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六十二章 血誓

第两百六十二章 血誓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聂天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疼你入骨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她超软超可爱你是我的难得情深神秘军少,撩上瘾!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最佳女婿林羽江颜

    我怔怔地瞧着李半仙,心神恍惚,骤然意识到一件事:以往,听李半仙的意思,对我父亲根本不熟,甚至没啥交往,所以他对我总是淡淡的,维持生人勿近但又合理尊重的交情,可是如今瞧着,他跟我父亲的关系显然不止如此!

  他居然肯牺牲这么多,来拯救我的命,不惜将多年努力化为乌有,必然是瞧在我父亲的面子上。

  我记起有很多前赴后继,甘愿为我父亲牺牲的人,知道他有非凡的人格魅力,而李半仙,或许也是其中之一吧。他面冷心热,这段日子不断为我出谋划策,只字未提酬金的事儿,而且,他废寝忘食地跟在我身旁,为我保驾护航,那都是我特别感激的地方。

  我无言以对,感激亦是不必再啰嗦,只需铭记在心即可。

  对待李易经叔叔,我的心中只剩下彻彻底底的感恩,就像对待垂死前,拼命将诡绣倾囊相授给我的李叔那样。

  只是……那些拼命来保护我,不惜舍生忘死的可敬又可亲的父辈们,全都在凋零,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我孤零零地活在世上。

  我只能哽咽着攥拳,咬牙对李半仙鞠躬:“李叔叔,您放心,不到必死无疑的地步,我绝对不会把它掏出来的!我会想方设法地保留它,不至于让你的心血白费。我也没忘……何天豹是您的弑亲仇人,是天一观灭门惨案的凶手!您却宁愿忍住复仇的冲动,把它留给我,我一定没齿难忘!将来,我必定手刃何天豹,替您完成心愿。”

  李半仙阖上双眼,我瞧见他有两行滚烫热泪涌出,他张开嘴,话语中带着令我不寒而栗的浓浓仇恨:“何天豹必须死,我要将他乱刀分尸,剁碎喂黑狗!你这辈子都别忘今日对我许下的诺言。”

  我咬紧牙关,伸出右手的大拇指,用锋锐的指甲,顺着我的脑门正中央,从鼻梁划到嘴唇。

  指甲划破皮肤,鲜血淋漓。

  李半仙勃然色变,为之动容,喃喃地道:“黥面血誓……那是黥面血誓,甚至不惜毁容,用身体的疤痕来铭记一段血仇,日日夜夜,永不忘怀。很好,周挽,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不愧是他的后裔,一样的血性,一样的有种!”

  我讪讪笑笑:“我的自愈力很好,又有内力傍身,所以那种小小的皮外伤24小时后就没了。但我的意思,您懂的?我不可能真的毁容啊,您说是吧,我都没娶媳妇呢,还不能变成丑八怪。”

  李半仙翻翻白眼,但我却感觉在无形中,我俩的关系拉近许多。

  一直忍到深夜,赵美美并未露面,大概是李半仙在附近,所以她有所顾忌吧。

  而我也整理好行装,告别朋友们,直接前往紫色魅惑ktv。

  按照约定时间,准时抵达后,立马老郝那个马屁精就屁颠屁颠地跑来,告诉我何天一少爷已经在包厢中等我了。

  我也不二话,既然都同意了,事到临头,也根本就没法反悔,只能硬着头皮去。

  “哦,你小子果然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儿啊,我很欣赏你。”待我来到各自搂着两个ktv公主嗨歌的何天一、何子涵表弟兄俩面前后,何天一就似笑非笑地瞥着我,脸上神情很诡异,不知道究竟是讥讽还是夸赞。

  何子涵捧腹大笑:“你能来,很好。让你捎过去的快递,我们也备妥了,喏,就在墙角呢。”

  他往那地方努嘴,我顺着他的眼神,就瞧见一个大概27寸的铝合金旅行箱,带密码锁的,关得严丝合缝,瞧不出里面有啥猫腻。

  “密码是000000。”何天一难得露出凝重的的神色,叮嘱我,“这事能办妥的话,日后,我会给你更多的机缘,保证你的小日子过得特滋润,不出一年就能成个百万富翁。”

  我在心里忍不住腹诽,跟他这个杂碎混,还指望着不出一年就变身百万富翁呢?恐怕不出俩周,我就能入土为安,然后收个几万亿冥国天地银行出品的纸钱了。

  “你将它带到目的地,然后打开,把里面的包裹拆开,丢在地上就行。搞定之后,你立马就逃到掩体后面,用dv机拍摄地清清楚楚,懂么?”何子涵又复述一遍,叮嘱我必须手脚麻利些,千万别耽搁,否则可能丧命。而且,到时候甭管瞧见啥特殊情况,都得死死捂住嘴,不准出动静,否则也是后果自负。

  我点点脑袋,心里很好奇箱子里究竟有啥。

  “总而言之,你在路上的时候严禁拆包裹,懂吗?”何天一慵懒地翘起二郎腿,毫不在意地说。

  何子涵摆出一副替我着想的嘴脸,又叮嘱我几条禁忌事宜后,同时郑重其事地告诉我:“天一表弟的要求,你务必做到,绝对不能在路上拆开。如果你私自拆了,那安装在箱子里的信号发射器就会报警,到时候,我们会第一时间知晓,然后查出信号发射地点。如果信号发射地点,不是在目的地的话,到时候你就完了!”

  “作为小惩大诫:届时陈馨怡也会沦为我的新玩具。”何天一舔舔嘴唇,笑容阴鸷,那种眼神就像是一头毒狼在扫视羊羔一样森寒,令我四肢僵冷。

  “我一定听命!”我只能唯唯诺诺地同意。

  拎上旅行箱,我感觉沉得要死,只能勉强提动,只好放下拉杆往外拖。

  “来去一趟目的地会耗时很久,我们派个司机去接送你吧。”何天一又漫不经心地说。

  “那敢情好。”我赶紧小鸡啄米一样疯狂点头,装出副傻呵呵的模样,如释重负地对他俩说,“我还真怕出租车不愿意走那种荒郊野外的破路呢,如果叫不到车的话,那我就遭殃了,谢谢两位何少的体谅。”

  在我心中,却是格外疑惑:“既然是让我去送东西,为啥还额外又派个司机呢?简直多此一举!因为司机去了之后,直接将快递丢到门口就行了,再让我去干吗?”

  事有反常必为妖!

  我就知道其中有猫腻,但多了个司机也意味着多出个监视我的人,我在路上也就不方便捣鬼了。

  出门之后,果然有个皮笑肉不笑的刀疤脸司机在等我,粗暴地授意我直接上车。

  我一言不发,将旅行箱塞到后备箱中,老老实实坐在后车座上,试探着跟司机搭个话。

  但他却一味地猛踩油门,往活尸地狱狂飙,对我的话特别敷衍,根本没闲心跟我瞎扯淡。

  甚至,我从车的后视镜中瞧着他,总觉得他的眼神让我心里发毛,他瞧我的古怪眼神,就跟瞧着殡仪馆里那些待火化的尸体没两样,就仿佛是我不久后就将撒手人寰一样,所以他懒得跟死人嘟囔半句话。

  怪人。

  我只能给他贴这张标签。

  一路风驰电掣后,在引擎轰鸣停歇后,我们来到活尸地狱外的尚有半里地的一处荒野,司机踩下刹车,淡淡地告诉我:“按照何少的吩咐,我把你送到这儿就算可以了。下车吧,去把你的任务搞定,然后我再带你回紫色魅惑ktv。”

  我哭丧着脸求他:“司机大哥,离那鬼地方还差老远呢,你就行行好,再捎我一程呗?那箱子重得要命,这里又全都是杂草,没有平整的水泥地,所以我完全没法子拖拽着走,只能提,那得累死我啊?”

  “你以为十万块那样好挣啊?”司机翻翻白眼,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眼皮子都没动,“滚吧!搁在外面的话,如果来送趟快递就能赚到十万块,不知道多少人会打破脑袋来抢呢,你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我只能腹诽不已地下车,勉强往前拖拽。

  当然,那都是演戏给司机瞧的,实际上对有功夫傍身的我来说,那真是小菜一碟。

  很快,我将那旅行箱带到活尸地狱旁的一颗黑树后,我已经敏锐地瞧见,有僵尸在四处加紧巡逻,它们来去如风,腿脚极其敏捷,将活尸地狱给围得固若金汤。

  果然自从泄漏风声后,想潜入这地方就无异于痴人说梦。

  我捏了捏口袋,那里有一个小玩意,是我即将用来救命,以及跟何天豹博弈地筹码。

  然后,我便昂首阔步地趁着僵尸们巡逻的间隙,藏匿到一颗石头后面,把手提箱拿了出来。

  这时候,我感觉有人在偷偷摸摸地窥视我,让我如芒在背,感觉很不舒服。

  究竟是谁?

  我猛地一回头,但背后空空如也,半个人影都没有,但我的耳朵很敏锐,似乎听到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但我也并不确认,毕竟晚上夜风习习,终归会有些沙沙的噪音,容易让本就疑神疑鬼的我幻听。

  罢了,我一时半会儿也顾忌不上别的,反正在这地方的无非就是何天豹的人,而我履行承诺,特意来此见他,那最起码在跟他说话前,那我就是安全的。

  所以,我龟缩在大石后,输入密码,将旅行箱打开,里面的那东西,霎时把我给惊呆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