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八十七章 荒野鬼事

第两百八十七章 荒野鬼事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冯吉跟程哲哆哆嗦嗦地藏在帐篷角落,就跟把脑袋埋进沙子的鸵鸟一样,扯过两片布遮住眼,仿佛那样就能跟眼前死而复生的诈尸村民们隔绝一样,真是自欺欺人,看得我哭笑不得。

  看来,他俩真的是吓腿软了。

  但我跟李半仙依旧非常平静,并没给这些杂鱼给震慑住,因为我心里门儿清,像那些小喽啰,根本就不算啥。

  村民们都死了多久了?尸体都烂得七七八八了,他们拖着残躯败体根本就没啥战斗力,没必要搁在心上,而唯一值得担心的,是对方故意折腾出这个阵仗,究竟想掩护些什么?

  藏匿在尸群后的,才是致命一击!

  李半仙冷哼,桃木剑一甩,寒光闪闪,辉耀四方,所有被剑芒所慑的尸体立刻土崩瓦解,栽倒在地上,摔个稀巴烂,简直没有任何的还手余力。

  “果然是一群垃圾,但千万别松懈,他们的真正手腕还未展露呢。”李半仙也谨慎地提醒我,掌心攥紧符纸,在赢得轻而易举的情况下,却龟缩起来,摆出防御姿态。

  我也是三拳两脚揍翻几个靠近的行尸走肉,踢爆他们脆弱的脑袋,小心翼翼地观察四面八方。

  “我靠!”冯胖子的眼神中满是膜拜,猛扑上来一把抱住我的大腿,干嚎起来,“哥!你忒神武了啊!我就知道你俩不是一般的灵异爱好者,现在算是大开眼界了。”

  “你俩是那种驱魔人吗?还是除魔卫道的仙人?收我为徒吧!”冯胖子激动不已地磕头如捣蒜。

  我翻翻白眼,一把将他推搡开,然后把悍不畏死扑上来的一个僵尸揣翻,一脚把它的脑袋踩个稀巴烂,没好气地说:“现在可不是你瞎胡闹的地方,稍有不慎,你就可能身首异处。你以为它们人畜无害呢?我告诉你,如果我一不留神,他们可能就跟你来个亲密接触,跟你的大动脉热吻。”

  冯胖子打个寒噤,又怂了,缩回帐篷里,鬼鬼祟祟地探出脑袋偷瞧。

  李半仙皱眉,谨慎地跟我背靠背并肩,压低嗓音告诉我:“正北,草垛方向,有个家伙鬼鬼祟祟的,跟那些木讷的尸体截然不同。我给你杀出条血路,你把它捉来问问情况!”

  事不宜迟,我毫不犹豫地点点脑袋。

  李半仙即刻挥舞桃木剑,从腰间解下一个银制酒壶,咕嘟往嘴里灌了两口,然后猛地喷出漫天酒雾。

  我的鼻尖嗅到浓烈的桃花香味,而李半仙随机打个响指,一团火苗凭空出现,顿时形成一条张牙舞爪的火龙,非常炫酷地向着四面八方扑去。它的爪子上燃烧着熊熊的纯阳烈火,让我目瞪口呆。

  李半仙居然有这种本事!简直是让我刮目相看,对他五体投地啊。

  冯吉跟程哲也是呆若木鸡,他俩的眼神显然是对李半仙顶礼膜拜,那神情,简直把他当偶像来对待了。

  只凭那一手,李半仙走南闯北时,就绝对被奉为顶级风水相师,难怪他在风水圈被视为泰山北斗,原来他真正的本事这么牛叉。

  施展出那一手的李半仙,神色立刻萎靡下去,眼中光泽黯淡,纯阳火龙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而四周的村民尸体也是被烧成无数的火炬,一个个轰然倒地,变成黑色的灰烬,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冲我怒吼一声:“冲!”

  我也早就蓄势待发,没有耽搁他创造的大好局势,即刻杀出,闪身扑入草垛旁。

  果然!

  在带着浓烈霉味的腐烂草垛旁,除了一堆恶臭的蛆虫外,就藏匿着个小猴子般的怪物,它的双瞳一片猩红,闪烁着浓浓的邪恶之色。

  我立马一拳砸出去,轰中它的脑壳,把猝不及防的小怪物撂倒在地。

  它一昏厥,剩余的尸体立马六神无主,纷纷瘫软在地,无数白雾状的魂魄从尸体上分离,悬浮出来,然后慢悠悠地飘向那颗歪脖子老槐树,回归到骨灰瓮中。

  一场诈尸的围攻自此落下帷幕,显然那批村民都是被小怪物操纵的,所以它一倒下,丧失操纵者的控制,所有人就立马自由了。

  冯吉壮着胆子从帐篷中出来,瞧向我俩的眼神彻底变了,看李半仙就跟狂信徒看神像一样,看我嘛……就有点稀松平常了。也是,李半仙仙风道骨,又能御剑乘龙,简直是仙侠小说里的剑仙,而我就是给剑仙捧剑的伺候童子。

  “就是它了。”我一把将那家伙丢在篝火旁。

  炽烈焚烧的篝火也从火人的状态回归正常,照亮荒村,也让我们清晰瞧到了小怪物的模样:猴脸、人手、骡腿、浑身覆盖着不知名的鳞甲,脑门上居然还有羊角。

  我靠,这种生物究竟是啥啊?

  我一脸懵逼地瞧向李半仙,他见识广博,或许能够辨认出它的身份来。

  “羊角……恶魔?”冯吉嘟囔。

  “你懂?”我纳闷地瞧向冯胖子,这家伙对灵异之事都是一知半解,所以他的话可信度很低。

  冯吉摆摆手,尴尬地解释:“我也不太懂,但是瞧它的模样,在咱们东方传说中可从来没有这种生物。我对先秦的《山海经》倒背如流,东方朔的《神异经》、干宝的《搜神记》、葛洪的《神仙传》都是滚瓜烂熟,但是里面从未提到任何跟眼前类似的生物。我只是听说,西方的羊角恶魔可能有这个特征,而且,你们瞧它的眼球。”

  猩红如血!

  一瞧就觉得耳畔仿佛有死者的呐喊,慑人心神。

  我深深吸了口气,掐住小怪物的咽喉,将它唤醒。

  “吱吱呀呀!”它奋力挣扎,发出来自地狱般的嘶吼,令人头皮发麻,但是因为体型的缘故,它的劲道终归有限,而且我有内劲傍身,依旧能轻易控制住它。

  但紧接着,似乎意识到自己已不可能逃命,它的口腔中忽然传出咔嚓的声响。

  “糟糕!它想嚼舌自尽,快掰开它的嘴,砸碎它的下巴!”李半仙咆哮。

  可为时晚矣,当我手忙脚乱地伸出左手,狠狠将它下巴扯得脱臼之后,小怪物的嘴角已经流淌下一行鲜血,脑袋歪斜地耷拉下来,那一双猩红眼球中恐怖的怨毒也渐渐熄灭,变成漆黑之色。

  “漆黑的眼球,也是恶魔的显著标志啊!”冯胖子说。

  “李叔,您看呢?”我歉然地看向李半仙,有些懊恼。如果不是我麻痹大意,没能提早卸掉它的下巴的话,我们或许可以拷问出一些秘密。

  “它来自魔神道……”

  李半仙涩然地说,眼神恍惚,忍不住去瞧满地散落的尸体,终于又吐出俩字:“现在回想,王村很可能遭受过一场鬼祭!”

  我勃然色变!

  本来在李半仙的认识中,他觉得魔神道只是幕后真凶的幌子,可现在,越来越多跟魔神道有关的证据浮现,他显然也动摇了。

  “魔神道的鬼祭目的之一,就是养鬼。”李半仙叼上一根烟,凝神思索,幽幽地提起一段旧事,“我有件事忘了跟你说,所谓的种鬼,就是魔神道的创造,何天霸显然在剽窃当年魔神道的成果。而魔神道的胃口极大,他们想量产一些强悍恐怖的怪物,驱动它们横扫全国。而种鬼的诞生,条件异常苛刻,后续也得投资很多东西来供它成长,显然根本没法量产。但是,魔神道的很多高层,都是种鬼的携带者。”

  我顿时恍然:“难怪要鬼祭!何天一之所以寻觅阴寒体质的女人,与其交欢,甚至将她们的魂魄吃掉,就是为自己身上寄生的种鬼提供营养。而魔神道高层的种鬼众多,肯定更加饥饿,所以要大规模杀人噬魂,给种鬼们饱餐!”

  “是啊,种鬼强悍,但数量却是凤毛麟角,消耗资源众多,所以只能在魔神道高层中推广,所以邪神想要炼成一种怪物,供自己驱使,成为底层的士兵!所以,邪神开始了恐怖的炼尸之旅。”李半仙喟叹。

  “种鬼为将军,炼尸做小卒……”我心中凛然,“何天霸得到了魔神道的种鬼之术,何天豹则偷偷摸摸地藏匿了炼尸之法!这俩货可真够阴险的,原来他们的力量都源自魔神道啊。”

  我霎时想通了很多东西。

  难怪李半仙一直认定是有人在打着魔神道的幌子在幕后胡搞,原来他从种鬼和炼尸两事中,认准了何家兄弟继承了魔神道的大批遗产。

  李半仙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魔神道根本就没必要死灰复燃和卷土重来,因为何天霸和何天豹就相当于另一个魔神道!只是今夜的情况却很值得深思。”

  “这个怪物,杂糅了东方妖怪、鬼魅以及西方恶魔,尤其是骡脚这一点,最为蹊跷!”李半仙拧紧双眉,桃木剑一挥,直接将怪物尸体的右足剁下来,拿到篝火旁仔仔细细地看。

  “骡子的脚能有啥特殊的意思?”我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挠挠头皮,眼巴巴地瞧着李半仙,心里懊恼自己的孤陋寡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