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六十六章 得偿所愿

第两百六十六章 得偿所愿

推荐阅读: 极品护花使者沈清澜贺景承(综)你可能在逗我!湛医生,请矜持天命福女大事纪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豪门校草的男妻(重生)最强神医赘婿怀上豪门老男人的孩子[穿书]

    然后在隔了几年后,何天豹觉得种鬼已经渐渐成形,即将成为威胁,又寻来克制种鬼的法子,用在了这地方。难怪何天一没法子入侵此地,只能犹如儿戏般派我来,原来他是真的没辙啊。

  我越想越觉得何天豹很恐怖,这家伙老谋深算,把所有人耍得团团转,而且处心积虑地针对阴兵和种鬼,真是只老狐狸。

  万一决战的话,恐怕何天霸跟李天华,都得在他面前吃瘪,难怪何天霸一直都非常笃定,丝毫不怵那俩人。

  “怎么了?意识到我那个废物哥哥的色厉内荏,还有李天华的愚蠢堕落,现在想正式投靠我了?”何天豹笑眯眯地问。

  我却坚决地摇一摇脑袋。

  “哦?”何天豹的黑瞳中迸射出一抹厉芒,演变成阴森恐怖的杀意。

  我叹了口气:“您三番五次地想杀我,我真的没胆子给您效力啊。都说伴君如伴虎,但伴您如伴鬼,稍有不慎,恐怕您就会喜怒无常地弄死我。所以嘛,算了吧,将来如果您能执掌风水局,我就在您麾下担任个闲职,赚点安身立命的小钱得了。我真的不敢做您的左膀右臂,赚到钱以后,也得有命挥霍啊。”

  何天豹一怔,脸色变幻,最终却是只能闷哼,没有再啰嗦。

  半人半僵尸的他,其情绪的喜怒无常根本没法控制,因为他身体的50%被纯粹的兽性所操控,那是无药可医的。

  “现在,您既然不再怀疑我了,总算可以履行诺言,告诉我解决赵美美的法子了吧?”我问他。

  何天豹凝神思索半晌,才道:“好。作为补偿,我会赏赐给你一些钱。”

  说罢,以前那个佝偻的老僵尸,直接拽着一个手提箱子到我面前。

  我立马将它打开,再三确认里面的东西。

  “你可真是贪财呐。”何天豹忍不住讥讽地笑。

  我愕然一怔,呆了呆,因为我之所以如此急不可耐,实在是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对旅行箱已经有心理阴影了,生怕里面也装着十个死孩子,所以才慌忙去瞧,没想到落在何天豹眼中,就是贪财的表现。

  索性将计就计,我尴尬地搓搓手:“如果不是阴阳道上的事情都是暴利,来钱特别快,谁会来瞎掺和这些神神鬼鬼的破事儿呢?一个不留神,就可能丧命啊,您说对吧?”

  何天豹点头,没再啰嗦,直入正题地告诉我:“想当初,风水局的初代主人,手眼通天,才华绝世,他的的确确是在苦心孤诣思索三日三夜后,想出一招非常有效的改良法门。”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我跟陈馨怡的命,现在都指望何天豹接下来的一番话了。

  “第一阶段,就是用阴寒体质的女人,诱惑那一双绣花鞋中的赵美美附身,而且要知道,她在短期内只能附身一个人,没法随意转换附身对象。所以,这就相当于软禁。我想,你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对吧?”

  “是,我恰好认识了一个阴寒体质的女孩。”我回答,却隐瞒了六阴女的事情,因为陈馨怡的这一重身份倘若曝光的话,无疑会为她招来大祸,何天豹也会趋之若鹜的。

  “嗯,但是在这一阶段,就直接喷射黑狗血等阳刚驱鬼之物的话,它们会连带着将赵美美和女孩的肉身一块儿侵蚀,令她毁容,甚至直接形成无法挽回的重度烫伤死掉。将来也完全没法愈合,必死无疑。”何天豹笑笑,“针对这点,他提出用诡绣之术来解决弊端。”

  “诡绣?”

  我霎时傻眼,万万没想到,兜兜转转的,绕一大通圈子,最终居然回到原点了。

  “嗯,只需为那女孩寻觅一个阳刚魂魄制作诡绣,辅以万古长青的松柏作为底纹,届时再让她佩戴人皮面具。受到侵蚀时,诡绣就能生效,替她承受来自灵魂层面的腐蚀,她的肉体也就能免于烧灼。”何天豹淡淡地说,顺嘴阐释了一番原理,“黑狗血对人体本来是无毒的,一点危害都没有,它之所以会侵蚀女孩,就是因为先从魂魄层面,蔓延到肉体层面。凶灵附身时,凶灵与人的魂魄合二为一,彼此难解难分。而普通人是灵肉合一的,所以灵魂受到侵蚀时,肉体也会同一时间受到创伤。但是,制作诡绣之后,与凶灵合二为一的魂魄,就由诡绣中的魂魄替代,所以它是最终的牺牲品。”

  我听得云里雾里,似懂非懂,但既然何天豹说得如此煞有介事,话语丝毫没有停顿,不像撒谎,那我就信了。

  何况,他也没有骗我的必要性,因为这招如果失败的话,我固然会失去陈馨怡,但对他而言,根本就没啥好处啊。损人不利己的事,傻子才做。

  “多谢!”我立马就风风火火地转身准备离去。

  “吼!”却有一排僵尸拦截住我的路。

  我纳闷地转身,心中忐忑,暗想莫非何天豹又疯了?

  “稍安勿躁。”何天豹又恢复往昔温文尔雅的模样,却是笑眯眯地看向我,“我说,何天一那样待你,将你送入龙潭虎穴,把你当人肉大餐送给我的僵尸们,你想不想报复回去?”

  “当然想!”我不假思索地说,攥紧右拳,双目喷火,但最终颓然苦笑,“但也就局限于想一想了。他的躯壳中隐藏着一个恐怖的猛鬼,我在他面前总感觉恐惧得很,对付那种恐怖的家伙,我哪有任何法子啊?您也别刁难我,我有几斤几两,自己能掂量出来。”

  何天豹却是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音:“天底下五行相克相生,世间万物,终归有克制的法子。譬如斗兽棋中最凶猛的大象,却也会被耗子吃掉!种鬼,尽管有无数的好处,但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啥?”我顿时竖起耳朵,深深地看向何天豹,虽然说我知道他多半心里转着鬼点子,想利用我除掉何天霸最强的一张底牌,但是这种合作,可以说是互利互惠的,我也愿意帮忙。

  不为别的,就凭何天一那混球屡屡羞辱我,用绝嗣散把我变成阳痿,又将我当人肉大餐送到僵尸窝,我跟他之间就只剩下四个字——你死我活!

  “所谓种鬼,就是将人类和鬼神合二为一,人能够借助鬼之力,非常恐怖,然而人类和鬼神结合得太过紧密,也就埋下了祸根,那便是:如果何天一的人类躯体被摧毁,鬼神也就完蛋了,你懂吗?就好像是一个盆栽,甭管上面如何的枝繁叶茂,花团锦簇,只需将花盆砸碎,把丑陋的根部暴露出来晒干,那植物也将立刻枯萎。”何天豹深深地看着我,“所以,尽管拥有种鬼的何天一无比强悍,却不敢出去作威作福,只能蜷缩在紫色魅惑ktv里。因为只有在那儿,何天霸的老巢,才最安全!”

  我恍然醒悟,难怪何天一身为人生赢家,却天天宅在ktv中深居简出,原来其中还有这样一层深意啊。

  “好了,放行吧。”何天豹没再啰嗦,只是唇角翘起一个弧度,授意众人放行。

  我今晚上得到了太多的消息,感觉脑子里面都是一团浆糊,只能边走边思索,消化我听到的一切秘密。

  而且,轿车也毁了,我根本没法子离开,只能步行回去。

  等我走了好几里地,终于来到一条公路时,我才能顺利地搭便车回到上云市中心,然后我立马就先回到李吉的纹身小店中。

  雄鸡报晓,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

  我在活尸地狱折腾了整宿,如今总算是安全落地了。

  我前脚刚到,就接到一通电话,我一瞧,号码很陌生。

  但我撇撇嘴,已经猜测到那是谁打来的,索性懒得搭理,把手机设置到静音状态,推门而入,回到密室中。

  “恭喜恭喜,总算安然无恙,谢天谢地。”余泽在守夜,一瞧见我,顿时喜笑颜开,“其余弟兄们都在里面等待你的消息呢。我们也不敢打你的手机,因为万一你出事的话,手机落入何天豹手中,恐怕我们就会被顺藤摸瓜地全部抓到。”

  “我懂。”我笑了笑,胸中腾起一抹暖意。这时候都已经凌晨了,黎明将至,他们居然苦候了整夜,我本来想着他们应该睡了,所以没有打电话报平安,现在想想,倒是我做得不厚道,白白让大家担惊受怕一整夜。

  只是……我忍不住瞧了余泽两眼,心中疑惑:艳尸越狱的事儿,究竟是谁干的?别说是何天豹,就算是我,也将第一嫌疑人锁定了余泽!原因无他,余泽跟那些艳尸接触最久,而且他是赶尸派弟子,他如果动手脚的话,想必最容易,也最有可能。

  而且,身为赶尸派弟子,我觉得他应该对尸体也有独特癖好,所以盗些艳尸回来取乐,倒是比较合情合理。这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或许是我对赶尸派的人有啥歧视吧。

  “嗷呜!”我一露面,金虎立马猛扑上来,笑得格外欢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