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八十三章 咒怨

第两百八十三章 咒怨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鬼的残忍,只是发自本能,跟野兽一样,吃饱喝足后它们就不会制造杀孽。但人的残忍,却是因为利益驱动,欲壑难填,所以人酿成的惨剧将永无止尽。而且……”李半仙感慨,眼神森冷,“人是最擅长杀人的生物,他们知道自己的所有弱点,杀戮起来无比高效。所以,我从不怵怕任何的鬼,但警惕所有的人。”

  我心弦微震,赞同地轻轻颔首。

  他的那一番言论,极大地驱散了我心里的阴霾。是啊,在上云市时,那一双绣花鞋的凶灵诅咒无比恐怖,赵美美缠身时也是张牙舞爪,惊悚万分,但她跟何天霸、何天豹、李天华那批屠夫比,可真是小巫见大巫。

  “对了,魔神道的事,我很在意。”我将话题岔开,重提旧事,目光灼灼地看向李半仙,“你先前说,魔神道会制造恐怖的杀戮事件,举行鬼祭,而且我瞧见你提到鬼祭时神色很不自然,仿佛非常忌惮,那究竟是啥?”

  李半仙瞳孔骤缩,脸色乍变。

  我就知道,鬼祭是一个敏感话题,但我就得打破砂锅问到底,心里憋着难受。何况,李半仙虽然否认了魔神道的卷土重来,觉得是有心人在故弄玄虚,打着他们的招牌暗中行事,然而,魔神道的邪神未被剿灭也是不争的事实,的确是存在着死灰复燃的可能性。

  何况,就算是有心人在仿冒魔神道,做戏做全套,对方未必就不会重新上演鬼祭的惨案,我不得不防啊。

  “鬼祭……”李半仙的话语极其艰涩,嗓音虚弱不堪,仿佛重新回忆那一段冷酷嗜血的日子都是折磨,许久,他才终于用微弱的口吻道,“那是惨绝人寰的屠杀。将人驱给鬼作为血食,也就是说我们就像是屠宰场里的牛羊猪狗,会被烹煮成人肉大餐,让鬼物们饕餮享用!你能想象,数百人浑浑噩噩,排着队等待猛鬼屠宰,他们的五脏六腑被摘下来炖煮的场景吗?还有跪在地上,主动暴露出后脑勺,然后被猛鬼敲碎脑壳,就像痛饮椰子汁一样吸食脑髓的场面!”

  我不禁勃然色变,心中骇然。

  “人肉做馒头,人心为菜肴,人皮包饺子,人骨可吸髓,人血酿美酒!”李半仙阴森森地道,他的话语令我不寒而栗。

  当我们像鸡鸭猪狗一样躺在砧板上,任人宰割,被另一个物种谈论着几斤几两,抱怨肉价太贵,商量是清蒸还是红烧的时候,那种滋味何止是令人毛骨悚然?

  “任何古老的祭奠,都需要三牲之礼。”李半仙喟然长叹,“三牲,根据各地习俗不同,基本上都是牛、羊、马、猪、狗、驴、骡、鸡、鸭、鱼等,而鬼祭的三牲,却是:成年的男人、女人和婴孩!把活人作为祭品,在众目睽睽下开膛破肚,那是何等的血腥?魔神道的疯狂毋庸置疑,他们的变态也绝对超乎你的想象。所以你千万记得,如果魔神道真的卷土重来,那你就得摒弃前嫌,先跟何天霸、何天豹、李天华他们联手对付它,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

  “你爹当年,就是对抗魔神道的英豪!他的威望所向披靡,无人可挡,轻易坐稳风水局领袖的宝座,也正是因为他在猎杀魔神道的几大魔头时的功劳。”李半仙露出一抹缅怀伤感之色,淡淡道,“但他也因此身受重创,埋下致命隐患,法力甚至倒退。”

  我心中微动,莫非我父亲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才在桃花村失手?

  罢了,也无需多想,那些事情都是前尘往事,暂时无关紧要,我可没闲工夫耽搁。

  “攘外必先安内。”我斟酌半晌后,苦笑着对李半仙说,“我就算可以为了上云市,牺牲自己对于那些混蛋的仇恨,跟他们联手抗敌,但是,我又如何相信他们也能遵守诺言呢?我的内心告诉我,如果我稍微对他们麻痹大意一丁点,他们就会背后捅刀子!”

  李半仙无言以对。

  我们也全都静默下来,因为我俩都心知肚明,就凭何家人的肚量,根本就不值得我去信赖,攘外必先安内作为一句被信奉多少年的老话,自然是有它的道理在其中的。

  我们步行了十余里地,翻山越岭,终于沿着国道的荒废路段,穿过泥石流堵路的地方,来到了已经渺无人烟的荒村——王村。

  一入眼,我敏锐的灵异嗅觉就告诉我此地大有蹊跷!

  因为村口那颗老歪脖子树,赫然已经枯死,而且在树杈上缠绕着无数的白布白线,悬吊着一个个的陶瓮。

  我清晰感觉到,从其中传来呼之欲出的浓烈煞气,哪怕隔着很远,我都对那颗死树毛骨悚然。

  像那种镇村的老树,躯干粗壮得足够两人合抱,盘根错节,根系很可能蔓延出几百米方圆,生机旺盛,它一般来说很难死去,除非是有天雷、虫蛀等等不可抗力。

  然而,它却完整无损,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仿佛就是自然而然的枯萎了。

  “那些……全部都是骨灰瓮。”李半仙淡淡地说,嗓音平静,就像在谈论些毫不相干的小事一样。

  我却毛骨悚然,咱们国人都讲究入土为安,哪有无缘无故地将骨灰挂在树上,供风吹日晒,受别人冷眼旁观的?这可是对死者的大不敬啊!而且据我所知,从来没有一种下葬礼仪是这样的,实在是匪夷所思。

  “你不明白吗?”李半仙嗤笑,忽然眼神冰寒地凝视着我,口吻森森,宛如来自深渊地狱,“那是一个怨毒的诅咒!集合全村死者最浓烈的怨与恨,最后的遗孤们,全村的老老少少燃烧他们最后的酷烈绝望,不惜所有而诞生的恐怖诅咒!”

  我通体寒冷,如坠冰窖,呆呆凝视着狰狞狂笑的李半仙。

  “以他们的骨灰和三魂七魄发出诅咒,用全村人在这棵老树上集体吊死的愤恨怨念为引子,酿成一个恐怖的咒怨,这种惨绝人寰的法子,只有到了日暮穷途,毫无任何求生希望的时候,才会有人甘愿去做。”李半仙收敛激动情绪,嗓音归于平淡,“我上回来到此处时,跟你一样震撼,甚至感到战栗。但那也让我确信,幽灵巴士事件,可能跟荒村牵涉一些联系。”

  我咕嘟吐了口口水,勉强平复咚咚直跳的心脏,忍不住追问:“咒怨?那是什么?李老,您又如何得知全村人都集体在这棵树上吊死的?您为何对荒村的事如此了解?”

  李半仙的高深莫测,令我心生寒意,他似乎知晓一些事情,但我却琢磨不出他是如何得知的,所以我更加觉得他诡异莫测,简直像个妖孽怪胎。

  “我为何那样清楚?”李半仙喃喃地反问,但却并未回答,只是淡淡瞥我一眼,“今夜,你自然就会清楚。至于那个咒怨,也跟我们不相干,它的目标指向非常清晰。”

  李半仙指着死树前的一个黄土堆,在那里有三块砖石摆成个小房子的模样。

  我知道,在民间下葬习俗中,那就是给鬼提供的居所。

  “去挖一挖,你就懂了。”李半仙说。

  我怔了怔,从行囊中抓出一个小铲子,这趟来解决幽灵巴士事件,有李天华的赞助,所以我们的物资非常充裕,基本上啥都有。

  来到那棵死去的老歪脖子树下,我清晰地感觉到浑身凉飕飕的,就像是有很多鬼将我包裹在中间,然后将它们那冰冷的气息喷在我的皮肤上一样。

  我硬着头皮,一铲子插下去,泥土松软,所以我没两下就挖出一些东西。

  那是些名片,印刷精美,裹着塑料薄膜防水,所以在地底卖了很久也没朽烂。

  所有的名片都只是一个人——森木造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邓乾。

  “原来是他。”我一阵恍惚,倒是觉得情理之中,“王村的那批人把造纸厂的这个混蛋厂长视为罪魁祸首,但他们又没法子报复,所以只能上吊自尽,用一条条的贱命化成怨毒的咒怨……”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说啥好。

  他们的村庄的确是被他所毁,那些人的复仇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这种破釜沉舟同归于尽的惨烈实在是让人震骇。

  何至于此呢?唉。

  “邓乾厂长死了吗?”我忽然问。

  李半仙瞥我一眼,神情漠然:“没,而且活得逍遥自在着呢。他长袖善舞,利用第一桶金为他的商业版图开疆拓土,已然将想当初破破烂烂的森木造纸厂,变成一个庞大的纸业集团,生意横跨三省,甚至畅销欧美。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慈善家,跟很多慈善基金会关系紧密。”

  我目眦欲裂!

  那种毁灭一整座村庄,导致无数畸形婴孩降生,将村民逼上绝路的混蛋,不止活得好好的,而且还能摇身一变,成为无数人推崇的慈善家?这个世道怎么会这样?

  而且,那样浓烈的咒怨,隔着十数米都能嗅到浓烈的煞气,居然撼动不了一个普通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