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九十章 寻觅

第两百九十章 寻觅

推荐阅读: 小饭馆权欲场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神秘军少,撩上瘾![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

    “我甚至都想撰写一本恐怖小说,第一部叫《探灵人之荒村诡事》,第二部叫《探灵人之幽灵巴士》,肯定有很高的点击率,将来改编成电影,票房过亿不是梦啊!”冯吉手舞足蹈地说,陷入一种意淫妄想的状态。

  我傻眼地瞧着他,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程哲尴尬地扯扯他的衣襟,捂着脸,摆出一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跟冯吉保持距离,对我叹了口气:“抱歉,金文大哥。我俩都三十来岁了,却一事无成,搞了个《探灵人》节目,在电视台收视率也就一般,被领导穿小鞋,直接搞到凌晨0点的深夜档去了,收视率也很差劲。台里的人都在传,说年底时,就会把我俩扫地出门,副台长更公然抱怨说我们浪费工资。”

  “唉……久而久之,冯胖子他特别渴望成功,所以就常常会那样妄想。这事简直都成他的心魔了。”程哲涩然苦笑,眼角却淌下两行热泪。

  那何止是冯吉的心魔,恐怕程哲也一直耿耿于怀。

  我怔了怔,想起自己也没啥成就,浑浑噩噩混日子,泯然众人地瑟缩在人群里仰望那些成功者的前半辈子,想起在桃花村里被人当傻子耍得团团转,就像个被人操纵的傀儡的那段日子,以及在上云市屡屡碰壁,长辈们被折磨死却无能为力,我的女人甚至都险些被人强奸……我的鼻子一酸。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为了节目成功,我俩甘愿去幽灵巴士上冒险,不就是赌命吗?无所谓!”冯吉噗通跪在我脚旁,厚着脸皮拽住我的裤腿,一口口的“哥”叫得亲热,“哥,求求你了,我们绝对不做拖你们后腿的累赘,而且我们好歹也有一把力气,到时候说不准也能给你们帮把手呢。捎带上我们吧,求求你了。”

  “年纪轻轻的,太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儿了。”李半仙冷冰冰地打断我们的对话,将脑袋摇成拨浪鼓,“我绝不同意!何况,就算你们能从幽灵巴士中活着回来,也没法确保你们的探灵人能成功。想想你们的爹妈朋友吧,他们都等着你们回去呢。”

  冯吉抿唇,涩声说:“如果我们的《探灵人》收视率再跌的话,我们年底就会被电台扫地出门,到时候,被辞退的我有啥脸回家过年?我都已经连续两年没回去过年了……那种滋味有多难受,你们也懂吧?我们一定要成功!赌上命都行!”

  程哲一言不发,但他的眼中带着渴望。

  我居然不知道说啥好,他们简直就是想找死,可偏偏,我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言辞来拒绝。

  “滚。”李半仙只冷酷阴鸷地吐出一个字,骇得冯吉跟程哲顿时一蹦三尺高,缩到我身后,“你们年轻人不惜命,太轻狂了,等到将来老了,就知道如今的行为有多幼稚,有多愚蠢。人活着,就该权衡利弊,计算得失,趋利避害,懂吗?你们将来的收益,跟可能的风险,完全不成正比,而且一旦赌输了,那结局你们想过吗?”

  “趁着还有些拼劲,就该搏一搏的!免得将来老了,会悔恨终生!”冯吉丝毫听不进他的话,仍然一味坚持。

  “我不同意的话,金文同意也没卵用。”李吉只是告诉他一个简简单单的事实,彻底绝了冯吉、程哲的念想。

  冯吉萎靡地一屁股蹲在地上,抓起个草杆叼在嘴里。

  程哲也是仰首望天,折断一根树枝,无意识地画着圈圈。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究竟帮谁才好。凭我的本心的话,我大概更倾向于冯吉程哲他们吧。因为我也年轻,还不懂死亡的威胁,碰到机缘的话,我宁愿放手拼命闯一闯,也不愿憋着认怂装孙子。

  “走吧,回上云市去,跟你们的亲戚朋友相聚。”我从行囊里翻找出一个布兜,甩给他们一些罐头和清水,又给了他们一张地图,努努嘴,“顺着那段废弃的山路走一个上午,你们就能去到国道旁,到时候,会有一辆等待我们的车停在路旁,你跟司机聊一聊,说说我们的面貌,到时候他就会把你们捎回去。从此……”

  我抖了抖喉结,叹息:“安分过日子吧,别再跑到这些大凶之地探灵。好奇害死猫,也能杀死人,别人的深夜恐怖故事,也并不是靠亲身去体悟才能编出来的,全都是一拍脑壳瞎写的呗。所以说,你们该回去多读点写作方面的教材书,或者去听听别人的恐怖节目找点灵感。”

  说完,我转身回帐篷,继续去准备今夜对付幽灵巴士的东西。

  他们去幽灵巴士,是赌命,我又何尝不是呢?

  但跟他们截然不同的是,他们有的选,而我没得选,我必须得捉到一个阳刚性质的鬼魂,幽灵巴士的猛鬼司机正是李半仙亲自给我挑中的最佳对象,它是我拯救陈馨怡跟我自己的必须材料,我只能去拼命将它搞到手。

  我的肩膀上扛着太多人的命,有太多人为我牺牲,然后将他们的遗愿托付给我,我背负着万钧之重!

  我岂能赌输?

  忙碌许久,我钻出帐篷,伸个懒腰,准备煮早餐,鼻尖却嗅到浓浓的香味。

  一瞧,居然是冯吉和程哲他俩,正在拿纯净水煮一只獐子。

  “嘿嘿,文哥快来,我们哥俩在村口碰见只倒霉的獐子,居然被程哲甩出一个罐头直接砸中脑门晕了,我们有新鲜的炖肉吃喽。”冯吉眉开眼笑地招呼我。

  我怔了怔,疑惑地走近他俩:“你们不该上路吗?獐子那种野味,虽然很不错,但上云市的餐馆多得很,也有米其林的星级餐厅,有的是手艺超凡的大厨,何必贪恋那点口腹之欲呢?”

  “我们哥俩干嘛要走?”冯吉嘻嘻哈哈地一笑,冲我眨眨眼,“你跟我说,让我去从别的地方寻找灵感,但是,还有比金文大哥你和李半仙师傅更好的灵感源泉吗?我们何不在此地逗留一天,等你们解决完幽灵巴士事件,我们就烧一滩篝火,煮一锅香喷喷的獐肉,啃着肘子,喝着啤酒,听你俩用吹牛逼的口气炫耀你们在幽灵巴士上的经历!”

  他的话,让我呆若木鸡。

  “好。”许久,我做主替李半仙同意了,因为那并不妨碍我们任何事情,而且他俩的愿望非常纯粹,我也真的想为他们做点事。

  “唉……”李半仙的叹息传来,但最终没有反驳。默认也就是同意。

  “多谢!”冯吉跟程哲对视一眼,他俩顿时全都眉飞色舞,就像是愿望达成脱胎换骨一样。

  我们四个饱餐一顿,又在此地加固一下帐篷,同时齐心协力地把荒村中的尸体埋好,再竖起一个粗糙的墓碑,贴上符纸镇压,那样就一切妥帖了。

  “ok,荒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诈尸事件。”我拍拍手,满意地填上土,将它夯实。

  “可骨灰瓮依然在。”冯吉不安地挠挠头,心里仍旧不安得很,又补充地嘟囔一句,“那些鬼魂也活得很好呢,万一到时候村民的鬼魂倾巢而出,也够咱们喝一壶的了。”

  程哲蠢蠢欲动,掏出一个打火机,带着煽动口吻问我:“你说,我们一把火把老槐树烧个干干净净,那些鬼魂不也就完蛋了?”

  我心中微动,李半仙却翻翻白眼,没好气地说:“我们跟本地村民无冤无仇,干嘛去招惹他们?哪怕滥杀无辜,也得有个底线才是。他们生前,可都跟我一样是活生生的人。”

  “可……”冯吉和程哲瞧着那棵死槐树,都隐隐露出一抹担忧。

  我知道他俩在打怵啥,李半仙也是。

  “放心,今夜我会给你们画一个驱魔圈,只需你们在圈里,别再蠢到破坏它,你们就能安然无恙。然后你俩轮流守夜,撑到黎明就行,别让篝火熄灭了。我可以保证,不会再有昨晚的风险。因为魔神道炼出的那种怪物虽然可以操纵鬼魂,但荒村的鬼魂已经被我们安抚,入土为安,而且黏贴符纸加以封印,一时半会儿它们没法逃出来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怪物的操纵能力再强,没有鬼魂供它们用也是白瞎。”李半仙淡淡地说。

  “那就好。”冯吉嘘了口气,伸个懒腰,“晚上就能高枕无忧地睡个好觉了。”

  等到天际的炎炎烈日沉入西方,燥热的大地恢复冰冷。

  荒村周边降下薄薄的雾霾,湿气难熬。

  我跟李半仙提着行囊,暂时告别冯吉与程哲,踏上了302国道,开始寻找杀人抛尸的幽灵巴士。

  从那一刻起,我并不知道,我们已然卷入一个云波诡谲的漩涡,涉及到一个诡异蹊跷中带着嗜血杀意的恐怖迷局,而广阔的天地也向我敞开胸膛,将我带入无限恐怖之中!

  我俩背着行囊,沿着国道溜达,在这片区域不光是人迹罕至,因为是崎岖和荒芜的路段,车都根本没几辆,偶有奔驰而过的,全都是些运货的卡车,并没有我们预期中的大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