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五十九章 梦

第两百五十九章 梦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我蜷缩在床上,警惕地瞪大眼球,瞳孔扩散,带着一丝对未知的恐惧环顾四周。

  咚。 咚咚。

  咚咚咚!

  脚步声愈来愈近,我也越来越头皮发麻,鼻尖喷出蒸汽般的白雾,那意味着房间的温度已经降到很低了。

  嘎吱……

  门,终于彻底被打开,细长、尖锐、阴鸷的影子投射到我的脸上,烙印下一片阴霾,但我望向门口,却依旧空空如也,仍然没有半个人的存在,但那投射到我的脸上的鬼影,却是无比真实,令我不寒而栗。

  走动的噪音终于在仿佛是整整一年般难捱的3分钟后,戛然止住,停在我的床前。

  床微微颤动起来。

  我清晰感觉到,绝对有东西在那里,就在床旁,但是我躺在床上从这个角度却瞧不见,所以我咬咬牙,抓住搁在床头的一把符纸,压抑住恐慌,探出脑袋去瞧。

  一双绣花鞋停在床底,是她来了!

  我的皮肤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咚咚咚咚!

  又是古怪的声音响起,非常密集,一刻也不肯歇,但这一回,却并非是脚步声,而是……有东西在敲我的床板。

  是床底下的。

  我口干舌燥,心脏不禁揪紧,伸出手想去打开台灯。只要有光,任何藏匿在黑暗中的东西都不敢再放肆了。

  然而,当我的手颤颤巍巍地伸出去时,一只冰冷僵硬的爪子却猛地捏住我的手腕,我勃然色变,忍不住本能地瞧向那一双绣花鞋。

  本来空空如也的绣花鞋中,却是多出一双铁青色的小腿,泛着阴冷诡异的光,往上则是那种民国时代泛滥的女学生裙子,然后是带着小碎花的翠绿长衫,以及……青紫中带着黝黑的脖颈,以及那张惨白,却有无数猩红色血管密密麻麻宛如网般的脸!

  赵美美,她终于肯真正地现真身在我的面前,噙着一抹令我遍体生寒的诡笑,深深凝视着我的脖子。

  不,准确地说,是喉管!

  那种眼神,就像是一头枭狼在打量猎物那个器官最脆弱,一口就能令他断气。

  我一攥拳,狠狠地带着劲道,揍向她的脸。老子可绝不是坐以待毙的蠢蛋,她那些三脚猫的伎俩,如果是对付那种从来没碰过任何鬼蜮之事的普通人,想必早就将他们吓破胆,但我却是内行人。

  那一拳的掌心捏着符纸,而且带有我苦心孤诣修炼的内劲,轰在人身上的话,起码得打断三五根肋骨。

  赵美美却是陡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也终于能够顺利地摁下台灯开关,顿时房间中便被温暖的光芒所照亮,我四下里张望,只看到空无一物,房间中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推开被子,蹲到床旁,掀开床罩,又往床底下扫视两眼,同样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的存在。

  “呸,孬种。”我推开窗,换些新鲜空气,一口痰吐到窗外。

  心中充满胜利的强烈自信,因为我发现赵美美那个凶灵根本就没啥真本事,自始至终,都一直是在装神弄鬼地吓唬我,搞些小伎俩,却不敢真的跟我硬碰硬地斗一场。

  既然她本事很有限,那我怕个啥?

  所以我撇撇嘴,懒得去叫醒李吉、余泽他们帮忙,索性去倒杯白开水灌下后,继续躺下,盖好被子,准备继续呼呼大睡。但我把台灯开着,免得她再出来恶心我。

  吧嗒。

  在我刚刚躺下,阖上眼皮的时候,我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噪音。

  那是开关扳动的声音,而且,隔着眼皮子,我也能清晰感觉到房间重新恢复了黑暗,冰冷的感觉再度袭来。

  有完没完了?

  我真想下床去逮住赵美美,狠狠揍她一顿,所以我恼火地翻身,睁开眼,然后……就瞧到在我枕边赵美美正睁着她那浑浊泛白的眼球,跟我脸贴着脸,笑得格外瘆人。

  轰!

  我骤然感觉天旋地转,房间中的幽暗正在一点点褪去,我竟然仿佛置身在一个锦绣红烛,双囍剪纸,悬挂送子娘娘画像,帷帐上缀饰着玛瑙、璎珞、红珠、翡翠等象征子嗣繁衍的珠宝,同时带着瓜果馨香与馥郁花香的闺房中!

  我无比茫然地四下张望,感觉脑袋中一片空白,浑浑噩噩,就连刚刚的恐惧也暂时遗忘在脑后。

  我为啥在这地方?

  这儿究竟是哪里?

  我稍微一寻思,却有些脑仁疼,索性作罢,然后我发现自己是坐在桌子旁,面前放着一壶交杯酒,我刚刚斟满。

  而在轻纱帷帐中,一个穿着大红旗袍的女郎若隐若现,我隐隐能感觉到她带着处子幽香的呼吸,而且,纱帐朦胧,我依稀能看到她裹在旗袍中那窈窕曼妙的胴体。

  我忽然觉得嗓子有点干,身子有点热,就把酒壶抓起来,直接对着壶嘴,往喉咙里灌了两口小酒。

  “夫君,既然交杯酒都喝了,春宵苦短,我们就寝吧……”她那一口吴侬软语,宛如黄鹂低唱,带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懵懂诱惑,牵引着我的脚步。

  我也不知道为啥,本能地双手分开帷帐,来到床旁,而且我没喝两口酒,就感觉醉醺醺的,脑子中也是浑浑噩噩,只剩下炙热的情火在熊熊燃烧,焚烧着我脆弱的心防。

  果然。

  在床旁赫然坐着个头罩龙凤合欢锦帕的美人,她的旗袍修身合体,勾勒出完美诱惑的身材,前凸后翘,蜂腰圆臀,足够令任何喝醉的男人犯罪。

  她的脚上,穿着一双我迷迷糊糊中觉得很熟悉的绣花鞋,但此时此刻,酒不醉人人自醉,我的脑子中只有一团浆糊,以及沸腾的欲望,再无其他。

  我完全记不起跟那双绣花鞋相关的任何东西,只是记得它很重要,正在我努力去想时,脑仁又有些疼,而且,她也落落大方地直接将新娘的盖头摘下,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精致如画的绝美脸蛋。

  我咕嘟吞了口口水,感觉这辈子都没碰到过如此美艳的女人。

  “夫君……我伺候你就寝吧。”她羞涩地抿紧红唇,撩人的柔软小手轻轻触碰我的脖颈,将我抱紧。

  我只感觉脑袋嗡地一下子炸开,再也按捺不住激情,直接将她粗暴地推倒,宽衣解带起来,把她嫣红的肚兜一把甩出去。

  她生涩配合,行为稚嫩,反倒给我一种男性霸占女人第一次的对于征服欲的强烈满足感。

  颠鸾倒凤。

  鱼水之欢。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我一泄如注时,我再次瞥到那双绣花鞋,脑袋中本来消失的很多记忆,忽然全部纷至杳来,浮现在我的脑袋中。

  我勃然色变,惊骇地连滚带爬地从床上跳下去,惊疑交加地瞧着床上躺着的那个女人。

  不,哪里还有女人?

  只剩下一具全裸的,惨白中带着铁青的恐怖尸体!

  我敏锐地注意到,尸体上到处都是针痕、鞭痕、掐痕,以及掌掴的五指印儿。

  这个时候,她的躯体一动不动,本来背着身子对着我,但是她的脸却诡异地缓缓旋转180度,转向我,对着我露出一抹诡异恐怖的微笑。

  我感到一脑门汗,随后又是天旋地转,大叫着从床上彻底醒来!

  我看向熟悉的天花板,发现我终于回到了现实中,这才是李吉纹身店的密室小屋,是我暂时藏匿的地方。

  然而,我的右手却触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让我心里咯噔一下子揪紧,因为那是一具香软的身体……莫非我依旧在梦中?赵美美也很擅长制造梦中梦,令人陷入其中无法自拔。那个婊子如果真的想阴我的话,恐怕真的很有可能出此下策啊!

  大概是因为恐慌的缘故,我自己的脖子就像是生锈的机器一样,很难扭动,我只能努力地拼命将脖子转过去,瞧向身体右面的人,然后,我彻底傻眼了。

  居然是陈馨怡!

  她光裸着身子躺在我身旁,我看到她的白皙玉臂上全都是些淤青的指痕,而且莫名的熟悉。

  不,何止是熟悉?那些指头印儿跟我的一模一样!也就是说,那些淤青全都是我制造出来的!我这才记起在昨夜,我跟那个勾魂摄魄的艳鬼疯狂媾和时,我的行为非常癫狂,半点也不怜香惜玉,的确是把她给蹂躏得不轻。

  难道我实际上就是在跟陈馨怡那啥?

  不对劲儿,我一定是犹在梦中!

  我狠狠地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想依靠疼痛把自己唤醒,但我自己却是疼得熬不住,叫出声来。

  但门口却是传来李吉的敲门声,话中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酸溜溜地说:“我说,文哥,您都折腾整宿了,馨怡妹妹可是个雏儿,哪能挨得住您那样不知节制地胡搞?再说了,也求您饶了我跟余泽吧,我这间纹身店的隔音虽然好,可是你们叫得忒大声了点,整夜整夜地轰炸,我俩也都憋了好久了,我们也是正常男人,哪能睡好觉啊?”

  “就是。”余泽的干笑也传进来,“文哥,李吉煮了几个茶叶蛋,还给你们俩弄了两袋牛奶,出来好好补补吧,别肾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