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八十五章 灵异爱好者

第两百八十五章 灵异爱好者

推荐阅读: 小饭馆权欲场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神秘军少,撩上瘾![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

    “我靠,哥们你是来这个鬼村做小生意批发的吗?居然能带这么多的食物和矿泉水?”胖子满脸震惊,他身后的瘦子也是目瞪口呆。

  我一整个行囊都装满吃的喝的,全靠我有些本事傍身,体魄强壮,再加上补蛊为我源源不绝地提供体能,所以一路走来消耗不大,能够支撑得住。

  尽管猎鬼的时间我们拟定在三日内,但也必须得有最糟糕的打算,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才行。所以后勤首先得搞好,不能出岔子,免得到时候饥肠辘辘地跟一群不吃不喝的猛鬼对峙时饿晕。

  “你们为何会在这里出没?荒郊野岭的,你们的突兀出现很蹊跷。”待两个陌生人狼吞虎咽,消灭掉两罐罐头,三个面包,以及两瓶水后,李半仙依旧带着警惕确认他们的身份。

  “蹊跷啥?”胖子纳闷地扭头,满脸愕然,随后恍然醒悟,“哦,你们也注意到这地方的灵异了吗?”

  他立马压低嗓音,神秘兮兮地说:“我跟你们讲,这破地方的确怪得很啊,我们就是被鬼打墙困在一栋荒废屋子里,门窗紧锁,怎样都出不来!”

  “就是啊。”他的伙伴是个满脸青春痘的年轻小个子,一提到那段经历,顿时满脸惊恐地攥紧衣角,惊慌失措地说,“明明那屋子就是个破破烂烂的毛坯房,还是乡下土窑里用泥巴烧制的那种土砖所砌的墙。窗户是纸糊的,门也因为浸水都长满菌菇了,全是些破破烂烂的木头,但我们怎样推搡,狠撞,居然都纹丝不动,真是他娘的怪了!”

  他俩吃饱喝足后,就在我们营地旁坐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了他们碰上的怪事。

  原来,他俩是上云市的一个叫《探灵人》的电台节目的工作人员。

  胖子冯吉是主持人,小个子程哲是录音师,近期上云市怪事频发,导致《探灵人》节目的收听率暴涨,效果惊人,正因如此,节目的制作者摩拳擦掌,雄心勃勃地想做一番事业出来,因此冯吉自告奋勇,决定去上云市四周的灵异地点去探秘,实地录制节目。

  没曾想,三日前他们出发前来此地后,就立马被困在了一栋屋子中,像鬼打墙一样彻底紧闭,完全没法离开。

  他们凭着携带的那一丁点食物,又渴又饿地支撑了三天,再尝试破墙而出时,鬼打墙终于消失了,他们终于能够逃之夭夭,跑到外面来。

  我跟李半仙对视一眼,心中疑窦顿生。

  为何偏偏是我们抵达的时候,鬼打墙就恰好消失得无影无踪?

  时间上外面忒巧合了些啊。

  莫非囚禁他们的家伙有啥企图吗?

  冯吉和程哲瞧上去倒是没啥特殊的地方,尤其是冯胖子,身为电台主持人,自然很擅长说话,所以我们跟他相处时如沐春风,交际起来也很舒服,很快我们就渐渐熟稔了。

  “公认的鬼村,真是名不虚传呐。”冯胖子揉着肚子,懒洋洋地躺在我收集柴禾加上自己带来的固态酒精烧起的篝火旁,感慨万千地瞧着漆黑的村庄,在月明星稀的天空下很是后怕地哆嗦着说,“我好歹也算走南闯北了,经常去些被媒体大肆报道,以及在网上很风靡的灵异地点去探灵,采访第一手消息,为提高节目收听率奋斗。但是,以往我做了整整五年的探灵,却从来没碰上真正的灵异事件,基本上都靠自己胡诌瞎编,靠自己的文才撰写个鬼故事去吓唬听众。”

  “这一回,可真的把我给吓尿了!虽然说,自始至终,我们都没瞧见任何的鬼影子,但是我刚刚逃出来的时候,回头报复性地狠狠踹了那门一脚,居然一下子就踢了个稀巴烂,可见它果然早就朽烂得不像样子了。但,就是那样一扇门,我们居然无可奈何,只能被困在里面等死。”冯胖子涩然苦笑,瞟了同事程哲一眼,“唉,我当时都有干脆吃了程哲的心思了,就像那本欧美畅销恐怖小说《沉默的羔羊》那样。”

  “无冤无仇的,那些荒村的鬼魂,干嘛非得困住你们呢?”我很纳闷,瞟向李半仙。

  后者只是微微摇头,表示他没看出任何的猫腻来。

  程哲也是苦笑:“我跟冯胖子,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弟兄,都是灵异爱好者。我们以前也把家附近的鬼屋探索了个遍,也从来没碰上凶灵。但我们却反倒对探灵有了浓浓的兴趣,后来我去写恐怖小说扑街了,胖子去演恐怖片被人嫌弃说他长得太喜感,应该去演喜剧片,也是失败了。我们两个人生输家一合计,干脆去电台搞了一档探灵节目,效果虽然不是特别好,但也勉强能够支撑下去。何况,近些年电台被tv和互联网冲击,收听率每况愈下,我们也算是瘸子里挑将军,就终于把节目做了下去。”

  “谁能想到呢,一个诡异的荒村,居然就险些把我俩都埋葬掉!”冯胖子接口,心有余悸地揉揉胸口,从口袋里掏出两颗速效救心丸吞掉,“我的心脏本来就不太好,这两天险些真的吓出毛病来。我才发现自己是叶公好龙啊,当惊悚恐怖的怪物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一丁点兴奋都没有,就感觉裤裆湿漉漉的。”

  我们仨顿时哈哈一笑,不得不说,冯胖子的确是有搞笑天赋,他真不该去做灵异节目主持人。

  “你们呢?”竹筒倒豆子一样,向我们狂吐酸水的冯吉和程哲,又疑惑地看向我们的行囊,都格外好奇我们的身份。

  冯吉嘟囔:“我瞧着你们物资充足的模样,似乎是跑来鬼村度假的?你们不会真的这样变态吧?还有这种诡异嗜好?”

  我神秘莫测地笑笑,压低嗓音:“没错,我们也是灵异爱好者,特意来这个鬼地方,想跟鬼魂亲密接触。最好碰上个艳鬼,跟她颠鸾倒凤地享受一番人鬼情未了的滋味。”我嘿嘿笑着说。

  一想到上回在噩梦中跟赵美美的鬼魂神交,我就有点口干舌燥。

  现在回味起来,我记得在那时候,半睡半醒间,我浑浑噩噩地模糊感觉到她既是陈馨怡,也是赵美美,但脑子里却没有多余想法,只有沉湎欲望的纵情发泄。而且也的确是爽歪歪,虽说精元被采补了不少,但那股子滋味就像上瘾一样欲罢不能。

  “哥们,你可真够变态啊。”冯胖子也是哈哈一笑,望向山下,归心似箭地说,“我们已经失踪三日三夜,也就是整整72小时了,家里的人说不准急疯了,我们也该尽早回去了。”

  程哲摇摇脑袋,却恐惧地劝阻冯胖子:“现在夜黑得要命,咱们想出去的话,恐怕得翻山越岭走好久。万一在半道上,碰见猛鬼截杀,恐怕就糟了!咱们被鬼打墙时,那只鬼都未露面,就已经差点弄死咱们,如果我们再落单,被它抓住的话……”

  冯胖子也是一哆嗦,不好意思地瞧向我俩,带着哭腔央求道:“金文、李易经先生,你们啥时候回去啊?咱们做个伴儿,路上也好互相照应不是?”

  我瞧他那被吓破胆的孬种样,不禁哈哈一笑,耸耸肩膀:“我们嘛,起码得耽搁个三天左右吧,你们有腿有脚,明天一大清早捎带上几个罐头,直接往山下走就是。在晌午的毒日头下,不会有任何魑魅魍魉胆敢出来撒野的。”

  冯胖子却哭丧着脸:“我们就是在大白天被困在先前那栋鬼屋中的啊。就是王村南面,那栋比较惹眼的红房子。依我看,鬼物恐怕盯上我了,现在我们哥俩根本就不敢私自出去。何况……”

  他的小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若有所思地瞧着我跟李半仙,说出个猜测:“你们一来,在王村前扎营,我们的鬼打墙立刻就消失了,可见你们肯定是有本事的人,所以想谋害我们的鬼魂惧怕你们才逃之夭夭了。”

  我跟李半仙对视,心想倒也不排除那种可能性。

  也是,等到冯吉和程哲叫嚷起来的话,这个空荡荡的地方我们一定能听见,到时候我们铁定会去救他们,那样的话,届时我们也会把鬼魂一网打尽,所以鬼魂认怂倒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所以说,李叔,金哥,我们哥俩求求你们了!”冯胖子一点廉耻都没地直接跪下,咚咚咚地给我俩磕头,哭丧着脸抹泪,“我是家中独子,爹妈都等我养老呢,我真的不想死啊!”

  程哲也是一个劲儿作揖。

  我为难地瞧了眼李半仙,他也是叼着根烟,陷入两难中。

  “今晚和明早,我们都会歇息,毕竟长途跋涉了很久,必须得歇歇脚。明晚,我们会启程前往302号国道,寻找幽灵巴士,到时候捎带你们一程,让你们在国道上随便拦截一辆车,给司机些钱,求求人家让你们搭便车离开吧。”李半仙提出一个折中的万全之策。

  “幽灵巴士?听着好耳熟哦。”冯胖子皱了皱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