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七十四章 内忧外患

第两百七十四章 内忧外患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恐怕……是有一股势力企图卷土重来,或许是他们!”何天霸阴森森地说,眼神居然冰冷,流露出狰狞杀意,似乎一提到那个势力就犹如血淋淋撕开他的伤疤。

  何天一懵懂。

  何子涵茫然。

  显而易见,他俩都对陈年旧事一无所知。

  “罢了,你们瞧上云市的那些普通老百姓,一个个活得浑浑噩噩,对真正的恐怖一无所知,照样快活得很,所以无知是福啊。天塌下来,有长辈们扛着,但现今局势陷入僵持,我也只能暂时不理。所以,暂且保持观望吧。”何天霸摇摇脑袋,懒得多说,直接摆摆手离去。

  “子涵表哥,你说,我爸说的那个神秘势力是啥呢?”何天一却似乎被何天霸的话给引燃了热情,兴致勃勃地追问起来。

  何子涵无奈地耸耸肩膀:“我哪知道啊,听霸叔的意思,那都是上一辈的恩怨了,恐怕在你我出生之前。不过,我的确听说,想当初风水局的创建极其艰难,可谓披荆斩棘,同时上云市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在一个横跨三省的灵脉阵眼上,所以风水局的存在有镇邪之能,神鬼辟易。正因如此,上云市的阴阳道非常兴旺。或许,有些势力就盯上这点,对上云市心存觊觎吧。”

  何天一攥拳,眯缝双眼:“可惜了,现在三方鼎力,互相提防,都希望将来自己能做渔翁,别人做鹬蚌,所以平衡很难被打破。”

  我也心中凛然,风水局作壁上观,对灵异事件不作为的话,那普通老百姓谁能对付来自黑暗的恐怖?

  何家的两个姨父和一个侄子他们仨,全都是冷酷之极的人,哪会介意旁人死活?

  上云市内忧外患,最怕的是他们仨斗个你死我活,导致整体实力大损,然后被人趁虚而入啊!

  我本想成为他们仨之外的第四股势力,偷偷摸摸地崛起。

  恐怕现在看来,极有可能存在着暗中窥伺的第五股,甚至第六股势力啊!那一系列的灵异事件就是他们所导演,目的很可能是在试探上云市的局势。

  如果人人都无作为,不给他们来个下马威稍做震慑的话,恐怕那个神秘势力很快就会蹬鼻子上脸,入侵上云市!

  我从未感到如此棘手,心力憔悴。上云市的局势错综复杂,我宛如一只井中蛙、笼中鸟、瓮中鳖,半点插手的余地也没。

  唉,指望那群沉溺权力欲望的混蛋去做事,真是痴心妄想!

  只能靠自个。

  所以我彻底下了决心,李半仙说的没错,我该去幽灵巴士事件的那一条国道,亲手为陈馨怡捉鬼!

  “喂,想啥呢?过来!”

  一句冷冰冰的话打破我的思考,我一仰头,就瞧见何天一正冲我招手,满脸不耐烦的神色。

  我赶紧屁颠屁颠过去,诚惶诚恐地问:“何少,您找我啥事?”

  “我雇你替我办事儿。”何天一悠悠地说,从桌上取来一瓶xo红酒,咕嘟灌了口,顺手蘸着酒液,在桌上画出一连串数字“1000000”,然后唇角微翘,淡淡地接着道,“我给你这个数字的月薪,请你替我继续去监督活尸地狱。反正这事儿只有你知晓,而且,你已经去过一回,已经有经验了,最难得的是你居然能从它们的爪子下活着回来,那非常难得。”

  我露出为难的神色,尴尬地挠挠头:“可那是赌命啊……实不相瞒,我的野心很有限,现在我都已经赚到两千万了,做养老金足够了。我干嘛还得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赚钱,您说对吧?我想赚钱,可也得有命花钱啊,何少您说是不是?”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何子涵声色俱厉,显然是想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软硬兼施,逼我就范。

  “诶,稍安勿躁,表哥。”何天一笑眯眯地说,指着陈馨怡,又塞给她一颗药丸,授意她拿啤酒灌入肚子中。

  陈馨怡很抗拒,但是,何天一的双眼骤然化为纯黑,然后陈馨怡就仿佛中了武侠小说中的点穴,或者是漫画中的定身术一样,僵在那里,丝毫没法动弹,然后那颗药丸和啤酒瓶全部悬空,都直接喂服给了她。

  吞咽之后,陈馨怡脸上的淤伤和疤痕,居然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摆出一副“被吓傻”的模样,呆若木鸡地瞧着何天一,双腿剧烈颤抖:“你,你,你……是个啥?”

  “我说了,我也是怪物,那些僵尸跟我比档次太低!”何天一对我的恐慌很满意,狰狞微笑,似乎很享受我的惊恐神色,“我已用了一颗昂贵的生肌丸,治愈陈馨怡小姐的所有伤痕,你瞧,她跟往日没半点不同,这就是我的善意。”

  我怔了怔,涩然苦笑:“也就是说,如果我不识抬举的话,您的善意也随时能够变成恶意了?”

  “我可以对天赌咒发誓,只需你替我将事办好,我绝不刁难你。”何天一又灌了口红酒,那种酒液十分诡异,宛如在嘴唇上涂抹鲜血一般,瞧着就觉得格外瘆人。

  他翘起二郎腿,又从床底下拖出一箱钱,冷笑道:“你不就是缺钱吗?我预付你50万定金,算是给你的小费。作为交换,陈馨怡暂时就继续在我们紫色魅惑ktv做小蜜蜂吧。”

  我微微色变:“她是人质?”

  陈馨怡也露出一抹恐惧的神色,显然先前险些被何天一强奸,给她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创伤和阴影。

  对此,我深怀内疚,绝不肯同意她继续在这里忍受威胁。何况,何天一的话跟放屁一样,根本就不可信。

  “当然,我总得有法子拴着你吧?”何天一懒洋洋地说,“本来,我该给你服一颗蛊虫的,那是为我办事的人都该上缴的投名状。但我觉得你搞回来的视频很关键,算是功臣,所以才留着陈馨怡的。你如果想背叛我,或者逃之夭夭的话,只需滚蛋即可,陈馨怡又不是你的人,她的死活与你何干,对吧?”

  说着,何天一还特意压低嗓音,怪笑道:“你跟她发生的亲密关系,还是用手的,哈哈。你那玩意儿硬不起来,这事我很清楚。所以你们这段露水姻缘就挺奇葩的。”

  “我不会舍弃她。”我眯缝双眼,脸色也很是不善。

  对于何天一那种杂碎,一味地退避三舍,只会让他觉得我软弱可欺,所以适时也该强硬些。

  所以我攥拳踏前两步,冷冷道:“何少,您故意拖延一周给我解药,那就已经是一条拴住我的绳子了。没必要再留下陈馨怡吧?蛊虫给我,我吞了就是!”

  我心中窃喜,蛊对我来说就跟一颗巧克力,我压根就不怵。

  谁知道,陈馨怡那傻妞却犯犟了,她竟然自告奋勇地对我摇摇脑袋,噙着泪花柔情蜜意地说:“蛊虫的恐怖,我很清楚。这些日子在紫色魅惑ktv打工,我偶尔也听到些高层的窃窃私语,他们字里行间,都是对蛊虫的恐惧,而且因此被一辈子拴在何天霸手中做狗。我不愿意让你也那样,所以就由我来做人质吧。”

  我登时傻眼,呆若木鸡,但却无论如何也舍不得骂她蠢,因为她对我实际上一无所知,她只是在按照她的认知,做她认为最正确的事情。

  瞧她的神色,分明就是强忍恐惧做出的抉择,她那是巨大的牺牲。

  “傻妞……”我喃喃道,喟然长叹,最终同意了下来。

  因为,一来我没法当着何天一的面向陈馨怡解释我跟蛊的奇缘,二来将她留在紫色魅惑ktv的话,比在李吉的纹身店更安全,而且赵美美已经知悉我们的计划,她肯定急得发疯,想附身陈馨怡汲取阴元恢复法力,唯有这地方是24小时不间断有大师巡逻的,搁在纹身店的话,李半仙虽然也称职,但他肉体凡胎,恐怕一个打盹儿的功夫就会出岔子。

  而且,将她留在此地的话,李半仙也就能跟我一同去解决幽灵巴士事件,大大提高捉鬼的成功率。

  但是,我必须得保障她的安全才行,绝不能让陈馨怡再受何天一的骚扰。

  我去捉鬼时,根本不可能顾忌到她的周全,如果何天一兽性大发的话,她根本无法抵抗。

  “何少。”我的脸冷下来,话也凉飕飕的,或许听上去还有些阴阳怪气的,“您以前也跟我拍着胸脯保证,说绝不会再刁难我俩。可是,才隔几天你就本性复萌,对馨怡又下手了!今儿个,如果不是我恰好来找您的话,恐怕她难逃毒手吧?”

  何天一尽管很霸道,但这事儿他理亏,顿时尴尬不已。

  何子涵也是张了张嘴,说不出替他辩驳的话,只能长吁短叹。

  “我说啥,你也不信了对吧?”何天一冷哼,加重口吻。

  可惜,我的恐惧都是装出来的,实际上,我打心底一点都不怵他。

  所以我冷笑一声:“您自己摸摸良心,觉得我该信你吗?”

  何天一心烦意燥地顾左右而言他:“那你说吧,如何才肯信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