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六十五章 越狱

第两百六十五章 越狱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热搜预定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江山风雨情雍正与年妃霸道闪婚:爱少追妻记画怖

    那个起爆器也是假的,是我去超市顺手买的一个小小的儿童玩具,真正的起爆器被我贴身收藏着呢,之所以这样搞,是因为我不想把那个隐秘山洞中的炸药暴露,而且,反正是吓唬,我另外编一个噱头去吓何天豹一样有效,干嘛非得用一个真实的理由呢?

  对何天豹来说,活尸地狱就是他十数年内经营的心血,我就不信,他会舍得冒那个险。

  “我不信。”何天豹终于从暴怒的状态中脱离,眼神恢复了一丝清明,冷冰冰地反驳,“你虽然脑瓜子挺灵光的,但是,归根到底也就是个小角色罢了。想炸塌大坝,需要很多的炸药,在咱们这个国家,刀具都是管制的,你去哪儿搞火药?”

  我见状,终于嘘了口气。

  哪怕何天豹不信,也根本无所谓,我只需演得煞有介事,让他觉得有10%的概率我说了真话,那我就能安然无恙地脱身。

  “那你就甭管了,那种隐秘的事情,谁会告诉你?但有阴兵配合,就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儿,呵呵。”我意味深长地暗示。

  何天豹微微色变,脸上笼罩一层阴霾,本来的怒火立马褪去,换上一丝浅笑,果然是翻脸比翻书都快。

  “哦,原来李天华在幕后赞助你?也对,他现在对我跟何天霸恨之入骨,有这样一个毁掉我的活尸地狱的法子,他肯定会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对你言听计从的。但你们未免也太小觑我的本事了!”何天豹傲然道,“就算活尸地狱被水淹了,我的僵尸又能怎样?谁告诉你僵尸怕水来着?”

  我淡淡笑笑,指着那些呼吸频率极快的僵尸说:“没错,以往我对僵尸的印象,就是一群不需要呼吸的尸体,但是这几个特殊僵尸,恐怕没有氧气的话真的会憋死吧?而且比常人溺死得快多了。”

  何天豹被我戳中软肋,立马恼羞成怒,却被噎得话都说不出来,显然我说得很对。

  “对了,何爷,据我所知,一般的僵尸都很打怵满月时的光,您的僵尸为啥半点感觉都没有?”我趁机问出心中疑惑。

  “我的僵尸,每一只都是以特殊法子炼出来的,畏光那种小小的弱点纠正起来易如反掌。”何天豹也懒得保密,并不介意地随口告诉我,“你瞧见他们身体上的那些图腾了吗?那是我结合南疆图腾术,杂糅泰国鬼巫的一些东西,特意做出来的,就凭那玩意,我的僵尸们就足够在日光下行走!”

  我不禁勃然色变,而且纯粹是发自本能,半点也没装。

  因为如果僵尸真的能解决在烈日底下行走的弊端,那简直就是……恐怖!

  是的,真正的恐怖!

  僵尸不在三界内,不在五行中,力大无穷,不眠不休,拥有钢铁之躯,对活人极度敏感的狗鼻子,而且没有痛觉,除非被剁掉脑袋,否则无论缺失掉身体哪个部位,它们都能持续战斗,比最狂热的军队都恐怖。

  它们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极品军队,除了很容易受到克制这一条弊端外。

  现在,它最大的缺陷居然被何天豹给解决了……我滴娘啊,我该如何看待何天豹?一个科学怪人?一个灵异研究家?一个新物种创造者?

  瞧着我在敬畏中掺杂膜拜的眼神,何天豹顿时洋洋自得,心情舒畅很多。

  以往,我在他眼中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所以我的溜须拍马对他来说就像个屁,但现在我已经证明自己的价值和实力,已经足够有资格被他视为对手,这时候我的另类马屁,才会令他无比得意和骄傲。

  “何爷,有句话我从刚刚就憋在心里,现在您能告诉我了吗?您如此恼羞成怒,不惜毁诺也想弄死我,究竟因为啥呢?我真的是毫不知情,特别的冤枉啊。”我终于等到他心平气和的时候,把我的疑惑问出口。

  “你……真不知情?”何天豹本来很笃定,认准那事儿是我干的,可现在将我仍旧格外茫然,终于是开始怀疑起来。

  我只能苦笑,对他耸耸肩膀。

  “我辛辛苦苦收藏半辈子的艳尸女郎们,都越狱了,从我的囚笼中人间蒸发了!”何天豹怒气冲冲地咆哮,一脸的惋惜和留恋,同时又呼哧呼哧地喘息起来,眼球重新布满密密麻麻的血丝。

  “啊?”我也是无比震惊,在活尸地狱中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且,那些艳尸中看不中用,都是些供何天豹那个恋尸癖亵玩的“充气娃娃”罢了,谁会闲着无聊偷那些玩意儿?有那闲心,干嘛不多偷几个我面前站着的这种青面獠牙的魁梧僵尸。

  “我要尸体干嘛?”见何天豹依旧多疑地瞪着我,我只能耸耸肩膀,无奈地对他苦笑,“我说,何爷,您该知道,这些日子我都在紫色魅惑ktv啊,而且,我凶灵缠身,哪有功夫来干这些麻烦?我的当务之急是保住性命,哪有操蛋的心思去多管闲事?何况,实话实说,我是个正儿八经的普通男人,对尸体没有任何癖好。我冒着巨大风险来偷那些玩意儿,究竟图个啥呢?”

  “当然是图……”何天豹几乎脱口而出,但却最终戛然止住,把话又囫囵吞了回去。

  我狐疑地瞧他两眼,心中忍不住想:看来,艳尸们也隐藏着一些秘辛啊,并不如我想的那样简单。

  “看来你的确没有偷尸的动机。”何天豹终于肯饶恕我,点点脑袋,信了我七八分。

  我真的很无辜,莫名其妙惹一身骚,现在看他终于肯高抬贵手,我总算能把一颗砰砰乱跳的心放回肚子中。

  “余泽呢?”何天豹话锋一转,又冷冰冰地问。

  我先是一怔,随后立马意识到,在确认我没啥嫌疑后,何天豹又将矛头瞄准了他。

  也是,知晓艳尸存在的,无非就是我跟余泽,既然我没嫌疑,那就只有他了。但是,现在余泽相当于我的私人炼尸顾问,正在帮我寻找何天豹僵尸的弱点,为了将来我们跟他决一雌雄时占据上风而努力。

  而且,那本炼尸手记特别的晦涩艰深,我阅读起来很吃力,只有余泽帮我翻译,才能勉勉强强地搞懂。

  他对我大有用处,我绝对不能随随便便地把他交出去。

  所以我干笑几声,掩饰我的心情,大呼冤枉地摊手对他说:“我哪知道?想当初我打开您的囚笼,放他离开之后,我俩就分道扬镳了。他或许已经回湘南赶尸派,去找长辈们替他出头跟你算账了。”

  “哼,湘南赶尸派的确立马中止了跟我的合作。”何天豹愤愤地咬牙切齿,“那群贪婪无度的龟孙子,趁机跟我要挟更高的价码,条件跟以往比翻了整整一倍!”

  我心中凛然,果然财帛动人心呐,在赶尸派里依旧有内奸。

  “但是!”何天豹话锋一转,凛然地指向我,“你无缘无故地就把余泽给释放了?你会那样好心?”

  我无辜地耸耸肩膀:“那还能咋办啊?他瞧见了我的面容,而且威胁我说,如果我不释放他的话,就把我偷偷摸摸潜入您的小黑屋的事情捅出去,让你知晓。所以当时我就剩下俩选择,一个是将他弄死,但那样的话,尸体也会暴露我潜入小黑屋的事情;一个就是听他的话。换做您的话,应该也会选第二个吧?反正对我没啥损失,顺手撬开锁就行了,还能交个朋友。”

  何天豹无言以对,因为我给他的理由就是真话。只是我隐瞒了自个将他安置下来的事情。九句真话,掺杂一句假话,应该天衣无缝才是。

  “那就一定是余泽潜入,偷偷带走了我的艳尸!”何天豹咬牙切齿地咆哮起来了,情绪继续失控,隐隐像是要发飙的样子。

  不得不说,自从我认识何天豹以来,他至少在表面上都保持着文质彬彬的儒雅模样,从来没像今日一样失态。

  可见艳尸的损失,的确把他刺激得狠了。

  “也不一定是余泽啊。”我只能说电话,来安抚他的情绪。

  “哦?说来听听。”何天豹一愣神,煞气又收敛起来,只是脸上布满阴森森的寒意。

  我说:“何天一派我来试探你的僵尸实力,可见,何天霸对你非常忌惮,他又藏着一手种鬼的底牌,偷偷摸摸地潜入偷窃几个艳尸,恐怕也不难啊。”

  “哼,我早在七年前,就已经在活尸地狱布署了克制种鬼阴兵的法子。”何天豹却轻描淡写的说,言语中满是不屑。

  我顿时大为震惊:“原来您一早就知情?”

  “当然了。”何天豹傲然道,“种鬼之术嘛,襁褓中的婴孩又没有保密意识,新生的猛鬼也很难隐瞒自己。再加上何天霸那家伙志大才疏,在细节上有太多漏洞,我在何天一那孩子的满月礼上就确认了这点。”

  我靠!我心中暗骂,啥叫老奸巨猾?这就是了!

  何天霸对何天豹的活尸地狱一无所知,但何天豹却在十数年前就知晓了种鬼的事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