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八十一章 告辞

第两百八十一章 告辞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一见你就笑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

    “不。我个人觉得吧,魔神道就算卷土重来,首要的目标,也绝对不该选中李天华才是。”李半仙淡淡地反驳,捋顺着灰白胡须,眼神中满是迷惑,考虑了很久才低低道,“因为何天霸与何天豹才是当年参与剿灭魔神道的人啊!冤有头,债有主,魔神道不找正主,偏偏去针对李天华,脑子有病吗?”

  我也纳闷,想不通其中的猫腻。

  “如今在阴阳道上,哪怕瞎子都知道一件事:风水局的领袖李天华已被架空,有名无实,形同傀儡。魔神道如果在暗中窥伺很多年的话,他们就算消息不灵通,也不至于耳聋目盲吧?人尽皆知的消息他们都不参考一下?对付李天华,谋害沈南山,那是显而易见的臭棋啊,稍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做。”我也随口附和,觉得莫名其妙。

  譬如我,就一直致力于削弱何天霸与何天豹的羽翼,煽动他俩兄弟阋墙。

  鹬蚌相争,渔翁才能得利。

  如果说何天霸是鹬鸟,何天豹是河蚌,那李天华根本就只是条毛毛虫,魔神道究竟图啥呢?是想复仇想得脑袋秀逗了吗?他们把毛毛虫宰了,鹬蚌瞧都懒得瞧一眼。就算杀掉李天华,阴兵令牌也会落入何天霸跟何天一二人之一的手中,对风水局整体毫无损失,那对魔神道有利吗?

  “唔……”李半仙欲言又止,眼神归于平静。

  “那李老您的意思是……”我琢磨着李半仙的口风,觉得不太对劲儿,似乎隐含深意。

  李半仙压低嗓音:“我倒觉得,是有人故意泼脏水给魔神道,企图混淆视线,把上云市的小水洼搅和得天翻地覆!你想想,魔神道可是一大邪教,他们曾经制造出很多惨绝人寰的鬼祭事件,多数都针对普通人,如果魔神道死灰复燃的谣言扩散,上云市必然自下而上地恐慌!”

  “可是,凡事都得讲动机的。把上云市的水搅混,对幕后真凶有啥好处呢?他究竟是被什么所驱动,非得把沈南山搞死呢?”

  “一连串灵异事件,又是极具魔神道风格的暴毙,尤其是几乎贴着魔神道标签的‘群蛆盛宴’,幕后必然有人在操纵,只是究竟是谁却有待确认。我依旧记得一件事:当年的邪神无比狡诈,哪怕在风水局的巅峰时代,强者辈出,法师如云,他们在你爹睿智的统领下倾巢而出围殴邪神时,邪神尚且可以做到全身而退,可见它的心计和智慧非同小可!我觉得,凭它的本事,不可能出昏招去暗杀沈南山。有弊无利,智者不为啊。”李半仙喟叹。

  我倒是没啥判断,对于上云市的离奇诡事,我基本上从未参与过。邪神的性子,我也一无所知,而且我现在势力很弱,根本没资格跟任何一方掰腕子。

  所以,关老子屁事?

  天塌下来,自然有大佬们首当其冲,哪怕他们想置身事外,也是绝不可能的。而藏匿在暗处的我,无权无势,虽然享受不到半点好处,却也能偷得浮生半日闲,不会被殃及。

  “我们先捉到鬼,将幽灵巴士事件解决掉再说吧,那些大事,暂时跟我们毫无瓜葛。”我收回胡思乱想的念头,决定脚踏实地,顾好眼前,别好高骛远地瞎想。

  吃地沟油拌饭的我,就甭操国家领导的心嘛。我甚至根本都不够格去掺和那些事,如果强行横插一脚的话,魔神道稍微伸出一根手指就能把我这种蝼蚁碾得粉碎。

  “你能踏踏实实地做事,我很欣慰。”李半仙满意地捋捋胡须。

  接下来,我俩盘点了一番我们手中的资源:

  一颗来自藏地活佛之手,由何天一抵押在我手中的天珠,号称万魔辟易的法器。

  一个稻草人骨娃娃,它的骨架全都由鬼婴的肋骨与指骨所扎,附身着一个强大的凶灵,可用三次,召唤出其中的凶灵护佑,威力逐渐削弱。

  一些蛊虫,我私人所有,没告知任何人,但它们多都对活人有效,面对阴兵、凶灵、猛鬼等存在时,效果微弱。

  一堆价格低廉的破烂符篆,基本都是垃圾,是李吉从鬼市淘来的,准确地说,是批发来的。从批发俩字,就能瞧出它们的作用,基本上就跟板蓝根和维c银翘片治感冒一样,属于聊胜于无罢了,是心理安慰剂,能让你面对敌人时稍微多点底气。

  然后是李半仙的私人物品:天一观的镇派之宝——桃木剑,它本来极其平庸,但初代掌门用它斩杀猛鬼无数,凶煞缠绕在剑刃上,又在三圣神像前供奉197年之久,香火缭绕,带有一丝道韵,所以勉强称得上是半件法器。

  他亲手绘制的天一灵符:摄魂符,镇鬼符,一叶障目符,固若金汤符,各10张。值得一提的是,那已经是李半仙的极限,因为天一观的符纸,不用朱砂撰写,而是必须得咬破手指,蘸着自己的鲜血书写,所以威力奇大,但保存期限也很短暂,法力会伴随干涸鲜血的腐败而逐渐失效,愈来愈弱。

  一个人的精血当然有限,尤其是糟老头子,所以李半仙出品的灵符也就很少了。

  “够了。”李半仙清点之后,满意地点点脑袋,并不担忧此去解决幽灵巴士一事的风险,很随意地摊摊手,“根据我上回去的亲身体验,对方很惧怕我,所以才会耍阴招,对我施展一系列的小伎俩,就像那双绣花鞋中的赵美美折磨你那样,如果那些凶灵猛鬼真的很厉害的话,就该直接对我痛下杀手才是,所以你也甭怕。”

  我叹了口气:“或许吧……但无谓的争斗毫无意义,说不准,对方只是没闲心跟你瞎耗,或者对你不感兴趣,并不意味着他们就真的怕你。”

  我也万万没想到,此时此刻我的乌鸦嘴竟会一语成谶。

  如果我能从24小时之后,穿越到现在的话,一定会狠狠地掴脸,抽自己个大耳刮子,狠狠骂一句:就你话多!

  ……

  修整之后,我们跟朋友们告辞。

  金虎、李吉、余泽闻讯都来送行,顺便赠给我们一些道上对付凶灵的小玩意儿。

  金虎给我的是一个鎏金镶钻十字架,瞧上去特别奢华和土豪,让我很怀疑它究竟有啥用,想必泡妞时掏出来炫富,可以事半功倍。

  “那是上回我采购一批西方圣水时,对方空运过来的货里附赠了它,那人说是他们的小小心意,可以对付吸血鬼、恶魔、狼人、堕天使等等,用途广泛,不得不说他们挺会做生意的。”金虎笑嘻嘻地说,我心里凉了半截,赠品能有啥好货吗?还是甭指望了。

  话虽如此,我见它的确做得很精致,就塞入口袋,暂且留着。起码……那钻石瞧着像真的,将来可以抠下来卖掉嘛。

  李吉则又塞给我一沓符纸,瞧着他的表情似乎很肉痛,告诉我那是他用最近从李天华那里赚的钱,从鬼市高价收来的,效果显著,跟以往那些便宜货简直有天壤之别。

  他说得煞有介事,我却将信将疑,因为他想当初也那样一本正经地对李天华拍胸脯,保证他的诡绣会奏效。后来的结局嘛,谁都一清二楚:不仅险些让李天华肾虚而死,把他变成人形泰迪,甚至还把自己的屁股搭进去了,简直是让人哭笑不得。

  这家伙上回靠符纸成功解决了何天豹的谋害,所以近期对符纸上瘾了,天天去鬼市做购物狂。

  我想,现在的李吉应该非常忐忑,毕竟很难说他不会步沈南山的后尘,沦为被袭对象,而且李半仙会陪我一同去捉鬼,纹身店里空荡荡的,根本无人可以依赖,李吉难免心虚,只能像凛冬将至前的松鼠疯狂收集松果一样储备符纸,才能获得一丝安全感。

  余泽也赠予我一件礼品,居然是一篇湘南赶尸派的入门炼尸手册。

  “你……”我迟疑地问,手一缩,没太好意思收那本手册,忍不住问,“私自将门派秘籍赠人,不太好吧?”

  “哦,小事一桩罢了,只是些入门的常识,可以方便你翻阅何天豹的《炼尸手记》。实际上,因为门派中自私自利的家伙不少,所以最基础的一些炼尸手册都早就流传到鬼市上去了,你如果去鬼市上贩卖情报的地方,只要价格够诚意,我给你的这点东西轻易就能入手。”余泽并不介意地撇撇嘴,“你以为何天豹是怎样跟我们门派中的高层搭上线的?就是通过那些鬼市贩子做中间人联络的。”

  “行,多谢了。”我将手册塞到手包里,跟他们仨告辞。

  当夜,我们一醉方休,痛饮了一箱易拉罐。

  活着时当然得及时行乐,尽情欢愉,因为我们如今做的事儿,算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说不准啥时候就会掉脑袋。

  等到曙光染白窗台,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掠过天空,我睁眼醒来,见到赵美美像蜘蛛一样攀附在天花板上,直勾勾的眼神冷冷盯着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