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七十九章 稻草人

第两百七十九章 稻草人

推荐阅读: 在你心上狙一枪厉少,请节制前夫太爱我了怎么办大中华帝国之崛起[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御天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桃色小村医末世裁决者悍匪从军

    “李吉说得没错,阿文,以往都怪我被诡绣困扰,被病痛折磨,没有精力去关注其他,忽略了你的感受,往后我一定会弥补的!”李天华急欲拉拢我,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嗓音跟以往比柔和了千万倍,声情并茂地说些暖心话。

  我只觉得满身鸡皮疙瘩,被他的虚伪恶心得很难受。

  因为我一下子联想到李天华那杂碎的好色已经到了百无禁忌的程度,男女不忌,李吉就是被他给那啥的,所以他假装亲密地拉我胳膊,只会让我觉得特别恶心。

  “多谢天哥了。”我仍旧无动于衷,只是说客套话。

  李天华虚伪惯了,以往他权势滔天,所以他能空手套白狼,开些口头支票就能骗人效力,可现在今非昔比,凭他的条件,如果不拿点实惠的东西出来,谁肯给他卖命啊?

  我淡淡笑笑,仍然跟他保持距离。

  尴尬的李天华愕然怔住,大概没想到他的示好居然无效了,所以愣在当场,尴尬中带着一丝恼羞成怒。

  李吉赶忙掐了下他的胳膊,冲他眨眨眼,做出个钱的动作,李天华才恍然醒悟,立马旋风般冲回屋子中,拿出一个小玩意,郑重其事地交给我:“你既然想去解决幽灵巴士事件,捉鬼回来对付赵美美,那你沿途肯定会受到她的骚扰,而且幽灵巴士事件的深浅未知,幕后的人极可能是魔神道。所以我给你点小东西,助你保命吧。”

  他恋恋不舍地犹豫再三,才终于将那玩意塞入我的手中。

  那是一个古怪的稻草娃娃,制造得非常粗糙,而且年代久远,我的鼻子都能嗅到一股猛烈的草木朽烂的臭味,但是却用一个小小的玻璃盒子装在其中,镶嵌有各色翡翠,甚至缀有钻石,装饰得堪称精美。

  人靠衣装,那个破破烂烂的稻草娃娃,也顿时彰显得非同凡响。

  “你瞧它的腹部,扎着整整三百六十根金针。”李天华见我俩都很懵懂,对宝物完全不认识,顿时涌出一丝得意和满足,给我们哥俩讲解起来,“那些金针,全都是微雕着梵文的符篆金针,所有金针形成一个周天大循环,也组成半部《金刚经》!那稻草娃娃被如此慎重地封印,因为它是真正的大凶之物。”

  我微微色变,忍不住脱口而出:“跟那双绣花鞋一样?是阴阳通灵之物?”

  “呢,金文你果然聪慧。”李天华点点脑袋,淡淡地说,“但是跟那双绣花鞋又不一样。赵美美尚未驯服,冥顽不灵,想利用她的话,就得在绣花鞋中撰写一个目标的名字,她便会不死不休地缠上对方,然而,谁也没法操纵她,而且赵美美对待驱使她的人也绝无好感,一旦她觉得主人变弱,就会立马反噬!所以,那双绣花鞋是凶物。”

  “可稻草人骨娃娃,却是可以为我们所用的阴阳通灵之物。你一旦碰上凶神恶鬼,就将扎在它肚脐眼的那根金针拔出,它里面附身的猛鬼就会助你打退任何灵异力量的来袭。”李天华傲然道。

  我不禁一怔,心里暗爽不已,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宝贝呢,现在落到我手中了,前去捉鬼的安全性又得到一分保障。

  “那有它在,我岂不是就能高枕无忧了?碰上赵美美,直接用它灭了她就行?”我又有些纳闷地追问,因为我深知那些诡异的东西都不可能是毫无代价的,否则它们就不该叫阴阳通灵之物,而该被捧上天,叫成“神器”!

  “那当然不行。”李天华尴尬地搓搓手,话锋一转,“既然它用的是里面猛鬼的力量,自然是有一些禁忌的,你稍安勿躁,我一一说给你听。”

  “首先,每次驱动它不能超过一分钟,你就得立刻将金针插回,然后时隔起码一小时后再用。因为稻草人骨娃娃中封印的猛鬼,也曾经是凶神恶煞的鬼王,非常恐怖,金针插回后,一小时内才能镇压住它的魔性。”

  “其次,你这趟去那辆幽灵巴士的时候,就算遇险很频繁,也绝对不能使用它超过三次!因为太频繁解除封印,让猛鬼跟外界接触的话,它的鬼力必然复苏,到时候破除封印而出的话,你将首当其冲遇害!”

  李天华给我讲了两个禁忌,我顿时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有气无力地叹息:“也就是说,它相当于三张一次性的符篆喽?”

  李天华苦笑:“哦,还有第三点我没说完,那就是稻草人骨娃娃每用一次,效果都会变弱。第一次效果最好,第三次基本上就只剩下恫吓的作用,所以你千万慎重,不到万不得已时,千万别动用它。”

  我在心里极为不齿李天华的吝啬。

  都到了生死存亡,亟需千金买马骨招揽人心的时候,他居然依旧这样的婆婆妈妈,简直吝啬到家了。何况,我去那辆幽灵巴士捉鬼,也肩负着替他寻找合适魂魄的任务,他也是在拯救自己,却依旧这样鼠目寸光,舍不得付出。

  见我有些不爽,李天华赶紧板着脸告诫我:“阿文,千万别小觑这东西!稻草人骨娃娃,也是风水局的至宝之一,它的效果非常显著,起码在前两次都绝对可以驱走赵美美,给你两次救命的机会。”

  “也是,它就相当于我额外多出两条命。”我见他已经榨不出啥油水了,只得拱手感谢。

  李天华点点脑袋,嘘了口气,似乎觉得终于将我打发掉了,同时他许诺我可以去账上预支一笔钱,当做是给我报销的行动经费。

  这回,他总算稍微大方了点,让我拿200万去。

  啧啧,恰好是我从何天一那里敲竹杠赚来的十分之一,他还觉得已经非常肉痛了,李老板可真大气得让我想笑啊。

  我跟李吉一块儿回纹身店了,今日的事真是一团乱糟糟,但我也收益不菲。

  途中时,李吉一扫在别墅时的谄媚,快意地在路上放声长笑,惹得很多司机都觉得他脑子有病,生怕跟精神病撞车,赶紧退避三舍。

  “痛快!真他妈的痛快啊!”李吉放肆大笑,眉飞色舞地冲我眨眨眼,“文哥,你瞧李天华那副孬种模样。他的势力分崩离析在即,到时候沦落成孤家寡人的他,就算有阴兵令牌又有啥用?我很快就能手刃他报仇雪恨了!”

  我慎重地摇一摇脑袋:“你也提到了,他依旧握有阴兵令牌呢。而且,那小子藏得很深,绝不轻易示人,哪怕最亲密的人都提防着呢。何况,他掌控阴兵令牌多年,肯定有很多驱使的法子,也藏得很稳妥。就像前些日子,他昏厥卧床时,何天霸与何天豹几乎杀光他的亲信,我就不信他俩没有趁机夺取阴兵令牌的念头,但最终却并没得逞,这就是一个谜团。”

  李吉的狂笑戛然止住,警惕地看我两眼:“文哥,你的意思是……”

  “李天华虽然已经没啥本事了,但他多年经营,保不齐还有一两招能令何天霸何天豹投鼠忌器的东西,就比如说这玩意。”我拿出稻草人骨娃娃,轻叹,“以往我们可不知道它的存在啊,李天华一直把它藏着掖着呢。你想想,有它的存在,李天华就在种鬼的威胁下有了一线生机,最起码可以拖延一阵子。而李天华吝啬成性,他哪会将真正的宝贝随随便便赠给我?”

  “哦,你是想说,李天华真正的宝贝依然被他死死捏在手里呢。”李吉挠挠头,彻底泄气了,“我操!这个废柴草包,还能有那样的城府和心计吗?”

  我摇摇头,神色复杂:“难说啊,但是李天华好歹曾经是一代枭雄,瘦死骆驼比马大,他雄霸风水局多年,哪能没点积累?何况,他自私成性,对别人有着诸多猜忌。我如果是他的话,多半也会像松鼠过冬前疯狂往树洞里收集松子那样,囤积一大批的好东西,作为自己将来的退路。”

  “也是哦,妈的,何家三雄都在僵持,一点点互相试探底牌,但谁也没彻底露底,真是麻烦啊!这种日子究竟得拖多久啊?”李吉骂骂咧咧地抱怨,他只想快些看到李天华倒霉落难。

  “不远了。”我伸个懒腰,淡淡笑笑,“最起码,何天霸的底牌基本上一览无遗了,除了种鬼,基本上没啥硬货。等到别人按捺不住把他灭掉之后,剩余的俩人也会立刻恶斗!我们目前的局势,就像是多米诺骨牌,看似宛如迷局,但只需有一点崩塌,就会引起三方的连环崩坏。等我从幽灵巴士归来之后,就会着手打破僵局!”

  搞定赵美美后,我就将无所顾忌,彻底地解脱,而我也等不了太久。

  何况,我在紫色媚惑ktv时,曾在心中立下血誓,必杀那个将我当畜生一样羞辱和蹂躏,屡屡想弄死我,强奸陈馨怡的何天一!

  我这些日子冥思苦想,也终于有了一个上好的点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