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八十四章 陌生人

第两百八十四章 陌生人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热搜预定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权欲场画怖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霸天武魂

    苍天无眼呐!我愤怒地攥拳,咬牙切齿,心中溢出浓浓的失落:一村百姓的牺牲,居然也无济于事吗?

  “呵呵,此事有诸多蹊跷之处,咒怨很显然并未指向罪魁祸首邓乾,而是被用在了其他地方。”李半仙淡淡地说,露出一抹悲天悯人的惋惜之色,同时又带有深深的感慨,“弱者的悲惨,就在于哪怕拼尽所有放手一搏,带着惨烈的绝望牺牲,也只会被人耍得团团转。那些怨恨的诅咒,显然被挪作他用了。”

  “你是说……有个混蛋故意设陷阱骗王村的那些人上吊自杀,他却利用他们的怨恨,去对付自己的敌人?”我只觉得毛骨悚然,对人心的险恶有了全新的认识。

  一整座王村已经惨到那种份上,但凡尚有一丝未泯人性的人,岂会去做那样的事?哪会忍心去骗一群走投无路的村民?

  “人心的冷酷超乎你的想象。”李半仙只是冷冰冰地告诉我,“根据我对诅咒之术的造诣,可以清晰看到,这个布局完全就没有针对邓乾的意思。而且,那群村民太愚蠢,居然真信了这个幕后主使者的鬼话,以为将邓乾的名片埋到地底,居然就可以让诅咒生效,那何止是荒谬,简直就是傻到家了!”

  “是啊……”我喃喃自语,想起了何天豹对付我的时候,“必须得有被诅咒者的一些东西才行,起码也得是头发、指甲等等啊。”

  用名片来诅咒,简直荒谬,没半点常识可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李半仙喟叹,“那群村民本来一腔愤怒的热血,想要复仇,最终却沦为被蒙骗的帮凶,变成了别人的手中刀,去害死了一个跟自己无冤无仇的无辜者。你说,我该同情他们怜悯他们,还是该唾骂他们是刽子手呢?他们的仇人依旧逍遥法外,活得非常自在,而关于王村的所有事情,都彻底被人遗忘在脑后,再也无人追究。”

  我瞠目结舌,不知道说啥好,只能慨叹一句“愚夫愚妇啊……”

  “所以,那些愚夫愚妇的怨恨未得到释放,他们诅咒的目标活得很好,因此怨灵不去,依旧徘徊在荒村中,希望对邓乾,以及那个把他们耍得团团转的人复仇。”李半仙的话,让我心里发毛。

  “也就是说,这座荒村入夜时,依旧会有怨魂索命?”我的喉结抽搐了一下,脑门上冒出层冷汗,忍不住瞧向李半仙,“你想让我在这里也试试手气,看看能不能捉到阳刚的猛鬼吗?”

  李半仙却是嗤之以鼻地一笑:“胡说八道啥呢?你忘了我告诉你的东西了?”

  我顿时讪讪,脑袋也是立马想清楚了来龙去脉。

  那些在村口大树上上吊自杀的,全都是些村中剩余的老弱病残,他们中就算是有年轻人,也是那些畸形婴孩成长起来的,这些人都匮乏阳气,暮气很重,根本就不可能是我所需求的阳刚魂魄。

  “我们就在村口溜达溜达,然后接着沿着国道走,寻觅幽灵巴士的鬼影。”李半仙淡淡地说,抬头望望天,若有所思地说,“幽灵巴士一般来说,只在夜间出现,对我们这种落难的旅客下手。所以我们可以暂时休整一番,等待入夜。”

  我摇摇脑袋:“别在这棵死树下,一想到无数尸体悬挂在树杈上吊死,他们的骨灰瓮被纪念一样留在此处,我就觉得心里瘆得慌,脖颈都凉飕飕的。我们离开荒村,找个地方扎营,作为咱们休息的地方吧。”

  “不,荒村对你而言是安全的。”李半仙却是拒绝了我的提议。

  我愣了愣,没搞懂他的意思。

  李半仙则意味深长地看向我:“赵美美,一直都未曾露面,不是吗?在李吉的纹身小店时,她可是没有按捺住,特意在你面前现身了一回呢。”

  “你知道了?”我不禁一呆,这事儿我可没告诉李半仙。

  “我为你守夜,自然清楚她的到来,但我并没拦截她。”李半仙淡淡道,神色非常坦然,“因为我清晰感觉到她很虚弱,已经跟往日没法同日而语。而且,你身怀天珠,加上稻草人骨娃娃,你根本没理由会再被她弄死,所以我选择了袖手旁观。毕竟,一直让你活在我的庇护下,也从来都不是好事。以我们的处境,一旦你麻痹大意,很可能就会身首异处,所以让她吓唬你一下子也好。”

  “原来如此。”我点点脑袋。

  “赵美美很清楚,你一旦捉到阳刚魂魄,带回去制成诡绣,再用那个法子对付她,她将毫无胜算可言!狗急跳墙,兔子急眼了也咬人,何况是一个绝世凶灵。所以我们出来这一趟,是她仅剩的机会了,她一定会发狂的!你可别忘了,她是个从民国时代就存在的古老凶灵,她的手段多得超乎你的想象,千万别以为她已经黔驴技穷了。”李半仙叹息。

  “尤其是……”他眼神闪烁,又瞧向村口那棵死树,眯缝浑浊的双眸,谨慎地提醒我,“在荒村这种人烟灭绝,阴煞肆虐的诡异地方。那些浑浑噩噩的村民鬼魂能被那个幕后凶手所操纵,就也可能被赵美美所驱使,他们生前就是被人耍得团团转的玩偶,死后记忆支离破碎,智慧荡然无存,只靠一腔怨愤存在着,更加容易成为工具。而且,荒村废弃多年,那些鬼魂的咒怨也是酝酿发酵了很久,变得更加恐怖,千万别低估它们。”

  我也是瞧着那些悬挂的骨灰瓮,怔怔出神。

  肯牺牲所有,放弃生机,挂在那颗老槐树上吊死的人,胸中必然怀有无尽的绝望和怨毒,这样浓烈的诅咒,在短期内是绝对不可能消散的,除非……我将那一整棵死树上的骨灰瓮全部打碎,让荒村的亡灵们丧失寄托,魂飞魄散,可我又哪里下得了手呢?

  “你既然说,荒村中的鬼魂们可能成为赵美美的工具,那你为何说我在荒村很安全呢?”我想起李半仙刚刚的话,不禁心中狐疑。

  李半仙笑笑,用桃木剑在地上划出一个大大的圈,再撒上一种带有馥郁浓香的粉末,告诫我:“晚上放水时,千万别浇湿了那些粉末,它们一旦沾染污秽之物就会丧失驱魔功效。我们就在此地扎帐篷暂住了,因为那棵枯萎死去的老歪脖子树,可是一棵正儿八经的老槐树,最为养鬼!它能够庇护住本地的所有鬼魂,抚平它们狂暴的情绪,防止它们受到赵美美的蛊惑和操纵,但是如果我们走得太远,走出老槐树的范畴,它就无效了。”

  “哦,原来如此,只要本地的亡灵不受赵美美蛊惑,那她就不敢轻易踏入它们的地盘,对吧?”我恍然醒悟。

  狗会撒泡尿宣示领地主权,鬼魂间也有各自活动的地方,一旦踏入,往往就是不死不休的激斗。

  “但是,我们今夜不该去国道上步行,寻找那一辆幽灵巴士吗?”我问。

  “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李半仙摇头,揉了揉腿,露出一抹煎熬的痛苦之色,“步行整整一下午啊,糟老头子撑不住啦。我瞧你的精神也不太好,既然都疲惫了,那也没必要急在一时。我们这状态,强行去掺和的话,到时候恐怕就不是捉鬼,而是送货上门了。”

  我想了想,也同意扎营,因为我们刚刚到这个荒村,人生地不熟的,不如先摸摸底子。何况时间也来得及,何必急在一时呢。

  扎营之后,因为这地方的水源早就被污染了,所以我们很节省地用自己带来的两瓶矿泉水熬了点牛奶燕麦粥,吃得津津有味。

  “哟,哥们。”

  暮色降临前,荒村中居然溜达出俩人!

  我跟李半仙都瞪圆双眼,觉得脑后泛起一丝凉意,警惕地瞧着摇摇晃晃的两个家伙。

  我本能地觉得,十有八九是鬼,何况太阳下山时他们就露脸了,出现得未免太蹊跷太诡异。

  “在这荒山野岭的居然还能碰见人,我们真是眼泪哗哗的啊。”为首的一个胖子开腔的第一句话,却直接打消了我的怀疑,而且他很自来熟地凑上来,抓了个干净勺子,直接往嘴里填了两口燕麦粥,眉开眼笑地点点脑袋,“真好吃啊,妈的,真怀念卤鸡腿的香味。我俩被困在这个鬼地方整整三天了!都快饿瘪肚皮了,怎样打110都是无信号,狗日的移动公司!”

  显而易见,他绝非荒村中的鬼魂,而是正儿八经的现代人无疑。

  “我们饿死啦,能不能分点你们带的罐头和压缩饼干给我们?”胖子直接从口袋中掏出五张百元钞票,苦笑着说,“唉,真落难时才知道,带多少钱也没卵用啊,一口饭都买不到。”

  500块钱买一个17块钱的鲔鱼罐头加6块钱的压缩饼干,傻子才不干呢。

  我也并不趁火打劫,大大方方地收下100,还给他400,打开行囊,让他敞开肚皮吃,这样互不相欠就算仁至义尽了。毕竟,萍水相逢嘛,我既不想占他们的便宜,也不想让他们欠我一份人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