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六十章 老僧入定

第两百六十章 老僧入定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热搜预定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权欲场画怖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霸天武魂

    我呆若木鸡。

  从一开始,李吉跟余泽居然全都知情,明白我是在跟陈馨怡睡。

  为啥?

  唯有我对此懵懵懂懂,毫不知情,而且对我而言,自始至终都在搂抱着那个穿着红色旗袍的绝色美人,她的妖娆无限,炽情如火,我到现在都记忆尤深,甚至……有些恋恋不舍。

  难道我被鬼迷心窍了?

  我立马套上所有衣服,站在床旁,只觉得脑门上全是冷汗,完全想不通究竟发生了何事,但是在镜子中的我,却显得既疲惫,又憔悴,就跟大病卧床三五个月一样。

  我站着时,都觉得腿软,有些力不从心的滋味。

  “嗯……”陈馨怡也是悠悠醒转,但却趴在被子中,含羞带怯地扫视我两眼,又把脑袋缩回去,罩住双眼,就像个鹌鹑一样蜷缩在被窝中。

  我只能轻轻给她掀开一条缝隙,陈馨怡顿时大羞地说:“不要啦!你要干嘛?”

  我只能苦笑:“反正昨晚该看的地方都看了,该摸的地方都摸了,你还不好意思什么?只是……昨晚上未免太突兀了,而且我一直叮嘱你呆在紫色魅惑ktv,千万别回来,你为啥就不肯听我的呢?”

  陈馨怡摇摇脑袋,抿唇说:“糖姐捎话给我,说你手机坏了,让你立马回去,说是在这地方不太安全,何天一对我有所企图。恰好当时,何天一派人送给我999朵玫瑰,我一下子很怕,就立马回来了。回这里的话,我可能被凶灵害死,但留在ktv,我却会被糟蹋致死,我只能草草请假,然后立马回来。”

  “糖姐捎话给你?”我拧紧双眉,“绝不可能!我的手机一点事儿没有,而且,我就算真的要叮嘱你的话,也会亲自去通知你,起码得留个亲笔的纸条吧,你说对不对?”

  陈馨怡迷茫地看着我,小脸骤然煞白:“你的意思是……是她?”

  “没错,只能是她了。”我涩然苦笑,长叹一口气,掏出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你瞧,信号良好,完整无缺,半点事也没有。那个糖姐,多半就是被操纵了,特意把你骗回来的。”

  “可……我给你打电话,也都显示你是关机状态啊,完全打不通。”陈馨怡咬唇,觉得匪夷所思。

  我拍拍脑壳,郁闷地道:“怪我。我忘记了你对这些事情毫无常识,一点都不知情。那些鬼魂,都是能量场和电磁场,他们的存在会强烈地干扰手机信号,而且,那些活了很久的老奸巨猾的猛鬼,甚至可以通过手机给你通讯。如果是赵美美在背后捣鬼的话,她想让你误以为我已经关机了,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

  “还能这样啊。”陈馨怡似乎受了莫大的惊吓,怔怔瞧着我,忽然打了个哈欠,同时略带着一丝恍惚说,“你怎么显得这样憔悴啊?男女做了那种事情之后,都会这样吗?”

  我紧紧盯着她,同样看到陈馨怡的容颜中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疲惫。

  不对劲儿!

  我不是雏儿,根据我的经验,男的跟女的那啥之后,尤其是初夜,女人在受到滋润后一般会容光焕发!

  我累也就罢了,为啥她也会如此?

  而且,我也不是肾虚,又憋了很久,就算昨晚折腾得很疯狂,也无非就持续个把小时而已,为啥我就透支成这副模样?

  哦,对了,说实话,我不是啥国产小钢炮或一夜七次郎,昨晚上凭啥折腾那么久?真的是蹊跷得很。

  同时还有一点令我匪夷所思,那就是我明明中了绝嗣散,会从此沦为阳痿的,昨晚上却能重振雄风,而且战斗力远超往常,真是令我无法理解。

  “我先穿衣服,我们先一块儿去吃点东西,再出去问问别人吧,昨晚上或许是有些蹊跷的地方,但就凭咱俩,恐怕也猜不出真相。”陈馨怡推搡开被子,原来她刚刚已经在被子中窸窸窣窣地将内衣裤穿好,然后她就噙着一抹勾魂摄魄的羞涩浅笑,在我面前套丝袜。

  大片精致白皙的胸口暴露出来,雪腻肌肤让人浮想联翩。

  尤其是她伸出一双纤纤素手,将致密的性感黑丝袜,以无比撩人的姿态,在清晨日光沐浴下,套到一条雪白玉腿上的时候,那一幕简直令人口干舌燥。

  嗯?

  我本该对此有点反应才是啊!

  我的脸霎时绿了,真的是半点反应都没。

  “你想干嘛?天都亮了……”陈馨怡见我在脱裤子,登时霞飞双颊,娇嗔薄怒地埋怨我。

  “不,我没想对你那啥。”我耷拉着一张像死了亲妈一样的苦脸,嘟囔道,“我瞧见你的赤裸胴体,本该举枪向你致敬,或者说支个帐篷啥的……但是没有!我居然像个被阉太监一样,无欲无求,丁点的感觉都没有。”

  “怎么可能,你昨晚可……很猛的。”陈馨怡咬唇,雪靥上一片滚烫的红晕,我知道,对一个正经的女孩,想说那样的话想必很为难,也愈加显得她媚态惊人,艳光四射,换做以往的话,我一准蠢蠢欲动,直接猛扑上去狼吻了。

  但是,我遍体冰凉,仍然处于老僧入定的贤者状态,仿佛一个禁欲者。

  “穿好衣服吧,馨怡,昨晚上肯定发生了些我们没搞懂的事情。”我只能咬咬牙,推门出去,先洗漱一番,然后早餐时刻李半仙也回来了。

  “金文,听说你昨晚享艳福啦?还折腾得很猛,搞得李吉跟余泽整宿睡不着?挺厉害嘛。”李半仙冲我挤眉弄眼,平常一副儒雅模样,仙风道骨的他,现在也是猥琐偷笑,看来对男人来说,女人果然是永恒的话题。

  李吉跟余泽俩人,顶着熊猫眼,哀怨地瞪着我。

  “先别扯那些有的没的。”我心里苦恼,哪有功夫说那些闲暇,等了半晌,待陈馨怡打扮完毕出来后,才对众人吐露真相,“说来你们不信,我昨晚上完全没意识到是在跟馨怡那啥。我被赵美美硬生生拖入一场春梦中,跟个旗袍凤冠的新娘盘场大战三百回合,等到醒来时,发现一切成真,我居然跟馨怡谁在同一张床上。”

  陈馨怡俏脸霎时惨白。

  我也骤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挠挠头,道歉:“馨怡,你放心,我不是那种渣男,你实际上的确是跟我那啥了,我一定会负起责任来。”

  陈馨怡却是艰难地摇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实际上……我也感觉自己是浑浑噩噩迷迷糊糊地回到纹身店的,我本以为昨晚我酗酒喝醉了,所以才会像很多醉汉喝断片那样丧失一部分记忆,但现在我觉得绝非那样,我有很多记忆片段都没了。比如说,我就不记得是如何走回来的,以及我跟你,为何会莫名其妙地就干柴烈火……”

  “的确有问题!”李半仙也是脸色骤变,一把攥住我跟陈馨怡的胳膊。

  然后,他发疯一样撕扯我的袖子,一把将它弄个稀巴烂。

  “果然!”李半仙喃喃自语,神情非常难看。

  然后,他又把陈馨怡的袖子撕烂,露出一截嫩生生如白藕般的雪腻小臂,而在她身上,我们瞧得更加清楚:她的血管呈现出诡异的淡淡黑色,就像是雾霾笼罩,跟冰肌雪肤形成鲜明对比。

  “你们俩,分别被吸取了阳气和阴气!”李半仙喟然长叹,“也就是说,昨晚你们的结合,完全是一场被鬼魅设计的阴谋,目的就是削弱你们的本源,让你们虚弱不堪。”

  “我说我现在肾虚得要命,肠胃很凉,浑身都没啥热量。”我勃然色变,揉了揉眼圈,谨慎地问,“我明明中了绝嗣散……”

  李半仙立刻懂了我的意思,淡淡一叹:“是啊,你本该不可能那啥的,只能解释成是赵美美强行让你雄起了。”

  李吉插嘴道:“我们都知道,李天华也被何天霸偷偷摸摸地下了绝嗣散,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剂量,但他也靠着诡绣重振男人雄风。你跟他,都是靠鬼魂的力量,如出一辙。”

  “也对。”我点点脑袋,觉得他说得倒也在理儿。

  “赵美美搞这一出,目的是啥呢?”我的心中现在最焦虑最担心的是这个问题。

  她的采补,是从我的身上汲取阳气,从陈馨怡的身上汲取阴气。

  而这种软脚肾虚的感觉,我忽然有点熟悉,那不就是在桃花村时,被女人榨干后的滋味吗?我体质特殊,加上本源雄厚,才能够支撑久一些,而陈馨怡身为六阴女,体质比我都奇葩,想必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问题。

  “此消彼长,敌弱我强,吸取你俩的精元,当然对她很有好处喽。”李吉撇撇嘴,“很多鬼魂,都得靠吸取一些阴阳二气才能保持存在,那是它们的进食本能,也不足为奇吧。”

  “小心。”李半仙则持有跟李吉截然不同的看法,“赵美美用这招对付你,大大削弱了你的精气神,让你既疲惫不堪,又萎靡不振,我觉得,她等待的天赐良机已经到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