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八十八章 孰对孰错

第两百八十八章 孰对孰错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是啊。”冯胖子也是跟小鸡啄米一样狂点脑袋,“我从未听说有怪物是骡子的脚,因为骡子是马和驴的杂交生物,它是没有生育能力的。所以说,它也很难被称为一个完整的物种。”

  “骡脚啊……”李半仙喃喃自语,猛地一掐大腿。

  我顿时干嚎了一声,因为老家伙掐的是老子的腿!

  “我懂了!骡脚既是一个杂交的标志,也就是说,这种怪物是魔神道将东方妖怪和西方恶魔强行杂交搞出来的!”李半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邪神野心勃勃,他在炼尸时,根本就不只是想纯粹地炼尸,而是要将各种怪物的优点合成到一起!甚至是不分东方和西方……该死,那可是炼尸的禁忌!”

  冯胖子大大咧咧地插嘴:“都炼尸了,那已经是堪称丧心病狂,还在乎啥禁忌?”

  我跟李半仙无言以对,身为局外人,他倒是一语中的。

  是啊,都已经亵渎尸体,把它们随意地切割、拼接、炼化,那就已经不是正常人该做的事,所以再提禁忌俩字就显得矫情了。就像跟杀人狂去谈论生命珍贵的话题一样,宛如对牛弹琴。

  “这种怪物,就不可能是何天豹炼出来的吧?”我眯眼问。

  “你的意思是……”李半仙瞟向我,眼神闪烁起来。

  我叹了口气,淡淡地说:“既然这种怪物依旧活着,而且,它还有操纵老槐树上骨灰瓮里住着的那些魂魄的本事,可见魔神道的炼尸成果斐然啊!想当年,你们风水局出兵剿灭魔神道时,可曾发现他们的炼尸这样成功吗?”

  “从来没有……那时候,他们就只是炼成些铜甲尸和缝合尸怪罢了,根本无关痛痒。”李半仙断然否决,深深看向我,“你的意思是,这些年魔神道卧薪尝胆,在暗中偷偷摸摸地炼成了这种恐怖的怪物?”

  “它凭一己之力,就能操纵整座荒村发生诈尸,而且指挥它们围殴咱们。如果我们只是冯吉、程哲那种普通人的话,早已完蛋了。而且,这座荒村究竟是如何没落的,依旧是个谜呢!李叔,先前你靠那些骨灰瓮,以及自己调查的线索,推论是有人欺骗村民,让他们在绝望中自杀形成怨愤的诅咒。但那也仅仅只是猜测罢了,真相究竟如何,我们一无所知。”

  我摇摇脑袋,在他们仨的注视下,侃侃而谈起来:“依我看,就是魔神道的人利用了这座村子中百姓的绝望,骗他们入彀,让他们上吊自杀后,却并未履行诺言制造诅咒。我的证据就是满地的尸体!”

  “嗯?”冯吉跟程哲听得满脸茫然,但他俩都兴奋得很,一个个表示要将这件事记录下来,作为制作灵异节目的故事素材。

  李半仙则是惊醒一样,喃喃地碎碎念:“是啊,如果老槐树上悬挂的是骨灰瓮的话,为何会出现诈尸事件呢?”

  骨灰就是尸体焚烧成的,所以骨灰跟尸体绝对不可能同时存在!

  既然确凿无疑地出现了诈尸,那也就是说,那棵老歪脖子槐树上的骨灰瓮里,显然根本就没有骨灰。

  “我去摘下一个来瞧瞧。”李半仙说干就干,抬手挥出一道厉芒,拴在槐树上的一根绳子应声而断,顿时就有个骨灰瓮精准落入他的掌心中。

  他带回我们身旁,直接将盖子掀开,我们顿时看到,里面果然没有骨灰,而是一颗颗的心脏!腌制过,而且特意晒干,就仿佛是干尸的心脏一样。

  “原来是心脏啊……”李半仙喃喃,又拖过来一具尸体,剖开胸腔,里面果然空空荡荡的,他的脸色也是异常的难看,忍不住就张嘴告诉我,“没错,这就是魔神道的标志性手法之一……难道它们真的卷土重来了?不可能啊,为何我事先半点消息都没有收到?一丁点征兆都没有?照理说,邪神起码应该会……”

  “嗯?”我听着李半仙话里的意思,绝对知道些内情。

  “没啥。”李半仙惶惑的神色转眼间就荡然无存,又变得一如既往般坚毅,冲我温和笑笑。

  我张了张嘴,最终没问出口。他那样的性子,说好听点叫意志坚决固若磐石,说难听点根本就是一头犟驴,除非他自己肯说,否则别人根本没法子撬开他的那两瓣跟干涸老树皮一样的嘴唇。

  “这些家伙,为啥袭击咱们呢?”我问,心中疑虑重重。

  荒村中悬挂的骨灰瓮,魔神道炼尸制造的未知怪物,苏醒的村民尸体,那一颗颗干瘪的腌制心脏,以及满树的魂魄,全都散发着诡谲恐怖的色彩,就像是给我们的下马威!

  尚未接触到幽灵巴士的我们,就在荒村遭受了一场小小的袭击,就像开胃菜一样,只是那滋味绝对谈不上舒服。

  李半仙对心有余悸的冯吉,以及至今都瘫软在地上的程哲努努嘴:“大概是怪我们打搅了它们的狩猎,或者,干脆要把咱们也一网打尽吧。鬼知道呢。看来荒村和国道附近的确不大太平,难怪有一些风水先生都告诫我说上云市四周正变得危机四伏。更有人说:一股诡异的邪恶力量正在缓缓包围我们住的这座城市。”

  “内忧外患啊……何天霸跟何天豹的威胁依旧迫在眉睫,尚未得到解决,魔神道却又卷土袭来,唉。”我郁闷地唉声叹气,觉得自己颓然无力,一点忙都帮不上,真不中用。

  “那些破事儿,都轮不到你来解决。别婆婆妈妈的,在我看来,你该感谢魔神道的死灰复燃才是,因为有他们搅局,你才能在夹缝中生存,找到更多的契机!”李半仙冷哼,“别悲天悯人了,那是大人物的特权,你如果想去妨碍魔神道,就跟螳臂当车一样,只会被碾成肉酱。你与我能干的,就只是趁乱牟利罢了!”

  我怔怔出神半晌,对李半仙的话倒也能够理解,只是……

  “我觉得,你似乎对于荼毒上云市,制造无数鬼祭惨剧的魔神道,似乎没啥愤慨,而且,隐隐带有一丝好感?那是我的幻觉吗?”我索性开门见山地问出我的疑惑。

  李半仙一呆,嘴唇蠕动两下,却也并没否认,只是淡淡地说:“你又未曾亲身经历过魔神道制造的惨案,只是从口口相传的一些话中得知的罢了,你为何就很确信地认定魔神道是些坏蛋?历史书上记载的,都只是胜利者的意志罢了,有权力的人可以随意篡改,扭曲真相。风水局,魔神道……呵呵,孰优孰劣,孰对孰错呢?”

  我呆若木鸡,他那一番话让我彻底懵了。

  “你的意思是,魔神道未必有我想的那样坏?可是,那些惨绝人寰的鬼祭,你不也非常愤怒吗?”我忍不住反驳。

  “是啊,但是如果我说,被猛鬼吞噬的那些人中,起码大部分都是罪有应得呢?”李半仙冷冷地问,然后又告诉我一条真相,“最著名的鬼祭,就是上云市正西面二十余里地外的四方村鬼祭事件,全村上上下下老老少少,一共是293户,共1007人被猛鬼吞噬,沦为魔神道种鬼的食物。”

  我顿时怒火熊熊,攥紧右拳,觉得李半仙简直疯了。

  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他居然还会认同?还要为魔神道狡辩?

  冯吉也跳出来指责:“李先生,请恕我不敢苟同,做出这种惨案的组织,绝对是邪教,就该剿灭!”

  程哲也毫不犹豫地嚷嚷道:“没错!魔神道哪怕再丧心病狂,也不该将全村都灭掉啊,就算是有旧怨,屠村惨案也毫无人权可言。他们殃及无辜的孩子,那就罪不可赦。”

  李半仙诡笑起来:“无辜?他们真的无辜吗?你们一群屁孩,知道个啥?”

  在我们仨茫然的眼神中,李半仙激动地挥舞胳膊,怒吼道:“上云市四方村,这名字挺普通的,全国也有好几个村庄叫同样的名字,但是你们一定无法想象这个村庄的巨大罪孽!”

  “它是一个人贩子村,懂么?”李半仙的话,令我心里咯噔一下子陷入深渊,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宛如重锤一样撼动了我的精神,“整整20年间,这个村庄的所有人都在做贩人的勾当!别看村里只有千号人,但他们提供从欺骗、拐卖、运输、调教、贩卖的一条龙服务,甚至可以接私人订单,客户想要哪个孩子,他们就能立马去踩点,找到契机直接将孩子连夜抓走卖出去!”

  “政府想打击他们,警察盯上他们很久,但是他们邻里间互为人证,提供不在场证据,用赚来的高额利润聘请国际知名的大律师辩护,而且有谁被抓的话,就会非常团结地全村倾巢出动,去政府大楼前静坐,寻衅滋事,游行示威!”李半仙咆哮,“政府束手无策,反倒被闹腾得焦头烂额,局长都因此被省厅认为窝囊无能,撤除了好几个一把手!”

  他冷冰冰地瞧着我们:“你们以为,为何魔神道会传播得那样快?膨胀得那样迅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