已经彻底对我跟陈馨怡放心了,所以照理来说,他根本没必要再浪费精力跟我啰嗦啊。

  在我犹豫时,老郝已经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死拉硬拖,把我带到熟悉的一号包厢。

  “老郝,让你去喊一趟阿文,为啥耽搁这么久?都隔了整整10分钟了!”何天一略带愠怒地问。

  老郝尴尬解释:“今儿咱们ktv生意兴隆,到处都是人,我挨个去找,眼神儿又不太好,所以好不容易才叫着他了……”

  “好啦,好啦,你出去吧。”何天一懒得跟小人物浪费唇舌,只是笑眯眯地瞥向我,眼神忽然转冷,让我不禁打个寒颤。

  我知道他是种鬼之躯,实力强劲,如果我显露出半点不恭敬的神态,恐怕他在喜怒无常的时候,准会被我直接碾碎了。猛鬼的本能可是吃人,说不准何天一平常也爱嚼食人的脑浆子呢。

  所以,我赶紧一鞠躬,诚惶诚恐地擦擦脑门上的冷汗,说道:“何天一大少,您有啥吩咐?我为以往对您的冒犯道歉,求您大人有大量,千万高抬贵手啊。”

  “哟呵,你脑门上的汗珠子跟大甩卖一样往外流,是吓的吗?”瞧我那熊样,何天一似乎疑心尽释,跟何子涵对视两眼,然后就挤兑我起来。

  我当然是真的怂。

  何天一就是个披着人皮的噬人猛鬼,我站在他面前,知道他的真面目,哪能不怵啊?

  所以我也算本色出演了,而且我是故意没有控制任何情绪,努力增强自己的恐惧感,为的就是演得特别真实,博得他俩的信赖。

  果然奏效了!我的孬种行为,以及那一脑门的冷汗立刻就博得了何天一的嘲笑,而他的鄙视就意味着我暂时安全了。

  “我……”我支支吾吾半晌,没憋出一个屁来。

  这下子,何天一跟何子涵又笑得前俯后仰,而我耷拉下脑袋,盯着地板,唇角翘起一个淡笑。

  “行了吧,我们叫你来,是有一桩正事交给你办。”何天一板起脸来,冲何子涵努努嘴,然后就有个帆布袋子被踢到我的脚旁,拉链散开,滚出整整十沓现金。

  我操!

  整整十万块,就被轻描淡写地搁在我脚旁,而何天一就像赏给一条狗两根肉骨头一样,噙着诡笑看向我。

  我知道,这个节骨眼儿,绝对不能露馅,所以我吞了口口水,剧烈地抽搐了一下喉结,满怀殷勤地看向何天一:“何少,您是啥意思啊?”

  “帮我办成一件事,这是赏给你的。”何天一撇撇嘴,淡淡地说。

  “啊?还有这种好事啊?”我立马佯装狂喜,把胸脯拍得震天响,摆出副贪婪嘴脸,一再对他保证,“何少您尽管说,但凡我能办到的,绝无二话。”

  “很好,你替我去个地方,捎个快递丢在那里就行。然后,就拿着这玩意,把全过程拍摄下来,回来交给我,很简单的一件事,懂吗?”

  说完,他又抛给我一个dv摄影机。

  “就这样,就能赚十万?”我迟疑起来,心里格外纳闷。

  何天一唇角勾起一个诡异弧度,点点脑袋:“你小子倒也不傻,的确是有风险的。”

  何子涵则竖起一根食指,搁在嘴唇旁:“嘘,表弟,我们暂且别说,给阿文保持一点悬念,保留一些惊喜。我只能说,这事儿的确是有些性命危险的,所以你得穿一双好的跑鞋,随时准备撒丫子就跑,而且,你最好明晚去,选择个月光很亮的时候。到时候,你无需露面,老老实实藏起来,等人来取我们的快递大礼包就是。”

  “送……啥?”我摆出一副利欲熏心蠢蠢欲动的模样,但仍然想多套一点话出来。

  “不该问的闭嘴!”何天一喜怒无常地立马翻脸,阴鸷地冷哼。

  我噤若寒蝉,赶忙阖上嘴巴。

  何子涵依旧皮笑肉不笑地说:“放心,绝对不是啥难事。就是需要一点点的胆子,如果你太怂的话,也是可能丧命的,所以到时候最好往嘴里塞个臭袜子,免得被吓到叫出来。乖乖听我的话,就一准没事儿。”

  “行行行。”我只能连忙点头,然后把那一兜子钱都背上。

  “地址先给你。”何子涵早就备妥一切,丢给我张纸条。

  而我一瞧,险些没给惊得跳起来!

  那地方居然就是何天豹的活尸地狱!

  他们是存心让我去送死啊!这帮臭瘪三,真是居心不良,非得把我弄死才甘心。

  “没问题吧?”何天一阴森森地问。

  “保证完成任务。”我赶紧连连对他们鞠躬。

  “想让陈馨怡一直安全无恙的话,就听我的话,好好替我办事。这趟生意你能挣十万,下次,我也会给你赚百万的机缘,懂吗?”何天一似乎很懂权术,跟个小大人一样对我呼来喝去,很享受这种挥霍权力的滋味。

  毕竟是个孩子,跟过家家一样儿戏。

  我本来就已经决心跑趟活尸地狱,如今顺路,自然也就一块儿做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