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九十一章 碰壁

第两百九十一章 碰壁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国道上。

  “我们就这样漫无目的瞎走,就能撞鬼吗?”走了半晌,在路旁歇脚时,我略带疑惑地问,心里着实有些纳闷。

  “或许。”李半仙简略地回应我俩字,微微笑笑,“有小概率会直接碰到幽灵巴士,但是,一整条国道车辆众多,我们很可能走空。”

  “那……”我很担心哪怕在此徘徊好几日,也根本就没法如愿以偿,只会白白地浪费时间。

  李半仙颔首,自信地摩挲着他的胡须,仙风道骨地一笑:“我当然有法子解决,尽管放心就是。在你与我的衣物上,已经喷洒了些吸引阴灵的药剂,那会让咱俩在夜幕中像灯塔一样璀璨夺目,让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趋之若鹜!”

  我不禁一惊:“还有这玩意儿?你是在啥时候喷的?为啥不告诉我?”

  “一点小伎俩罢了,我告不告诉你都一样。”李半仙淡淡地说,瞟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实际上你根本无需喷那种药剂,因为你在深夜中本来就是那些东西最喜欢的食物。你的体质相当特别,对它们而言,简直散发着人肉大餐的浓浓香味啊。”

  关于我体质的说法,我也并不稀奇。

  想想也是,这些年来围绕着我身旁总有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大概就是特殊体质的缘故。

  “至于我是啥时候喷洒到你身上的……呵呵,刚刚我对你喷了两口烟,就是那时候。”他轻描淡写地说。

  我略带一丝震惊和忌惮地默默点点脑袋,感觉自从来到国道之后,李半仙做事跟我商量的就少了,甚至用我来诱鬼的事,他都并不主动告诉我,那让我对他渐渐滋生出一些疑惑。

  当然,也并不是说我因此就对李半仙有了嫌隙,因为他也并未瞒我,隔了没多久就随意告诉了我真相,只是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再加上在对待魔神道一事上,我俩的意思相左,态度截然相反,意志背道而驰,我很怀疑他有别的想法,在对待幽灵巴士时可能对我有所妨碍。

  我俩沉默半晌,走到一处幽暗深邃的隧道。

  李半仙谨慎地低喝:“小心!这个地方就是目击者最频繁见到幽灵巴士出没的地方。我们都谨慎些,它们随时都可能出现。”

  我心中凛然,也是立刻绷紧脸,非常谨慎地环顾四周,等待猎物的上钩。

  我们闯入隧道后,就在入口处稍后片刻,拿着手电筒四下乱晃,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隧道这地方,很显然比国道的其他路段干净得多,所以我干脆席地而坐,守株待兔。

  “这里的环卫工人真是尽职尽责,打扫得很干净啊。”我随口闲聊,想缓解下跟李半仙之间僵硬的气氛。

  他似笑非笑地瞧我一眼,嗓音中带着诡谲的寒意:“当然喽,他们这些日子频繁地来这里洗刷尸体留在地上的血迹,清洗了好几趟,自然是干干净净的。”

  我登时一呆,看着他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的苍白老脸,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冷酷。

  似乎当我提及他的前尘往事后,李半仙就被仇恨蒙了心智,浑身带有阴寒的气质,仿佛跟以往判若两人一般,浑身散发着活人勿近的恐怖波动,让我心里直打怵。

  “对了。”我旧事重提,忍不住就问了个盘桓在心里的谜团,“李叔,人贩子村已经被魔神道解决了,但我记得你把当初那个为这些人渣辩护的律师也列入了复仇名单,对吧?”

  李半仙唇角微翘,在手电筒的弱光照耀下,居然显露出一种邪气凛然的味道,让我有些恍惚。

  “你是想问,我是怎样折磨他的,对吧?”他淡淡地反问。

  我重重点了点脑袋。

  “非问不可吗?”他的话语缥缈空灵,就跟个游荡的鬼魂一样。

  我硬着头皮,坚决地继续对他点头。

  “呵……”李半仙叼上一根烟,刺啦地用火柴点燃,吧嗒地抽了两口,才冷冷一笑,并不避讳地坦言,“没错,那名大律师可是咱们首都圈的名人呢,出了名的脸厚心黑,认钱不认人,而且他的履历非常彪悍,律师生涯非常圆满。我亲自奔赴他的私人别墅,打破窗户,潜入房间,在他的小厨房中找到一柄剁排骨的钢刀,而那时,他正搂抱着一个嫩模情人在隔壁卧室中颠鸾倒凤,爽翻天呢。我听着他俩的喘息,想到他做的那些破事儿,本想亲手将他开膛破肚,将他的脑袋割下来带回我父母的坟冢,祭奠亡灵。”

  “你做了?”我心中骇然,谨慎地后撤半步。

  复仇会令人疯狂,丧失正常理智,尽管那天经地义,但往往既会毁掉仇人,也会间接毁灭复仇者。

  如果李半仙仙风道骨的儒雅外表下,隐藏着杀人狂魔的本性,那我说不得要怀疑他的居心,也要小心他跟魔神道的关联。毕竟,根据我这些日子跟他接触来看,李半仙恩怨分明,有恩必报,既然魔神道替他杀死仇家,那他当年很可能因此非常感激他们,甚至加入!

  我看他的态度,极有可能是魔神道的余孽之一!

  李半仙淡淡笑笑,撇撇嘴,眼神阴鸷:“一刀宰了,未免太便宜他了。他打了多少黑心官司,为多少混蛋辩护脱罪?为虎作伥的他,也是那些恶棍的帮凶,我在他的别墅四周看到无数徘徊的怨魂。那些游荡的孤魂野鬼法力羸弱,没法对他形成任何威胁,最多也就是让他时时感觉阴冷一些,而我,便给予了它们一些小小的帮助。”

  “我在他的地下室篆刻了一个阵法,举行了招魂仪式!”他诡笑起来,神色快意,“哈哈!不瞒你说,那可真是畅快啊!当数十个充满怨恨的鬼魂在我的招魂仪式下蜕变,从孱弱的小鬼,成长为凶灵之后,它们骑到大律师的脖颈上,附着到他的情人身上,开始制造无数的幻象,同时令他陷入噩梦,重新记忆起那些被他搞得支离破碎的家庭,耳畔随时随地想起瘆人的惨嚎……哈哈,哈哈!”

  “他最终怎么了?”我终于嘘了口气,李半仙的复仇在我看来,如果只是做到这份上,算是合情合理,并没丧失做人的底线,而那律师被那些死者的凶灵报复,也是罪有应得。

  “能怎样?他哪怕舌灿莲花,铁齿铜牙,难道能说服凶灵们放弃血仇吗?”李半仙嗤之以鼻,“鬼上身,鬼打墙,鬼骑脖,等等等等。众多的凶灵对他各展所长,大律师先生迫不得已,只能跑去和尚庙求助。可惜,那个和尚固然宅心仁厚,但在亲眼瞧见拜鬼缠身的阵仗之后,却是立刻就退回了他掏出的百万现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天道轮回,因果报应,他那是活该,一个人造孽到这个份上,如果他帮忙驱鬼的话,反倒是不配为人了。”

  “好一个恩怨分明的和尚!”我赞叹地一拍大腿。

  李半仙的神色缓和,也露出一抹温和沧桑的浅笑,唏嘘地喟然长叹。

  正在此时,一辆大巴车疾驰而至,嘎吱停在我俩面前。

  那是一辆已经被上云市的巴士集团淘汰的旧款巴士,照理来说,绝对不该存在的,所以我立刻头皮发麻,意识到正主来了!

  因为,那是一辆来自至少十年前的幽灵巴士!

  “起雾了……”李半仙喃喃,不安地瞟向四周,告诉我,“我本以为上回是意外,可我们出行前,天气预报都说这几天是艳阳高照啊,我们上云市又不是雾都,不可能在这样干燥的情况下还起雾。”

  “你是说,幽灵巴士每次露面,都会伴随浓雾?”我讶异地问。

  得到他的肯定后,我也是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因为能够操纵这种浓烈的雾霾,意味着幽灵巴士上的猛鬼法力雄厚,非常的厉害。也难怪幽灵巴士能够猖狂这么久,有雾霾做掩护,别人的确很难直接剿灭它,只能等待被它找上门。然而登上那辆幽灵巴士后,却很容易就被围攻!

  “嗨,小哥,上车吗?我们去上云市,你交2块钱就行。”车门被推搡开,出现一个衣冠整洁的中年阿姨,温和地对我们招招手。

  我脑袋中的第一个印象居然是:好便宜的票价,这可是长途巴士啊,却跟在市内坐几站公交车一个价格。

  也是,那是十年前的票价了,这些年日新月异,老百姓的工资没涨太多,但物价却早就膨胀起来了。

  “好啊好啊。”我没说话,李半仙却眉开眼笑地殷勤往车上走,一把拽住我的袖子。

  我也立马行尸走肉一样紧跟在后面。

  然而!

  当李半仙的半只胳膊伸到车上时,驾驶位的司机却是猛然长啸起来。

  售票员立马一把大力推搡过来,李半仙踉踉跄跄地直接摔下车,我只得赶紧扑倒,躺在地上做人肉垫子。毕竟,像李半仙那样一把年龄的老人,如果摔一下,那很可能会出现性命之忧啊!

  于是,我俩就呆呆地躺在国道旁的青砖上,眼睁睁瞧着幽灵巴士引擎轰鸣着离去。

  面面相觑。

  满脸茫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