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八十九章 探灵

第两百八十九章 探灵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一见你就笑明镜台[gl]异能犯罪调查局名媛攻略

    “为何?”我略带迷茫地本能问出口。

  “因为尽管他们做出了屠村惨案,在那里举办了鬼祭,将所有人的血肉魂魄都供奉给了他们豢养的猛鬼,但很多人都为之拍手称快!”李半仙淡淡地说,“因为没人能惩治人贩子村的混蛋们,但魔神道可以!”

  “可无论如何,孩子们终归是无辜……”程哲弱弱地抗议。

  “无辜?”李半仙再次冷笑,“活在世上,哪有真正的无辜?那些孩子长大所吃的奶粉,所用的玩具,都是用那些贩卖人口所赚的黑钱买来的!他们一生下来就是罪孽之花结出的恶果。他们长大之后,耳濡目染,也会在长辈们的怂恿和操纵下,依旧成为活该千刀万剐的人贩子!”

  “我的孪生弟弟……”李半仙涩声道,老泪纵横,“就是在七岁时,被人贩子拐走的,等到我们找到他时,发现他的心脏被活生生剜走了,他的胸口有着非常专业的手术切割痕迹。很显然,买家就是想获得他的心脏,拿去进行心脏移植手术,而人贩子提供全套服务!”

  他说那一番话时,牙齿咬得咯咯响,清亮的眼眸中恨意难平,血丝密布,哪怕已经时隔数十年,依旧无法释怀,恨不得嚼碎人贩子的血肉,可见那件事对他来说留下了何等惨烈的伤疤。

  李半仙阖上双眸,眼神黯淡下去:“事后,感谢一名来自省公安厅的刑警,他捉到了那个人贩子。但对方百般狡辩,加上四方村的人帮忙抵赖,伪造证据,再加上他只是帮凶,并非杀人取心的人,所以最终只是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罢了。他贿赂监狱长,只吃了三年牢饭便因为‘服刑期间态度良好,有重大立功表现’而刑满释放,呵呵……”

  “我的母亲,在见到弟弟的尸体那一刻就变得疯疯癫癫了,没挨过几年就丧命了。而为了治愈母亲的疯病,我父亲迫不得已出海赚钱,想在海禁期间多捕捞一些海鲜,趁高价卖出去,可惜他第一回出海就被海警捉到,必须得缴纳巨额罚金,然后……在母亲撒手人寰后,他抱着我痛哭整夜后,喝了一瓶农药自杀了。”李半仙的双眸已经变成鲜血一样的赤红,怒意磅礴,给我的感觉宛如即将喷薄而出的活火山。

  “三条人命,一个家庭,都是人贩子造的孽,但他却从未血债血偿。”李半仙阴冷地狂笑,“我至今都记得那个凶手的脸,记得为他侃侃而谈,在法庭上雄辩不止,把警察们驳斥得哑口无言的律师,记得那些为他做伪证的混蛋!感谢魔神道,他们替我的父亲、母亲、弟弟报仇了。而我,只需要对那个律师略施小惩即可。”

  他的话字字句句发自肺腑,而我只能呆呆杵在原地,完全无言以对。

  我能说啥好?

  我可以反驳,因为李半仙的话的确有失偏颇,不能全怪人贩子。

  我可以说,那些被魔神道所屠杀的村民中,可能就有警方的卧底,有些是被胁迫才屈从,而那些孩子长大后,或许就会幡然醒悟,大义灭亲,帮忙剿灭那个罪恶的村庄,所以魔神道的屠杀行径完全谈不上正义,只是滥杀罢了。

  我也可以说,他母亲的疯癫,法律根本没法判刑,也没法怪罪到人贩子身上,只能怪她自己心里承受能力脆弱,但如果我真说出这番话,我自己都想抽自己大嘴巴子!去他妈的狗屁法律!法律无法判刑,那是因为法律有漏洞!

  一切都源自那个人贩!没有他拐走孩子,一个母亲怎么可能在撕心裂肺下陷入疯癫?

  哪怕一个再坚强的母亲,在见到孩子被剜心的尸体后,她该怎样控制住情绪呢?我们每个人都是有娘的啊,假如这种事情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的母亲会怎样?

  我可以讲一万句大道理驳斥李半仙,但我知道,他不会听,也不想听,更不该听。

  许久,我只能嘘一口气,回帐篷中拿出一罐青啤,把吊环拉开,咕嘟猛灌一口,然后把它递给李半仙。

  “借酒消愁,喝吧。一醉方休,才能遗忘掉那些痛苦往事。”我柔和地劝说。

  李半仙怔了怔,瞥向我,然后将它大口喝光,抹去嘴角的酒水,终于淌出两行热泪:“抱歉,我失态了。魔神道虽然对我有恩,但他们后来的确越来越疯狂,愈来愈出格,滥杀无辜,向很多从未做错任何事的普通人伸出了魔爪。”

  “或许……一开始魔神道是有替天行道,赏善罚恶的想法的。”我斟酌一番言辞后,淡淡地说,“然而,靠那种手段以暴制暴的话,不会有好的结局。就像是童话故事中,一个勇者手持利刃,披荆斩棘,像所有正义英雄一样杀入龙巢,手刃了恶龙,夺取公主芳心,成为下一任国王。可最终,那个获得巨龙财宝,以及国王权力的勇者,痴迷权财美色,一步步堕落,他的体表生出龙鳞,脑门长出龙角,最终成了恶龙。魔神道,最后也在无数杀孽和阴诡的驱使下,成为了万恶不赦的邪教。”

  李半仙震惊地深深看向我,唇角忽然绽放出一抹温和的微笑:“没想到,金文你居然能说出这样一番极有见地,充满真知灼见的话,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呐。”

  我浅浅笑笑,不再多话。

  “言归正传。”李半仙清清喉咙,谨慎地道,“甭管是真正的魔神道卷土重来,还是有居心叵测的势力打着魔古道的幌子在暗中行事,反正他们已经派出了爪牙,在上云市四周传播恐慌,而且制造了一系列的灵异事件。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暴露出真正面目。我们必须紧锣密鼓地行动,趁着事态尚未完全恶化前一炮打响,树立你的招牌,积攒一些威望。”

  我们又回到帐篷中休息,李半仙叼上一根烟,闷闷的抽着,表示他已上了年纪,不需要睡太久,就让他来守夜。

  他老人家性子倔,我也懒得劝,干脆就回帐篷睡了。

  反正我们也是明晚行动,有整整一个白天的功夫打盹休息呢,到时候再让他睡吧。

  …… 一夜无话。

  醒来时,我神清气爽地走出帐篷,对着明媚阳光伸个懒腰,如果不是四周散落地的尸体烧焦后的余烬,以及渗入土壤的尸油污垢,这还真是一趟不错的野营。

  冯吉跟程哲正苦着脸,麻木不仁地拖拽尸体,往挂满骨灰瓮的歪脖子老槐树下运输。

  李半仙则搬个小板凳,坐在死树下抽着烟,冲他俩指手画脚。

  “你们干啥呢?”我好奇地问。

  冯胖子摸了摸脑门上的汗水,苦逼地说:“我们很感谢昨晚你俩的救命之恩,所以,早晨时我就自告奋勇地找李半仙前辈,说希望也能出一份力。然后,他就逮着我俩做苦力,让我们把尸体都搬到老槐树下,说是将尸体掩埋在那里的话,尸体跟魂魄合二为一,死者就将安息,不会再出现诈尸的情况。”

  程哲也哭丧着脸说:“我们搬完尸体后,还得去挖个坟坑呢,也没啥好工具,就只有你们带来的一个小小的园丁铲,不知道得挖到什么时候。”

  “抱怨啥?你们不是主动请缨,自告奋勇说愿意帮忙的吗?”李半仙站起来,揉揉后颈椎,呵呵笑起来,“那就老老实实干活了!你们想想,我们好歹救了你俩的命,只让你们出点苦力回报,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你们就没半点知恩图报之心吗?”

  “唉……”冯胖子挠挠头,张口结舌,只能冲我耸耸肩膀,乖乖照办,手脚也很麻溜,并没有故意偷懒和敷衍。

  程哲也没啥怨言,就是累得够呛,一直揉胳膊。

  我知道他俩就是累着了发几句牢骚罢了,没啥坏心眼。何况,他俩是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瞧上去白白胖胖的,半点风吹日晒的痕迹都没有,平日里想必根本不干体力活的,所以难免熬不住。

  所以我干脆撸胳膊挽袖子,去替他俩挖坑。

  冯吉跟程哲对视两眼,似乎觉得我比较好说话,就在尽心尽力搬完尸体后,挤到我身旁,冲我挤眉弄眼地说:“文哥,跟你商量个事呗。”

  “说。”我擦擦汗,纳闷地瞧着他俩鬼鬼祟祟的表情,不知道他们心里打的究竟是啥鬼主意。

  “我们想跟你们同行,一块去幽灵巴士!”冯胖子谄媚地说。

  “不行!”我想都没想,直接一口否决,呆呆地看着他俩,觉得冯吉程哲简直是脑子有病!

  那种很可能丧命的怪事,常人碰上肯定怕得要死,绕道避开,因为趋吉避凶是人的本性,可他俩倒好,居然凑了上来,想去送命。

  “我们都是《探灵人》节目的制作者啊!昨夜在王村的事相当刺激,一定是极好的节目制作素材,我相信,凭真实事件改编成故事,加上惊心动魄的一波三折,一定能吸引听众的耳朵。”冯吉却是说得兴高采烈,“但是,‘荒村诡事’只够第一期的内容,我们希望把‘幽灵巴士’制作成第二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