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七十六章 暴毙

第两百七十六章 暴毙

推荐阅读: 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她超软超可爱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疼你入骨神秘军少,撩上瘾!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万古天帝聂天虫族之他不是渣虫被我渣过的病娇都重生了冒牌大英雄

    “而且,他对六阴女的企图,应该是源自你的阴元。”我琢磨着,若有所思地说,“但那晚上咱俩那啥时,我们都被赵美美给采补了很多的阳气阴元,所以暂时来说,你对何天一实际上没啥吸引力。刚刚也是,他对你实际上也是虐待为主,并没啥侵犯你的意思,对吧?”

  “这么说,我们是因祸得福了?”陈馨怡轻点臻首,她是个坚强的女孩,也有自己的处世之道,所以在斟酌之后,俏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喜意。

  “或许吧。”

  “嗯,接下来我也尽量弄得脏兮兮的,穿大码孕妇装隐藏身材,化丑妆,而且不洗澡,搞得邋遢些,满身臭味儿!”陈馨怡豁出去了,咬牙切齿地说,“这样搞的话,有洁癖的他应该就对我彻底没啥欲望了。”

  我哭笑不得,但也觉得值得一试。

  毕竟,现在我们底牌太少,只能抓住一些不太靠谱的法子作为救命稻草。何况,天珠在我手中,何天一投鼠忌器,终归是不太敢放肆的。

  再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后,我就离开了紫色魅惑ktv,回纹身店。

  “怎样?”

  纹身店中只剩下李半仙,他一瞧见我就问。

  我做个“ok”的手势,叹了口气,一五一十把我兼职“僵尸狗仔队”的事告诉他,面对眼前的长者,我的确没啥好隐瞒的。他一心一意替我着想,我再对他撒谎的话,就有些狼心狗肺,而且特别不识好歹了。

  “哦,天珠,好事啊!”李半仙一掐我的大腿,咧嘴直笑,“有那玩意在,赵美美就没法随随便便把你拖到噩梦中了!风水局的两个幕后老板,何天霸是捞钱最狠的,所以才能搜刮到这种好玩意。我真想把它据为己有啊……想想我自个,都一大把年纪了,混了三十余载,竟然都没个法器。”

  “往后会有的。”我意味深长地保证。

  “但愿吧。”李半仙哈哈一笑,瞥向我,恍然醒悟,“看来,你已经做出抉择了?”

  我冲李半仙一鞠躬,诚恳地请求:“请大师您带我去解决幽灵巴士事件,我们一块儿捉鬼!”

  “很好,在行动前,我们得把此事宣扬出去!让所有风水局的人瞧瞧,在李天华、何天霸、何天豹这些混蛋争权夺利,把风水局当成他们享受奢侈生活的atm机,吸风水局的血来大肆挥霍时,究竟是谁在捍卫上云市的安全,是谁在解决灵异事件!你,会被我们包装成一个全新的孤胆英雄!”李半仙微微笑笑,拍拍胸膛,“我们掌握着市郊的风水先生们,他们走南闯北,跟阴阳道上关系最紧密,而且个个能说会道,是最有效的宣传渠道。”

  我看着李半仙,他成竹在胸,显然琢磨很久了,有一整套助我崛起的方案。

  我们闲聊半晌然后各自休息,果然,有天珠之后,那一双绣花鞋再也没露面,我睡得特别香。

  等到曙光染白窗棂,我迷迷糊糊地被推搡醒,就见李吉满脸焦虑地站在我床旁,惊惧万分地说:“快些醒来,文哥!李天华召咱俩赶紧回去商量事呢,昨晚上出大事了。”

  “啥?”

  我懒洋洋地赖床,瞥他两眼,懒得理会李天华的烂事。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嘛,李天华那种刻薄自私的杂碎,把老子当破鞋一样随脚乱踢乱踹,根本不在意我的死活,我干嘛还热脸贴冷屁股呢?我生性犯贱吗?

  何况,李天华自己都清楚他有多过分,所以面对我时很心虚,如果我反倒热情地对待他,那李天华一准会怀疑我别有居心。

  “沈南山暴毙!”

  李吉带着无法掩饰的惊恐告诉我。

  “他?”我也是睡意全无,不禁呆了呆,想当初得知我被那一双绣花鞋诅咒,凶灵缠身时,李天华便是把沈南山和肖茹云阿姨带回来的。

  沈南山是风水局的捉鬼大师之一,虽然非常傲慢,但我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个有本事的,我万万没想到,我都没死,他却撒手人寰了,世界真是变化得太快啊。

  我更是意识到为何李吉如此焦虑和恐慌。

  沈南山是李天华的心腹之一,他离奇暴毙,本来李吉应该幸灾乐祸的,毕竟沈南山的性子很讨人嫌,跟他有仇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他的死却意味着很可能新一轮对李天华心腹的清洗即将开始!

  也就是说,李吉也可能遭殃,所以现在他怕是因为兔死狐悲的情绪在作祟。

  “放心,”我只得拍拍他的肩膀,授意他别太恐惧,“镇定些,李天华护不住你,还有我们呢。再说了,能对李天华心腹出手的,无非就是何天霸跟何天豹兄弟俩,现在何天霸焦头烂额,暂时没空出手,应该就是何天豹了。而在何天豹眼中,你一直是个佞臣,留着你,反倒会祸害李天华,所以等于半个帮凶。何天豹不蠢,一准留着你。”

  李吉张大嘴巴,被我给气乐了,一个劲地狂翻白眼:“文哥,哪有您这样劝人的?不过,您说的到也对哦,何家人的确不会对我动手。但……万一我在诡绣上有所突破,岂非就玩完了?”

  “所以喽,不学无术是福啊。”我调侃他一通后,也就同意了跟他一块去李天华的别墅。

  “哦,对了,李天华叫你去很正常,喊我干嘛?莫非他以为我还忠心耿耿地待他?”在李吉开车时,我嚼着早餐的油条包子,很纳闷地问。

  “天哥说,此事跟你有关啊,所以特别叮嘱,让我喊上你。具体啥事,我也不太清楚,总之他现在有些情绪崩溃,心神不宁得很。”李吉喟叹。

  我就笑笑,幸灾乐祸起来:“李天华这厮,也算自作孽,活该遭罪。他估摸着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整他吧?”对于沈南山的死,我非但没有怜悯,而且隐隐有一丝快意,因为我对以往他对我的羞辱和弃如敝履记忆犹新。

  “肖茹云阿姨没事吧?”一提到沈南山,我立马想到待我极为和蔼,又肯助我一臂之力,而且是我爸旧相识的肖姨。

  她对我有恩,只是后来我离开李天华的别墅,她在名义上归属风水局,找不到理由出来保护我,再加上我有李半仙帮忙也无需她出手,所以我暂停了跟她的联系。

  沈南山是李天华的左膀右臂,肖茹云则只是遵从风水局领袖的号令,所以照理说,她暂时应该安全无虞。

  “只有沈南山暴毙。”李吉心神不宁地摇摇头。

  我见他越来越焦躁,欲言又止,最终啥也没说。

  一路风驰电掣,人人都在沉默。

  抵达别墅之后,李吉拽着我的胳膊,火急火燎地往里面赶。

  周围的人都已经熟悉了李吉的身份,对他毕恭毕敬,只是所有人的眼中都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恐,很显然,沈南山的离奇暴毙,让所有人都俨然成了惊弓之鸟。

  我眯缝双眼,也收敛言行,不给别人小辫子抓。

  来到大厅中,就见一圈人围着,而李天华正坐在豪华的真皮沙发上,双腿岔开,愁眉紧锁,吧嗒吧嗒地抽着闷烟,地上已经堆满烟头和烟灰,房间中也弥漫着烟味,可见李天华恐怕整宿都没睡好。

  也是,以往别人剪除他羽翼时,可从来没有猖獗到直接在他别墅中动手的。

  可如今,他的老巢居然成了第一凶杀现场,搁谁都会慌的。

  “天哥。”李吉习惯性地摆出奉承谄媚的神色,阿谀地上前弯腰鞠躬,姿态放得很低。

  “哦,你来啦。”李天华有些恍惚,但很快就神目如电地锁定我,一抹凌厉煞气让我浑身不舒服,而且房间中有血腥气刺激着我的感官。

  但此事跟我没半毛钱关系,我也就大大咧咧地冲他随意拱手:“天哥,听说您找我?”

  李天华脸色不善,一上来就是质疑的口吻,冷冷道:“当然,我记得没错的话,沈南山就是我吩咐让他照料你,替你拦着赵美美的,现在他离奇暴毙,我不找你找谁?”

  “就这点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我毫不介意地嗤之以鼻,懒洋洋地反驳起来,“想当初,您都定性我必死无疑了。沈南山是个啥东西,我想天哥您自个也清楚,他只锦上添花,绝不肯雪中送炭。当时您都断言我死了,不把我当个活人看了,您觉得沈南山肯乖乖听你的话,老老实实照顾我?得了吧,我就明说了,才隔了2分钟,他就扬长离去了,再也没理过我。”

  大厅中风水局的人众多,在听到李天华的愤怒质疑,以及我的满腹牢骚后,众人全都沉默不言。

  但人人心中都有杆秤,孰是孰非自有公论。他们平常肯定都乐意拍李天华的马屁,因为他好歹是风水局的主人,既然他们没说话,那无疑就意味着没人觉得沈南山占理。

  毕竟,关于我的事,在李半仙跟李吉的刻意宣扬下,基本上人尽皆知,也有无数人对李天华感到齿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